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八岁的我成了火影〕〔不败医尊〕〔泣血王座〕〔幸运宠妻战爷晚安〕〔仙王殿〕〔前夫失忆后成了粘〕〔都市之战神回归〕〔疑雾密布〕〔江辰与唐楚楚书名〕〔爹地宠妻甜如蜜陆〕〔天降三宝虐渣妈咪〕〔仙尊归来洛尘〕〔江湖无双〕〔陶宝和司冥寒〕〔宁初战西沉〕〔我比阿p还能整活〕〔国民影帝宠妻成瘾〕〔星球上的完美家园〕〔快穿之反派他想从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5. 005.
    另外一边,阮母挂了电话后就开始让管家去安排了。阮母是个很矛盾的人,每次在见到阮素之前,她都想好了,要对女儿尽可能的亲热一点,给她多一点关怀,可是见到女儿后,她又会跟从前一样,客气多过亲近,要说她不喜欢阮素,那也不是的,再怎么感情淡薄,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可她怕见到阮素,怕跟她有视线上的长久接触,她总觉得女儿的那一双眼睛太干净,似乎将什么都看穿了,以致于她做的补救,都显得尤为可笑。

    阮父从楼上下来,手里还提着公文包,一副要出去的架势。

    阮母赶忙说道:“今天是素素回门的日子,等下几个亲戚都过来吃饭的。”

    比起阮母那点纠结的、微薄的母爱,阮父对阮素这个女儿感情更是少得可怜,在这个男人心里,公司以及家庭的利益大于一切。他只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沉声道:“我跟陈行长约好了,推不掉。”

    “可是……”阮母还想说点什么。

    阮父打断了她:“今天也只是素素一个人回来,她会理解的。”

    如果季明崇现在不是植物人,还是从前那个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很多人捧着的季总,那对阮父来说,女儿回门自然是头等大事,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总归只有女儿一个人回门,没必要这样在意。

    在阮家,阮父掌握着所有的权利,他说一不二,现在已经决定了要出去,阮母也没办法,只能唉声叹气。

    阮父走后,家里的气氛也不一样了。

    现在阮家比以前还冷清些,阮素没结婚之前就没住在这里,阮家长子阮树阳现在在公司任职重要职位,有时候也会很忙,干脆就住在离公司很近的公寓里,平日里并不常回来,倒是阮蔓以前经常会回来,自从跟林家的小儿子林向东确定关系后,也在外面住了。

    林向东开着车,看着路况不是很好,便问道:“你不是跟你那个妹妹关系不好,怎么今天要回去?”

    阮蔓今天穿着高定的套装,她很适合这种风格,盛装打扮之下,颜值倒是拉高了一些。

    她听了未婚夫这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就算她不喜欢我,毕竟也是我妈妈的女儿,你知道,没有我爸妈,也没有我今天。”

    阮蔓重生以后,做了两件最满意的事。

    第一件自然是将跟季明崇的婚约推了出去,虽然她不再是阮家正经的大小姐,不过比较得失,还是很值得的。

    这第二件事则是跟林向东相识相爱,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上辈子她也听说过林向东的事,他是私生子,能力却卓绝,之后更是从原本的林氏继承人那里成功夺权,成为了林氏的掌权者,正所谓英雄不问出身,更何况这个豪门圈里不知道有多少林向东这样的人,一些老总的小三小四生的孩子也有继承权,她知道林向东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重生后,她靠近了还处于小可怜时期的林向东,慢慢地走进他的心,成为他的女友、未婚妻,算算日子,过不了几年林向东就能彻底掌权了。

    虽然林家跟当初的季家还是有差距,不过能成为林太太,也是令人高兴的。

    最重要的是,林向东对她一片真心,他很爱她,连前不久的求婚都是奢华而浪漫。

    没等林向东说什么,阮蔓又一脸忧愁地说:“跟季明崇订婚的人是我,现在她嫁了过去,我心里很感激她。其实我并不是怕困难的人,不然当时季明崇出事后我也没同意取消婚约,季家对阮家有恩,如果没有遇到你,我肯定不会求素素顶了这个婚事的,所以,向东,你能理解吗,无论她心里有多埋怨我,无论她对我怎么不好,我都能接受,因为如果没有她,也没有我现在的幸福。我心里觉得很对不起她。”

    林向东说:“你就是太心软了,反正谁要是给你委屈受,你就跟我说,她总不能因为这么一件事,就一直欺负你伤害你。”

    阮蔓垂着头,闷闷地应了一声:“……好。”

    当阮蔓跟林向东来到阮家时,其他亲戚也来了,阮素还没过来,现在的林向东跟几年前不太一样了,他已经进了公司当了一个经理,谁都看得出来,他比他那大哥能力要强,谁也都看得出来,林董事长有心栽培林向东,这以后林家到底是谁的,还不好说,因此林向东受到了亲戚们包括阮母的热切欢迎。

    阮姑姑拉着阮蔓的手,语气亲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你的喜酒,前几天素素那个……太不像话了,我们可都没尽兴。”

    亲戚们想起前几天阮素的婚礼,都皱了皱眉头。

    那么大的季家,这办的婚礼也太寒酸了,不过话说回来没有新郎,这婚礼也不可能热闹起来。

    明明以前季家都是他们高攀不上的人家,这会儿却过成这样,他们心里都有些微妙的痛快。

    “就是,那是什么餐馆啊,就是十年前我们出去吃饭,都没去过那样档次的,说出去都是笑话,幸好没请多少客人,不然阮家的脸面放在哪里?”

