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诸天星图〕〔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帝王宠之萌后无双〕〔神医兵王混都市〕〔心界之主〕〔陈歌杨雪〕〔至尊人生陈歌〕〔我爸是大富豪〕〔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第一兵王〕〔大战帝〕〔我必将加冕为王〕〔战龙临门〕〔最佳特摄时代〕〔我有一个大世界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11. 011.
    普通平凡没有波澜的日子过得很快。

    阮素来到季家时还是夏末,一转眼就进入了深秋。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阮素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每个月的十号是发工资的日子,这天,阮素短信收到了银行通知,发现这个月工资竟然比之前要多了三百块,特意问过财务还有领导后才知道,因为她表现良好,提前给她加了工资……这一天,因为这三百块,她高兴得去买了半只烤鸭,又买了银耳,最近气候干燥,她隔几天就会炖一次银耳汤。

    在她的精心照顾之下,季明崇的气色比以前好了一些,甚至上次带他去医院做各种检查,他还重了两斤。

    因为这两斤,季母现在对她也比从前亲近了那么一点点。

    阮素回到家的时候,毛豆已经放学回来了,季母去了邻居家跟王奶奶学织毛衣,家里都没其他人,她往卧室走去,听到屋内传来毛豆的声音,这就及时地停下了脚步。

    毛豆每天都会跟季明崇说说话,有时候时间短一点,汇报一下在幼儿园的情况就溜出来看电视,有时候时间长一点,得半个多小时,那就是他在倾诉自己的烦心事。

    小孩子也是有秘密的,阮素并没有探寻的想法。

    可房门没关上,毛豆说的话,也传了几句到她耳边——

    “叔叔,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其实班上也不是每个小朋友都在幼儿园过生日的,我骗小敏说我是星期六的生日。”

    阮素一愣,她跑到日历那里,果然季母在后天那里画了一个圈圈,标红了生日。

    现在幼儿园都有班级群,季母并不是很会用微信,因此她也不在群里,每次班上有什么事情,老师都是直接给季母打电话,毛豆又是个懂事的小孩,知道家里情况不好,也不会跟季母开口要在幼儿园过生日。毛豆在幼儿园读了两年了,还没有在幼儿园过过生日,老师们也不会强制性要求每个小朋友的家长在生日这一天都要买蛋糕,毛豆的老师也知道他家的情况,会在毛豆生日的时候,给他准备一份小礼物,也不让别的小朋友知道。

    因为小朋友都是想什么就说什么,他们要是知道毛豆的生日,肯定会祝福他,但同时也会问毛豆怎么没有蛋糕。

    这会让毛豆难堪,小孩子也是有自尊心的。

    老师虽然也心疼毛豆,可也不会给他买一个供全班小朋友吃的蛋糕,这事要是被幼儿园领导还有其他家长知道,也不合适。

    季母呢,她之前每天都要照顾儿子,这已经让她很累了,她自然也没有及时地关注到毛豆的真实想法,毛豆也从不在这件事上耍赖,所以,生日这一天,季母会出于怕浪费的心理,只会在蛋糕店给毛豆买一块小蛋糕,她不吃,季明崇也不能吃,只有毛豆吃。

    阮素相信,要是季母知道了毛豆想要一个大蛋糕,她说什么都会给毛豆买的。

    可现在让季母知道……似乎也只会让这个老人为疏忽了孙子的需求而自责。

    想来想去,阮素决定悄无声息的解决这件事。晚饭后,她以倒垃圾为借口去了小区附近的蛋糕店,订了一个双层的大蛋糕,还去披萨店提前订了披萨跟小吃。

    等到生日这一天,阮素请了几个小时的假,提前下了班,她没有直接提着蛋糕去幼儿园,而是回了家,想接季母一块儿去。季母看到她提着蛋糕盒子说明来意,不由得愣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季母嘀咕了一句。

    两人拜托了邻居后,这就去了幼儿园。

    阮素昨天就跟幼儿园老师商量好了,老师在门口领着她们往教室走去。

    毛豆今天高兴坏了,他以为今天生日就是一块蛋糕了,没想到婶婶跟奶奶买了双层大蛋糕过来,还买了披萨薯条跟可乐!

    班上的小朋友们也喜笑颜开,大家都最喜欢过生日了!

