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诸天星图〕〔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帝王宠之萌后无双〕〔神医兵王混都市〕〔心界之主〕〔陈歌杨雪〕〔至尊人生陈歌〕〔我爸是大富豪〕〔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第一兵王〕〔大战帝〕〔我必将加冕为王〕〔战龙临门〕〔最佳特摄时代〕〔我有一个大世界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主文野]异能力名为森鸥外 11
    11

    “我想……找到……”

    青年如此说道。

    而女孩则平静的问:“为什么?”

    为什么……?

    兰波无法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执着从何而来。但他内心充斥着强烈的渴望。有什么东西,有什么非常非常重要,甚至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与记忆一同遗失在了那场爆炸里。这种感觉就像手中茶杯里的沸水一样,隔着血肉的杯壁,猛烈的刺痛着他的心脏。

    他说不出话来,但幼小的女孩却好像已经懂了。爱丽丝点了点头,走到青年身边,扳过他的肩膀,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锐利透彻的蓝眸仿佛一直看到了他心底深处。

    “所以,当时,你看到了什么?”她用轻柔却不容人质疑的语气问道。

    我看到了什么?

    啊啊——我看到了——

    兰波金绿色的眸子重重一震。他的颤抖骤然停止了,瞳孔暴缩。摇曳的深红猛然以他为中心延展而出,覆盖了整个客厅形成了一片奇异的半透明空间。

    维度被切开,视野被反转。高度和距离陡然扩展。爱丽丝被无形的力量瞬间从兰波身边扯开。巨力将她抛上半空,然后被紧接着跃起的森鸥外稳稳接住。男人抱着少女反身跃下,站立于地面之时,四周已不再是诊所的客厅。而是维度交叠却独立的全然不同的地方。

    由深红与金绿色构筑的,紧贴于现实之上却完全独立的亚空间排斥掉了客厅中的一切,只留下她,森鸥外和中也三人。

    “这就是?”爱丽丝睁大了眼睛环顾四周不可思议的,仿佛科幻电影一样的景象,“居然是空间异能……”

    而打造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呆然立于原地,兰波弯着腰,发丝遮住了眼睛,从爱丽丝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绷紧的下颌与惨白的脸色,像是随时会昏过去一样。

    “……我看到了……黑色的暴风。”他发出了梦呓一般的,□□一般的声音,“那是——黑色暴风中的世界……”

    仿佛应和着兰波的呼唤,无数大大小小摇曳着深红与金绿的半透明立方体凭空出现在他身边,一个停顿之后向着四周激射而出,然后猛然炸裂开来。

    “中也!躲开!”

    爱丽丝的蓝眸中厉色一闪,森鸥外抱着她飞身躲过一个袭来的立方体。暴烈的气浪卷起了女孩金色的长发。

    ***

    爆炸的通常定义,是在极短时间内,释放出大量能量,产生高温并放出大量气体,在周围介质中造成高压的,破坏性极强的化学反应或状态变化。

    但兰波的亚空间里,“爆炸”的,是空间本身。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立方体全是被他的能力所激发的小型的亚空间,它们可以在任何地方毫无征兆的骤然爆裂,掀起剧烈的震波撕裂空气。一瞬间,四周如同遍布看不见的刀枪与重锤的森林。

    黑发的青年并没有杀意,更没有瞄准在场的任何一人。但正如巨象不会注意到自己踩死了蚂蚁一样,即便这只是他沉浸在回忆中的应激反应,也足以简单的撕裂血肉碾碎骨格,分分钟毁灭弱者的生命。

    不愧是绝密档案里才找得到的,超越者级别的异能力者。

    爱丽丝在他展开能力的瞬间就懂了为何当初的爆炸现场如此不科学。想必挡住了面向内陆一侧爆炸冲击波的正是兰波自己。而他全无烧伤也得到了解释。爆炸的巨力直接击碎了他展开的亚空间,破碎的空间随他一起被击飞的同时,也为他抵挡了高温伤害。

    这大概就是不科学中的科学。爱丽丝此刻非常想吐槽。

    “你真悠闲。”

    “因为现在的展开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料。”

