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逆袭记〕〔兵王奶爸的逆袭〕〔月千澜君墨渊〕〔侯门嫡女:首辅大〕〔斗罗大陆之开局签〕〔薄爷的小祖宗又轰〕〔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万古第一婿〕〔怪物被杀就会死〕〔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小阁老〕〔我真没想当皇帝啊〕〔从火影开始卖罐子〕〔超神宠兽店〕〔洪主〕〔星际破烂女王〕〔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微尘传〕〔传说诞生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入侵 第0146章 一不小心成爆款
    . ,最快更新诡异入侵最新章节!

    “我需要凝烟草,但是,必须得有三株以上,我才会换。”

    “好,凝烟草的主人在不在,请问你有没有兴趣,能否满足灵符主人的交易要求。”

    现场立刻有个人站了起来。

    “我有,我有三株凝烟草,愿意交换一枚辟邪灵符。”这人语气十分激动,显然是没想到,天上会掉馅饼到他头上。

    连忙站起身来答应,生怕被别人抢了先。

    他虽然眼馋这个辟邪灵符,可他没觉得几株凝烟草,居然可以换到辟邪灵符?

    更没想到,这灵符主人居然指名道姓要凝烟草,而且只要三株?

    这笔买卖,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被动捡漏,而且是捡了一个大漏!

    这人屁颠颠的,抱着一只玉盒跑上台。虽然戴着面具,也能感觉到他此刻一定是满脸绽笑。

    因为他几乎是一路小跑上去,脚下生风的架势显示出他此刻有多迫切。

    台下的人,心里头一个个都是遗憾无比,有些人更是暗暗叹息。

    这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几颗草居然换了一枚灵符。这凝烟草到底是个什么鬼?

    不得不说,灵符真的很惹眼。

    眼见被三株凝烟草给换走了,现场一片嘘声,叹息声,透着一股浓浓的遗憾氛围。

    难道这灵符的主人,不知道自己的东西有多好么?怎么会如此草率,换几株什么凝烟草?

    现场这些宝物,他要什么不能换?就算现场没有上报的,只要他开口,但凡给得出的,谁会吝惜?

    这凝烟草主人打开玉盒,里边赫然躺着五株凝烟草。

    这人嘿嘿一笑,笑容甚是奸猾,从中拿出两株,把剩下的连同盒子推给了江跃。

    “三株凝烟草,您请专家验一验。”

    这是程序,自然是要验的。专家其实也不认识什么凝烟草,不过装模作样总是要装一下的。至少这凝烟草,确实蕴含着淡淡的灵力,确实不是一般的植株,算得上是真正的灵物。

    天然灵物换手工制作的灵符,虽然占了便宜,却也还算公道。

    在大家看来,天然灵物是长出来的,而手工制作的灵符是宝物,有手艺附加值,所以大家认为灵符明显更值钱。

    江跃见此人收回剩下两株,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还是头一回参加,有点保守了。

    何妨开口大一点,再讨价还价呢?

    不过,他灵机一动,很快就有了主意。

    “朋友,这灵符归你了。不过……”

    “不过什么?可不能后悔啊。交易完成,童叟无欺,概不反悔。”对方一下子抱住灵符的盒子,一副我绝不允许你反悔的架势。

    江跃笑道:“自然不是反悔。我交易的是灵符,还有一些使用技巧,其实也很值钱的。”

    “啊?什么技巧?”

    “不会用的人,很容易糟蹋灵符,本来可以用十次的,也许五次六次就耗尽了。这就是使用方法不当。你可以当作是日常使用保养的一些知识吧。”

    “你的意思是?”

    “任何东西都是要等值的,对吧?”江跃笑呵呵的。

    对方也不是傻子,讪讪一笑:“我就知道,你是看上我这剩下两株凝烟草了。”

    “对,各取所需。反正三株我也够用,五株也不会嫌多。你换不换,都随你心意便是。”

    对方无奈,咬咬牙:“换了换了。”

    留着两株凝烟草,交易价值也不是特别大了。这个使用技巧如果没弄到手,按人家说的,十次只能用五次六次就基本报废了。

    这就相当于价值完全没有被最大化利用。

    岂非是暴殄天物?完全划不来!

