刚刚更新: 〔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第3章 接客
    !

    今夜没有下雨,窗外漫天的星光,看着虽然明亮,但却不由得让人心发慌。

    甚至连院子里满园的花香,闻起来都泛着苦涩。

    唐妩回到了自己的云香阁,躺在榻上,双目放空,回想着连诗音方才说的那番话。

    好一句生不由己,死不由己。

    难不成老天爷在她生来之时,就已经写好了她这一生凄凄惨惨的话本子?

    唐妩自认从未做过恶事,也从祈求过神明,但唯有这次,她拿起来了手腕从未信过的佛珠,学着玉娘zyxta.平时那样,用极慢的声音,念了两句,南无阿弥陀佛。

    可天不遂人愿,第二天一早,唐妩的美梦就碎了。

    正午的太阳还未升起,她就听到了顾九娘一口一句的“伯爷。”

    甚至连顾九娘自己也没想到,承安伯会真应了昨日的约,亲自又送了“礼金”过来。

    今日这礼金,不可谓不夸张。

    换句话说,这“礼金”,恰好送到了顾九娘的心坎上。

    顾九娘办的这场出阁宴,旁人只会觉得这婆娘野心不小,可只有顾九娘心里知道,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她要将唐妩送进当朝权贵的后宅。

    而今日,承安伯这“礼金”,便是一把唐妩可以成为正经姨娘的钥匙。

    承安伯看着顾九娘阿谀奉承的样子,表面笑意不减,心里却是恰恰相反。

    他原还以为这老鸨能有什么过人的见识,如此看来,也不过是随口两句承诺就能打发的人罢了。

    承安伯挑眉,“那大当家准jsshcxx.备何时将唐姑娘带来?”

    顾九娘眨了眨眼,左手提起帕子,捂在嘴前娇笑道:“伯爷说笑了,伯爷瞧得上妩儿,那是她的福气,九娘到也想将她快快带到伯爷跟前儿,只不过今日……怕是真有不便。”

    承安伯急切道:“有何不便?”

    “都怪妩儿那丫头昨晚贪嘴,吃多了葡萄,今日那脸蛋竟是有些肿了。可若是伯爷今日真想见她,不若听妾的,换个法子可好?”

    闻言,承安伯脸上的笑意便瞬间凝固了,他对这花巷子的手段再是熟悉不过,得陇望蜀这一套,他早就看够了!

    顾九娘见承安伯把怒火都写在了脸上,便连忙踮起脚在承安伯的耳边轻语解释了一番。

    果然,此话一出,承安伯原本已铁青的脸色变瞬间变了颜色。

    承安伯的喜好,顾九娘怎可能不知。

    他最喜爱的,无非是女子香白的玉足。

    顾九娘将承安伯安排在偏厅,转身便让宁枝将唐妩速速带来。

    事发突然,她只能走下下策。

    ——

    唐妩戴上了面纱,被顾九娘送到了一扇屏风面前。

    这屏风上镶着顾九娘最钟爱一幅画,乃是京城名画师苏来所绘制的《西南山居图》。

    可这幅画,何时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

    且这窟窿背后,唐妩隐约还能瞧见,一名男子的……腰封?

    唐妩隐隐不安,刚欲开口,就被顾九娘摁住了肩膀。

    顾九娘俯身在她耳畔道:“一会儿不论发生什么,都切记,尽量不要出声。也不要掀开这屏风,若是实在受不住了,便唤我一声。”

    顾九娘瞧着面露惊恐的唐妩,说不疼惜,那定是假的。可唐妩于她,就好比是养了许久的羊羔,到了正月,哪有舍不得宰杀的道理。

    于是她对一旁的宁枝使了一个眼色,就悄无声息地从房间退了出去。

    宁枝见唐妩已坐下,便不由分说地开始脱她的鞋袜……

    唐妩的心怦怦直跳,握着扶手的手,也在一点点地缩紧。

    唐妩虽然没接过客,但她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所以,她没有反抗,也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她低头瞧着脚边精致的铜盆,那水中倒映着的,恰好是她藏于面纱后放大的瞳孔。

    她的朱唇微微颤抖,仿佛在问她自己:你早知道会有今天的,不是吗?

