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伊人宫凌夜〕〔至高神秘〕〔龙飞王晓楠〕〔奶爸!把女儿疼上〕〔第五浩劫〕〔娱乐小白进化史〕〔杜元祥〕〔乔国柱〕〔西游:人在天庭,〕〔农家厨女套路深〕〔我的暮城烟雨〕〔这只妖怪不太冷〕〔亿万爹地天价宠〕〔天医归来〕〔孙猴子是我师弟〕〔龙王医婿〕〔诸天万界大力哥〕〔农门医女:拐个世〕〔万古第一战神〕〔灵魂冠冕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1. 001.
    阮素醒来时,意识还未回笼,侧过头便看到身旁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

    手机上的闹铃还在坚持不懈的吵着闹着,可躺在她身边的、她名义上的丈夫却是毫无苏醒的迹象。

    一瞬间,她彻底清醒过来。手忙脚乱的将手机闹铃给关掉,房间总算重新安静了。

    昨天晚上是她的新婚之夜,她看着这个虽然在沉睡,可仍能够看得出气度外貌不凡的男人,失了神,她想起在大学时期的一件事,那时候她的好友忙着恋爱,逃课正碰上老师点名,好友央求她去帮她上课,她居然就真的跑去听经管系的课了……老师在快下课时,放了一段短片。

    短片里,年轻男人西装革履,意气风发,令教室里的学生们心向往之。

    那是季氏集团的继承人季明崇,在国外留学时,便跟朋友联手完成了一个大项目,财经杂志上也报道过他的事迹,那位媒体人对他评价很高,甚至说一旦他从他父亲手里接过权柄,他会让季氏走向更高的巅峰,他会改变整个商场的风向。这样的人,称之为天之骄子也不为过,十八岁那一年就完成了大学学业,之后又继续深造,在二十岁时,就已经单枪匹马靠着自己成立了一家很有远景的公司。

    他是季氏的骄傲,也是很多人的对手。

    哪怕是当时商场的某位要退休的大佬,都将他认为是集团发展最大的威胁。

    可是世事变幻无常,在季明崇二十二岁这一年,他与大哥同时乘坐的那辆车在高速路上出现了事故,他大哥当场身亡,而他昏迷不醒已经整整五年了。

    当年阮父是靠着已经过世的季父发家的,季父对他有知遇之恩,两家说是世交也不为过,在季明崇出事之前,季阮两家便订了婚约,势必要强强联手。后来,季家出事,阮家就是有心想取消这桩婚约,也怕被人指着脊梁骨痛骂,更别说季母是难得一见的泼辣人,谁在她手里都讨不了好。

    阮父是个极爱面子、在乎名声的人,即便季明崇现在成为植物人,还是把女儿嫁了过来。

    人人都觉得阮素必定以泪洗面。

    阮素却觉得这样很好,她洗漱好以后,便拉开窗帘,让季明崇能够晒到太阳。她走出卧室,步子轻轻地,不想吵醒了婆婆跟侄子,厨房本来就窄小,东西摆弄也是杂乱无章,显得这里更是逼仄。

    今时不同往日,季家也不复当年的辉煌,自从五年前发生了那样的大事后,失去爱子的季父一下子就老了很多,没两年身体就垮了,没有继承人的季父在集团里也渐失威严,季氏开始走下坡路,之后更是出现了巨大亏空,苟延残喘两年后,季家宣布破产,集团易主。季父去年被查出肝癌,几个月前去世,原本父亲去世,儿子不该这么早就结婚的,可季母不是一般人,她怕阮家会后悔,非要按照原定的婚期,逼着阮家把女儿嫁了进来。

    现在季家从大别墅里搬了出来,住在了这三居室的套房里。

    这一套三居室据说还是季父季母年轻时赚到的第一桶金买的房子,已经建了二十多年了,从外观来看早已老旧,这是仅剩的住处了。

    阮素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简单地收拾以后,便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鸡蛋。

    冰箱里也堆放着食品,她仔细看过,都已经过期了。

    在阮素打开油烟机煎鸡蛋时,一个小不点钻了进来,不敢离她太近,只敢伸长了脖子看着锅里。

    阮素低头就看到了他。

    “君霆,早上好,你刷牙洗脸了吗?”阮素问。

    小孩叫季君霆,是季家的第三代,现在也是她的侄子。小孩也很可怜,爸爸在那场车祸中身亡,妈妈后来又改嫁去了国外,现在跟着奶奶生活。季家人的长相气度都是一等一的,就算现在暂时的落魄了,小孩也干干净净的,头发是自来卷,乱糟糟的却也非常可爱,一双滴溜溜的眼睛跟葡萄似的,盯着人看,直看到人心里去。

    “婶婶,你可以不用叫我大名。叫我毛豆就好。”毛豆捂着肚子,一脸烦恼,“每次别人喊我大名,我就觉得自己要挨骂。”

    阮素被逗笑,点点头,“那好,以后我就叫你毛豆,毛豆,你刷牙洗脸了吗?”

