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34.做妾
    !

    防盗比例60% 防盗时间48小时

    听闻从龙华寺回来的隔日上午, 王妃就亲自去了一趟岁安堂。

    而且在里头足足呆了一个时辰。

    唐妩不知是他太忙, 还是王妃同他说了些什么......反正自打那日起, 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这着实让她有些忐忑不安。

    承安伯的事她倒是不怕,可徐铎的事......她到底是没在他面前认过。

    男女的私相授受,放在烟花柳巷倒是没什么,可放在这间郢王府里,那就是不知检点,大逆不道。

    现下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郢王那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般被吊着的滋味,真真是难熬。

    她不能坐以待毙,便在每日中午过后亲自熬一碗药膳, 然后让落英送到岁安堂去。说来, 这药膳还是顾九娘亲手教的,说是专门给男人滋补身子的。

    唐妩想着,只要曹总管没当着落英的面倒了扔了,那就证明, 她在他xgchotel.那,多少还是留有几分情分的。

    落英看着正抄着佛经的唐妩, 问道:“今日夫人为何不亲自给殿下熬制药膳?奴婢这手艺到底是和夫人差远了, 若是殿下察觉变了味道, 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nb.jsshcxx.sp; “没事, 你不必担心。”唐妩心里默默道, 若是变了味道都察觉不到, 那才是应该担心的。

    “夫人可莫要如此,都说铁杵成针,夫人若是想讨殿下欢心,怎么都得多坚持一些时日才好。”落英又道。

    唐妩看了看落英,实在不忍开口打击她。

    在这些高门大户里,哪有那么多铁杵成针的事?

    更何况这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不可能通过努力和坚持办到的。

    比如,他若是因此事厌弃了她,那之前的日子就如黄粱一梦,顷刻间便可烟消云散。

    哪怕她巧舌如簧,他也未必肯给她这个机会。

    但若是他心里还能惦记着她,那她这出欲擒故纵的老把戏,他就能陪着她演下去。

    唐妩想到这,便合上了佛经,对落英道:“去倒水吧,我要沐浴。”

    落英还想再劝,但看唐妩态度实在坚决,便只好转身叹了一口气。

    她实在不懂夫人的想法,既然都有沐浴的时间,怎么就能没有熬制药膳的时间呢......

    唐妩出浴后,打开柜子,拿出了一个嫩粉色的肚兜。

    这肚兜剪裁别致,比寻常的肚兜还要小上一些,勒上一些,她刚一穿上,就发觉本就浑圆挺拔的一处,显得更加惹眼了。

    她怅惘地摇了摇头,然后若无其事地套上了外衣,再度回到了桌案前。

    唐妩心里如明镜一般,她的过去是骗不了他的。

    ......

    须臾过后,门外响起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烛光下的美人,装聋作哑,听到脚步声,眼睛竟是连抬都不肯抬一下,只单单用葱白的手指握着狼毫,埋头写着小楷书。

    唐妩想,这世上可能再没有比这个举动,更做作的举动了。

    至少,那依靠在门框上的男人,就是用眼神这么告诉她的。

    唐妩硬着头皮继续写,她想演一幅美人图,总不能刚开始就砸了锅。

    他悄然无息地走到她身后,看着她一笔一画地在那抄写。

    只见她上一秒还在写“云何净其念,云何念增长,云何见痴惑,云何惑曾长。”,而下一秒,她便换成了,“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

    她刚一停笔,就听他低低的笑了两声。

    他的嗓音甚是好听,低沉又清澈,即便他只是随意地笑了两声,也会让人乱了心跳,忍不住浮想联翩。

    郢王将手放在了她的脖子上,拇指来回地摩挲着同一个骨节,缓缓道:“本王今日的药膳,怎么突然就被换了?”

    唐妩浑身一抖,她的颈部本来就敏感,可经不住他这般逗弄。

    她歪头闪躲,然后低声慢语道:“妩儿做错了事,王妃便罚了妾身抄三遍经文。期限就在明日,可妾身蠢笨,到现在仍是差着一遍,这才来不及亲自去熬了。”

    郢王不动声色地问:“说说,是犯了何错?”

    唐妩起身跪在地上,低声道:“妾身去龙华寺那日,举止有些失仪,着实丢了殿下和王妃的脸面。”

    郢王单手提起了她的身子,逼着她正视着自己,不急不缓道:“那另一桩呢?”

    她的背脊倏地僵住,感觉掉心脏直直地往下坠了下去。

    他问的,真是比她想的还要直白。

    “金玉楼的掌柜......确实曾去妈妈那儿赎过妾身的身子......但妈妈未允,后来也只好作罢了。可妾身、妾身自那以后便再没有见过他。妾身的清白,殿下也是清楚的......不是吗?”唐妩说的情真意切,眼含泪光,尤其是后面那句上扬的尾音,更是显得楚楚可怜。

    郢王既知道她此刻说的是实话,自然也知道她这副样子只是她的矫饰。她最擅长的把戏,莫过于用矫揉造作的模样,同你说着真话。

    这样一来,她的一颦一笑都似含着万种风情,令人乐此不疲。

    但如果反之,便会让人鄙夷不屑。

    半响,他伸手拿起方才她抄的佛经,低声道:“还差多少?”

