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楼主大人求放过〕〔星火旺〕〔种田神医:小媳妇〕〔别碰那部手机〕〔画堂归〕〔嫡女嚣张:鬼王独〕〔总裁师兄宠妻成瘾〕〔巧女喜当家〕〔快穿之醋王系统总〕〔农女种田十里香〕〔名门暖婚:霸道总〕〔秋声依旧著梧桐〕〔校草居然是你前男〕〔皇妃又被套路了〕〔秦爷又又又宠我〕〔汉末之吕布再世〕〔福晋有喜,爷又失〕〔我能看见贬值率〕〔绝对主角之灵傀〕〔绝天武帝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瑟年华卿与度 第三十六章 冤家就得路窄
    . ,最快更新锦瑟年华卿与度最新章节!

    此时宇文泰正心情愉快地半躺在榻上吃着蜜瓜,听到贺楼齐绘声绘色地向他描述冉盈被堵在客栈房间门都不敢出的情形,只觉得全身舒畅。

    “她气了?”他咧着嘴笑问。

    “何止是气,昨天出来了一趟,看到那么多人等着她,简直脸都白了,转头又躲回去了!我就没见她那么狼狈过!”贺楼齐笑得人仰马翻。昨天他闲着无事,一个人晃晃悠悠去客栈挤在人群里看了一下热闹,亲身感受了一下冉盈一夜成名红得发紫门庭若市的盛况,刚好就让他看到冉盈的那副狼狈样,实在是太好笑了。

    宇文泰听了贺楼齐绘声绘色的描述,也失声而笑,心里觉得解气极了。

    这个胆大包天的东西,屡次冒犯他,他如此费心想出这么个保护她不被人发现身份的办法,她居然敢跟他提辞职不干!她真以为他宇文泰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连个小小的冉盈都吃不下来,以后宇文泰面对乱世枭雄这四个字都抬不起头来!

    想到这里,宇文泰说:“再堵她两天,好好气一气她。”上次被她当面请辞气得肝疼,到现在还没释怀呢。

    “就一直堵着她?”贺楼齐问。他是真觉得活久见,那个一贯沉着脸少言寡语高深莫测的宇文泰几时像个玩性大发的少年郎般如此作弄一个小女孩过?

    “明天……不,后天吧,后天如果还是那么多人堵着,你想办法把她弄出来,带到新宅里去见我。”

    在客栈的房间又被关了一天之后,冉盈实在受不了了,她打开后窗。要见她的人都堵在客栈门口,后窗反而无人问津。街上人流如织,她向下看看,这二楼的房间……有点高,若是这么跳下去,只怕两条腿就全断了。

    她回头看看房间的陈设,走到床边一把掀起床单,用力扯成布条,再把布条首尾相接,一边系在窗上,一边扔出窗外。

    只能靠这个逃走了。

    她抓紧布条,就这么爬出了窗外。

    冉盈毕竟是练过剑术的,臂力还有几分。她扯着布条一路爬下去,在离地三尺的地方潇洒一跳。一个稳稳的落地,她脱身了!

    她揉了揉微微发疼的手掌,得意洋洋正要离去,一个转身,冷不防身后站了一个人。

    冉盈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青彦?!”

    他可不就是当日在市集上帮他们抓出小偷的那个剑客吗?

    青彦笑着看着她,嘲笑道:“长史大人好风度呀,从天而降。”

    冉盈脸色一窘:“这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嘛!……你怎么会在这儿?”

    青彦没有回答,却一把拉起她:“快走吧,别让那些人发现了。回头再说。”

    冉盈一听到“那些人”,顿时头皮发麻,赶紧跟着青彦一路小跑地逃走了。

    一直跑到兴关街,确定那些人都没有追上来,两人才停了下来。

    兴关街是长安城最热闹的市井之地,餐馆酒楼,水粉庄布庄,应有尽有。走到这里,闻到那些餐馆里飘出的香味,冉盈的肚子咕咕叫起来。

    被关了三天,门口走廊楼梯都挤满了人,伙计想要送个酒食进来都不容易。直到现在,才觉得饿急了。

    两人找了一间酒楼坐下,点了几个菜一壶酒,冉盈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青彦见她这幅狼狈样,直觉得好笑,问:“长史大人如今是名满京城啊,人人都在谈论,丞相在小关之战后破格提拔了一个年轻的书生,传得神乎其神,都渴求一见以睹风采……说说,当官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春风得意啊?”

