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赘婿〕〔种田:西游之我是〕〔反穿越调查局之先〕〔从特种兵开始融合〕〔农门辣妻:王爷来〕〔星途璀璨:薄太太〕〔一号战尊〕〔秦烟陆时寒〕〔陆峰穿越1〕〔无限电影系统〕〔陆峰穿越1988〕〔墨雨柔萧梓琛〕〔女尊世界的白莲花〕〔在柯学世界上高中〕〔陆峰江晓燕〕〔一不小心成为了三〕〔农家娘子好种田〕〔无限之迷雾都市〕〔神级娱乐天王〕〔甜妻入怀,顾少心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9. 009.
    屋里的气氛并没有毛豆想象得那样剑拔弩张。

    季母跟阮素都不是那种会跟人厮打成一团的人,不过两个人的确坐了下来在谈话,谈话的内容绝对算不上多平和。

    今天阮素的表现不只是让阮家人震惊,也让季母非常意外。

    她跟阮素相处并不多,在阮素来到这里前,统共也只见了几次面。她虽然不认为阮素真是个任人欺负的软包子,可也不觉得她能厉害到哪里去,毕竟阮素还很年轻,今年都没满二十五岁,在季母的认知里,一个二十四岁的年轻女孩子就算有心机城府,但不至于令她这个半截身子都埋进黄土的人都看不穿。

    今天阮素算是颠覆了她的认知,原本以为阮素总是被阮蔓欺负,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相反阮素只是在掩饰,又或者说是不屑去计较,一旦阮素想要还击,阮蔓根本招架不住。

    像阮素这样的,要么是真的好,要么是心机城府很深,实在是不得不妨。

    季母原本是不打算理会的,但想着阮素这两天在家里表现还可以,有些话自然也就想提前说出来了。

    “当初是你们阮家想尽了办法,知道我丈夫耳根子软,心地也好,这才被你们阮家钻了空子,跟我们家结了亲,结亲以后,阮家不知道从中获得了多少好处,你爸爸可能跟你说了,可能也没说。我之所以非要让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嫁到我们家,为的就是一口气,但我也没真想困住你一辈子,你要是个好的,也愿意在这个家,那我自然欢迎,但前提是,你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这家的一份子,而不是那种别有用心的人。”

    阮素只是听着,并没有插话,她知道季母要说的远远不止这些。

    季母道:“如果你不愿意在这个家,我也不会勉强,现在我气也出了,家里的情况你看到了,我也不太愿意多养着一个有异心的外人。可能你也听谁说过,以为我手里留了些什么,想从我这个老太婆这里抠出金银钱财,那我劝你,还是别抱这个幻想了。毛豆的亲妈每年都会寄钱过来,数目不算少,但也是留给毛豆的,这钱也只会花在毛豆身上,我手里的存款也不多,这几年也没法去赚钱,至于这一套房子,我早已经立了遗嘱,这房子归毛豆所有,如果有一天明崇醒来了,这个房子才有他一半。”

    “如果你以为你能得到什么,不如省省力气,以你的相貌你的性情,想别的办法可能会更好一点。我老太婆也不是个好糊弄的,别说我没有,就是我有,今天你是我的孩子,我都不见得给你,更别说你只是个随时都能走人的儿媳妇。”

    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季母先是丧子,后又丧夫,之所以还能活得下去,为的就是自己那还没醒来的小儿子,跟毛豆这个大孙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两个人,就没有为她自己,她必然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再断气,怎么可能把手里保命的东西留给一个儿媳妇呢?

    季母觉得,她把道理都掰碎了说给阮素听,为的就是毛豆对她的这一份喜欢。

    阮素要是听进去了,歇了不该有的心思,那也是一件好事。

    阮素听着季母说的,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很想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都说出来,可最后她没说,她不想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了,季母现在不相信她,也是正常的,正是因为不相信,她如果将好多年前的事情说出来,恐怕季母就更怀疑她的目的了。她过来这里,只是想帮这个家,想让季母的日子好过一些,并不是想得到什么,如果能得到她的信任,那自然最好,如果得不到,也没什么关系。

    当初季父帮她,一定也没想过要有什么回报。

    季母静静地看着坐在一旁沙发上的阮素。

    毫无疑问,阮素是个美人胚子,阮父跟阮母都长得好,尤其是阮母,当年还差点一脚踏进了娱乐圈,那个时候,阮母也是圈子里响当当的美人,阮素继承了这两人的优点,比起鼎盛时期的阮母还要美上几分。

