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丫鬟〕〔美利坚纵享人生〕〔逆天狂妃:邪帝,〕〔殿下万福〕〔农家科举之路〕〔农门娇俏小厨娘〕〔朱氏娇〕〔紫墟圣域〕〔我在火影开直播〕〔穿越远古:嫁个兽〕〔永生轮回〕〔花娇〕〔种出一个世界〕〔联盟之梦回s3〕〔非卿不许〕〔吞天战尊〕〔贞观贤王〕〔明虎〕〔我的合成天赋〕〔我的弟子从地球来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挚求 第18章 细节小事见初心
    柳志宇来不及深入反思,有些事情看不明白,也是一件好事,不需要有那么多的烦恼,做一个简简单单的人也不错。他觉得,简单是一种美,是一种境界,做人简单就好,生活宁静就好。无事此心不空,有事此心不乱;大事心不畏,小事心不慢。做简单的人,过简单的生活,任凭世事纷扰,我自信步闲庭。

    “当扒路军容易也不容易啊,只要有活干,就有钱拿。不过,总是要付出劳动力的,这真是脑力活和体力活的完美结合,干活也是有技巧的,更要靠智力取胜。师傅,实在佩服你们啊!”柳志宇心里糊涂着,摇摇头低语。

    “唉!你可别这么说,我们只管干活,其他的可管不了,这都是上面领导安排的,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哈!”工人悄悄的递了个眼色,一定要为他保密。

    仲达海突发奇想,畅声一笑:“哈哈!我们都是扒路军,都是八路军啊。”

    柳志宇顿时明白了仲达海的话意,瞥了他一眼:“怎么?你刚当了新四军,又想当八路军,你是不是很想当演员啊!”

    “我还真有这个想法,那个什么,八路军军歌怎么唱的来着,我想想啊,我想想,好好想想,小时候看电影听过的一首曲子。”仲达海使劲地挠挠头,抓了几把脑袋。

    突然之间仲达海眼前一亮记起来了,张嘴哼唱起来:“铁流两万五千里,直向着一个坚定的方向!苦斗十年,锻炼成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一旦强虏寇边疆,慷慨悲歌奔战场。”

    仲达海的歌声并不美,比杀猪刀强一点,把几个人员笑得几乎岔了气。

    无意之间,特勤机动队的绰号在夜骑队、迷彩夜袭队的基础上,又增添了两个名号,新四军和八路军;再加上了两个隐晦的称号,保安队和施工队。

    当然,这些几个名号都是在内部流传,没有向社会上声张,因为实在太夸张,有失作为警察的颜面和自己的脸面。为了以后能找个好对象,为了能在别人面前抬起头来,他们只有把泪水往心里流。

    特勤机动队的日子是苦的,有时也是充满欢乐的,那都是自己找乐子,自己娱自己的乐!业余时间举办篮球赛、足球赛、越野赛、唱歌比赛等等,人总不能被生活憋死吧。

    外面的阳光是灿烂的,大街的女人是美丽的,其实这个世界很精彩,只是没有走出去发现而已。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虽然没有辞职的打算,也不会以这个理由写辞职信,但这是特勤机动队每一个队员的心声。

    柳志宇是一个人善于发现美的人,怨天尤人毫不足取,自怨自艾毫无意义,自闭自怜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所以,他还是在现实中去寻找让自己快乐的事,让自己感到充实有意义的事,干能够体现人生价值的事。

    这样的机会是有的,就在不停的巡逻当中,去救助需要帮助的人,努力抓获现行违法犯罪分子,让群众看到他们的年轻风采,这就是活着的意义,否则真的会变成行尸走肉了。

    当一个人不如意的时候,总听到一句劝慰的话,就是说“好好活着吧,活着就好!”。是啊,人活着,就要好好活着,不是为别人而活,而是为自己而活。

    夜色渐深,整座城市沐浴在闪烁的霓虹灯下,那些璀璨的灯光,反而将星月的清辉所掩盖,遮住了月色的柔美,也烦扰了骑车巡逻的柳志宇和仲达海。

    他们有一颗喜欢安静的心,虽然在城市里还找不到归属感,但在这灿烂的灯火中、在川流的人群里,看到的似乎并不只是自己。

    “柳志宇,你看对面,路边有个小女孩,好像在哭泣,旁边怎么没有大人?是不是自己走失了?”仲达海一路上不停地欣赏着美女,突然发现一个孤孤单单的小女孩,赶紧停下来,仔细观望着。

    柳志宇停下来,注目望去,疑惑道:“是,是一个小女孩,年龄很小啊,有三四岁吗?我们过去看看。”

    柳志宇和仲达海骑车到对面路边。见小女孩哭得挺可怜,柳志宇关心地问道:“小妹妹,为什么哭了?你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看见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大男孩靠近过来,眼神充满警惕,眼里噙着泪水,一副孤独无助的样子,哭着答道:“我找不到妈妈了,妈妈,呜呜……”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柳志宇问小女孩。

    “我叫囡囡,我要找妈妈。”小女孩一想到妈妈,哭得更厉害了。

    这时,旁边围上来很多群众,有人议论:“这个小女孩,一定是跟她妈妈走散了,我在后面的那个路口就看见她一个人走着,应该是走了一段路了。哎!这么小的孩子,真走丢了怎么办呀!真是太吓人了,她的妈妈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呢!”

