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诸天星图〕〔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帝王宠之萌后无双〕〔神医兵王混都市〕〔心界之主〕〔陈歌杨雪〕〔至尊人生陈歌〕〔我爸是大富豪〕〔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第一兵王〕〔大战帝〕〔我必将加冕为王〕〔战龙临门〕〔最佳特摄时代〕〔我有一个大世界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主文野]异能力名为森鸥外 7. 07
    07

    “所以,这就是中原中也学会的第一个中文单词居然是‘破产’的理由吗?”

    十几分钟后,森鸥外一脸无奈的把中饭端上了餐桌。

    “不关我的事啊!”爱丽丝略有点心虚,但一想到自己也是受害者,她声音又响了起来,“至少没有捡那几个脏话学就不错了。你要求不要太高啊!比起这个,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中介的联系方式?快让他们多介绍点客户来,不然再这样下去,我和中也真的要没饭吃了。”

    “zhong……ye……”听到了熟悉单词的男孩抬起了头,他看着爱丽丝,就像刚学会发声的雏鸟一样,再次重复了一遍,“……zhongye……”

    超级可爱!

    爱丽丝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了,她伸手戳了戳男孩的脸颊,眼睛就亮了。

    这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

    “嗯嗯。”她顿时来劲儿了,特别温柔的慢慢开口,“你,中原中也。”

    “ni……”

    “不对,你要说‘我’。”

    “budui……”

    “不对你不用学啊。来,跟我说,‘我’。”

    “快闭嘴吧。”同步着爱丽丝思维的森鸥外维持着温和的笑容,抬手就用一块煎蛋堵住了完全不适合幼教工作的自家主人的嘴,“好好吃饭,别搞事儿,你这么教怎么可能教的会。”

    “嘿,终于有机会叫我闭嘴,你抖起来了是吧?”爱丽丝努力吞掉煎蛋,就斜着眼看他。不过她倒也不生气,没点过任何育儿技能点,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她还是知道的,真让她教她还不会呢。

    所以,“你来教?”

    “我来教。”

    “行。”爱丽丝点了点头,“不准教他奇怪的东西啊。”

    “再怎么也不会比破产奇怪了吧?”森鸥外吐槽,一边说着,一边照顾着不会用餐具的中原中也。在他咽下一口肉粥之后,把勺子里放凉的那一勺再喂到了男孩嘴边。

    男孩乖乖的张嘴,把勺子含了进去,舌头卷过粥,嚼,然后咽了下去。

    “这是什么家政万能育儿画面。”爱丽丝看得牙酸。讲道理,森屑那张脸做这种事情不是一点点违和。

    “用杨小七的话来说,”森鸥外手上动作不停,淡然接话,“这个大概叫做男妈妈?”

    “噫——!”爱丽丝瞬间战术后仰。一口饭差点呛住,她赶紧伸手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撸下去,才朝着自家异能力猛翻白眼。

    “我谢谢你!吃饭的时候不要讲恶心的冷笑话啊!”

    “淡定淡定~”今天连扳数城的森鸥外笑得各种温柔。不过他也很懂见好就收,眼看爱丽丝不善的目光就要射来,立刻就转了话题,“爱丽丝,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吗?”

    “什么?”

    “就是三教九流的客户的事啊。”男人黯红色的眸子微微一眯,在灯光下,眸光都让人有种似乎被血光浸透了的错觉,“爱丽丝知道的吧,那些,是黑道成员哦。”

    “然后呢?”爱丽丝抬眼,嗤笑了一声,“黑道成员不生病?还是黑道成员看病不给钱?”

    小样儿,她在纽约的黑诊所里打工的时候,你个屑屑还不知道有没有被写出来呢。

    ***

    爱丽丝是良民,但是良民也是要恰饭的。更何况所谓的黑诊所,指的是证照不全或者不具备行医资格的诊所,可不是指给黑道成员看病的正规诊所。

    所以爱丽丝觉得森鸥外问得挺无聊的——这说得好像黑帮人员去正规三甲医院,医生就会拒收一样。照这么理解,犯罪嫌疑人和服刑人员岂不是连看病的资格都没有,生病只能等死了?

    爱丽丝内心轻哂。

    她当然知道这个屑是在试探她。但是她实在搞不懂这有什么好试探的?难道是因为之前的那番话让屑对她的道德底线产生了某种误会?

    那倒duck不必。

    所以她耸了耸就继续吃饭了。一顿午餐吃完,安顿好男孩收拾好桌子后。她就催着森鸥外从诊疗室书橱下面那叠乱七八糟的手写病历卡和单据里翻出了几张名片。

    打了几个电话之后,森鸥外和对方约了面谈。和爱丽丝报备了一声就出去了。

    地方不远,不需要爱丽丝出门。面谈完了,森鸥外还要再去医院看兰波。看看这位重伤员君的恢复情况以及什么时候能从烧钱的icu里搬出来。

    这一来一回就用了一个下午,森鸥外直到傍晚才回来。

    彼时爱丽丝正在给中原中也洗头,顺便教他自己一个人该怎么洗。别说,中原中也学习速度真的开挂,自从开始说话和模仿,他进步飞快。森鸥外不在家,诊所也不能开门。爱丽丝干脆就专心围着中原中也转了。她虽然幼教水平极其差劲,但胜在对小孩子有无比的耐心。一下午时间不仅教会了中原中也吃东西喝水擦嘴洗手穿衣服上厕所,还顺便让他理解了“你”“我”“他”之类的人称代词的概念,记住了家里三个人的名字。不止如此,他还会自发性的露出各种浅淡的表情了。

    简直就是见风长的小树,让爱丽丝特别有成就感。眼见森鸥外一直没回来,她干脆撸袖子上阵,决定先把中也给洗了。

    ——至于害羞问题那是完全没有的,你见过会对7,8岁小男生的身体害羞的外科医生么?

