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八岁的我成了火影〕〔不败医尊〕〔泣血王座〕〔幸运宠妻战爷晚安〕〔仙王殿〕〔前夫失忆后成了粘〕〔都市之战神回归〕〔疑雾密布〕〔江辰与唐楚楚书名〕〔爹地宠妻甜如蜜陆〕〔天降三宝虐渣妈咪〕〔仙尊归来洛尘〕〔江湖无双〕〔陶宝和司冥寒〕〔宁初战西沉〕〔我比阿p还能整活〕〔国民影帝宠妻成瘾〕〔星球上的完美家园〕〔快穿之反派他想从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主文野]异能力名为森鸥外 12
    12

    //从前。

    在某个地方,有两个谍报员。

    两人既是同僚,又是搭档,也是亲友——是比谁都值得信赖,兄弟手足一般的关系。

    至少,其中一方这么觉得。

    无论两人身处怎样的死地,都绝对不会害怕。这不是因为爱国心。也并非由于名誉地位。而是因为知道只要彼此都在,就无需惧怕任何东西。因为坚信为了守护搭档,恐怖与踌躇都是没有必要的。

    至少,其中一方这么觉得。

    某一天,两人接到任务。潜入敌国,夺取强大的兵器。

    这份任务异常危险。没有援护,没有后方支援,也没有内部协助者。即便如此,两人还是接受了这份任务。而后他们在潜入的敌人设施内——找到了“那个”。无论如何都过于异样的那个。

    不能将这种东西放在敌国。必须带回祖国,交到研究者们的手上。若是将这种东西留下来的话,会发展为引发更大斗争的火种吧。无论如何都必须带回去。

    ————至少,其中一方是这么觉得的。//

    “保尔;魏尔伦,是我的挚交与搭档。但在那个绝境里,他背叛了我和祖国。”

    只留下一盏壁灯的客厅里,黑发的青年轻声说道。中也已经被森鸥外带回了房间,此刻关上了门的客厅里只有他和爱丽丝两人。安静的昏暗中,厚重的防寒服与大衣被整齐的叠好放在一旁。兰波只穿着衬衫和长裤,身型消瘦而单薄,他侧躺在沙发上,头枕在爱丽丝的膝头。

    “他想要先一步夺取,为此打算杀死我,从背后……我们展开了死战,而后我将他亲手杀死了。但战斗惊动了军队。”

    小小的女孩柔软的手指落在他的头上,轻柔的梳理着他的长发。

    多奇怪啊。他想,这只是个年纪还不到他一半的孩子。但就是这个孩子在他面前铺开了真相,解锁了他封印的记忆,用母狮看护幼崽一般的目光注视着他,强硬的把他按在了怀里。

    他停下了讲述,伸手握住了小女孩的另一只手。

    “真温暖啊……”

    现在,又是她让他躺下,她梳着他的头发的动作,就像母兽舔舐着幼崽身上鲜血淋漓的伤口。

    他竟在如此幼小的女孩身上找到了强势的安全与安慰。大约是最狼狈的一面都已经暴露在了她面前,他此刻暴露着自己的软弱,也只觉得坦然。

    “不可思议。”青年如此说着,金绿色的眼中泛出了晶莹的水色。

    “你很信任他。”

    “我只信任他。”

    “……这才是你失忆的根本原因。”

    “啊……”兰波轻轻的笑了,“是这样的。”

    如同天灾般的仅是存在就仿佛让人如同直面死亡。那的确是能让一个拥有强大异能的优秀谍报员也无法升起抵抗之心的震撼景象。但真正让一个能够在直面死亡时也迅速正确的自保了的人也本能的闭锁了记忆不愿想起的,是来自唯一信任的挚友的背叛。

    或许……并不仅是挚友……

    兰波想着,就听到上方落下的声音。

    “真特么人渣。”

    他有些惊讶的转头,就看见爱丽丝蹙着眉,一脸的不爽。

    “随便骂骂。”注意到兰波的目光,爱丽丝扬了扬眉稍,“你也是惨,不过也别太在意——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过几个人渣呢。至少他失去的远比你多。”

    “诶?”

