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八岁的我成了火影〕〔不败医尊〕〔泣血王座〕〔幸运宠妻战爷晚安〕〔仙王殿〕〔前夫失忆后成了粘〕〔都市之战神回归〕〔疑雾密布〕〔江辰与唐楚楚书名〕〔爹地宠妻甜如蜜陆〕〔天降三宝虐渣妈咪〕〔仙尊归来洛尘〕〔江湖无双〕〔陶宝和司冥寒〕〔宁初战西沉〕〔我比阿p还能整活〕〔国民影帝宠妻成瘾〕〔星球上的完美家园〕〔快穿之反派他想从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主文野]异能力名为森鸥外 8. 08
    08

    好吧,至少这个屑会赚钱。

    第二天,森氏诊所在连休两日之后,终于重新开张了。

    一开门,爱丽丝就不得不感叹森鸥外联系的那位中介先生就特别给力,开张的第一天,就真的有三教九流的生意上门了。

    是个左臂骨折——明显是被钝器砸断的——估计是铁锤或金属球棒——的大叔。

    然后第二天,爱丽丝和森鸥外三更半夜被砸门砸玻璃闹醒缝了两个胳膊——顺便第二天一大早就找人紧急给玄关装上了铁质卷帘门。事实证明这个决定简直不能更正确,第三天,大清早5点,满身鲜血的患者登门,一阵咣当咣当的闹醒了房子里的所有人之后,带着缝了好几针的四五处伤口离开,留下了一叠钞票和一卷帘门的血。

    第四天,森鸥外刚给人开好感冒药,就冲进来两个彪形大汉二话不说把他往外扯,缩在台阶上的爱丽丝目瞪口呆——被蠢到的——的看着两个人被森鸥外笑眯眯的掀翻在地。因为这两人长得特别不好惹,爱丽丝还期待了一下他们会不会从口袋里掏出枪来——她对于自家异能力的实力很有信心。谁想到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壮汉居然只是色厉内荏,被森鸥外的手术刀一吓就全招了。原来他们是港口黑手党下属的外围小组织,港口黑手党禁止贩/毒,架不住有人作死要自己吸。他们这个小团体里就有一个吸/du吸high了,脑子不清醒,捅了自己兄弟一刀。混混们不敢随意搬动,只能想到请医生回去的办法。

    爱丽丝虽然对错过了正当防卫的正确时机稍微有辣么亿点点遗憾,但既然错过了也没办法,算了算距离,就让森鸥外自己拎着急救箱去了。

    结果森鸥外回来的时候说他晚了一步。捅人的吸/毒过量,他到的时候已经瞳孔放大血压归零,能用的急救手段基本全用上了也没抢回来。被捅的更惨,那一刀扎破了脾脏,等他到的时候都快凉了。

    这就挺好。心眼不太大的爱丽丝象征性的默哀了3秒钟。

    ——但是虽然是自己提出的建议,“特殊患者”的数量也未免太多了一点吧?

    重新回到房间的爱丽丝搂着中也坐在床上,翻着识字卡片就忍不住有点走神。

    她没有详细了解过《文野》的世界,毕竟杨小七的科普常年丢三落四——比如她提也没提过爆炸和中也的身世,其他什么黑手党侦探社恐怖组织更只是一笔带过的背景。爱丽丝理论上知道这个横滨很危险,但也只是理论上而已。

    直到她自己穿过来,还多了附带的记忆,才深切感受到这个地方的混乱。本土传统黑手党,租界复杂的私人武装,雇佣军和走私集团,保安公司和军火商,除此之外居然还要抱团的自卫组织和怎么看都是邪/教的新兴宗教。再加上战时混乱不堪的户籍管理,政府在此地的职能几乎被弱化到了一个极限。

    倒也不是没有相对安全的住宅区——但爱丽丝现在住的这块儿就真挺乱的。

    “稍微有点不爽啊……”

    爱丽丝喃喃自语,身边的橘发的男孩闻言抬起了头。

    “不爽?”

    “没事儿,不是说中也。”爱丽丝赶紧拉回思考,给了中也一个大大的笑脸和摸头,“中也很乖,什么问题也没有哦。”

    “我很乖。”已经能听懂和表达很多意思了的男孩笑了,不仅如此,他还用和她如出一辙的动作伸手摸了摸金发幼女的头,“爱丽丝也很乖。”

    咦——!这是什么品种的小天使!

    爱丽丝整颗心都要被萌化了,她立刻把那点小小的不快抛到了脑后,嗷嗷的叫着就把中也扑倒在了床上,挠他痒痒。钴蓝色眼睛的小天使立刻被逗笑了,大概是被她的扑腾挠到了痒处,他一边躲闪一边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两个小朋友在床上又笑又闹,直到爱丽丝没了力气才停下来。金发幼女牵着男孩的手,碧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中也。”

    “爱丽丝?”

