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诸天星图〕〔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帝王宠之萌后无双〕〔神医兵王混都市〕〔心界之主〕〔陈歌杨雪〕〔至尊人生陈歌〕〔我爸是大富豪〕〔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第一兵王〕〔大战帝〕〔我必将加冕为王〕〔战龙临门〕〔最佳特摄时代〕〔我有一个大世界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主文野]异能力名为森鸥外 10
    10

    租给兰波的房子比爱丽丝现在住的诊所小一圈,楼下客厅厨房书房,楼上两间卧室和洗手间,是个典型的三口之家布局,和诊所就隔着一个小院子。看上去比诊所还要再老旧一点,所幸内外建材都很牢固,家具也相对齐全。除了长久没有住人有点味道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

    “之前已经去把水电都恢复了,电器也补充了一点。”森鸥外一点一点给兰波介绍,言语态度俨然是个称职和善的房东,“昨天让人都打扫过了,家具虽然是旧的,不过被褥窗帘都换了新的。”

    随产权书找到的资料显示,其实原本这里才是诊所主人的住处。而爱丽丝现在住的二层小楼原先就是个诊所,一楼二楼都是医疗和办公用的房间。后来打仗了医生护士辞的辞走的走,维持不了原本的规模,才被主人二合一了。然后“记忆”里的爱丽丝和森鸥外来到了横滨,打包把两栋小房子都买了下来。她和森鸥外反正也住不了太多地方,这幢小房子就一直空关着。

    直到爱丽丝翻出了地契。

    兰波一边听一边抖,大约是因为长久没人住的房子那股冷气,他嘴唇都白了。

    就惨兮兮的。

    爱丽丝撇了撇嘴角,蹬蹬跑到窗边拖了个凳子爬上去关了窗,然后打开了客厅的空调,直接选了个30度。

    嗡嗡的电机声吸引了兰波的注意。他和森鸥外都不说话了,就看着小姑娘一连串的动作,等她做完回来森鸥外身边,他才低头,垂着眼睛露出了个淡淡的微笑。

    “谢谢。”青年的声音有点轻,却很柔和绅士,“不好意思,一直都疏忽了,我叫兰波,能请问小小姐的名字吗?”

    不愧是法国人。说着little lady这种单词竟然丝毫不显油腻。明明是爱丽丝一直缀在两人身后故意不理人——为此森鸥外还特地跟给兰波道了歉——他却把问题揽到了自己身上。

    爱丽丝眨了眨眼睛,这个人……

    “我叫爱丽丝。”散去蓝眸里一瞬的深色,爱丽丝仰头对青年礼貌的笑了笑,也并没有特意装出什么天真稚气活泼可爱的样子。

    “爱丽丝是我妹妹。也是她让我第一时间送你来医院的。”森鸥外在边上打补丁。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说辞。他极力推荐父女,可惜被爱丽丝强硬驳回——原话是“我爹进局子了,你也想进去么?”——就很遗憾。

    “原来我的救命恩人是这么可爱的小小姐啊。”兰波轻声说着,笑容更大了一点。他在爱丽丝面前蹲下身,没去管拖在地上的衣摆,伸手摘下手套,然后朝着小女孩郑重的伸出了手。

    “非常感谢您的援助。并请务必让我回报您的恩情。”

    爱丽丝这才看清,青年的虹膜是很好看的金绿色,中间较浅,外圈渐深,是她很喜欢的绿色猫眼碧玺的颜色。远看很是清冷。但在如此近处,就能清楚看到那掩在泠泠冷意下的柔软与纯粹。

    有点儿意思啊。

    小女孩微微扬起了眉稍,用相对外表来说过于老成的态度开口:“太客气了,叫我爱丽丝就好。我可以叫你兰波吗?”

