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医圣太妖孽〕〔都市绝品玄医〕〔超级小医生〕〔超能之王在都市〕〔超级精灵之龙一〕〔九爷终于对我下手〕〔君若以女为尊〕〔万年小妖爱上我〕〔鉴婊虐渣手册〕〔玄门妖王〕〔上仙我只喜欢你的〕〔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契约宠婚,温总请〕〔吉星高照:胖媳旺〕〔我在异世做天师〕〔催更大魔王〕〔醉千宠〕〔捡到一个太子妃〕〔因为有你才有光〕〔末世重生之归途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瑟年华卿与度 第十章 深院梨花故人泪
    . ,最快更新锦瑟年华卿与度最新章节!

    回到书院,冉盈想着白天的事情,心乱如麻,回房随手拿起一卷书,看不进两行就又扔下。

    这一天对她来说太漫长了。灞桥,子卿;璞园,神秘权贵,许多画面在脑子里乱飘,一点头绪都抓不住。

    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子卿已被皇帝赐了婚,那么她和子卿的故事,也就落幕了。

    如同春尽的梨花,落幕了。

    正在胡思乱想间,窗下忽然有人小声唤她的名字:“阿盈!阿盈!”

    是子卿!他怎么来了?

    冉盈推开窗,见子卿站在窗下,仰着头殷切地看着她。

    一见到他,一股难言的憋闷和伤心涌了上来。她一皱眉头正要关窗,子卿伸手一把挡住,说:“阿盈!我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求你听我说几句话!”

    冉盈扭过脸去不看他,手却松开了。

    子卿说:“我阿干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了。是突然不知怎么……陛下忽然下诏赐婚,我阿干也措手不及。不过我今日已又同阿干说了,我不要娶李氏,我要娶的是阿盈!”

    冉盈心中一痛。没想到,一向沉静得有些懦弱的子卿,竟一而再地反抗他一向敬重的兄长,甚至想要去反抗至尊。她看着子卿,那俊秀的脸庞在月下生华,极不相称的,在左脸颊上,印着一个清晰的掌印。

    一片梨花瓣从树上飘落,飘到子卿的头发上。冉盈见了,伸手去将那花瓣捡起,一边轻声问:“你阿干怎么说?”

    子卿一下子结巴起来:“我兄长他……他……他总有一天会同意的……”

    冉盈低声道:“他发了脾气,说你胡闹,还动手打了你,是不是?”

    子卿低下头去,瘦弱的肩膀微微耸动。

    “你也真是胡闹。那是至尊赐的婚,如今新娘都已到长安,你如何能辞?你阿干又如何敢同意?让那李阳君再一个人回灵州去吗?他家闹到御前,于氏以后在长安还要不要抬头?”

    子卿猛的抬头,清澈的眼睛透着慌乱:“阿盈,我不管这些!我不要这桩婚事!我不怕他们,你也不要怕!你再给我点时间。我去求兄长,去求母亲……实在不行,我去面见陛下,求他收回诏书,废了这门婚事!我去灵州给李家负荆请罪,任他们怎么打骂我也好,只求他们同意退婚!只要能退婚,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他越说越急,越说越绝望,直到再也说不出话来。

    “子卿。”冉盈看着他,低低地说,“这事已无法勉强了。我们……我们算了吧。”

    子卿哀哀地看着她,泪涌了出来:“我们怎么能算了?阿盈,你不要我了?我阿干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了呀……阿盈,我只想做你的夫君!我这辈子只能做你的夫君……若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这一生,是断然无法再快活的……”

    他已尽力了。他阿干已经同意了。可赐婚的那个人是至尊呀。

    冉盈看着他浓墨点染的双眸,无比心酸,又无比绝情:“可是至尊觉得,李氏对你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至尊?至尊他哪知道这些?他不过是……”子卿语无伦次,如一只四面被围的困兽,焦急又绝望地,试图四处寻找出路。

    “子卿,你冷静一点!你只能娶李氏,你没有选择!”冉盈的泪陡然涌了出来。他早已知道这个结局,仍做困兽之斗。可他只是个白身的少年,什么都做不了。

    冉盈的心好疼。

    子卿忽然说:“阿盈,我们一起逃走吧!我们逃到南边去,我们去建康,我们逃得远远的,他们都找不到我们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要阿盈!”

    一汪温柔的春水在冉盈的心中缓缓漾开。这温柔多情的少年郎,竟愿意为了她放弃自己的家族门第,愿意为了她违抗圣旨。在这一刻,她无比的感动,也无比的痛苦。

    她多想在这个夜里不顾一切地和他出逃,两人携手逃到天涯海角去。可是子卿这样的出身,本是通天的坦途,怎么可以因为她从此沦为下层。何况他根本没有想过逃走之后他们该怎么办。这乱世的景象他没有见过,冉盈一路从晋阳来到长安,却看得太多了!

    她轻轻说:“你回家去吧。”

    子卿愣愣地看着她,两行泪滚滚而下。他仰天无言,沉默半晌,伸手将脸深深埋了进去,哭了起来:“阿盈!我真没用!”