    “太郎,你回来啦!”

    所以当爱丽丝转头跟找到浴室来的森鸥外打招呼的时候,被教了一下午的小男孩也跟着抬起了头。

    “太……唔!”

    顶着满头泡泡还敢学人家说话的小朋友一睁眼就被辣到了。爱丽丝赶紧一手挡着淋喷——防止直接淋到——一手接水去给他洗眼睛。小朋友反射性的要闭眼,森鸥外马上伸手托住他的脑袋尽量动作轻柔的扒开他的眼皮——众所周知,洗发水进眼睛的最好对应方法,就是用流动的清水洗净。

    但是也不知道是被辣疼了还是水冲到脸上难受,中原中也身上红光一闪,瞬间,浴室里所有不固定在地面上的东西全部飘到了半空——包括爱丽丝和森鸥外。

    “重力异能?”

    爱丽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条件发射的挣扎了两下,发现真的不会掉下去之后,忍不住就爆出了粗口。“我去!这么牛的吗?”

    她看了看一手抓着还在飙水的淋喷,发现连水珠都不科学的以失重状态漂浮着。再看看身边飘来飘去的毛巾脸盆洗头膏,爱丽丝的蓝眸亮得惊人。

    “太空人啊!”

    “小心撞到东西。”

    相比完全没有危机感的爱丽丝,被喷了一身水的森鸥外冷静理智多了。尽职尽责的人形异能力一伸手就把飘在身边的幼女捞过来按进了怀里,“先别玩了,当心突然掉下去。”

    “我没玩!”爱丽丝抗议。不过虽然不喜欢被抱着,她倒也没有在这时候挣扎。

    “但你想玩。”

    “啧。”被拆穿了呢。她撇了撇嘴。但是这能怪她吗?失重漂浮诶!是人都想玩的好吧。

    “我就不想。”

    “你不是人。”

    被森鸥外抱着的金发幼女翻了个白眼。不过到底这么一直飘着也不是个事儿,爱丽丝扒拉着人形异能力的胳膊,想了想,就朝着呆呆站在原处的男孩喊道。

    “中也!”

    明明是自己造成的效果,却仿佛被抛下一般格格不入的站在浴室地板上的男孩抬起了头,钴蓝色的眼睛懵懵的看过来,接触到了爱丽丝的视线,才像是对上了焦距一般泛起了光。

    这一个下午,他已经能明确的认知爱丽丝的存在了。

    于是他也开了口,露出了很浅淡的微笑,说出字正腔圆的中文普通话:“爱丽丝。”

    “中也,停下。”

    “爱丽丝。”

    “不是,中也,把你的异能力关掉!”

    “爱丽丝?”男孩顶着湿漉漉的橘发歪了歪头。

    好萌!——不对,爱丽丝赶紧收敛脸上的姨母笑扳起了一张脸。但是男孩确实还没学到“停下”或者“关掉”之类的词语。于是她只能继希望于用语气传达。一时间屋子里就听到幼女的声音各种乱喊。

    “no!”,“stop!”,“止まれ!”,“やめて!”。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爱丽丝内心对小孩子的喜欢之情太浓郁,还是她“想玩”的欲望太热烈。她明明已经尽量加重语气了,否定的含义却完全传达不到中也那里。更搞笑的是,她说一句,中也就回一个“爱丽丝”,森鸥外一边飘一边听,噗的就笑出了声。

    “啧,你别打岔啊!”爱丽丝伸手就捶他。结果越捶这人还笑的越大声了。

    爱丽丝简直无语——森屑突然这么幼稚可还行?

    嗯?森屑?幼女碧蓝色的眼睛亮了亮,她忽然大声叫了一句“中也”,然后忽然放软了语气。

    “中也,乖一点。”

    那是很温和的,却清泠泠的让人不知道为什么背后生寒的语调。明明是童稚的声音,却带着某种无形的压力。

    男孩怔了怔,下一秒,他身上的红光骤然消失。森鸥外眼明手快的赶紧伸手一拽把他护进了怀里,乒铃嗙啷一阵乱响,原本浮在空中的杂物掉了一地。

    “没事吧?爱丽丝?”挡住了所有“攻击”并安全落地的森鸥外松开两个孩子,低头问到。爱丽丝摇了摇头,又赶紧去打量湿哒哒的罪魁祸首。

    还好,森鸥外挡得及时,中原中也也什么事儿都没有。

    不过,啧,没想到还真的有用。

    爱丽丝很有点心情复杂,她伸手,动作轻柔的把男孩淋湿了的前发撸到了一边。看着他懵懂的表情,顿了顿,终于还是一把把他搂进了怀里。

    “乖啊~”这一次,是真正温柔的不掺杂任何其他情绪的安抚,“我上午那是训太郎呢。和中也没有关系。中也最乖了。不需要记得那个。”

    “……说得我很不乖似的。”

    森鸥外一边捡起还在滋滋喷水的淋喷,伸手关上水龙头,一边嘟囔。

    然而等他转身,就看到了爱丽丝一脸谴责。

    “你还好意思说?你说说你!除了拖后腿还会干什么?”小姑娘可生气了,“要不是因为你这个屑!中也会把这句记住吗?还好意思抱怨!看你把孩子吓得!”

    啧,养娃那么开心的事儿,为什么她就还得附带一个屑呢?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