    她说着,伸手握住了青年的手。

    触手一片冰冷。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爱丽丝倒是没有什么惊讶。

    反而是兰波的神色恍惚了一下,幼儿略高的体温传导到掌心里,他几乎是无意识瞬间握紧了爱丽丝的手,一句法文脱口而出:“chaud——” *

    说出口后,他才猛然清醒,赶紧放开爱丽丝的手。青年面露尴尬他刚要开口解释,小女孩的另一只手就先一步贴在了他脸上,打断了他未出口的话。

    爱丽丝能听懂一点点法文,至少刚才那个单词她听懂了。

    “是你的体温太低了。”小小的女孩五官甜美精致,童音又娇又软,但蹙眉说话时,却有种与年纪完全不符的,让他这个成年人都略感局促的压力。她一只手贴了贴他的脸颊,又换手背试了试他的额头,另一手把他松开的手拉了回去,准确娴熟的扣上了他的脉搏。

    只测了二十多秒就松开了。

    “心跳倒是没问题。不过最好等下还是再测个血压。”

    做完了这一切后,她像个严厉的医生一样开口。

    “啊……哦,好的。”兰波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住了几个月医院的条件反射,下意识的就点下了头。

    小少女的眉梢这才终于舒展开了。她甚至还给了兰波一个赞许的眼神,才抬头对森鸥外说,“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缺的你记下来,慢点一起买。”说着,又转头看着兰波,“兰波今天就不用开火了。等下来我这里吃饭好了。今天吃牛肉火锅。”

    “牛肉火锅…?”兰波条件反射的重复了一句。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变化。

    “嗯,觉得冷的时候最适合吃火锅了。”他茫然的眸子让小女孩笑了起来。她蓝眸一眯,就弯起了嘴角。

    那是同样与年龄不符的笑容,小女孩湛蓝色的眼睛澄澈得宛如云层之上永恒的晴空,眸光中有种理智却深厚的温暖,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愉快与满意,用一种近似于慈爱与安抚的态度注视着比自己年长得多的青年。

    ——简直就像是看着虚弱的幼崽的母狮一样。

    可一个7、8岁的**,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眼神呢?兰波正为自己脑中突然闪过的比喻感到荒谬。却听到小女孩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开了口。

    “对了,”她说,朝着森鸥外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刚才是对外的说辞,这家伙是我的异能力,虽然很屑,但是有我看着不会害你的。所以你不用害怕。”

    ***

    一个多小时后,爱丽丝带着她家的一大一小,和新租客坐在了客厅的圆桌边。

    火锅腾腾的热气氤氲升起,特地从储物室翻出来的取暖器就搁在兰波身边。客厅的空调开到了30度,以至于除了还是一身厚衣服的兰波,其他人都换上了薄衣服。如此万全的准备下,隔着雾蒙蒙的蒸汽,黑发青年的嘴唇也终于带上了一丁点儿,在爱丽丝的催促下动起了筷子。

    爱丽丝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相反,她一向觉得饭桌是很好的交流场所。

    人在吃饭的时候情绪多少都会比较舒缓。吃到中意的美食就更是如此了。反过来说,根据对方进食的情况,就能看出他的心理状态。

    行动比语言和表情都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真实。

    “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森爱丽丝,这家伙叫森鸥外。是我救了你。”

    “我是阿尔蒂尔;兰波——其实名字我也不记得了,这是从现场找到的衣物上的。”

    “我知道。”爱丽丝点点头,给中也夹了一筷子肉,然后对着兰波指了指身边的男孩,“这是中原中也。”

    男孩送上了大大的笑脸,兰波对他点了点头,因为那童稚的纯粹与可爱,眉宇间也不禁带上了柔和的笑意。

    但很快,这笑意就在爱丽丝的声音下僵住了。

    “中也是和你一起在**现场发现的。当时的**抹掉了2000米直径范围内的全部人和建筑物。只有你们两个幸存。”

    青年的脸白了白,他的手顿住了:“这些森先生跟我说过。

    “所以,很简单的推理,”爱丽丝抬头看了青年一眼,继续给自己夹菜,与兰波不同,她态度平静的如同真正的闲聊,“你显然不是一般人,你的过去一定与中也有关系。以及,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大概率就是你们两个引起的。”

    兰波的眼中浮起了阴影,他没有说话。

    爱丽丝却并不介意,“于是在这个基础上,我做了一些调查。”