    这么一来,两人又等于是又完成了一次附加交易。

    真正是各取所需。

    江跃心满意足,将五株凝烟草放回那玉盒当中,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双方收了货就等于交易完成。

    得了辟邪灵符,对方虽然去了五株凝烟草,却自我感觉还是赚了。当然江跃同样感觉自己赚了。

    彼此都觉得自己赚了,这种共赢的结果也许就是黑市最大的意义。

    主持人笑道:“要恭喜二位朋友,第一单交易就圆满成功,给这次交易会开了一个极好的头。”

    话说到这里,主持人朝着江跃礼貌地笑了笑。

    这意思很明显,是示意你的交易完成了,可以下去了。

    江跃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对方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挪动脚步,而是嘿嘿一笑,指了指大屏幕上前十顺位。

    “不好意思,这辟火灵符,也是在下的。”

    江跃这句话说得轻飘飘,很随意。

    可听在在场这些人耳朵里,却是如同惊雷。

    又是你的?

    你到底有多少灵符啊?

    黑市交易,以前从来都没出现过灵符。你居然一次携带两枚灵符?知道灵符有多宝贵吗?

    所有人都满脸震惊打量着江跃,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有些人都恨不得上去把他的面具摘下来,好记住这张脸。

    一口气能拿出两张灵符的人,还真是值得大家惦记,值得大家关注。

    只可惜,黑市绝对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一旦谁敢这么做,后果必将非常惨烈。甚至有生命危险。

    主持人也着实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惊叹道:“原来两张灵符都是阁下的,这可是本次黑市的大惊喜啊!我相信在座各位嘉宾,一定都蠢蠢欲动了。阁下看看,这上面有没有你想要交易的东西?”

    辟火灵符的实用性,其实不输给辟邪灵符。

    只不过如今诡异时代降临,鬼物出没频繁,辟邪灵符在一定程度上更受欢迎一些。而辟火灵符在用途上可能稍微冷门一些。

    毕竟,遭遇火灾整体来说是小概率的事。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辟火灵符就不受欢迎。只是它没有辟邪灵符那么抢手罢了。

    再怎么不如辟邪灵符,它终究还是一道灵符,只真正的宝物,是抢手的好东西。从它排在第二顺位就能如实反映它的受欢迎程度。

    江跃之前也认真琢磨过第一轮大家提供的这些清单,除了凝烟草是他志在必得的,其他很多东西,看着好像是很稀有,不过对江跃而言,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而有些东西,虽是好东西,但现阶段江跃却用不太上。

    “如果谁还有凝烟草,我愿意继续交易。”

    又是凝烟草?

    这家伙属牛的吗?那么喜欢草?

    这该死的凝烟草到底啥东西,哪里弄的?

    很多人都对凝烟草产生了好奇心。这玩意如此受青睐,看来下次要想办法去打听一下哪里可以弄到凝烟草。说不定下次黑市,可以用它来换好东西,比如辟邪灵符?

    很多渴望灵符的人,都暗自扼腕。看这架势,人家多半是瞧不上自己提供的宝物,没打算用灵符交易。

    换句话说,这家伙也许就是冲着凝烟草来的?

    江跃等了片刻,见下方没有人回应。猜测今天这些嘉宾,是不可能再有凝烟草了。

    心里略微有些失望,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没有凝烟草,闭月参,素尘叶,我也可以接受。”

    闭月参?素尘叶?那是什么东西?

