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启王座〕〔邪帝贤妃〕〔异族闯荡记〕〔男神爹地别玩火〕〔盖世〕〔且盼如意得长久〕〔原始族长〕〔噩梦调查员〕〔转世神医在都市林〕〔斗破之魂风〕〔太丘之上〕〔全才天医免费阅读〕〔暖君〕〔我要做阎罗〕〔我从凡间来(这个〕〔神秘老公蜜宠妻〕〔宋辞霍慕沉〕〔一夜锁情,总裁先〕〔萌宝成双:霍少的〕〔权倾南北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王妃路子野,得宠! 第537章 背着我养其他猫?
    ,。

    青衣回到院儿里,抡起手上那坨圆滚滚的猫肉朝前一甩。

    嘭咚。

    肥猫落地,紧接着司臣蹦了出来,那一身红衣似血招摇,要是时刻要流出血色一般。

    娃娃脸上也是一片阴沉暴戾之色。

    青衣看了他一会儿,“要不要我修书一封给烨颜,让他把去婆娑海的地图画出来,方便你去寻仇?”

    “那你还不快动!”司臣对着她一声吼。

    声音刚出口,脑门就挨了一巴掌。

    青衣勒住他的脖子转身就往旁边的大树走过去。

    “恶婆娘,你干嘛!”

    “本座看你脑子不清醒,我帮你醒醒脑!”

    说完,青衣转勒为掐,逮着他的后脖颈就往树上撞。

    咚!咚!咚!

    树枝狂颤,树干凹进去一个圆坑,愣是被撞到摩擦起了烟。

    司臣抱着脑袋蹲在树边,身上耀眼的血光渐渐暗淡了下去。

    “醒了没?要不要再来两下?”青衣抱臂环胸睨着他。

    司臣蹲了一会儿,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有点发直。

    “我知道巫族有余孽还活,我可以忍,忍着等到机会再杀他们。可是恶婆娘……活着的是苍术!

    当年我是亲眼看到他被天雷劈的魂飞魄散的,最该死的就是他,为什么他还活着,为什么!”

    司臣激动的连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当年我牺牲一切,造下那场杀孽,只为了覆灭巫族……可现在,苍术还活着,他们都还好端端活着!!”

    司臣抬起头,自嘲般的咧着嘴,“我是个傻子吗?这么几千年来一直被耍的团团转。”

    “按你说的,本座岂不也是个傻子。”青衣开口道,学他的样子,盘腿坐在地上,背微微弯曲,双肘撑在膝盖上。

    “明知你是个傻的,还冒着大不韪将你从阿鼻地狱里放了出来,明知你放不下恨,还让你去当这红袍判官。”

    青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若将你留在阿鼻用受折磨,是不是反而更好些?至少你不会像此刻这般怨天尤人,

    还可以继续麻醉自己仇人都死了,在阿鼻地狱里痛并快乐着?”

    司臣咬紧下唇,抬头看向青衣。

    “当年你不过单枪匹马,都能杀他们一次。”

    青衣挑眉看着他,眼神看似漫不经心,声音却异常的坚定,“这一次你身后有我,有萧绝,有阴司冥府,还怕不能再杀他们一次?!”

    司臣震了一下。

    脑门上又挨了一巴掌。

    “蠢货!吃了那么多小鱼干,也没见你长点脑子。”

    青衣站起身来,转头往屋内走,“再让本座看到你这样慌慌张张的怂样,直接把你丢回阿鼻去!”

    “滚去厨房给老娘端两盘肘子来,死紫霄,一口菜都不给老娘剩!”

    司臣看着她的背影,摸了摸头上的青包,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是啊……

    他早已不是几千年前时那般孤身一人。

    他现在不是有恶婆娘,有老白脸这两座靠山在吗!