    “没事儿啊。”虽然按照杨小七的说法身边这娃理论上能吊打n个自己,爱丽丝还是忍不住抬手在他脑袋上撸了一把,“我会保护你的。”

    ***

    然后,第五天,爱丽丝在门口又捡了个小孩。

    “你这个‘又’字用的就很有灵性。”

    “你闭嘴!”爱丽丝瞪了自家异能力一眼,转头就对着小孩露出了个安抚的笑脸,给他盘子里再添了一勺咖喱,她流畅的切到了日文频道,“慢点吃,不够再添。”

    小孩胡乱的点了点头,拿着勺子往嘴里扒饭。

    就特别可怜。

    爱丽丝看了看他伤痕累累的手,再看了看他身上不和尺码的衣服——因为家里实在没有合适的衣服,只能让他套了件森鸥外的衬衫,好在家里除了不是人的森鸥外只有小孩和她这个前规培医,只要不出门,也没人care。

    就是腿上都是伤口,看上去更可怜了。她内心啧了一声,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孩僵了一下,爱丽丝发现他连勺子都停了,赶紧若无其实的收回了手。

    “看你把孩子吓得。”森鸥外收拾着刚才给孩子上药时摊出来的器械药品,揶揄的弯起了嘴角。

    “你还说!”爱丽丝完全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对未成年人没有丝毫没同情心。她眉稍一扬跑过去就踢了他一脚。“这是我的问题吗?有问题的明明是这个世界吧!”

    不关心小孩子的世界特么吃枣药丸!横滨这特么是什么辣鸡政府!

    踢完还不解气,她光明正大的迁怒:“快去给中也上识字课!”

    “过河拆桥啊?”

    “滚滚滚!看到你就心烦!”

    正好,他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森鸥外耸耸肩,从善如流的往外走。不过哪怕爱丽丝不爱听,他到底还是补了一句,“这小子不单纯,有事情直接具现我。”

    “知道了。”爱丽丝眯了眯眼睛,“当我不认识枪茧吗?”

    不管是规培医森爱丽丝还是前陆军军医官爱丽丝,在这种方面都可说是见多识广的,小孩手上的茧子身上的伤口,她一眼扫过去就能明白个大概——然后就觉得,啧,人真的有时候要笨点才比较幸福。

    重新安静下来的客厅里,爱丽丝随手拉开一把椅子,就坐了上去,手撑着脑袋,歪头看着坐在对面吃得头也不抬的小孩。

    准确的来说,这是个比她现在的萝莉皮子还大一点的少年。目测12,3岁左右,个子在同龄人中算高的。但正因为高,更显得整个人精瘦精瘦。正是抽条的年纪,原本穿着一身明显尺寸偏小的旧衣裤,袖口裤管都短了一截,却像套了个麻袋似的,除了肩膀,哪儿都撑不起来。

    头发乱糟糟,全身都是各种伤口,倒在她家门口的样子,简直像是瘦到只剩了骨架的流浪狗。

    早上开卷帘门拿报纸的爱丽丝吓了一跳,赶紧具现出森鸥外把他抱了进来。好在这孩子只是饿晕了加有点低烧,一碰就醒了。他刚醒就想走,爱丽丝硬塞了面包和牛奶给他哄着人挂了瓶葡萄糖。见挂完了水的小孩烧就退了也不挣扎了,她就让森鸥外带他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森鸥外给他清理了身上各处的伤口,她热了昨天剩下的咖喱拿来投喂。

    也是穿越前的时候习惯了。虽然家里有保姆家政,但爱丽丝还挺喜欢自己动手做饭的。因为有个放飞自我的妈,她自力更生能力很强,大体上所有家务都能做一点,做菜技术意外的不错。就是有点微妙的不识人间疾苦,每次食材都会放多,一煮就是一大锅——反正吃的时候叫上家政阿姨一起分分就解决了。

    结果穿来之后这习惯也没改。现在家里就她和中也两个小孩吃饭——森鸥外可以吃东西但是没必要——这不就剩下来了么。

    和开始学说话之后又软又乖的中也不同,这小孩特别沉默。

    此刻也是如此。一盘咖喱吃干净之后,他就放下勺子又不说话了。

    爱丽丝跳下椅子,绕到他边上,尽量放软了语调:“饱了吗?”

    见少年点了点头,她就伸手准备去收盘子。

    然后盘子就被少年先一步捏住了。

    “放哪里?”他哑着声音开口。

    “啊……厨房。”刚说他沉默,没想到就说话了,爱丽丝有点意外,不过愿意交流总是好事。她弯了弯嘴角,“我带你去吧。”

    少年再次点了点头,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起了锅,沉默的跟在爱丽丝身后,走进厨房,在她的指点下,把餐具放在了水槽里。

    “之后太郎会来洗的。”爱丽丝阻止了他开水龙头的动作,“你手上有伤口,刚上完药,不要碰水。”

    “……嗯。”

    就挺乖!爱丽丝满意了,肯听话还不吵不闹的小朋友在她眼里各个都是小天使。哪怕这孩子长得不如中也可爱,在她眼里也有满满的乖巧滤镜光环。

    她眨了眨眼睛,决定之后找个机会问问这小孩愿不愿意留下来,反正他现在待到也不是什么正经地方。

    这么想着,她就抬起头,看着少年的眼睛问:“我叫爱丽丝,你叫什么?”

    “织田。”有着一双深蓝色眼睛和红铜色短发的少年开口,“我叫织田。”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