    杨小七的科普实在丢三落四太不靠谱。事关中也的身世,她既然要养他,自然要确认清楚。而足足两个多月的时间,也确实够她查出个大概了。

    “首先是**的发生地。市政地图上没有端倪,但黑市情报和**内部流出的信息显示,那里有某个号称是在研究‘神明的力量’的军用设施。保密等级非常高,连横滨官方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做些什么。不过可以确认的是,在战争期间,这样的设施里,绝对不可能有外国雇员。”

    森鸥外的黑道人脉和乱七八糟人心浮动的横滨**,再加上战争快要结束国家上层打算洗牌的传闻,只要有钱,这种已经成为过去式的消息很容易搞到。

    “然后是你和阿尔蒂尔;兰波这个名字。”

    爱丽丝把一块豆腐放进碗里,抬起了头。

    她的蓝眼睛里流露出奇异的神采——那是洞彻、冷静、甚至带着怜悯的光。

    兰波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颤抖着,紧紧盯着那双蓝眸。

    “请说,”他抿了抿唇,“请告诉我。”

    “追溯到6个月前,都没有入境记录。我托人问了几家酒店,也没有找到和你外貌相符的入住人员。”爱丽丝放下了筷子,“但军方的资料库里有这个名字。是欧洲的谍报员。”

    这个世界现阶段的电脑网络安全水平远远低于她穿越之前。买了电脑拉了网线之后,爱丽丝顺着她“记忆”里的军方内部网络侵入了绝密资料库,用的还是她在美国时从网上学来的手段——只要花钱,暗网上提供各种等级的黑客教程,意外挺简单的就成功了。

    “全名是让;尼古拉;阿尔蒂尔;兰波。法国人,‘超越者’等级的异能谍报员,异能力名为。”

    她本来以为会是假名,毕竟谁家谍报员会那么诚实的把本名绣在帽子里潜入他国还随身带着。然而让她挺无语的是,兰波真的就这么实诚。

    “最后,我得到了证词。”爱丽丝伸手摸了摸身边男孩的橘发,转回头,一字一句的说,“中也告诉我,他最初的记忆只有青黑色的黑暗。直到有一只手,很有力的男人的手,把他从某处拉了出来。等他再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就是我了。”

    被透明的墙壁封闭起来的“神明的力量”。沉重而寂静的长久的黑暗。以及,打破封印,持有强大力量的男人的手。

    黑发青年的脸色白得像纸一样,他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发抖,身边的温度几乎是盛夏,他却仿佛被剥光了所有衣物赤身裸/体的站在冰天雪地之中。

    那双金绿色的眼睛,宛如森寒的湖泊一样从内部冻结,然后,湖上泛起了失焦的雾气。

    看上去就真的很可怜。但爱丽丝只是神色不变的继续说道。

    “所以真相就很明显了。作为谍报员的你,为调查军部的研究潜入了研究机构,然后,因为某个原因,你和研究对象,或者说成果,也就是所谓的‘神明的力量’发生了接触。接触导致了大**。**吹飞了2000米直径内的一切,中也在**中诞生,而你,因为实力和运气活了下来。”

    “……”

    “你体温偏低血压不稳是**伤害的后遗症。但你的失忆和怕冷并不是因为神经问题,而是因为恐惧。你在**中目睹了极其可怕的东西,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冲击。于是你的大脑自发的将这段记忆封印了起来,感到寒冷,正是你的身体做出的,让你不要去回忆的警告。”

    “也就是说,让你失忆的,正是你自己。”

    “我……”青年的牙齿在打颤。

    “那么,你现在已经几乎知道全部了。依旧还是想要找回记忆吗?”爱丽丝说着,站起身,接过森鸥外适时递过来的热茶,放在了青年的手边。

    沸水隔着杯壁烫痛了皮肤。兰波猛的抬起了头。然后一下子攥紧了杯子。

    他没有看错。小少女眼中的,确实是锐利强势却带着奇妙的怜悯的,仿佛矫健凶猛的母狮看着虚弱的幼崽一般的光。

    像是快要冻死的人攀附着热源一般,他下意识的,紧紧的攥住了这束光。

    “我想……找到……”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