    冉盈看着他黯淡绝望的脸,只觉得心里原本残存的一点念想如一阵轻烟散去了。她和子卿注定今生无望。

    半晌,子卿抬起脸,抹了一把眼泪,沉默良久,说:“今天下午那人……你可知道,他是这天下最危险的男人……阿盈,不管如何,不要选他……”

    冉盈的手不自觉地扶紧了窗框。

    两行泪顺着少年的面颊流了下来。月光下,那泪晶莹闪亮。少年的心如同月光般皎洁,可是也如同月光般无力。

    他哽咽着:“阿盈,答应我,从此以后,你爱上谁都好,但不要和他在一起……”

    冉盈心中剧痛,泪忍不住就要奔涌,她伸手慌乱地将窗子紧紧关上。

    既然已无可能,何必还要纠缠?何必还要管她此后和谁一路往前?

    她将额头抵在窗上,死死地捂住疼痛的心口,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听到子卿在窗下的啜泣声。过了良久,她听见子卿离开的脚步声。那声音落魄又憔悴,踩着一地破碎的月光。

    待到脚步声完全听不见了,冉盈重新打开窗子。那窗外只有几株梨树在月光下飘飞着雪白的花瓣。她愣愣的,从未觉得这梨花吹雪的景致是如此凄凉无言,那个在树下弹琴的少年永不再回来了。

    她望着空空的院落,只觉得眼睛酸涩,正要关窗,却看见窗上挂着一枚精致的同心佩。

    她伸手将玉佩取下来,紧紧贴在心口,疼痛如滔天巨浪汹涌而来。她曾有过许多幻想,她多希望在她的人生里,还有这样一种可能,当她安置好传国玉玺,当一切尘埃落定,她可以和她温和善良的于郎相守终老。

    可是他走了,他下个月就是别人的夫君了。从此山高水长,她和他都再无瓜葛。

    冉盈静静地伏在枕上,只觉得腮下渐湿,温热的泪冷了,逐渐变得冰凉。

    此时的宇文泰正在府中的密室里,听到心腹前来密报,下午于子卿回府和于谨闹着要解除婚约,让于谨十分恼火,听说还动手打了他。

    宇文泰有些无奈。即使那日贺楼齐已经对于子卿表明了身份,他依然不管不顾地回家去闹,恨不得闹到御前去。少年郎啊,多是有胆无力,觉得情大于天,只要一念情生,便可扭转乾坤,偷换日月,便是山川河流也会为之感动。

    他们不懂,他们的情,在这世上,连一碗粟米饭都换不到。

    莫那娄退了出去,在府院里走了几步,绕过抄手游廊,就碰到了贺楼齐。贺楼齐见到他,颇有几分惊讶,问:“这个时候你如何在这里?”

    莫那娄说:“有个急报急于告知尚书令,只能漏夜前来。”

    贺楼齐一听是急报,有些紧张,问:“可是宫中有什么动静?”

    皇帝自从西迁,以为同高欢相比,宇文泰是个好控制的。原打算在这长安继续做他高枕无忧的皇帝,没想到宇文泰军政大权独揽,自己却完全不是对手,因此一直密谋想要除掉他。听说,他曾在酒后,举着剑在宫中大吼:“朕迟早要用此剑斩杀宇文泰!”

    他们也知道,宇文泰一直引而不发,是在寻找机会。他和皇帝的矛盾,早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莫那娄摇摇头:“是冉氏的事情。”便又把事情说了一遍。

    他和贺楼齐是那十二铁卫的头领,宇文泰最信任的人。因此他们之间信息从不相互隐瞒,以便最快速度地判断情势。

    贺楼齐听了说:“你不觉得尚书令对冉氏的态度有些奇怪吗?他并不想传国玉玺现世,只要直接杀了冉氏,这个秘密就会永埋地下。可他却偏不动手,横生枝节。实在不像他如今辣手的行事风格。”

    莫那娄笑道:“你平日最多陪在他身边,如何还看不出来?尚书令对冉氏有意。”

    贺楼齐有些惊讶。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啊。可是尚书令是何时开始对冉氏有意的?他和冉氏总共不过见了三四次面,一次在青松书院旁,一次在街市的马车里,一次在小天地,最后一次在璞园。那冉氏何德何能让尚书令中意?

    莫那娄说:“这是好事啊。自从达奚氏之后已经六七年了,尚书令如今年岁渐长,却迟迟不提娶妻之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贺楼齐鼻子哼了一声:“冉氏无父无母无家族门第,在长安上无片瓦下无寸地,尚书令要娶妻,怎么也轮不到她。在尚书令身边当个侍妾都是抬举了她。”

    莫那娄还要说什么,却听到身后忽然传来宇文泰的声音:“你们在这里议论什么?”

    两人吓得面如土色,立刻噤声不语,一个字也不敢再多说。

    宇文泰站在庭院里,一身玄色,一身肃杀之气。他听到他们俩的谈话,所以很生气。他从不愿听任何人提到达奚氏。

    “滚。”他淡淡说。

    那两人如蒙大赦,赶紧脚底抹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才无双〕〔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极品上门女婿〕〔王者归来洛天〕〔她来自古代:总裁〕〔名门闪婚:总裁的〕〔头号〕〔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厉少宠妻至上〕〔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多情龙夫入梦来〕〔萌宝找上门:妈咪〕〔这个王妃路子野,〕〔玄尘道途〕〔极品逍遥少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