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剑长安〕〔身为法师的我只想〕〔重生崛起于腾飞时〕〔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穿越远古携千亿物〕〔开局大秦之主:签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84章 番外:新年(1)你们是想打一架吗?……
    第84章

    今年那场安乔中学的校友会, 盛喃靳一最终都没有参加——

    远在h市的父亲思心切,催归的电话不知打了多少遍, 主要原因大概还是盛笙回后让他得知了靳一的存在。按盛笙的话说,盛天刚最近的状态就是每日寝食不安,时刻拧着川字眉,忧心忡忡地想着千里之外家的小白菜小白菜旁边虎视眈眈的公狐狸精。

    无奈之下,盛喃只好提前踏上归程。

    然还是由公狐狸精陪着的。

    从机场坐出租车回家,越临近家里住处盛喃越不安。等视线里出现那栋她熟悉不过的矗立在松木旁的式别墅,盛喃的绪终于抵达峰顶。

    最后车停下来, 盛喃的行李箱带来的礼品礼盒被靳一拎出后备箱。

    “那个,”盛喃见他要动身, 连忙蹭过, 她仰起脸, 小心翼翼地挤出一点讨好的笑,“你今天真的要跟我一起进吗?”

    靳一勾着她手指, 神『色』淡淡挑眉:“不然?”

    “我刚刚考虑了一路, 总觉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我也没来得及给他打预防针。万一我爸没做好准备, 对你影响不好……”

    盛喃还在绞尽脑汁又一脸严肃地条分缕析讲给靳一听, 靳一也没打断她,就单手扶着行李箱, 安静听着。

    https://m.qi.

    盛喃说了好一会儿,没听见动静, 扭过, 只见那人敞着一身利落的灰『色』长款『毛』呢大衣,懒洋洋撑着长腿半矜着,比t台模特还t台模特地靠在拉起拉杆的行李箱上, 似笑非笑望着她。

    “…咕咚。”

    盛喃被看得心虚,退后半步咽了口口水。

    乎时,靳一进了半步,两人之间距离瞬间就扯远又拉近。他左手边扶着的行李箱一推,正好抵到她腰后,封住了她的退路:“跑什么?”

    盛喃严肃绷脸:“没跑,我这不是在跟你讲理嘛。”

    “嗯,我听懂了。”

    盛喃闻言一怔,随即长松了口气:“听懂就好,那我们是不是——”

    “你想始『乱』终弃。”靳一不紧不慢地打断她。

    “……”盛喃,“?”

    “『摸』都『摸』了,不想负责?”

    盛喃:“??”

    尽管很努力叫不要想歪,但盛喃还是感觉从脖到脸颊到耳朵都烫起来了:“你你你那又不是我要『摸』的!明明是你『逼』我而且我第二天起来还手腕酸呢!”

    靳一撑着行李箱的拖杆,恰将孩环在身前,他懒懒发笑:“你想想,我『逼』你了么。”

    “!”

    也不知想到什么画面,秒间小姑娘的脸就红得快要透出来了似的,偏偏面前的罪魁祸首还勾着散漫又无谓的笑,烟眸却低低压着她,像只把脸皮薄好逗弄的橘猫玩弄于鼓掌间的公狐狸精。

    盛喃又羞又恼得,都想上口咬他了。

    可是毕竟在路旁,就算她什么都不做,单凭靳一那张脸就足够吸引过路的视线了。

    这边是有年的别墅区,住在这儿的也好多都是邻居,保不齐就有能认出她的来……

    “行了,不逗你了,”顶那人哑声低笑,直起身的时很顺手就把小姑娘托着后颈勾进怀里,还拿身前敞着的长大衣裹起来藏住了,“消消火。不然待会这样进门,叔叔还以为我在外面对你做什么了。”

    “……”盛喃红着脸磨牙,但乖乖地被他摁在怀里,一动都没动。

    他衣襟上蹭着很清淡的雪松木混着薄荷的香,像抹进她呼吸里,抚慰得每一个『毛』孔都熨帖。

    盛喃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跳,竟然真的慢慢平复下来。

    “好点了?”那人低下问她。

    “没有。”盛喃把手伸进他大衣下,隔着柔软的『毛』线衣环着他精瘦腰身,“抱一会儿。”

    靳一低声笑笑:“抱就要收费了。”

    “嗯,随便你开。”小姑娘财大气粗地咕哝着。

    “一分钟,亲一下?”