    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呢……

    司臣叹了口气,一时间倒也忘了回到猫身上,就往后厨那边飘过去了。

    ……

    鸡蛋液搅散加入面糊,混上小搓食盐与葱花,裹上去鳃去脏的小银鱼,往油锅里那么一炸。

    炸至个两面金黄,焦香四溢,咔嚓,嘎嘣脆!

    真是隔壁小鬼都要馋哭了。

    司臣嗅着香味进了厨房,就见桃香露着两条白生生的小胳膊在炸鱼干。

    桃香头一抬,瞧见他在门口,小脸立马笑开了花,“肥猫猫你来!”

    司臣皱着眉飘了进来,板着脸道:“我现在又没在猫身体里……”

    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了一条小鱼干。

    桃香睁着水汪汪的大眼,期待的看着他:“好吃吗?”

    司臣嚼了两下,眼睛亮了起来,“不好吃,一点都不好吃。”

    “啊……”桃香眉头顿时皱紧了,“难道是太久没做,生疏了?”

    “肯定是!以前你天天炸鱼干,这次我随恶婆娘在冥府呆了那么久,你铁定偷懒,不然怎会这么难吃!”

    司臣一面说着,一面把小鱼干使劲儿往自己的芥子袋里倒。

    那架势,分明连油渣渣都不肯剩。

    桃香咕哝着:“我哪有偷懒,这王府里的小野猫们七八只,我每天都有炸鱼干喂它们啊……”

    哐当!

    盘子掉地上,摔得稀烂。

    司臣瞪眼瞧着她。

    桃香哎呀了一声,蹲下去收拾那些碎片,“肥猫猫你咋回事,还把盘子给摔了,这可是要从我月钱里扣的……呀……”

    桃香正嘟哝着呢,猛地被拽住手臂,整个人被拉了起来。

    她疑惑的抬起头,对上那张写满愤怒与嫉妒的帅气娃娃脸。

    “你居然背着我还养别的猫?!!!”司臣对着桃香就是一声吼。

    桃香被他震的闭眼一偏头,另一只手揉了揉耳朵,“反正都是喂饭,喂一只喂两只都是喂嘛。”

    你背着我养别的猫,你还说的义正言辞好有道理?!

    你这简直就是猫场管理啊!

    完完全全跟着恶婆娘那渣女学坏了!

    司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比听到那杂碎苍术还活着都要来的生气,“谁允许你喂它们的!不许喂!小鱼干都是我的,你炸的小鱼干只能给我吃!”

    “可公主殿下也要吃啊。”

    “恶婆娘例外!”

    “淡雪有时候也吃的……”

    “那小娘皮又不是猫!”

    桃香一脸奇怪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司臣为何如此生气。

    “只要不喂给其他猫就行?”

    司臣闷闷的哼了一声。

    桃香点了点头,回答的异常轻松,“好吧。”

    司臣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桃香继续道:“小白是狗不是猫,小鱼干它还是可以吃的。”

    司臣气的哟。

    夺过她手里的锅铲,怒吼道:“小白也不许!以后只需炸给我吃!你这该死的猫奴,只许伺候本大爷一个人,谁允许你去给其他人当奴才的!”

    小桃香被他一直叭叭叭的吼着,一直都温温柔柔宠溺的看着他,结果这死小子一阵阵蹬鼻子上脸的吼。

    猫奴也是有脾气的好伐!

    再说她可是饲主,谁说她是猫奴!

    桃香从他手里夺过锅铲,一铲子就给他敲脑门上。

    “你给小娘滚!再叭叭叭,屎都不给你吃热乎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之厨神影后〕〔开局甩了扶弟魔〕〔从收租开始当大佬〕〔女权世界的偶像〕〔重生之都市魔尊〕〔全京城都在盼着楚〕〔我在火影创仙宗〕〔我在古代直播的那〕〔江绮心沈少杭〕〔医道鲜妻:病娇穆〕〔我在明朝当道士〕〔吴明柳依雪〕〔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我在绝地求生捡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