    唐妩知晓他这是不再追究的意思,心中暗喜,但面上仍是欲迎还拒道:“怕是还要写整整一夜。”

    他低头看她,唇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也不再继续与她周旋,而是转身直接将她摁到了床上。

    他低头看她,用唇语喊了一句“自己动。”

    不知道是他的语气里带着威严,还是他的气息里带着蛊惑,不论她有多少花招,都撑不过他的气势汹汹。

    唐妩咬了咬唇,见实在僵持不过,就只好自己慢慢动了手。这一刻,她像是草原上停止奔跑的羔羊,像是堵在死路里的白兔,跑不过,逃不走,只能任他宰割。

    她褪去了外衣,里面只剩下她精心准备的肚兜,和她沐浴后还挂在身子上清香。

    四目相对,他眼中的戏谑之意更为明显。

    她皮囊下藏着的意图,简直昭然若揭。

    唐妩局促不安,只好侧过脸不去看他。她不禁心里暗暗悔恨,这好好的一场欲擒故纵,怎么就在他的三言两语之间变成了诱敌深入?

    他高挺的鼻梁抵在她的耳旁,然后十分愉悦地笑出了声。

    显然,他接受了这份取悦......

    到了他临走的时候,唐妩急急地拽住了他的腰身,将脸靠上去,声若蚊蝇一般道:“殿下弄的妾身浑身没了力气,那佛经怎么办?”

    他没回头,而是颇有深意地回道:“若是从现在开始写,到了辰时,应当也就写完了。”

    即便是看不见他的脸,她也能想象到他眉眼之间的戏弄与笑意。

    唐妩恍然觉得,这个一本正经的男人,怎么骨子里到处透着坏。

    她恨恨地回了一句是。

    *****

    .whhryl.  翌日傍晚时分,于桢带着几个将领到了郢王府议事。

    中戌关是大燕的喉舌,绝不能丢,此次战役,郢王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精力。就在他们商议着粮草是否先行的时候,曹总管去书房汇报,说是安老夫人来了。

    安老夫人是郢王的嫡亲外祖母,今日亲自登府,自然是无人敢拦。就连郢王也只是稍稍怔了一下后,便扣下兵图,走出了书房。

    安老夫人坐在正厅,见到外头响了脚步声,便连忙起了身子。

    “外祖母快快请坐。”郢王大步地走了过来,“今日外祖母前来,怎么也没提前说一声?”

    安老夫人拜拜手,然后道:“我已经是半截入土的人了,说不定哪日就呜呼了,所以我这把老骨头要是想你了,就得赶紧来看看你。”

    郢王坐到了安老夫人身旁,板起脸道:“外祖母这是说的哪的话!”

    安家和皇家的情分,在安皇后逝世后,就变得格外浅薄,唯有这个外祖母,倒是郢王还肯放在心上的。

    安老妇人拉起郢王的手,缓缓道:“你与你那王妃,相处的如何?”

    郢王“嗯”了一声,又道:“尚可。”

    “你可莫要蒙我,就你那个王妃,她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我安家嫡亲一脉的姐儿那么多个,到最后竟让她这个不上台面的偏支登了你的门!你不知道,当初你娶她,澜姐儿在家哭成了什么样子......可怜我家澜姐儿,蹉跎到了十八都不肯出嫁。”

    “当初娶她,也不过是因着当初父皇曾许下的承诺不能违背罢了,再加上我也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去寒了程家的心。她到底程家养出来的女儿,做王妃也是使得。”

    这话说的安老夫人忙喘了两口气,然后道:“她若是程家嫡亲的女儿也就罢了,可她不是!当年我听闻老程国公病重的时候是由她尽的孝,还以为她是个好的,可谁能想到,没多久的功夫,狼子野心就出来了!说到底,我就是瞧不得她这样算计你!”

    “外祖母接下来可是要说,要将安澜许给我当侧妃?”郢王扶额,他感觉到太阳穴突突地跳。

    许儿扶着楚侧妃朝书房走去,还没等走到喜桐院,就先在湖心亭旁的水榭看到了正在食用点心的唐妩。

    唐妩今日穿了一袭藕荷色的编纱长裙,腰上束着半掌宽的束腰,越发地凸显着身段。她挽了一个极为素雅的妇人髻,却不经意落下一缕青丝于耳后,时而微风划过,有些痒,弄得她总是忍不住抬起手臂去摆弄。

    这般姿态,旁人见了定要叹一句“清水出芙蓉”,可落在楚侧妃眼里,便只会让她想到了搔首弄姿的妓-子,和恬不知耻的爬床丫头。

    楚侧妃连连叹息,她甚至无法想象,那芝兰玉树的殿下,怎么就碰了这么个东西。楚侧妃用余光从头到脚瞥着唐妩。

    她胸前那紧绷着的蚕丝扣,手腕上的青紫,和脖颈处的红痕,无一不提醒着她,她昨日整整一个时辰,并不是白等的。

    她想不通,她一个大家闺秀,为什么会和这种身份低微的人,在同一处生活。

    见她气红了眼,一旁的许儿连忙小声道:“夫人和她置什么气,她那种身份摆在这,根本不值得夫人为她烦心。况且昨日晚上殿下根本没宿在喜桐院,殿下去这一次,也不过是尝个新鲜罢了。”

    “你懂什么?你想想王妃,她是何等身份,又是何等姿色,你瞧殿下正眼瞧过她吗?”楚侧妃反驳道。

    要知道,她自从进了郢王府,就无时不盼着殿下能来她的安善堂,可到头来,竟然被这么个浪-蹄子捷足先登了。

    “可是夫人,王妃总是要回来的。这一晃过去,也就剩下几个月的光景了,等王妃祈福归来,她容不容的下喜桐院那位,才是关键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