    眼角余光瞥到蜂鸟般灵巧躲闪着立方体们的中也,爱丽丝双手牢牢勾着森鸥外的脖子,随着男人在亚空间爆炸造成的锋锐森林中左闪右避,向着兰波突进。

    她并不害怕,甚至还有心情在刺耳的啸音里捕捉兰波的低语。

    “……那是黑色的野兽……四脚着地行走的野兽。以火为皮。以焰为尾。就连它的双眼,都如同炼狱深处喷射而出的火焰。”

    兰波展开的亚空间仿佛叠加在现实上的虚像,无论距离还是广度,都远超过了爱丽丝家客厅的实际面积。

    “……它没有恶意,也并无愤怒。不存在感情的波动。它只是为了这样做,才存在于那里的……它的尺寸和轮廓,就仿佛是手脚着地的人类,但那绝不是人类……洪水并不抱有杀意。火山并不抱有杀意。台风,落雷,海啸都不抱有杀意。但是他们都能在一瞬间杀死大量的人。那匹野兽就是这样。这个国家,将这种存在称为……”

    “……除此之外,还能有其他称呼吗……”

    但中也足够灵巧,那些立方体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森鸥外也如爱丽丝预想一般好用,他们像玩真人躲避球游戏一样左突右闪,擦过空间四处爆炸掀起的余波,缩短着与青年间的距离。

    “……地面上的一切都由于极高的热量而扭曲变形。就连天空的颜色都无法看清楚。况且背景什么的都已经如同被水晕开的水彩画一般……唯有横滨的海……远远能看见的那片海……”

    “……那只让大海以外的一切都消失无踪的野兽,看向了我……”

    高高跃起,森鸥外猛的侧头回避开一道看不见的利刃,随后左侧突兀出现的深红的小立方体陡然炸开,男人身型一晃就黯淡了几分。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仿佛听到了野兽的咆哮……”

    但是他们总算赶上了。再一次挡住爆炸,森鸥外瞬间崩碎成光点消失在空中,爱丽丝跃下地面向前奔去,扑进青年怀中,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兰波浑身一颤,像是被女孩的体温烫到了一般的,失焦的金绿色眸子定定的注视着她。

    “你想起来了。”爱丽丝笔直的回视。

    那片金绿色骤然清明,兰波闭上了眼睛。亚空间倏然消失。青年再睁开眼睛时,他们已然回到了热气腾腾的客厅里。方才的一起都好像一场梦。桌上的牛肉火锅还在翻滚,散发着醇厚的香气。

    “是的,我想起来了。”

    黑发的青年用一种恍如隔世般的眼神注视着爱丽丝,再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依旧安静乖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中原中也,露出了苦笑。

    “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吗?”他轻声说。

    ***

    “我是让·阿尔蒂尔·兰波。”

    在这种情况下,晚餐自然不了了之了。爱丽丝重新具现出森鸥外收拾桌子,其他人转移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爱丽丝让中也坐在一边,自己坐在了兰波身旁。

    青年摘下了帽子手套和围巾,谢绝了取暖器——他已经不再颤抖了。

    “和你调查的结果一样。”兰波开口,“我与搭档受命来到横滨,为了调查军部的秘密设施在研究的,被称为的迷之生命体。那是的东西。我们接收到的命令是确认那个东西的本质,如有必要则将其夺取……然而从设施那里将夺取后,正打算逃离之际,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我还没能回忆起来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记得的只有,因为那个什么事的缘故,我们被敌人发现并追捕。”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爱丽丝:“我的异能力,可以将一具异能力者的尸体吸收进亚空间,复原其意识以供驱使。”

    “复活?”爱丽丝皱了皱眉。

    “不,只是仅限在亚空间之中的,黏贴在不同维度与曲面上的意识的残渣。”青年解释道,“夺走了之后打算就此逃离的我,因失误而被敌人围堵。当时我驱动的尸体没能突破包围。就打算在那里将收为异能,想着会成为更加强大的异能……但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

    “我拿到手的只有安全装置。”兰波神情复杂的看着自始至终沉默不语,只是安静听着的男孩。

    “中原中也,中也君。你是作为人类人格,被铭刻在上的,作为防止暴走的护符一样的东西。由于我将你取走,安全装置被打开,让的完全姿态显现了。”

    “于是,发生了爆炸。”钴蓝色眼睛的男孩吐字清晰的说到。

    兰波露出了苦笑:“是的。完全体的荒神显现,一切都不见踪影了。”

    “然后,我的异能力第一个到达了爆炸的中心地带,捡到了你们两个。”

    爱丽丝总结陈词。于是一切都得到了解释。无论是古怪的现场,还是杨小七所说的“不是人类的人类”。

    但还有一个问题。

    “那么现在在哪里呢?”