    “你只是失去了一份信任。但是他可是失去了一个能为他出生入死的挚友啊。”

    爱丽丝模仿着八点档肥皂剧女配常有的那种口吻说道,说完,懒散的耸了耸肩。

    兰波怔忡了片刻,然后低低的笑了起来。

    笑得比哭还难看。爱丽丝内心啧了一声。只是重重的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把自己揉乱的地方再一一梳开。直到兰波的笑声间歇,终于把握得死紧的她的手松开了一点,她才再次开口。

    “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要回法国去吗?”

    “……说实话,我不知道。”

    任务失败了,搭档背叛了,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死了。就连研究设施本身都被彻底从地图上抹去了。这种情况下,要回去吗?

    “没有人在等你回去吗?”

    “没有了。”

    兰波摇了摇头。他是作为谍报员被选□□由国家培养长大的。即没有父母也没有家庭,对严酷的训练基地更毫无眷恋。每一次接受任务时都做好了身死异国他乡的准备。唯一的挚友,便是背叛了他又死在了他手上的保尔——也许能够让自己将如刀锋般危险的日子当做日常的,从来都不是爱国心,而只是因为这个人和他在一起。

    但这理由现在也荡然无存了。他的心因此产生了巨大的空洞,甚至面对曾经的目标中原中也,也产生不了任何敌意。

    曾经为之奋斗的事业突然变得毫无意义。所以,即便回去了又要做什么呢?继续接下一个任务,然后重复之前的日子,最终在某一天某个任务里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吗?

    他金绿色的眼睛里泛起了迷茫。这神情让身材修长的成年男性在这一瞬竟看上去有几分稚气。

    强大的异能谍报员,此刻撤去了武力与防备,也不过才是刚20出头的小年轻。

    还是个可怜的八点档男主角小年轻——啧,这么看着跟只可怜兮兮的迷路长毛缅因猫似的。虽然大只是大只了那么一点点。但是缅因猫嘛,本来就比较大只的。

    刚跑了个织田,虽然兰波不是小孩,不过强差人意——主要是他长得好看——而且反正钱也花了,要不,继续养着?

    继承了亲爹的土气的同时也完全继承了他的颜狗本质的爱丽丝如此想道,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开了口。

    “那就先待在这里好了。”

    “嗯?”兰波眨了眨眼睛,“可是我是敌人?”

    现在可还在打仗呢。

    “我对这个国家没啥归属感。”爱丽丝撇了撇嘴,她一个大天/朝人,这里打仗关她p事,“而且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个已经太晚了吗?要计较这种事情的话,我还做这些干什么?”

    “……这也是我想问的。”兰波眷恋的握着女孩的手,“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呢?”

    “只是顺其自然而已。”爱丽丝随手卷着他的发丝,用非常理所应当的语气开口,“你受了重伤,我发现了,就送去医院了。然后你失忆了,反正我也没穷到吃不起饭,就养着呗。至于之后,虽然我在你出院前就已经把事实查的七七八八了。但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进一步确认一下。”

    “所以以租房为借口和我接触了吗?”兰波眨了眨眼睛,“也是一个试探。”

    “试探的确是试探。”爱丽丝点头,一脸坦荡。

    虽然森鸥外这个屑好像对她有什么很奇怪的滤镜,但是爱丽丝自认就是个普通良民。甚至和她的那些同事同学相比,她的三观已经歪得不是一星半点了——她对于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她从决定在医院放养兰波开始,对他的评估和观察就没停过。也正是在初步观察觉得可以沟通的前提下,她才会亲自上阵和他接触。

    “可是你既然查到了我的资料,就不担心吗?”兰波扬了扬眉稍。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爱丽丝嗤笑。

    她查到的是兰波是情报员,又不是查到他是高功反社变态杀人狂。

    再说,真要干起来,最终鹿死谁手还两说呢——爱丽丝又不是只有森鸥外。

    更何况,满眼迷茫的青年那惨兮兮的样子,确实戳中了爱丽丝的萌点。兰波自己大概没有意识到,他站在那里恹恹发抖的样子,简直就像被孤身遗弃在了雪原上的小孩子。

    好在兰波也没有深究,他只是微微蹙起了眉,“但即便如此,这样也太危险了——你既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与中也君在某种意义上是敌对的,就应该一开始就把危险扼杀在萌芽里才对。我住院期间,你明明有很多方法可以处理掉我的。”