    季母看着孙子那兴奋得通红的脸,也不自觉地弯了弯唇。

    站在季母身旁的幼儿园老师突然说道:“君霆奶奶,我一开始还以为阮小姐是君霆的妈妈,后来见她这样年轻,又觉得不像。”

    因为幼儿园老师提到了阮素,季母这才下意识地将视线放在了阮素身上,她正在给孩子们分披萨。

    阮素瘦了一些,有时候季母都忍不住在想,如果这个女孩子的好真的是伪装出来的,那她也太厉害了。

    阮素在家里,从来没有刻意去讨好谁,她也从未露出委屈的神情,好像她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好像……她在这个家已经生活了很久很久,早已成为了一份子。

    毛豆生日过后,季家又恢复了之前的节奏,这天阮素买菜下班回来,见季母坐在沙发上忙活,一经询问,才知道她竟然从工厂接了活计!

    阮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季母仍然神色淡淡的说道:“闲着也是闲着,这是隔壁王奶奶介绍的,这活不难,就是叠包装盒。”

    这也就是阮素这几个月的努力有了效果,不然放在从前,季母根本不会跟她解释这么多。

    “家里没钱了吗?”阮素压下内心的酸涩问道。

    季母说:“叠一个三毛钱,我一天闲下来的时间可以叠一百个。”

    她语气淡然,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阮素算了一下,一个三毛钱,一百个也才三十块啊!

    她知道季母平常在家也不清闲,每两个小时就要给季明崇翻身,还得定时定点的给他喂流质食物,现在居然还要跟厂里接这种活……

    “我有钱的。”阮素看她,“我每个月工资足够一家人开销,至于明崇的护理费用,我也有存款足够供他。”

    “你那些钱就存着。”季母也有自己的坚持,“我做得动就做一点,做不动了也不会勉强,钱虽然少,可也能补贴生活,至于你,阮素,我之前说的仍然有效,你要是愿意留在这里,我不赶你,你什么时候想走了,我也不留,你还年轻,日子还很长,自己手里留点钱不是坏事。”

    阮素心下一暖。

    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一直觉得,这世界上大部分都是以真心换真心,季母现在对她仍然称不上热络,但比之前要好很多。现在季母没有把她当成家人,所以才不愿意用她的钱,她相信,总有一天季母会接受的,在季母没有接受之前,她还是不要去做破坏现有规矩的事了。

    阮素没有再试图反驳季母,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就当做自己已经听进去了。

    季家的情况并没有非常糟糕,至少阮素看得出来,季母手里还是有一些存款可以维持生活的,毛豆的亲妈每年也会支付一笔可观的抚养费,季母都以毛豆的名义开了卡给他存着……这个家正在平缓的向前走着,就连阮素也不自觉地开始祈祷,祈祷奇迹出现,季明崇如果能醒过来,这个家才是真真正正的好起来了。

    阮素进了房间,趁着房间还晒得到一点太阳,她推着季明崇沐浴在阳光下,拿起今天在体检中心拿的报纸,一脸生无可恋的念了起来。

    体检中心的杂志跟报纸有很多,她一般都拿财经报纸。

    对她这个外行人来说,这财经报纸无聊枯燥得可怕……还是花花绿绿的娱乐圈版面更吸引人啊。

    可无奈,她打听到的关于季明崇的喜好里,没有一点跟娱乐圈沾边。

    他喜欢打高尔夫,喜欢击剑,喜欢攀岩。

    他过去还是人们口中的商界天才。

    她想,他应该是对财经报纸的内容感兴趣的,于是平日里,她除了跟他聊些生活上的小事,就是给他念这些财经新闻了,有时候她也会搜寻一些笑话来讲给他听。

    “欧美股市遭遇‘大失血’,从周线来看,美大三股指上周均跌……”

    房间里,年轻女人的声音轻柔,如果这会儿有人看到,这也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

    男人躺在一边,女人坐在他身旁,正拿着一份报纸,阳光照射进屋子里,在这深秋的午后,显得屋子里都暖和了几分。

    阮素对财经这一块不是很了解,有时候念着念着,断句的方式都不对。

    她念着那些专业名词,感觉自己舌头都快打结了,过了片刻,她认命地放下报纸,身体不自觉地往季明崇凑近,一脸痛苦地说:“头好疼,这些东西太枯燥了,怎么会有人喜欢看这种报纸啊,太不可思议了……”

    季母站在门口,她听着阮素小声的抱怨,脸上也难得的浮现出笑意。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