    “大家,有认识这个小女孩的吗?”柳志宇环顾四顾,问道。

    “不认识,”

    “没见过。”

    “小姑娘长得真漂亮,要是被坏人领走了,那可就麻烦了。”

    “哎,带孩子出来,可得要小心了。”

    “我听说,有很多拐卖孩子的呢。”

    “就是,还有专门拐卖孩子当成乞丐的呢。”

    “是啊,我在街道上就见过,有残疾孩子爬着沿街乞讨的,也没有人管,那个惨呢。”

    “这是谁家的孩子?真的不认识。”

    ……

    围观的群众纷纷摇头,没有人认识小女孩。

    一时无法知道小女孩的妈妈是谁在哪,柳志宇蹲下来问道:“小妹妹,你知道,你的家住在哪儿吗?”

    小女孩哭着鼻子,摇摇头。

    “那,你妈妈叫什么?你爸爸叫什么?”柳志宇又询问道。

    小女孩还是不停的哭,一边哭一边吱唔:“我妈妈……小兰,我爸爸……宝哥,呜呜……,妈妈,爸爸!”

    小兰、宝哥,这个名字好通俗,听小女孩的口气,这只是她爸爸和妈妈之间的彼此称呼而已,可是,仅仅知道这个,也无法寻找到他们,根本就无法确认是谁嘛。

    仲达海在一旁插话问道:“小妹妹,你知道家里的电话吗?”

    柳志宇点点头,有个电话也好找人。

    “不知道,我不知道,呜呜……”小女孩根本就没有记过电话,哭得更伤心了。

    现场是无法找到小女孩的妈妈了,柳志宇便安慰小女孩:“小妹妹,我们都是警察,我们带你去派出所,让你妈妈到派出所找你,好不好。”

    “我怕。”小女孩有些惊慌。

    “小妹妹,不要怕,警察是保护你的,我们带你去派出所,你就安全了,我们帮着你找妈妈,好不好?”仲达海温言劝慰着小女孩。他突然想起来,如果有白冰洁跟着一起巡逻,就好劝导小女孩了。

    小女孩最终还是听了柳志宇和仲达海的话。两个人将小女孩哄好,然后将她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派出所值班民警立即将小女孩走丢的情况上报了分局指挥中心,并安排一名女辅警陪着小女孩说话做游戏,让小女孩安静下来不再害怕。

    过了没多久,小女孩的妈妈赶到派出所报案,一眼看见正在值班室玩耍的小女孩,当即跑过去把小女孩紧紧抱在怀里,不停地痛哭流涕着,一遍遍地向小女孩道歉忏悔。

    幸好小女孩被找到了,她的妈妈惊吓一场。

    母女相见,一阵痛哭,好一会儿才止住哭声。小女孩的妈妈一边擦干眼泪,一边不停地表达感谢。

    柳志宇对小女孩的妈妈说道:“这位大姐,你以后可要小心了,一定要带好孩子,不要让孩子走丢了,如果孩子不小心摔伤了,或者说遇到了坏人,被陌生人抱走了,那才后悔莫及了。”

    “谢谢你们,我以后一定小心,绝不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小女孩的妈妈连声保证,要不是她只顾着自己玩,孩子也不会走丢,她再也不敢这么大意了。

    柳志宇和仲达海看着小女孩被她妈妈紧紧抱着离去,心里很宽慰,也很有成就感,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虽然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但也有一颗善心在。

    第二天,白冰洁听说了小女孩的事情之后,笑着赞道:“柳志宇,听说昨天晚上,你们救助了一个走丢的小女孩,不错嘛,能为群众办实事了。”

    “一点小事,举手之劳,每天晚上巡逻,总得干点实际的事吧!我们的初心不就是多做些好事,多为群众做些善事嘛。我们不能只管压马路,压马路压不出罗马来,对吧?我看你满脸喜色,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柳志宇说道。

    “当然有高兴的事了,天大的喜事,叶卓然的司法考试成绩出来了,满满的四百分呢!”白冰洁高兴地说道。

    “什么?四百分!太棒了!叶卓然,你厉害了!”柳志宇向旁边的叶卓然祝贺。

    “这有什么厉害的,能够通过就是成功,嘻嘻!”叶卓然喜形于色,激动万分。

    白冰洁也是兴高采烈,直接把仲达海叫到面前:“仲达海同志,你最近表现还不错,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我对你还是有点疑问的,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仲达海一脸懵逼,白冰洁的话里充满着诱惑,什么表现还不错,还有很大进步,这是认可自己了吗?难道自己有机会吗?她还有什么疑问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才无双〕〔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极品上门女婿〕〔王者归来洛天〕〔她来自古代:总裁〕〔名门闪婚:总裁的〕〔头号〕〔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厉少宠妻至上〕〔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多情龙夫入梦来〕〔这个王妃路子野,〕〔玄尘道途〕〔极品逍遥少年〕〔彗星与夜行动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