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神〕〔虎王令〕〔一胎三宝:总裁爹〕〔山村小医农〕〔时筱萱盛翰钰傻子〕〔黄泉阴司〕〔天才酷宝:总裁宠〕〔我能赋予万物本源〕〔人到中年:青云直〕〔炼魔头陀〕〔阮白和慕少凌〕〔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星河归来当奶爸〕〔海贼里的第四天灾〕〔我在美漫开武馆〕〔诸天万界之雇佣系〕〔诸天穿越从武当开〕〔北玄门〕〔盛莞莞凌霄〕〔异世丹帝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7. 007.
    阮素很了解阮蔓这个人。她绝对不相信阮蔓会对她抱有什么好心,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最不希望季明崇醒过来的人就是阮蔓了。之所以在饭桌上提起这件事,不过是想炫耀一下林向东的财力,以及给她和季母毛豆添堵罢了。很奇怪,阮蔓使这种手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明明以前她还能视若无睹的,现在反而来了火气。

    就在大家都以为阮素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只见她一边给毛豆剥虾一边淡淡地说:“季家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人人只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实在不必盯着别人家怎么样,没什么意思,是不是?”

    刚才毛豆跟季母说的话,已经让阮蔓险些气炸了,这会儿见一向软和包子的阮素居然也敢在饭桌上这样怼她,她顿时就啪的一下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面色难看地说:“我还不是关心你,你要不是我妹妹,我关心你那不是吃饱了撑的?你要是过得好,你看我说不说,你过得不好,连累爸妈跟大哥也为你难过!”

    其实阮素还真的挺烦阮蔓这样,但凡阮蔓明明白白的表达对她的不喜跟讨厌,那还是有几分真性情的,现在天天打着为她好的旗号,做的又是让人难受的事,真把人当成傻子了。不过也许她自己还乐在其中。

    这种话,阮蔓也不止一次说过,阮素现在却不想听了,并且以后都不想听到,那么就得让阮蔓再也没办法拿这事做借口。

    阮素轻笑了一声:“我什么时候是你妹妹了?不好意思,我只认我血缘上的亲人,对爸妈来说,你是他们的女儿,可对我来说,你不是我的亲人,不是我的姐姐,所以,有些话你就省省。”

    说完这话,阮素又看向面色苍白的阮母,“如果这件事没办法达成共识的话,那我以后就不回来讨人嫌了。妈,你跟爸爸把她当女儿,我不反对,但我没把她当姐姐,我现在也大了,不喜欢听不相干的人对我说教。可以吗?”

    这是阮素第一次明明白白的表达自己要跟阮蔓划清界限。

    她在表明自己的立场,她不认阮蔓是家人。

    既然都不是家人了,就别在她面前摆什么姐姐的谱了。

    这样的阮素让亲戚们甚至让季母跟毛豆都很惊讶,因为阮素看起来就是那种与世无争的温和人,她总是脸上带着笑,干净又温柔,一个脾性温和的老实人,突然表现出这样一面,谁不震惊呢?

    可这个世界上,再老实再与世无争的人,也有想要保护的人,也有逆鳞。

    对阮素来说,曾经救了她一命给了她未来的季父,就是她想要报答的恩人,现在季父不在了,他的妻子他的家人,也变成了她想要守护的人。

    阮母听了这话别提多难受了,她看着阮蔓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又赶忙劝说阮素:“素素,说什么呢,我们都是一家人啊,不分什么血缘不血缘的,你虽然嫁出去了,可这里也是你的家,你说不回来了,那是不是不要这些娘家的亲戚了?那你没有需要人帮忙的时候吗?”她语气又缓了缓,甚至带了些不为人察觉的祈求,“你看,这好好的,怎么变成这样的,蔓蔓也是关心你,才说让向东帮忙看医生,又何必这样?向东他毕竟认识更多的人,也有更多的门路……”

    其实,阮母说这话也是在提醒阮素,不要跟阮蔓起这种不必要的冲突。

    阮蔓现在的未婚夫是林向东,要是有一天林向东成了林氏的总经理,这一家子都得靠着他了。实在不能把关系闹得太僵了,难道以后就没有求林向东的时候?

    适当的低头,适当的忍耐,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这个道理,女儿怎么不明白呢?她这个当亲妈的,难道能害她不成?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就在阮母以为阮素要道歉时,她却轻轻地开了口,“我不是那样的人,做不来那样的事,也没办法接受这样的关心。”

    阮母一怔。

    阮素觉得这顿饭也吃不下去了,看着毛豆都不怎么动碗里的虾,她干脆用擦手巾擦了擦手,对季母说:“妈,我们回去吧,不好一直麻烦邻居的。”

    季母点了下头:“是该回去了。”

    毛豆也没有任何留恋的意思,跟着奶奶还有阮素起身。

    其他阮家亲戚个个都呆若木鸡,谁都没想到这顿饭会变成这样子。

    虽然他们是有看戏的意思,可现在这出戏也不愿意看啊!