    “应该是在中也君体内吧。”兰波说道。对于他的发言,中也点了点头。

    “是力量,并不是什么神明。要说的话,只是巨大力量的集合体。”钴蓝色眼睛的男孩说,“我则是为了让这个力量可以被控制而制作出来的‘人格’。”

    “这样啊。”爱丽丝伸手,有点费力的跨过茶几摸了摸中也的头。面对男孩乖巧中难掩紧张的神色,她只是微笑,“也就是说中也能够控制这份力量。”

    “可以的。只要不使用就可以。”

    “那就不要使用。中也只有是中也就足够了。”爱丽丝揉乱了他的一头橘发,笑眯眯的说,“反正人这种东西之所以是人,也只是因为拥有‘人格’而已。如果说中也是被铭刻在上的人格,那我们也只是附着在蛋白质上的人格罢了。”

    知觉不过是电信号,操作杏仁体和下视丘可以人为制造感情波动,恐惧与一见钟情来源于同一种激素,显叶和海马回是否正常运作决定了记忆。说穿了,所谓的人类在医学上终将被分解为细胞染色体核糖核酸,蛋白质生物电信号碱基微量元素。甚至进一步从医学角度分析,你的过去未来内在外在,爱恨情仇思想认知,全部都不过是化学元素作用的结果。

    那么“心”和“灵魂”到底在这具躯体的哪里?“缸中之脑”如果有朝一日因医学的昌明变为现实,“死亡”又该如何定义?以哪里为界限,去分类“人”与“非人”才是正确?

    正因为学的是医,爱丽丝才认为,人类根本不需要这种吃饱了撑得的“正确”。在日常生活中过度追求形而上的哲思,在她看来毫无意义。

    毕竟真要追究起来起来,就像上面所说的,中也也好她也好兰波也好,全世界的人类非人类异能者非异能者全部都能被拉到同一起跑线上——硬要诡辩的话,世间万物还都来源于宇宙大爆炸的尘埃呢。

    更何况,要比奇怪,谁还能比她这个穿越的更奇怪。

    “人格说穿了不过就是个性而已——和‘你是什么’无关,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

    “所以,你觉得自己是什么就是什么,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去做就好了。中也就是中也,无论加上多长的定语,用什么去称呼,都是你。”

    被撸头的男孩眼睛亮了起来,他眸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就知道你也有瞒着我的小秘密。

    爱丽丝没有揭穿。只是笑笑收回了手。正如她所预料的,中也确实“没有记忆”,但不代表着他对自己一无所知——他都知道自己的名字和最初的记忆了,再多知道一些其他的也很正常。

    她只是不在意而已。别说小孩子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且小朋友的小秘密——这个词听上去多可爱啊。

    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了。

    爱丽丝看向了金绿色眼睛的青年:“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兰波的眸子恍惚了一下,然后他听到自己说,“我要去找一个人,和我一起来的搭档,他是我很重要的友人。我……”

    然而,爱丽丝打断了他的话。

    在他眼前,小小的少女皱起了眉头,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叹息一般。然后,在兰波不解的目光下,她突然抱住了他,用了很大的力气,伸手圈着青年的脖子,强迫他低下头。

    兰波有些不明所以,但那目光让他的下意识的不想拒绝,青年顺着女孩的力气俯下身,她的手指插进了他的发间,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胸口。

    那是以她的年纪而言毫无暧昧的姿势,小孩子娇软的气息和偏高的体温传来,仿佛从皮肤一路熨烫到心底。

    但下一刻,他听到女孩在他耳边,轻声却低沉的开口。

    “我发现你的时候,除了撞击和擦伤之外,你受得最重的,被人攻击的伤口,是在背后。”

    “啊…………”

    所有的感情在一瞬间从金绿色的眼睛里退去了,在女孩的怀抱所打造的黑暗中,兰波的眸中一片澄澈。

    他想起来了。

    “是这样啊……保尔,是吗……原来你……”

    背叛了我啊。

    爱丽丝抱着怀中青年的头,眯了眯眼睛。

    “中也,和太郎上楼去。”她这么说着,伸手摸了摸兰波的头发。

    接下去,就不是小孩子该听的内容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