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神〕〔虎王令〕〔一胎三宝:总裁爹〕〔山村小医农〕〔时筱萱盛翰钰傻子〕〔黄泉阴司〕〔天才酷宝:总裁宠〕〔我能赋予万物本源〕〔人到中年:青云直〕〔炼魔头陀〕〔阮白和慕少凌〕〔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星河归来当奶爸〕〔海贼里的第四天灾〕〔我在美漫开武馆〕〔诸天万界之雇佣系〕〔诸天穿越从武当开〕〔北玄门〕〔盛莞莞凌霄〕〔异世丹帝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6. 006.
    阮家客厅的人,有的惊讶,有的在下意识地害怕,只有阮蔓一脸震惊,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迫不及待地起身,结果下一秒就看到管家将阮素他们带进了屋子里。

    再次见到阮素,阮蔓以为会看到她神色憔悴,毕竟上辈子她到了季家后,也是两个晚上都没睡着。好在季母还有点人性,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她跟季明崇住在一间房里。那个老房子只有三个房间,她不愿意住那间所谓的婚房,季母就让她自己动手收拾了储藏间作为卧室,她现在还记得那个房间没有阳光,只有一张桌子以及一张折叠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在那个房间里住两天。

    在季家,没有保姆没有阿姨,季母一开始还做三个人的饭菜,结果她表示不爱吃后,季母就不管她了。

    她从来就没过过那种日子。至于季明崇,她很少去看他,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数着日子过。

    她还记得回门那一天,她面容憔悴,她妈跟大哥都心疼极了。

    现在,她以为阮素也会是那个样子。

    可从外面走进来的阮素穿着长裙,脸色红润,眼睛里也是一如既往的有神采。

    这都没让阮蔓太难受,她不能理解的是,季母跟那个小崽子怎么陪着阮素回门了???

    上辈子这时候她可是一个人回来的!季母问都没问,小崽子更是从不拿正眼看她!

    这让阮蔓难以接受。

    季母的到来,令整个客厅都瞬间安静下来。这几年季母无微不至的照顾儿子跟孙子,事事亲力亲为,比起从前那个贵妇人,她脸上肉眼可见的苍老了许多。可她依然是阮母害怕的那个人,季母跟季父是同甘共苦的夫妻,当年季父白手起家,季母跟着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她当年就极有气势,压得还是阮母都喘不过气来。

    季母就像是威严的班主任,阮母就是班上的学生,即便后来毕业了,再次看到老师,还是会忍不住心跳加快。

    还是毛豆开口打破了这股寂静的沉默。

    “婶婶,我好渴,想喝水~”

    阮素立马应了,“好,马上。陈姐,麻烦倒几杯水。”

    陈姐是家里的阿姨,听了阮素的话,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跑去厨房泡茶了。

    阮蔓在听到毛豆喊阮素为婶婶时,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上辈子她可从来没听毛豆这样喊过她,平常都不带正眼看她,想想就来气。

    要是季母没在这里,阮蔓早就发作了,可季母在这里,她也不敢造次。

    阮母怕季母,阮蔓也怕。上辈子她可没少被季母折腾,那时候她受不了没有未来的日子,一开始还能按捺下来,等着季母主动把藏的东西交出来,可谁知道季母手里根本什么都没有!等她明白过来后,就懒得再应付了,有时候会跟别的男人约会,她也不怕被别人发现,有一次男人主动送她回来,被季母看到了,季母也没说什么,只是过几天后,让她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她怎么甘心什么东西都没捞到就走,她说不走!

    季母却是用那种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她,“你这样的人,也配得上我儿子?”

    然后,不知道季母用了什么办法,阮父过来接她走,再然后,她恢复了单身。

    季母带着毛豆坐在一边,她神色冷淡,也不主动跟谁打招呼。

    阮母拉着阮素到身边,笑着问道:“在那边还习惯吗?”

    “挺习惯的。”阮素不习惯呆在阮家,这里的人都不简单,说的话句句都藏着别的意思,比起来她更喜欢呆在季家。

    其他亲戚们本来想问问季家真的在那个老旧小区吗,真的连一百个平方都没有吗,真的连佣人都没有吗,真的连专业的管家都没有吗,可随着季母的到来,想看笑话想找事的都安静如鸡了。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阮母看着女儿气色还不错,这才真的放下心来了。

    包括阮母在内,在座的除了阮蔓以外,大家都不相信季家的情况真的糟糕到那种地步了。

    她们都认为,以季母的为人,她怎么可能不给她儿子孙子留条后路,必然手里还有不少好东西呢。

    现在一看,阮素好像还挺受季母看重,这以后说不定阮素就要接手季母的那些东西,大家也就又殷勤起来。

    阮蔓冷眼旁观,甚至有些想笑。

    季母手里什么都没有!

