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防御〕〔我的漫画家攻略〕〔三国之巅峰召唤〕〔和校花荒岛求生的〕〔聊斋之种道〕〔重生之无敌奶爸〕〔天道制霸计划〕〔网游之全能骷髅〕〔错惹娇妻:法医大〕〔王者强势回归苏辰〕〔凤凰诏〕〔楚潇虞歌〕〔DC家的骑士〕〔撞鬼后我能回档〕〔梦幻西游引领商团〕〔重生:项少的名流〕〔吾乃大皇帝〕〔我的娘子可是绝世〕〔商梯〕〔顶级弃少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瑟年华卿与度 第四十九章 灞河盛景遇故友
    . ,最快更新锦瑟年华卿与度最新章节!

    冉盈秘密在璞园住了旬日,宇文泰下令全力搜捕绑架丞相长史的凶徒。一时间,长安城风声鹤唳,朝堂上也暗潮汹涌。

    梁景睿自郎英失踪、长安城开始声势浩大的搜捕的第二天就告病在家,一直没有上朝。

    旬日之后,陈潜和史仲和先后被家仆发现在家中自尽,留下遗书自称是郎英被绑案的主谋,因一点私事和郎英起过龃龉,一时气恼将其绑架并杀害,又迫于近日紧张的局势,畏罪自杀。乞求至尊宽宥,不要连累家小。

    当莫那娄将大理寺呈递来的两封遗书放在宇文泰的案前,宇文泰打开扫了几眼,冷笑道:“梁景睿这手丢卒保车玩得不错呀。还杀害?他就那么有信心,郎英已经死了?”

    “按常理,若是被绑架了还活着,该不会藏身不现。十来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想是死了。只怕郎英平安回朝,会让他寝食难安。”莫那娄轻笑起来。

    宇文泰想了想,说:“绑架朝廷命官是重罪,岂有宽宥之理。告诉大理寺,陈潜史仲和家人全部流放到敦煌去开凿石窟,族中子弟永不得入朝为官。”

    莫那娄谨慎地问:“郎英回朝,和他们的遗书有出入,若是引起大理寺的怀疑……”

    “让他们怀疑吧,就算他们继续追查也查不出什么了。郎英回朝会让梁景睿承受很大的压力,大理寺若是怀疑,只会令他尾巴夹得更紧。”

    他想了想,又说:“把那小东西接回长安吧。”

    那日之后宇文泰再未去过璞园。一方面是想坐镇长安,用声势浩大的搜捕给梁景睿暗中施压,逼他杀人灭口;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自己的行踪泄露了郎英的藏身之处。

    郎英平安回朝引起了朝野震惊,至尊单独宣她去了庆华殿安抚,但也有疑问:“犯人留下的遗书声称卿已被杀害,郎卿是如何逃出生天?”

    这个问题宇文泰早已在她入宫之前便知会过她,此时她对答如流:“那日臣下被杀手绑到山中欲加害之时,武卫将军及时赶到救了臣下。他和臣下商定,为了引出幕后主使,让臣下暂时装死不要现身,给主犯施加压力,让其自乱阵脚。”

    皇帝点点头:“嗯,李昺这事办得聪明。朕要予以奖赏。郎卿你此番受了惊吓,朕也另有赏赐。”

    冉盈谢恩出了宫城,见李昺已等在外面,见了她,咧嘴一笑:“郎长史受惊了呀。”

    冉盈也回了一个狡猾的笑,拱手道:“武卫将军前途无量。”