    “被人堵成那样,餐食都难以为继,你春风一个我看看!”冉盈白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那个宇文泰,这样作弄我,我早晚要报复他!”

    青彦拿起剑,用剑柄一点她的额头:“你呀,实在是淘气,这种事也拿来开玩笑。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冉盈陡然停住手中的筷子,定定地看着他。

    他的言下之意……他知道她是女儿身?

    筷子自冉盈手中啪地掉落在桌上。

    青彦忍俊不禁:“稀奇么?那次在肉铺前见你,我就知道你是女子。”

    冉盈赶忙伸手去堵他的嘴,急急地说:“好了,别说了!”一边心虚地向四周看了看,生怕被别人听了去,那可就真的闯了大祸。

    看来以后扮男装还得再化点妆把眉眼棱角都修饰一下。

    见青彦依旧笑眯眯地望着她,冉盈忍不住问:“你是什么人?”

    青彦端起酒杯喝了口酒,说:“行走江湖的一个剑客啊。”

    “行走江湖?那你为什么一直在长安?剑客不是都四海为家吗?”

    青彦哈哈大笑:“四海可为家,长安不可为家?我走到长安,喜欢这里的风物,便想以这里为家,不可以吗?”

    冉盈挠挠头,她不懂他们这些江湖人的套路,此时也饿得无法思考,便一声不吭地低头继续吃饭。

    青彦见她不说话,问:“上次同你在一起那个小郎君呢?我觉得他挺中意你呀。”

    冉盈把脸一沉,嘟囔着说:“他已经娶妻了,不要再提他了。”

    “哎呀呀。”青彦咂着嘴,“真是可惜呀。那小公子看着人品相貌都还不错呢。不过,阿英,这世间多的是薄情寡性的男子,你可要把眼睛睁大了哟。”

    一句话,说得冉盈心情更加黯淡。

    青彦笑吟吟地看她坐在对面发呆,冷不防地问她:“阿英,你这长史,是当还是不当啊?”

    冉盈白了他一眼:“自然是不当,我已经同丞相请辞了。我还有别的事呢。”忽然想起青彦四海为家,或许知道点什么,便问他:“你知不知道有一处山,半山腰上有一间屋子,屋后是一片竹林,右边有一挂瀑布,山下是一个深潭?”

    青彦噗嗤一声笑了,说:“这却难倒我了。天下那么多名山大川,这样的地方何止一处?”见冉盈面露难色,他追问:“有更多的线索吗?你为何要找这样的一个地方?”

    冉盈摇摇头:“那里有一个人,我要去找这个人。”

    青彦笑了笑:“这样吧,我帮你问问江湖上的那些朋友。或许有人知道。”

    冉盈一听,开心极了:“那谢谢你!”

    正在说话间,两队约莫十来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闯了进来,三四个人将他俩的桌子围住,一个士兵对着店内喝了一声:“闲杂人等一律回避!”

    店里的其他客人一看这架势,唯恐波及自身,赶紧丢下手中的酒盅碗筷匆忙出去了。片刻,店里边只剩下他们二人。

    冉盈吓了一跳。不会是她没结房钱就跑了,客栈报了官吧?

    青彦悄悄对冉盈说:“恐怕是你的冤家到了。”

    “冤家?我哪有什么冤家?”冉盈小声答他。正疑惑间,只见在那些明火执仗的士兵后面,宇文泰的十二铁卫依次入内。她一眼看到贺楼齐,正要发问,贺楼齐用眼神制止了她,张着嘴给她比出一个口型:当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才无双〕〔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极品上门女婿〕〔王者归来洛天〕〔她来自古代:总裁〕〔名门闪婚:总裁的〕〔头号〕〔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厉少宠妻至上〕〔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多情龙夫入梦来〕〔萌宝找上门:妈咪〕〔这个王妃路子野,〕〔玄尘道途〕〔极品逍遥少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