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渐微的爱〕〔摄政王是病娇,要〕〔最强龙婿叶辰〕〔摄政王是病娇,要宠〕〔快穿团宠:她又美〕〔一个顶流的诞生〕〔我有无数神医技〕〔夫人每天都想落跑〕〔朝为田舍郎〕〔最豪赘婿叶辰〕〔妖虫之心〕〔只有我老婆不知道〕〔辗转人生〕〔至强龙尊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10.王妃
    !

    ==第十章王妃==

    下一个月有中元节,府里自然也要热闹一番。楚侧妃低头对着手上的单子,准备一会儿去库房点货。

    库房在书房后面,要去那儿,势必要经过喜桐院。现在楚侧妃一想起那个地方,就忍不住皱了眉头。

    许儿扶着楚侧妃朝书房走去,还没等走到喜桐院,就先在湖心亭旁的水榭看到了正在食用点心的唐妩。

    唐妩今日穿了一袭藕荷色的编纱长裙,腰上束着半掌宽的束腰,越发地凸显着身段。她挽了一个极为素雅的妇人髻,却不经意落下一缕青丝于耳后,时而微风划过,有些痒,弄得她总是忍不住抬起手臂去摆弄。

    这般姿态,旁人见了定要叹一句“清水出芙蓉”,可落在楚侧妃眼里,便只会让她想到了搔首弄姿的妓-子,和恬不知耻的爬床丫头。

    楚侧妃zyxta.连连叹息,她甚至无法想象,那芝兰玉树的殿下,怎么就碰了这么个东西。楚侧妃用余光从头到脚瞥着唐妩。

    &nb.xgchotel.sp;   她胸前那紧绷着的蚕丝扣,手腕上的青紫,和脖颈处的红痕,无一不提醒着她,她昨日整整一个时辰,并不是白等的。

    她想不通,她一个大家闺秀,为什么会和这种身份低微的人,在同一处生活。

    见她气红了眼,一旁的许儿连忙小声道:“夫人和她置什么气,她那种身份摆在这,根本不值得夫人为她烦心。况且昨日晚上殿下根本没宿在喜桐院,殿下去这一次,也不过是尝个新鲜罢了。”

    “你懂什么?你想想王妃,她是何等身份,又是何等姿色,你瞧殿下正眼瞧过她吗?”楚侧妃反驳道。

    要知道,她自从进了郢王府,就无时不盼着殿下能来她的安善堂,可到头来,竟然被这么个浪-蹄子捷足先登了。

    “可是夫人,王妃总是要回来的。这一晃过去,也就剩下几个月的光景了,等王妃祈福归来,她容不容的下喜桐院那位,才是关键的。”

    提起郢王妃,楚侧妃不禁又嗤笑了一声。郢王妃因何去祈福,她们这些京城的贵女谁心里没点数。

    甚至可以说,若不是有程国公府在那撑着,郢王怕是连这点情面都不会给她。

    说起来,郢王妃的身份,倒也一直是贵女圈子里的一大谈资。

    郢王妃本名为安茹儿,其父是安家一脉一个庶出的儿子,其母则是礼部尚书林子淳的庶女。原本她这个身份,无论怎样高攀,都是无法嫁进郢王府的。

    但安茹儿的母亲林绣,偏偏和她的嫡姐林芙最为要好。

    林芙乃是当年艳冠京城的头号才女,听闻她刚十四,提亲的人就快要踏破了门坎,最后还是老程国公亲自登门,才将这儿媳妇定下来。

    那些京城的贵女到了说亲的时候,有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进程国公家的!

    程家世代效忠大燕皇室,程国公不仅每次带兵打仗返京时都会将兵符交还以示衷心,还更是亲手救过一次先帝的命。

    如此忠臣良将,先帝自是要拉拢之。

    一日寿宴,先帝便当着众人的面,赐了一瓣弧形的玉佩给老程国公。先帝说,这玉佩本是一对儿,其中一瓣他已经给了大皇子宋刣,而这另一瓣的,则是给未来的郢王妃预备的。

    那时的郢王可是先帝唯一的一个儿子,皇家的嫡长子有多尊贵,一想便知。所以通过这个事也证明了,程家的恩宠在大燕也真真是独一无二的。

    再说回过头说这林绣和林芙,这两姐妹自幼要好,感情颇深,因此当安茹儿的父亲病逝后,林芙就将林绣母女经常接到程国公府走动,也算是变向给这对母女撑了腰。

    那时林芙大着个肚子,林绣整日帮着忙前忙后,原本就亲昵的姐妹,就更是形影不离了。

    同年七月,林芙生下了一对儿龙凤胎,程国公大喜,当日就为林芙请封了诰命夫人。

    但可惜好景不长,才不足两年的功夫,孩子就出事了。

    说来,这对双胞胎命运属实有些坎坷,哥哥的身子骨十分壮实,妹妹却是体弱多病。林芙五个月的时候,还曾险些流产。

    民间大夫说双胎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同在一个母亲肚子里,养分有限,极容易吸收不均。

    妹妹夭折后,林芙就病了,她经常抱着林绣的孩子jsshcxx.发呆。

    林绣见林芙思女成疾,就一咬牙,将不足三岁的安茹儿直接放在程国公府养。

    程国公对林芙可谓是百般顺从,见她思女心切,不仅厚待安茹儿,更是在许多年后,又努力要了一个女孩,名唤程安。

    但是林芙的身子到底是亏了,程安一生下来,也同样险些没保住性命,程国公生怕刺激了林芙,便连忙找了一个神医将程安接到了山上,只有每个月初一,林芙才会带着世子一起去看她。

    就这样,安茹儿这个外姓人,倒是成了程国公府上唯一一个姐儿,可谓是倍受疼爱。

    安茹儿在林夫人身边长大,即便是后来又生了程安,她还是将安茹儿视为己出,将她留在自己身边,教她吟诗作画。

    所以说,安茹儿的出身虽然不尊贵,但就凭着能唤程国公夫人一声姨母,整个京城,并没有哪个贵女敢公然与她作对。

    直到安茹儿有一天长大,得知了那个先帝曾许诺的婚约,这才彻底起了歪心思。

    程家长女夭折,程安又因身子不好而久居深山,她便想着,那快玉佩自然是该由她来继承。

    老程国公病逝前,一直都是安茹儿在近身伺候,那几年她赚足了孝女的名声。

    可谁能想到,到了隔年程老夫人寿宴的时候,安茹儿竟当着众宾客的面儿,从胸前掏出了那瓣玉牌。

    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再是精明,到了长辈面前,也都会被一眼看透。

    好像那个时候,林绣冲上前去狠狠地打了一次安茹儿,程家要名声,自然得拦着,从小养大的姑娘,传出了这样的事,谁都挂不住脸。

    就这样,程国公只能连夜去了一趟郢王府。

    先帝的金口玉言谁也不敢违抗,安茹儿自然是如愿以偿地入了郢王府的大门。

    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嘉宣帝竟然在大婚的当月,就派她去静因寺为国祈福了。

    这一走,就是三年。

    楚侧妃一边记着账本,一边想:等下个月安茹儿回来,要是见到府里多了这么个婀娜多姿的唐姨娘,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来。

    瞧着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