    要真有点什么,她在那个家好几年,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想到季家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空架子,她又变得硬气起来,不觉得季母有什么值得害怕的,思及此,她的表情也平静了许多,看向阮素,轻声问道:“素素,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到?”

    似乎嫌不够,她又补充了一句:“大家都等你好久了,这可不是礼貌的行为。”

    阮素嗯了一声,像是回应阮蔓,但更像是不想理会她。

    气氛陡然僵硬。

    阮素跟阮蔓的关系并不好。一个是真千金,一个是假千金,两人之间本来就有着利益冲突,更别说阮蔓还逼着阮素接受了这一桩婚约,别看亲戚们在巴结阮蔓,但他们私底下也没少嘀咕,都觉得阮蔓有点不识好歹,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阮家好吃好喝的养了她那么多年,当初明明是她死乞白赖的要跟季明崇订婚,现在见季家成了这样,又把婚约推给阮素,这不是恩将仇报是什么?当然这话也只是背地里说一说。

    阮蔓主要还是被季母的到来,以及毛豆的一声婶婶给刺激了。

    这一次她没有像以往那样点到即止,而是轻声笑道:“你们是坐计程车来的吗?”

    “我记得以前我跟向东谈恋爱时,有一次司机有事不能送我回家,我就说坐计程车,向东就很……”

    她还没有得意洋洋的炫耀完,只听到季母打断了她的话。

    季母喝了一口茶,问阮母:“午饭准备好了吗?亲家母。”

    阮蔓:“……”

    阮母赶忙说道:“准备好了。”

    回答速度很快,很像一个称职的跟班。等反应过来,阮母也有些懊恼,怎么这么多年的习惯还没改过来。

    季母满意了,看了看其他的亲戚,“去吃饭吧,小孩子饿得快。”

    阮素心下略诧异。在结婚之前,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婆婆是个厉害角色,不过她也没怎么跟婆婆接触,这两天相处下来,她只觉得婆婆虽然为人冷淡了些,但并不是那种恶婆婆。可现在怎么回事,她怎么觉得大家都很怕婆婆?

    抱着这样的疑虑,阮素跟着他们来到了饭厅。

    今天阮家准备的饭菜十分丰盛,毛豆看了高兴极了。

    毛豆已经很长时间没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了,越发觉得自己要跟着一起来是正确的决定。

    阮蔓没想到季母会这样不留情面的打断她的话,心里还憋着一股气呢,看什么都不顺眼,最后把所有的怒火都对准了看似最好欺负的阮素。

    想来想去,也只有季明崇的事,能让季母跟阮素都烦躁了。

    阮蔓笑了笑,假装不经意地说道:“素素,向东认识一些很厉害的医学教授,改天让他们帮忙给妹夫看看,只要有一线希望,说什么都得去试试,你还这么年轻,要是妹夫醒来了,你们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不知道,妈妈最担心的就是你了,昨天还睡不着觉,你过得好了,爸妈也能放心。”

    阮素眼神也冷了。

    虽然她知道今天回门阮蔓肯定是要作妖的,可现在季母跟毛豆都在这里,她说这番话是什么居心?

    虽然她只在季家两天,可她看得出来,不管是季母还是毛豆,他们都坚信季明崇一定会醒过来,为此婆婆六十岁的人过去那么多个晚上,都能坚持给儿子翻身按摩,从来没睡过整觉,毛豆这个五岁多的孩子更是每天都要跑到房间跟季明崇说话,想唤醒他的意识。

    阮蔓这一番话说得是合情合理,可阮素知道,她故意提起这件事,就是想让他们难受。

    阮素放下筷子,正准备说些什么时,有一道声音抢在了她前面。

    “妹夫?谁是你妹夫?”季母又看向阮母,“亲家母,我记得你只有一儿一女,什么时候又生了个女儿?”

    季母向来都看不上阮家,一个能把孩子丢了,还把不相干的人捧得那样高的人家,能有多好,说出去都是一场笑话,偏偏这家子浑然不觉,现在还让这个不相干的人在回门宴上充主人,真让人笑掉大牙。

    阮母一愣,看着阮蔓脸色铁青,想起了林向东,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蔓蔓从小养在我身边,也是我的女儿。”

    季母呵了一声,讥讽意味不言而喻。

    毛豆虽然小,但很聪明,一听这些话,他也生气了,他站了起来,大声道:“我叔叔一定会醒过来的!”

    “还有你,你欺负婶婶,我都记着,等我叔叔醒了,我会告诉他的,到时候要你好看!”

    季母听了这话却是脸色一沉,她一向疼爱毛豆,这会儿却是难得的动怒了,她拉着毛豆坐下,“季君霆,奶奶教你的,你都忘记了?别人不礼貌,但你不可以失了礼貌,这是家教!”

    毛豆嘴巴一扁。他就是气不过嘛。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