    毛豆呲牙,露出一口小白牙,“刷了,可白了。”

    “那好,你再等一下,早餐马上就好。家里冰箱没什么东西,今天将就一下,吃鸡蛋面好吗?”

    阮素从十岁开始就经常自己做饭,这么多年来也练得了一手好厨艺。

    她很会照顾自己,是那种就算清贫,也会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人,因此面对季家的现状,她并不失望,也不难受。

    毛豆忙不迭点头,“那可太好了!我吃面包都吃腻了!”

    阮素明白他的意思。

    现在季家的情况并不好,家里并没有其他的收入,季母现在都快六十了,她养尊处优多年,就算出去找工作,那很难找到合适的,虽然她早年也是吃过苦的,可过了几十年的好日子,这突然又进厨房,做的饭菜熟是熟了,味道就不怎么好。家里自然不可能再请阿姨,什么事只能亲力亲为。

    毛豆今年五岁半,还在上幼儿园,现在幼儿园还没开学,前段时间天天跟着奶奶一块儿吃饭,他原本胖嘟嘟的小脸都瘦了好多。

    五岁半的孩子,在生活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后,也变得比同龄孩子要早熟了,他知道家里的情况不好,所以也不会抱怨什么,但毕竟还是个孩子,现在看到自家小婶婶的厨艺明显要比奶奶好太多,不由得对未来也充满了期待。

    阮素很快地就做好了早餐,这时候,她的婆婆季母也起来了。

    季母一脸冷淡,只是视线在看到饭桌上的面条时,样子好看了些。

    “妈,吃早餐了。”阮素小声说,“我看家里也没别的东西了。”

    季母其实也没想到阮素会起来做早餐,现在可不是过去,新媳妇要一大早就得给公婆敬茶做一家人早餐。她娶这个儿媳妇回来,一是看不惯阮家的行事,想痛痛快快地恶心他们,二则是自己的私心了,作为母亲,她总觉得儿子一定会苏醒过来,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那一天她都不在了,所以,她想找个人陪着儿子。

    当婆婆的,总是很矛盾,不管自己儿子什么样,她都觉得儿子是最好的,要是她儿子没出事,这个阮素肯定是配不上她儿子。不过她都想好了,只要阮素是个踏实人,以后她是绝对不会亏待她的。

    想是这样想,可真要现在就亲亲热热过得跟一家人似的,还掏心掏肺,那也不是她了。

    她想考察一段时间。

    一顿早餐,毛豆吃得舒服,季母同样也是。

    毛豆将面汤都给喝完了,小肚子吃得鼓鼓的,还在疑惑呢,“奶奶,这明明是一样的面条,一样的鸡蛋,一样放盐,怎么您做得那么难吃,婶婶做的就这么香呢?”

    季母:“……”

    趁着阮素去洗碗,季母把孙子毛豆叫到房间去,还很谨慎地锁上了门。

    “毛豆,奶奶接下来说的话,你都要听到心里去了。”季母压低声音,“如果她问你家里还有多少钱,你就说没有。”

    防人之心不可无,外面很多人都在猜,这烂船还有三斤钉,这季家当年也是辉煌过好长时间,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了,说不定这季母手上还有不少私房钱,谁不知道,季母最是喜欢珠宝首饰,她随便藏一点,那都不得了了。有这样的传闻,季母也知道自己会被人盯上,所以这一年来,她小心翼翼,总是格外节俭,明知道自己做的饭菜不好吃,也知道孙子毛豆都饿瘦了,她都不会带着孙子天天下馆子。

    她那样看重季家的面子,昨天的婚礼也都是安排在小餐馆,寒酸极了。为的就是不让人怀疑,不让人盯着。

    现在别看阮素成为了她的儿媳妇,在她看来,那也是得重点提防的外人。

    毛豆却一扬眉,“她,谁啊?”

    季母:“你婶婶。”

    毛豆摇摇头:“她没问。”

    “奶奶的意思是,万一她问起来,你要这么回答!”

    季母其实也不太担心孙子的嘴巴不紧,一方面,孙子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她也没敢让他知道,另一方面,孙子虽小,可非常聪明,不是一个会被轻易收买的人,阮素想要从孙子这里打听家里的消息,一准没用。

    不过该叮嘱的还是要叮嘱。

    毛豆撇撇嘴,他前几天还跟着奶奶一块儿看了电视剧,电视剧里,那两个女人尤其烦人,天天吵架,年轻的阿姨说,媳妇不好当,恶婆婆太过分,那个奶奶又说,现在世道变了,儿媳妇居然还敢蹬鼻子上脸欺负婆婆!

    他昨天知道了,奶奶就是婶婶的婆婆,婶婶就是奶奶的儿媳妇。

    现在一听奶奶这话,他就想起了那电视剧,于是,他板着小脸,义正言辞的说:“奶奶,以后这个家里,我保持中立,你们谁吵架我都不帮!我不帮婶婶欺负您,也不帮您欺负婶婶!”

    作为家里的男子汉,他有必要讲清楚他的立场。

    季母闻言一愣,嘴角抽了抽,抬起手就是一毛栗,“你赶紧走!”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