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八岁的我成了火影〕〔不败医尊〕〔泣血王座〕〔幸运宠妻战爷晚安〕〔仙王殿〕〔前夫失忆后成了粘〕〔都市之战神回归〕〔疑雾密布〕〔江辰与唐楚楚书名〕〔爹地宠妻甜如蜜陆〕〔天降三宝虐渣妈咪〕〔仙尊归来洛尘〕〔江湖无双〕〔陶宝和司冥寒〕〔宁初战西沉〕〔我比阿p还能整活〕〔国民影帝宠妻成瘾〕〔星球上的完美家园〕〔快穿之反派他想从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012.
    现代科技解放生活,阮素在冬至来临之前,为季家添置了扫地拖地机器人以及洗碗机,不知不觉,她来季家已经快四个月了,这四个月里,她感觉时间像是被按了加速键,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换上了厚厚的棉服。

    在这边,冬至也是团圆的日子。从那天回门以后,阮素就再也没有回过阮家,阮父阮母拿她也没有办法。

    这天,阮素刚下班,还没走进楼道里,就接到了阮母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阮母语气小心:“素素,过两天就是冬至了,你回来吃顿饭吧,你爸爸也好久没看到你了。”

    阮母有时候也很烦恼,如果早几年找到女儿就好了,至少不会这么生疏。

    即便是从小养在身边的孩子,如果缺席了几年,关系都无法修补,更何况,她缺席的不是几年,而是近二十年。她还记得,素素刚回来阮家的时候,她都不会喊她妈妈。二十岁的素素,已经不是一条连衣裙、一个玩具熊能够打动的了。还没等她好好修补这母女关系,素素就被迫顶替了婚约。

    其实她心里也很清楚,她亏欠女儿的是什么。

    她跟丈夫在一起多年,阮家的利益以及荣辱永远都是排在首位的。当初蔓蔓不想要这一桩婚约,丈夫之所以没有反对,是因为季明崇基本上没有苏醒的可能,就算醒了,季家已经败了,他无权无钱怎么可能回到原来的样子……季明崇已经是一颗废子了,素素没有回来之前,阮家没得选择,她回来之后,从两个女儿中选一个嫁去季家,权衡利弊,素素嫁到季家更好。

    果然,没多久以后,蔓蔓就跟林向东在一起了。

    等到蔓蔓嫁到林家,那么阮家就多了一层保险,也多了助力。

    她跟丈夫难道不知道亏欠了亲生女儿吗,当然知道……但真要补偿,那也得等到阮家回到从前之后。她都想好了,最多等两三年,她就主动跟季母说,把素素带回来,到时候素素也还年轻,仍然可以过幸福的生活。

    阮素走进楼道,对着电话那头的阮母说道:“我那天可能没时间。”顿了顿,她又说,“阮蔓那天也回去吧?”

    阮母下意识地忽略了后面一句话,皱紧眉头问道:“你没时间?不是每天很早就下班吗?”

    不等阮素说什么,阮母又道:“我听说季家都没保姆,现在你那婆婆是不是什么事都丢给你做?”

    “没有。”阮素说的是实话,她在季家自然是不清闲的,但季母也不是什么事都让她做。

    阮素见马上就要到家了,便不再多说,“妈,我改天再给你打电话,我现在还有事。”

    阮母只好挂了电话,一看时间,就知道女儿已经下班了,女儿究竟在忙什么,她是知道的。她越想越气,竟是连晚饭都不愿意吃了,直接上楼回房躺着。

    与此同时,阮素上了几级台阶,抬起头看了一眼楼道里的灯,昨天晚上她下楼扔垃圾就发现了,这楼道灯也是忽明忽灭,忽好忽坏,现在入了冬,天黑得早,天亮得晚,这灯泡要是突然坏了很容易摔倒了。她倒好,还年轻,可季母都一把年纪了,这要是灯坏了踩空了,摔了一跤那就是大事了。

    思及此,阮素也不再耽误时间,转道又去了小区外面,请了人将楼道里的灯泡给换了,这才安心。

    阮蔓今天回来,刚进家门,就听到阿姨说阮母晚上没吃饭,她便上楼进了卧室,果然看到阮母坐在床边唉声叹气的。

    阮蔓都不用猜,就知道阮母是为了阮素在心烦意乱。

    果然,阮母见她过来,便拉着她说道:“季家太破太小了,我想了想,素素住在那里肯定不舒服,要不我干脆给她租一个大房子,再给她找一个保姆,这样她日子也能轻松些。”

    同样的话,上辈子阮蔓也从阮母这里听过。

    她有一种很微妙的心理。明明她心里清楚地知道,阮素是阮母的亲生女儿,阮母对她多有照顾也是应该的,可她就是很不爽。内心里,她觉得阮母不该这样,不该对她跟对阮素一样好。她是养在阮母身边长大的,怎么能跟阮素一样?