    过了极其漫长的片刻,待宁枝拾掇好,她便将唐妩的一只玉足,通过屏风的窟窿,举了上去。

    这动作……与唐妩想截然不同。

    这种充满未知的恐惧,真真是让她战栗不已。

    她祈求地看向宁枝姐姐,可宁枝什么都帮不了她,只好在她耳边小声道:“妩儿,忍忍,忍忍就过去了。”

    唐妩的双手止不住地发抖,她不知道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人要做什么……只发觉落在她足尖的气流,像极了鼻间的呼吸。

    唐妩越来越怕,便忍不住地将那白嫩的玉足往回缩了缩。却不想她这一动,一双粗砺的大手,直接握住了她的足心。

    这时的她,就像是林间被老虎盯上的兔子,一口被猛兽叼住,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这一刻,她早已忘记了九娘嘱咐她的话。她回头攥住了宁枝的衣角,终于掉下了眼泪,“宁枝姐姐,救我,妩儿害怕。”

    唐妩的嗓子柔,而这柔柔的音色染上哭腔,就更是别有一番味道。

    屏风后的大掌一直在她的足心揉搓,又酥又痒,弄的她实在是受不住了。

    她等了片刻,见根本等不到顾九娘进来,便抹了一把眼泪,不管不顾地甩开了那.whhryl.人的束缚。

    推搡之间,就连桌上先前备好的茶水也啪啪地碎了满地。

    屋内已是一片狼藉。

    这时顾九娘推开门,一眼便看到唐妩光着脚,正蹲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气,模样好不狼狈。

    她心里一紧,连忙绕到屏风后准备与那人道歉。

    她皱着眉头,还不知该如何开口,便见承安伯忽然站起身子,抚掌大笑起来。

    “当家的,我本还怀疑你在这京城里故弄玄虚,可今日一见,方知你曾传出来的消息,那还都算是谦虚的!”

    这般语气,是个人便看得出,这承安伯已是心花怒放,丝毫想怪罪的意思都没有。

    顾九娘定了定神,趁着时机上佳,赶紧道:“伯爷哪的话儿,这丫头着实是被妾养娇了,胆子小的很,方才实在是让伯爷见笑了。”

    承安伯又道:“当家的不必客气,她这样已是极好!若是这样的女子进了我承安伯府,我自然也会锦衣玉食的供着她,不叫她受委屈。”

    说完,他又大笑了几声。

    可这声音落地成针,待针进到唐妩的耳朵里,便是要多刺耳便有多刺耳。

    经过这一遭,唐妩是更加难以入眠了。

    她好似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在对着她哈哈大笑。

    ——

    翌日,唐妩如往常一般,清早便在顾九娘的注视下开了嗓,连唱了四五首曲子。

    最后一曲《钟楼月上》唱完,她便微微颔首,等候着评判。

    顾九娘本是半闭着眼睛听着曲,听着听着,却忍不住将眉头越皱越深。

    每首都出错,这显然是有意而为之。

    “你这是故意要与我作对不成?”顾九娘道。

    唐妩抬起头,对上顾九娘的眼,也不作答,就只是将眼珠子红给她看。

    瞧瞧,才不过一日的功夫,这小脸就瘦了一圈,真是连罚都罚不得了!

    顾九娘压下了心里的怒火,长叹了一口气道:“妩儿,你究竟要我说几次你才肯乖乖听话?那承安伯看似荒淫无度,可你也得清楚,人家是皇亲国戚,一般人家的姑娘若是想攀上他,怕是都要费上些心思。这些年,我教你唱,玉娘教你舞,琴棋书画也是一样都没落下,如今凭借着你的本事,就是到了他府上,那也是不足为惧的!”

    平日里唐妩也不是什么爱哭的女子,可她今日听着顾九娘这番话,眼泪却是止不住地流了一脸……

    别说,她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实在是把锋利的温柔刀。

    可这温柔刀,一旦对上了顾九娘这块万金盾,那便是毫无用处。

    毕竟承安伯的礼金顾九娘已如数收下,若无其他变故,这桩事,就等同于板上钉钉了。

    人或许有享不了的福,但却没有遭不了的罪。顾九娘觉着唐妩也是如此,绝望也好,不甘也好。

    认命,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咚咚咚!”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君梦苑的规矩甚多,敲门也是其中一项。平日里问安是间隔敲,传送消息是单音敲,可像现在这种使用连续敲的原由,那便只有一个。

    是出大事了。

    顾九娘朝唐妩比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迅速朝门的方向走了过去了。

    门一开,就见宁枝颤抖的手里,死死地攥着一个牌子。

    “九……九娘,这……这……”

    顾九娘见她话也说不清楚了,便伸手直接抢过了她手里的牌子。

    这一抢过来,饶是见多识广的顾九娘,也不免被这牌子惊了一下。

    “宁枝,送这牌子的人呢,你可是看清了?”顾九娘大声道。

    宁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赶忙又递给了顾九娘另一张纸条。

    此时此刻,顾九娘的心已是提到了嗓子眼儿。

    就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她竟然收到了一块雕刻着宋字的牌子。

    宋字,乃是国姓。

    什么人能用这个姓氏,她自然是清楚的很。

    须臾,顾九娘回头瞧了一眼唐妩,一字一句道:“我没想到,你竟有这般福气。”

    紧接着,她又对着宁枝道:“你速将库房内的名单取来,叫楼下的人一户一户地去通知,说出阁宴延迟举行。”

    顾九娘想,若是真得了贵人眼,从此以后,这条巷子的规矩就是由她定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