    在场的嘉宾们不少人都是一头雾水,显然,这两样东西他们听都没听过,又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现场还是一片沉默。

    江跃虽然失望,倒也在意料之中。现如今是诡异降临时代初期,很多好东西根本就没有出现,或者说没被挖掘出来。

    甚至,就算被挖掘出来,很多人也未必知道那是什么。

    所以,严格来说,诡异时代初期,其实是很适合捡漏的。像江跃这种有祖上传承的人,先天具备极大的优势。

    毕竟,那一场大梦,祖上的传承就像一只储存着无数信息量的优盘,灌输了无数知识给他。

    所以,江跃的认知,绝对是远远领先于这个时代的,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就好比这五株凝烟草,本身就是灵物,蕴含着灵力的植株。对方用来换他的灵符。

    按世人的观念来看,辟邪灵符显然是更优秀更值钱的东西。

    这是按市场角度来论的。

    可真要按实际价值来说,这五株凝烟草的价值,其实远在辟邪灵符之上。

    这种灵力植株,没有三五年的蕴养,根本不可能长到这种个头,长到如此程度。

    而江跃的一张辟邪灵符,也许只需要一刻钟,耗费一些神识而已。

    不管是材料成本,还是时间成本,一阶灵符对江跃而言,其实都算是成本较为低廉的东西了。

    所以,其实江跃之前都没想到,一阶灵符会如此受欢迎。

    对方换到辟邪灵符,肯定觉得自己捡了大漏。

    而江跃,其实也是闷声发财。

    说到底,这就是黑市的魅力,各取所需,谁也不觉得自己亏。

    主持人等了片刻,见没有人应答,转而对江跃道:“阁下想要的宝物,看来嘉宾们提供不了。要不,现场这些有的,您再考虑考虑?”

    这种交易倒不至于强买强卖。

    不过作为主办方,当然希望交易越多越好,这样他们的口碑才做得起来,才能引起轰动效应,更加受人追捧。

    江跃在大屏幕上看了一阵,最终还是选定。

    “云珠果实是哪一位的?”

    云珠果实,江跃祖上传承曾提到过,这是一种上好的入药灵材,虽然这东西灵力不高,但却是蕴养经脉的好东西。如果结合其他几种辅佐材料,可以尝试炼制某种灵药……

    根据祖上传承的信息,这东西在世俗中其实很少见。

    所以,江跃哪怕暂时用不上,他还是决定,先收下再说。反正只要是祖上传承提到过的东西,多收一些总没错的。

    灵符嘛!

    反正一阶灵符的制作,现在已经难不倒江跃。

    虽说不能批量制作,但隔三差五弄个几张,还是不成问题的。

    云珠果实的主人倒比之前那位沉得住气,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

    “云珠果实是我的,不过,我的数目也不多就是。”

    江跃一听这话,就知道这是个精细人。这话的潜台词是,我的云珠果实你可以换,但换的数目,可得好好商量一下。

    说直白一点,这其实就是间接的砍价。

    江跃笑了笑:“不多是多少?”

    “你想换多少?”

    江跃有了之前换凝烟草的经验,知道对付这些滑头可不能太实诚。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我的辟火灵符,质量是上乘的。如果要换,二三十枚云珠果实总是要的。”

    “二三十枚?你这个胃口也太大了吧?”对方苦笑不已,不住摇头,坐回了座位,那意思是,这交易没法谈下去了。

    江跃却并没有松口。

    他很清楚,对方的言语举止,其实都是戏。

    这节骨眼上,彼此拼的就是演技。对方看着是不想谈,谁知道他内心是怎么想的?多半就是欲擒故纵。

    江跃显然不可能按着对方的套路来,不被他带节奏。

    “不是我胃口大,是我的灵符本身就值这个架。坦白说,我也是勉为其难报个价,没有那几件东西,我这灵符其实也不太愿意出手。大家都知道,得到一枚灵符得有多难……”

    最后这一句,大家倒是很有共鸣。得到一张灵符确实是很难。

    可你这个败家子,一口气拿出两张灵符,还是不一样的。居然就换一些花花草草?

    这不是败家子是什么?

    有人见那云珠果实的主人还故作姿态,似乎想拿捏人家,忍不住叫了起来。

    “朋友,既然人家觉得你胃口大,你不妨看看别的宝物,也许别的东西更有惊喜呢?”