    “还是别添乱了。”阮蔓说,“季伯母可不会答应,之前家里不是说出钱让季明崇住在疗养院吗,她都没答应,现在怎么可能答应搬出来。”

    上辈子她也想换一个更明亮更豪华的房子,可哪知,季母根本就没答应,她倒是想一个人住啊,可她那会儿还没死心,还盯着季母手里的东西,便只好咬牙继续住在那个破房子里。

    这辈子难道季母就能搬出来住?怎么可能。

    阮母听了也是一连怒色:“那我女儿嫁过去就给季家当护工?简直欺人太甚!”

    她就是想着这一件事,才吃不下饭的。

    越想越气,连带着对一旁穿着鲜艳、一脸好气色的阮蔓也迁怒了。

    不过也只是心里迁怒,嘴上也没说什么。

    阮蔓很无语,“那您想怎么样?”

    阮母思忖了片刻,“可以不搬,但我要给素素请一个保姆,不然季家一家老小都让素素伺候吗?我女儿可不是给她季家为奴为婢的。”

    “我劝您不要掺和季家的事。”阮蔓想起阮素那天的话,也阴阳怪气起来,“素素可是说了,让我们都不要管她的事,这是她的原话。”

    阮母气闷:“那是她的气话,你不要跟她计较。”

    阮蔓心里更气,可也不得不劝着:“好,我不说这话了,我跟您分析一下正经事,要是季伯母觉得我们家瞎掺和,还迁怒素素怎么办?还有,素素才嫁过去多久,四个月都没有,正是获取季伯母信任的时候,您突然掺和一下,也许就……难道您相信季伯母手里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在阮蔓的劝说之下,阮母果然就歇了这个心思。

    可是阮蔓心里并没有多好过,尤其是想起阮素当时说的话,她就来气。

    她并不相信阮素在季家多么辛苦,上辈子她呆在季家,房子光线是差了点,也破了点,可季母没让她做饭也没让她打扫卫生,估计是怕她乱翻家里东西。她不得不承认,季母对阮素比对她好多了,那季母就更不可能让阮素做什么了……

    如果季母出了点什么事,阮素才是真真正正的辛苦。

    这个念头从阮蔓心里闪过,她立马抓住,顿时就产生了一个计划。

    她记得上辈子也是大冬天的时候,季母一大清早起床去买菜,结果楼道里灯坏了,她一不小心踩空摔了一跤,都骨折了……那会儿她担心季母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做,实在是怕辛苦,就以工作要出差为由离开了一段时间,等季母好起来后,她才回来的。

    算算时间,季母应该就这段时间要摔跤了吧?

    要是阮素咬咬牙去照顾季母,那累死她都是应该的,要是阮素跟她一样跑路,那季母跟毛豆还会对她这样好吗?看阮素还敢不敢对她摆出一种“我比你高尚得多”的样子!

    哪知道阮蔓等啊等啊等啊,等了好长时间,也没等到季母从楼上摔下来的好消息。

    她不由得在想,会不会是她的重生改变了这些事情,毕竟什么事都是有蝴蝶效应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太糟糕了。

    山不来找我,我就去找山,阮蔓想了想,她自己是不可能去做这种事的,便干脆让她弟去破坏楼道里的灯。

    这个弟弟自然不姓阮,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弟,原本亲生父母一家穷困潦倒,个个都没什么见识,她为了不让亲生父母作妖,便让这个弟弟来了这边,弟弟没什么学历,也没什么本事,现在跟在林向东身边当司机。她对这个弟弟还算放心,知道他愿意为自己做那些事,也相信他的嘴巴很严实。

    果然弟弟章建一听,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要帮她办这件事。

    阮蔓还记得季家所在的小区是什么鸟样,监控形同虚设不说,保安也都是老大爷,平常最喜欢呆在门卫斗地主,破坏楼道灯这件事做起来简直太容易了,更重要的是,如果她没记错,那楼道灯估计也好几年都没换,就算坏了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章建毕竟还年轻,只匆忙在小区附近看了看,确定没有监控,也没人看到他后,就弄坏了楼道里的灯,当他看到灯泡上没有蒙上厚厚的灰尘时,还有些纳闷,姐不是说这小区几年都不换灯吗?怎么看着跟新的一样,他办成这件事后,本来是想跟阮蔓说这件事的,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好不容易帮姐姐做一件事,要是还没办好,岂不是说明自己没用?而且,他想了想,这事也不重要,小区里也没监控,也没看到他……

    应该没关系吧?

    阮素今天晚上要参加同事聚餐,这个是推脱不了的,她也不想推掉,毕竟平常跟同事们相处也很愉快,便提前跟季母打了电话,说她今天会晚点回去,季母也没说什么。

    可还没等她吃完饭,便接到了邻居奶奶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邻居奶奶声音慌忙又急切:“素素,你婆婆刚去倒垃圾,一不小心踩空了摔了一跤,看样子是骨折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