    还是阮母最先反应过来,知道再留她们只会让局面更僵,便白着脸,让管家安排车送他们回去,走到门口,阮母不忘跟季母赔罪:“亲家母,真是对不住,今天没让你好好吃顿饭。”

    季母浑不在意,什么都没说。

    她对阮家根本没什么兴趣,也看不太上,如果不是阮蔓提到了她儿子,她都懒得说话。

    季母跟毛豆先上了车,在阮素准备上车时,阮蔓从屋子里出来,让阮母先进去,她有几句话要跟阮素说。

    阮素关好车门,静静地等着阮蔓的下文。

    阮蔓看着阮素这一副平静的样子就来气,她冷冷地说:“你真以为得罪了我会有多好的下场?”

    今天明明是要给阮素不痛快,怎么现在不痛快的人变成了她?

    阮素摇了摇头,在阳光下,她的瞳孔似乎是琥珀色的,她的眼睛很干净,表情跟语气都很平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跟阮蔓在唠家常。

    “你错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不是那种软柿子,之前你说的那些话,我没在意,是觉得没那个必要,对我也无关痛痒。你如果敢对我怎么样,我都会宣扬出去,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说你恩将仇报。”

    “你知道吗?我跟你的区别就在这里,在所有人心里,我可以不善良,但你一定要善良,因为你抢了我的人生,你在阮家当大小姐当了这么多年,而爸妈跟你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尽心尽力的培养了你,让你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阮家就是你的恩人,而你不能否认的是,我也是阮家人,并且所有人都知道,你为了你所谓的爱情,把这一桩婚约推给了我,你就是亏欠我的,我做什么你都得受着,怎么,我说这些话,你就受不了了?”

    “今时今日,你可以跟林向东去哭诉说我欺负了你,也许他会为了你整我,要我好看,可你怎么有把握堵住其他人的嘴?你怎么有把握让他以后想起这些事时,不会跟那些人一样觉得你这个人心有点狠?”

    这还是阮素头一次跟阮蔓说这么长的一段话。

    她一直知道阮蔓这个人不是那么聪明,只会使一些小手段,所以她得提醒她,不要做那些蠢事。当然,这不是为了阮蔓好,而是现在的季家应该清静一点,不该被这些事这些人破坏了平静。

    阮蔓闻言却觉得脚底都在发凉。

    那是一种如坠深渊的感觉。

    对,阮素都说对了,她对外一定要很在意阮家,也因为这一点,林向东就不会做得太过分,而且她也没把握林向东会真的对阮素下狠手,在她的了解中,林向东不是一个会对女人太过分的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是她名义上的妹妹。他今天说的那些话听听就算了,就算他真的做了,真的让阮素付出了代价,这事传出去,对他,对她的名声都不好。

    谁都知道,是她推了婚约,谁都知道,是阮家好吃好喝的养了她这么多年,而从今以后,她都得跟阮家绑在一起。

    如果她名声不好,甚至传到了林董事长耳朵里,他怎么会让他的继承人娶她?豪门最在意的就是面子,所以阮家的事情只能内部消化,不能对外,一旦林向东为她做了什么事,这事就包不住了……

    果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阮蔓浑身发抖,冷笑一声,她过去还真是小看了阮素!

    阮素瞥了她一眼,确定她是不会做什么讨嫌的事后,这才上了车,留下阮蔓一个人在原地。

    其实阮蔓就是把人当成了傻子,以致于都看不清现状了。所有人对阮素的要求都没那么高,包括阮父阮母,自觉亏欠了这个女儿,就算阮素说再过分的话,他们都会包容甚至体谅,可阮蔓就不一样了,是她占了这个位置,又是她把婚约推了出去,只要她对阮素做出回击,那么阮父阮母包括家里看戏的亲戚都会觉得她不识好歹。

    说来说去,是阮素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她之前没用这一点,是她不愿意,也懒得用,可如果阮蔓还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那她也不会再忍着。

    -

    车上,季母还在为今天饭桌上的事教育毛豆。

    毛豆也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行为不太礼貌,但他又忍不住说:“不过我不后悔,那个蔓太讨厌了,婶婶的亲戚也是,都不帮着婶婶。”

    越想越觉得婶婶可怜了。

    季母的视线掠过阮素,不过短短几秒又收了回来。

    她继续道:“有这么一句话,你现在还不懂,以后就明白了,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今天她对别人有利,那些人就向着她,明天她对别人来说没了利用价值,那些人又会远着她,可她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就像是钉子一样,拔1出来也会有痕迹,会遭到反噬的。”

    季母教孩子就是这样了,她不会因为孩子还小,就只教浅显的东西,她始终认为,这些话会被孩子记在脑子里,等有一天他学到了这一课,他就会想起来。

    “不过,奶奶希望这两种人你都不要当,你得心里有一杆秤,不要被利益所驱,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得自己看,当然,也不要做只因为你身上有利益别人才服你的那种人,你得有除了利益以外,别人真正信服你的东西。”

    阮素闻言也抿唇笑了。

    她现在真的很好奇,挺想知道季明崇是什么样的人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