    这样的美人,如果真的有那样的心思,真不该在季家白费功夫,有这个力气时间,去想别的办法,走别的路子兴许回报率会更高。

    过了片刻,阮素开口了。

    她双手搭在膝盖上,手指白皙修长。

    “您放心。我没有奢想别的。”她顿了顿,又说,“等有一天该走了,我就会走的。”

    如果有一天季明崇会醒过来,如果季家走上正轨越来越好,那个时候不再需要她了,她会离开的。

    她都想好了,真有那么一天,她就回曾经的家,找一份普通平凡的工作,运气好的话,碰上喜欢的人,再组建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但那个前提是,季明崇醒过来。

    如果季明崇一直没醒来,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季母闻言看了她一眼,正在细细思量这话里的意思时,门口传来响声,原本该在外面疯玩的毛豆鬼鬼祟祟的从外面进来,脸上带着小心的表情。

    “怎么这么早回来?”季母问。

    毛豆见这两个人没打起来,心里重重的舒了一口气,他回道:“外面不好玩,我就回来了。”

    季母了解孙子,见这小子眼睛滴溜溜的转,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她也想通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她这一双眼睛还没有看走眼的时候,阮素究竟是好还是不好,这一天两天的还看不出来,时间长了自然原形毕露了。

    “那你去看书写作业。”季母板着脸说。

    阮素也站了起来,对毛豆说:“你晚上想吃什么?我提前做好准备。”

    毛豆眼睛一亮,“什么都可以吗?”

    阮素:“……也不是,得看买不买得到。”

    “那我还想吃昨天那个鸡翅,可好吃了。”

    “行,我今天多做一点。”

    饶是季母也不得不承认,阮素的到来,令她轻松了许多,现在她不用每天做饭了,也不用心疼孙子吃不好了,最令她意外的是,阮素居然愿意住在主卧室,那两天,她担心阮素不会晚上起来照顾儿子,还偷偷地起床躲在外面偷听,结果阮素还真的两个小时就起来一趟给儿子翻身按摩。

    她今年毕竟六十了,连着好几年晚上都没睡过整觉,身子骨也不如以前好。如果阮素是个值得托付的人,那她也要烧高香感谢菩萨了。

    毛豆高兴地欢呼了一声:“太好了,我今天要多吃一碗饭!”

    季母催促他:“还不去看书?”

    毛豆缩了缩脖子,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绘本,便往主卧室奔去,“我今天还没跟叔叔说话呢,我要把发生的事情都说给叔叔听!”

    说完便钻进了主卧室,还将门给关上了。

    客厅里,季母没再看阮素,阮素从饼干盒里拿了钱就准备出门买菜了。她最近比较闲,加上两个双休日,她还休了五天的婚假,这九天她都有空,可以熟悉季家还有这周围的环境。

    主卧室里,毛豆拖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他也只敢白天来跟叔叔说话。

    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有时候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不方便跟奶奶说的事,他也会说给叔叔听。

    就算他委屈得哭起来,叔叔也不会笑话他,是最好的倾诉人选了!

    毛豆看着叔叔,酝酿了一下,说道:“叔叔,从那天婚礼过后,婶婶又被那个蔓欺负了,我发现婶婶好像很可怜,她家里亲戚都不帮她,虽然奶奶对我也很严厉,不过如果别人这样欺负我,奶奶肯定会帮我。叔叔,如果你醒来了,一定要对婶婶好一点,因为婶婶太可怜了,还有还有,你记得要给婶婶买一个最大最漂亮的戒指,这话我跟婶婶说过,要是你没买,婶婶肯定觉得我说话不算数的,以后也不相信我说的话了。”

    季明崇躺在床上,阳光穿过窗户,一点一点的移动,最后照在他的腿上。

    他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好像真的成为了会呼吸的植物。

    不过很奇怪,他就这样躺着,不管是季母还是毛豆,都会觉得分外安心,他们坚信,这个男人一定会醒过来,只要有这个男人在,这个家也会在。如果他醒来了,那就是最好的日子了!

    阮素出去买菜,路过一家首饰店正在做活动。

    她出于好奇走进店里,看着展示柜里的首饰,心念一动。她人生中第一次婚礼,没有戒指,也没有新郎。新郎还在,戒指可以补上吧?银戒指的价格很便宜,阮素选了一对,是素圈戒指,上面什么装饰都没有。

    她也不知道季明崇要戴什么号的戒指。

    导购员跟她保证,要是大了,或者小了,可以回来换。

    阮素拿着这一对戒指走出了店里,阳光正好,她仰头看了一眼天空,大概是买了戒指,总觉得婚礼好像圆满了一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