    这场绑架案了结之后,宇文泰对冉盈似乎宽厚了许多,奏折也不用抄了,每日午后过去陪他下下棋闲聊几句而已,冉盈的日子过得甚是悠闲。

    这天傍晚,她闲来无事,独自出门去灞河上泛舟。

    夜晚的灞河是长安一景,两岸都是酒肆花楼,入夜之后,沿河两岸灯火通明,歌舞声不断,非常热闹。

    自打来了长安,冉盈就不断听人说起夜入灞水的盛景,这天傍晚便包了一艘小船,船头置上酒,让船夫沿着河荡桨放舟,慢慢欣赏着沿岸灯红酒绿华彩璀璨的美景。

    渐渐的,夜幕四合,华灯初上。两岸次第亮起五彩斑斓的灯火,渐渐热闹起来。冉盈坐在船头,听着沿岸的酒肆花楼里传出歌声笑声和丝竹管乐之声,看着那些浓妆艳抹年轻娆美的歌女舞姬在河岸边放着祈福莲灯,心里暗暗感叹,时人皆说乱世如麻,可这夜色下的灞水,却如同盛世光景,醉生梦死。

    河里的莲灯逐水而流,在河水中星星点点,朦胧闪光,仿佛星空坠入凡间。冉盈的小船在花灯中缓缓逡巡而行。盛景如斯,她有些心醉。

    忽然听到有人大声说:“那不是阿英吗?!”

    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几个书院的同窗。唤她那个叫王懋,出自乐浪王氏,他的父亲是车骑将军王盟,也是朝中显贵。

    冉盈扫了一眼其他人,赵度,尚书右仆射赵善之子。还有一个叫苏绰,是卫将军苏让的从弟。三人同在一条船上,也是入夜出来游玩。发现她后,三人催着船夫并船,也不客气,纷纷踏步上了冉盈的小船。

    他们笑嘻嘻地说:“学生们见过郎长史。”还煞有介事地躬身一拱手。

    一个多月抄写奏折,冉盈早已把这些家族的情况和立场搞了个一清二楚。眼前这几个都出自拥护宇文泰的家族,因此他们登船,冉盈并不在意。

    立场这个东西是顶重要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若眼前是一群反对宇文泰的人,冉盈同他们在一起被别有用心者传扬出去,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你们几个怎么在这里?”见到昔日同窗,冉盈的兴致更高了。

    苏绰说:“院判的老母病故,回乡守丧去了,三年内是不能回来了。学院暂时放假,不久要来一位新院判。——对了,前阵子听说阿英被人绑架,我们都吓坏了。还好你安全无虞。”

    “听说还是李昺那家伙带人救下的,真是好险!当个长史也如此不安全。”赵度说。

    冉盈笑了:“事发突然,我此番也是吃了个教训,不能随便和人争执啊。”

    王懋举拳一捶她:“你这家伙,就这么成了丞相的长史,简直轰动了整个书院——不,别说书院,就是整个长安的官场暗下都震动不小,我阿父都说,这个郎英不显山不露水,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竟然得宇文丞相如此重视。我们真是又羡慕又不服。你来书院最晚,书也不是读得最好,若说有什么才能,也看不出来,如何丞相独独就看中了你?”他性格开朗,心无城府,艳羡之情全写在脸上。

    冉盈得意地一笑:“我书是没你们读得好,可能才能也不及你们,但是我运气比你们好啊。谁让我侥幸杀了高敖曹呢?”

    赵度也笑了:“你说你,明明是个书生,偏偏做了一件很多武将都做不了的事情,可不是个奇人么?”

    苏绰在一旁说:“错了错了,你们都忘了,阿英可是用剑的高手,未必比一些武将差的。我们昔日在书院,谁是他的对手?非说是运气把高敖曹送到了他的剑下也行,但是这运气只怕掉在我等头上,我们也接不住呀。”

    虽然当日在书院时,冉盈并不同他们有多亲近,但是这几个人也未排挤过他,因此冉盈此时见到他们,只觉得轻松快活,心情也变得非常愉快。

    她并不知道,这晚会令她终身难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才无双〕〔名门闪婚:总裁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王者归来洛天〕〔多情龙夫入梦来〕〔极品上门女婿〕〔她来自古代:总裁〕〔厉少宠妻至上〕〔头号〕〔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穿越南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萌宝找上门:妈咪〕〔这个王妃路子野,〕〔重生之超级银行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