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14.更衣
    !

    ==第十四章更衣==

    昼日已休,岁安堂的内室熄了灯,只留了两支火烛。烛光摇曳,刚好照亮了床榻边缦帘里两个快要融为一体的身影。

    “殿下可还记得今日说的话吗?”唐妩突然来了一句。

    眼下正是动情的时候,郢王自然是应声说记得。

    他这敷衍的表情再是明显不过,唐妩哪里会信他,她支撑起小手抵着他的胸膛不依不饶道:“殿下究竟记不记得。”

    郢王受不了她继续这么磨人,便用一掌桎梏住她不安分的两只小手,旋即摁在她头上,道:“你说。”

    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开口闭口之间都带着一股子狠劲。

    “殿下今日说,刚刚那碗米饭不吃完不准走,可妾身没吃,一口未动。”唐妩动弹不.jsshcxx.得,羞怯地对上了他的眼睛,她的话音儿忍不住都在颤抖,纤长的睫毛也像蝴蝶翅膀一样眨个不停。

    郢王听出来了,她这是想宿在这。

    他低头看着她暗暗发力的小白手心觉好笑,她明明早已是被按在砧板上的鱼肉,竟还敢大言不惭地讲着条件。

    “那你是想乖乖宿在喜桐院,还是想让本王叫人把那米饭给你端来?嗯?”两人的肌肤互相贴着,不管这话里带着多严肃的字眼,依旧还是暧昧不清。

    他的脸上尽是用力过后留下的汗珠,垂的时间久了,就滴在了唐妩的脸上,每一滴都是滚烫的,炙热的,让她无力反抗的。

    “可妾身不想一个人走回去......”这倒是她的心里话,两人唇齿相依后,若是不能宿在同一张榻上,这总归是失落的。

    好似她这个人,用完了,就没了价值。

    “你何曾一个人回去过?”上次她来给他磨墨,到了夜里,他也是叫人给她点灯送回去的。

    “就是一个人。”唐妩的神情泫然欲泣,瞧这幅样子,简直就是蛮横无理的典范。

    她哪里知道,郢王几乎是被那个旧梦折磨的夜夜惊醒,即便她宿在这儿,也是要睡不好的。

    郢王没有应声,他们就这么僵持着。

    他只是用坚决的目光告诉了她,他的答案。

    不去宣之于口,自然也是照顾着她一个小姑娘的脸面。

    他的目光太过直白,她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若不是她心里莫名地生出了一丝疼痛和沉闷,她都要认为,她可以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说到底,她作为一个来历污浊的妾室,他还真是从来也没有委屈过她。

    救她于水火之中的是他,给她恩宠与体面的也是他。

    要是她被送进了承安伯府,她还敢这般放肆吗?

    想清楚后,唐妩便将刚刚还耸着的唇角,瞬间提了起来。

    她向他弯弯眼角,趁他愣住,一个动作就挣脱了束缚。她伸手攀上了他的腰间,轻轻摩挲,满眼都是讨好。

    &nbs.jxpxxs.p;这转瞬的功夫,好似她什么都没有说过,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开始的时候。

    她妩媚撩人,他贪心无餍。

    她知道,窗户纸只要不捅破,寒风一定吹不进来。

    烛火昂贵,能暖一时,则是一时。

    唯有识趣,日子才能过的长长久久。

    ......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唐妩紧紧绷住的脚背,才终于松了力气。

    唐妩笑意盈盈,休息片刻后,就起了身子开始更衣。

    哭也能笑,疼也能忍,这便是她从小到大被逼着练就的本事。

    她系好了前胸上最后一颗百花盘扣,刚欲行礼退下,就见他扶住了她的腰。

    唐妩诧异地看了看他,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怎么转眼又成了衣冠楚楚的儒雅模样?

    郢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以拳抵唇,清咳了一声,低声道:“本王送你回去。”

    “殿下......殿下为何?”唐妩的不错眼珠的盯着他瞧。

    这人,难不成因为她刚刚的话,所以要亲自送她?

    “走吧。”郢王率先推开了门。

    他向来惜字如金,语气上也总是带着让她无法忽视的冷漠和疏离,可这两个字,唐妩不论怎么品,都品出了一股妥协的味道。

    她不知道是不是食饱餍足的男人都十分好说话,但今晚这一路上,他一直故意放缓了步子,迁就着她。

    他们并排行着,一时间好像整个院子里,就剩下了他们二人。

    好似没了被禁足的楚侧妃,没了不爱见客的素姨娘,也没了令人惴惴不安的郢王妃。

    只剩下徐徐的微风,砰砰的心跳声,和不为人知的贪念。

    她其实很想,很想得到他,

    眼瞧着走到了喜桐院的门前,郢王便停下了脚步,他刚要开口,就被唐妩急急地踮脚捂住了嘴。

    郢王本就长得极为俊美,轮廓分明,眼眸深邃。就连此时他皱眉不解的样子,也一样能摄人心魄。

    她坏心地看着他笑,眼角带着的风韵,是未出阁的姑娘绝不会有的。她覆在他唇上的小手,缓缓下移,在他心口的地方停了下来。

    .xgchotel.  她不紧不慢地伸出一根手指,用指腹轻轻地点着他的胸口,喃喃道:“殿下不如问问这里,想不想去妾身屋里头坐会儿?”

    这下,郢王眼里刚刚褪去的猩红又渐渐浮到了眼角的位置。他忽地抬起手狠狠地捏住了她的脸,这力道有些粗鲁,断不是他白日里的清贵模样。

    他站在月色里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然后低声骂了她一句。

    妖精。

    ***

    这才入了秋,京城就因为一场科考舞弊的事掀起了轩然大波。听闻考题泄露,导致出现了不止一张的雷同卷子,嘉宣帝震怒,命郢王立即彻查此事。

    出了这样的事,那些个在京城里根深蒂固的蛀虫,皆是人心惶惶。心里没鬼的关起门来看热闹,有鬼的已经在想办法运作了。

    郢王忙的不可开交,听说岁安堂的院子都空了四天了。

    导致这日子唐妩居然闲的从外头购置了上好的丝绸面子,准备绣一幅百鸟图,瞧瞧,这都两日了,才出现了几干树枝。

    唐妩叹了口气,将绣针扎进了布上空白的地方。

    她托着腮,瞧着这么大一块布,不禁有些后悔了。这要是全都秀完,还不得个一年半载的吗?

    正是愁眉不展的时候,落英慌慌张张地推开帘子道:“夫人、夫人不好了!”

    “什么事不好了,你慢慢说。”

    “王妃,是王妃进府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