    那时候的他对森鸥外并不设防,也没有身为情报员时的记忆,特别是最虚弱的那段时间,毒杀或者刺杀,要杀掉他是很简单的事情。

    这俨然已经是站在了爱丽丝立场上的发言,小女孩哑然失笑。她眯了眯眼睛,手指一曲就在兰波的额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然后轻轻一哂。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在想什么呢?明明可以沟通的事情为什么要打打杀杀?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良民。”

    她眯起了眼睛,看着兰波弯了弯嘴角。

    “普通人,可是不会因为‘你可能会害我’这种理由就先下手为强去杀人的啊。”

    被敲了额头的青年于是怔了怔。然后忽然笑了。“爱丽丝是这么想的啊。”

    “是啊。”爱丽丝平静的笑了笑,眉宇间带出了一点儿惯常的慵懒。

    兰波笑出了声。

    ——会用那样的目光看着他,举重若轻的拉他一把的女孩,怎么看都不普通吧。

    ——但既然她要这么想的话,这样,也好。

    爱丽丝并不知道兰波在想什么,她只是伸手点了点下巴,说,“不想回去就先在我这里呆着呗。反正谍报员听名字也不是什么有趣的工作。你大可以趁机改个行,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找找其他想做的事情。”

    “反正你还年轻。”也不过就和她穿越前差不多大嘛。

    “而且整个研究设施都炸飞了,你和中也不说,别人也只会以为你们也都死在了爆炸里。从这个角度来说,留在这里还挺安全的。”

    被8岁的小女孩说年轻,哪怕已经感觉到了爱丽丝对自己的定位有些问题,24岁的成年男性依旧忍不住觉得又荒谬又好笑。

    “我可比爱丽丝大多了。”

    “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成同龄人。”爱丽丝耸了耸肩,不如说他们本来就是同龄人。

    兰波真的笑起来了,“这倒也是。”他点了点头,笑着说,“真奇怪啊,感觉我在爱丽丝面前反而像是小孩子。”

    被女孩不由分说的纳入了羽翼之下,被她的强势的保护着,兰波甚至有种错觉,在女孩的眼中,这世上的人类大概不是按照年龄划分的。如他这样迷茫的家伙,大约和真正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她并不算是特别乐于助人的性子。但若是幼崽恰好落在了她眼前,便会激起她强烈的保护欲——而对他这样处于迷茫中的人而言,这份近乎母性的保护欲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因为对于“母亲”这一概念的依赖是被铭刻在人类的本能里的东西。曾经亲身经历体验过许多强者与险境的前异能谍报员如此判断。

    即便爱丽丝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兰波想着,这个有着湛蓝色眼眸与阳光般金发的女孩,是个天生的“保护者”。

    因为他此刻就很想要依赖她的,想要被女孩所保护——只是这样待在她身边,就觉得整颗心都安稳充实了起来。

    即便这看起来有些怪异,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兰波想着,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他于是双手握住了小女孩的一只手,下意识的在她怀里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然后就又被敲了一下脑门。

    “要睡回你自己房间睡。”爱丽丝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

    “可是我现在好累啊。”高个子的青年非常自然的露出了软软的,很是无辜的表情。

    “不要撒娇。”爱丽丝绝不承认她差点儿就心软了——她这小身板被给兰波枕一会儿还行,要是真用这个姿势让他睡着了,还不知道明天要怎么肌肉酸痛呢。“累就快回去睡觉。明天还要去给你的房间添东西呢。还要想想给你找点事儿做,别忘了,你还欠我很多钱。”

    她说着,就推了推兰波。后者有点遗憾,但到底是乖乖的顺势坐起了身,站了起来。

    爱丽丝也跳下了沙发,她指了指边上的大衣和防寒服,“衣服先披上。外面还是有点冷的,当心别感冒了。”说着,她就皱了皱眉头,“快点。对了,我再去给你找点吃的带回去,你刚才基本没吃晚饭。”

    兰波的笑意更浓了一些。眸底泛起了柔软的光。他非常法国人的,单手放在胸前行了一礼:“遵命,我的小小姐。”

    哪怕是没什么少女心的爱丽丝也不得不承认,这瞬间的兰波真是赏心悦目。能把这么夸张的动作做得好看且不做作,真的是因为他的颜值和人种优势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