    “阮家以后的脸面还是得靠蔓蔓,素素还是不行,其实现在就是季明崇醒了,这日子也改变不了什么,季家都倒了。”阮姑姑又不着痕迹的去捧林向东,“要我说以前大家都夸季明崇多么能干,那都是有水分的,他有季家当后盾嘛,做什么都会成功的,还是向东最能干,向东有现在的成绩才是脚踏实地的,全靠自己,真是不容易。”

    林向东其实挺烦这一家子的。

    不过碍于未婚妻的面子,不得不应和,想起今天如果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家长里短上,实在太不划算,聊了一会儿后,他起身,对阮蔓说:“我爸今天让我陪他去参加一个饭局,现在得走了。”

    阮蔓知道当初也是她用力过猛,给自己塑造出一个可怜无助的形象,导致林向东现在都不是很喜欢阮家。

    不过这对她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阮家怎么样,跟她也没太大的关系。

    她点了点头,“你去忙你的吧。公事要紧。”

    阮母以及其他亲戚都起来送林向东到外面。

    要是放在以前,阮母也不一定看得上林向东这个前途不明的私生子,可现在不一样,季家倒了,阮家的日子也一天不如一天,早已经没了当初的辉煌,以后林向东真的继承了林氏,那么阮家也会有重回巅峰的可能,因此,阮母甚至是阮父,现在都尽可能地巴着林向东,对阮蔓更是有求必应。

    等林向东走后,都快到中午了。

    阮姑姑说:“这素素太不像话了,她心里还有这个娘家吗,这回门的日子,哪个女儿不是早早地就回来,她倒好,让这一家子等她一个人!以为是什么稀客吗?”

    阮母等着也来气了。只以为女儿是对这桩婚事不满意,所以才回来这么迟,故意让家里人没面子。

    ……

    阮素没想到季母和毛豆会陪着自己一起回阮家。

    季母自然不可能说毛豆怕她被人欺负,便只是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说道:“按理来说,应该是明崇陪你回去,他现在不方便,我季家也不是没人,陪着你走这一遭也是应该的。”

    毛豆缠了季母很久,季母才同意的。

    这让阮素很意外,不过她也不能拒绝,三个人拜托邻居家的帮忙照顾季明崇,这就出门了,新娘回门都会给父母家人买礼物,等买好了东西准备找车时,又发生了小小的意外。

    计程车司机一听地址,都不愿意去。

    阮家还在当年的别墅区,还是处于半山腰上,离市区有一定的距离,这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找了一辆车,结果又碰到了交通堵塞,等他们快到阮家时,已经十一点了。

    毛豆远远地看着那一栋别墅,不由得露出羡慕的神色,拉了拉季母的袖子说道:“婶婶家好大,比我们家打多了!小敏说住别墅的都是有钱人!”

    季母没好气地说:“我们家以前比这个好。你羡慕个什么?”

    毛豆浑不在意,“奶奶,你也说了是以前了,以前的事就不要再说了嘛。”

    季母:“……”

    阮素本来因为季家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感伤的,这会儿听了毛豆的话,差点没忍住笑起来。

    别看毛豆年纪小,他有时候说话挺毒的,特别能噎人。

    毛豆又问阮素:“你家这么大,你会不会嫌我们家太小?”

    小孩子就是这样,心里想什么,也不会藏着。

    阮素想了想,郑重其事地说:“其实,我以前的家,还没有你们家现在的客厅大。”

    季母瞥了她一眼。

    毛豆很好奇,指着那一处洋楼,“那不是你的家吗,你不要骗小孩子,骗小孩会长胖的。”

    阮素笑了笑,“没骗你。”

    三个人下了车往门口走去,管家很快地开门迎接,结果打开门,看到阮素还带了两个人……

    管家脸色都变了,他飞快地往屋里走,等进了屋子,赶快提醒了一句:“太太,季夫人也来了!”

    这话一出,刚刚还在踩季明崇捧林向东的亲戚们都惊呆了。

    然后,阮姑姑跟阮母都下意识地起身要去迎接,她们这些人也只敢在背后说说季家,可谁也不敢当季夫人的面说。那些年,她们对季夫人的畏惧已经刻在了骨头里,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了的。

    阮姑姑甚至在想:我刚才说的那些混账话她该没听到吧!一定没听到吧!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