    “是啊,你有灵符,还怕换不到好东西?你换我的,我保证不跟你讨价还价!你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我全给你。”

    都不用江跃表态,立刻就有其他嘉宾出来站他,这种不是托却胜似托儿的热心群众,让江跃暗暗竖起大拇指。

    这么一来,那云珠果实的主人,再想惺惺作态,搞什么欲擒故纵,显然是玩不下去了。

    一把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朋友,我这里只有十八枚云珠果实,一口气都给你,这总可以了吧?”

    “十八枚?”这回轮到江跃装逼了,他一脸犹豫纠结,“说实话,十八枚太少了,离我的心理预期太远。我看灵符我还是留着吧,下次交易会,说不定可以换到凝烟草呢?”

    “对啊,朋友,别急着出手。灵符这种东西,卖一张少一张。你先留着也可以的。我相信下次一定会有更多凝烟草出现的。”

    “没错,只要你有灵符,你别愁下次出不了手。”

    云珠果实的主人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这些狗托儿,到底要闹哪样?这是诚心破坏老子的好事吗?

    当下再也矜持不住了,小跑着离开座位,将一只布囊直接拍在了江跃的眼前:“所有的云珠果实,你数数,一共二十六枚,都归你了。换吧,可不能再漫天要价了,我给不起,这是我所有家当,我对天发誓!”

    切!

    嘉宾们嘘声四起,对这家伙前后两副嘴脸给予无情的鄙视。

    前一秒还在那装腔作势,不想继续谈下去。下一秒就这鸟德性,生怕人家反悔不交易了。

    江跃察言观色,估计对方的确是拿不出更多了。

    既然已经开始飙演技,那么总要善始善终的。

    当下还是一脸犹犹豫豫:“我觉得,刚才他们说的很有道理,我灵符在手,永远不愁脱手的机会啊。说不定下次真的有更多凝烟草呢?我首选还是凝烟草这些东西啊。”

    那人急了:“朋友,做人不能这样啊。你点了云珠果实的名,这怎么又后悔了?这可不厚道。”

    他这明显有些强词夺理。

    人家是点了云珠果实的名,那不错!可人家又没说一定就要交易给你。这不都还没谈好交易价格么?

    主持人只促成交易,却不可能干涉交易。

    笑呵呵看着这两人,也颇为好奇。想知道这桩交易到底能不能成。

    见江跃还是无动于衷,兴趣缺缺的样子,对方有些急了,又在怀里摸了一件东西出来。

    这却是一片看上去很诡异的龟壳。

    “这是一片龟壳,你看上面有奇怪的纹路,跟我们寻常见过的龟,花纹完全不一样。这是我花了上百万淘来的,我估计实际价值至少千万,也一块给你,这总行了吧?”

    一块龟壳?

    江跃瞥了一眼,见对方确实是很想得到这枚辟火灵符。当下也知道,凡事过犹不及。

    对方差不多是榨干了,至少已经是把诚意摆到了十成十的程度,这要是再矜持下去,恐怕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当下叹道:“看你的确挺诚心,那我就忍痛割爱吧。”

    二十六枚云珠果实,加一片来路不明的龟壳,归了江跃。

    而一张辟火灵符,则归了对方。

    专家验证之后,交易敲定,再没有反悔的机会。

    对方欢天喜地,话也变多起来:“朋友,希望下次你还来交易会,如果还有辟邪灵符,一定要留给我。”

    江跃苦笑道:“灵符哪有那么容易?”

    “凝烟草,闭月参这些东西,应该也没有那么容易吧?下次,我一定找到这些东西来跟你交易。”

    下次的事,下次再说吧。

    江跃可不保证自己下次一定来,更不确定对方就真能找到凝烟草、闭月参这些灵力植株。

    两张灵符出手,下面那些嘉宾心也凉了半截。好东西都让人给截走了,剩下的交易,期待感和热情度一下子就大打折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