    “?”盛喃蓦地仰,下颌搁在他胸膛前,严肃盯着他,“你这个人怎么这么——”

    那人却好像早有预料,轻一低就在她唇上亲了下,然后直回身:“感谢惠顾。”

    “!”

    惨遭“强制收费”的小橘猫气哼哼地松开手,拖着的行李箱跑了。

    靳一拿起旁边的礼品礼盒,懒噙着笑跟了上。

    昨天回来前,盛喃就跟盛天刚说过靳一会送她回来,具体虽然没有言明,但上门拜访的大概意思传达到了,因此盛天刚起了个大早,半上午开始就坐在家里严阵以待。

    表面倒是一切如常,散步喝茶看报,就是偶尔会被盛笙发现盯着报纸的位置五分钟没挪过,或者斟茶拿错壶,倒上了白开水。

    盛笙看着好笑,但也没拆穿。

    一份早报被翻来覆看了将近一上午,别墅的门铃终于响了。

    盛天刚转就要起身,又想起什么,他微板着脸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然后才转向盛笙:“你让他们进来吧,我上楼,有一封邮件要回。”

    盛笙笑着:“随您。”

    被他那心思深的儿那笑模样看得心虚得不轻,盛天刚咳嗽了声,放下报纸就上楼了。

    片刻后,盛喃靳一进到客厅。

    “爸殷阿姨不在家?”盛喃明显『露』出松了口气的表。

    盛笙瞥她:“殷阿姨上午有健身课,中午回来。爸等了一上午,刚刚上楼了。”

    “啊?刚上的楼?”

    盛笙转身:“我给你喊下来?”

    “不用不用,让他忙。”盛喃立刻摆手,帮靳一放下礼盒,“你先坐这儿,我给你找水杯。”

    靳一还没说话,盛喃刚要跑过,就被旁边盛笙伸手敲了脑袋一下:“坐回。”

    “…哦。”腹诽地偷偷瞪了盛笙一,盛喃下意识回靳一身旁坐下了。

    盛笙端详秒,问靳一:“喝什么?家里有茶,咖啡,果汁,牛『奶』。”

    最后一个选项听得靳一微微停顿。

    盛喃趁机报仇,贴到靳一耳边:“你别看我哥平常人模狗样的,其实他可幼稚了,每天必须有一盒牛『奶』,还得是冰——”

    “咳。”

    “……”

    盛喃瞬间板腰直身回,刚咳嗽完的盛笙正笑眯眯地看着她:“谁人模狗样?”

    盛喃脸顿时垮下来:“不是我说,你们职业选手的听力都这么变态吗?还让不让人说悄悄话了。”

    “悄悄话可以,”盛笙撸袖,“悄悄骂容易挨打。”

    盛喃连忙护住额,表凶起来:“你弹我脑袋我可咬人了啊!”

    “那就顺便给你把那两颗小虎牙一起拔掉好了。”

    “??”

    盛喃还想反抗这种家庭暴政,不过没等她张开爪,旁边那人抬手,安抚地在孩的短发上『摸』了『摸』:“有苏打水么。”他时望着盛笙开口。

    盛笙过来的脚步停下,他眯着在那只正『摸』家妹妹脑壳的手上盯了秒,微笑:“有。等。”

    “谢谢。”

    “……”

    盛笙转身了,盛喃却抖了一下,连忙转回来:“你怎么招惹他了?”

    “我有么。”

    “有!超级有!”盛喃想起什么又连忙放轻声,“你没见他以前打比赛,每次虐人特狠的团战指挥前都是这个反应,句越短火气越大。”

    “嗯。”靳一似乎不怎么在意,就笑了下。

    盛喃见他反应,忧心地继续说:“真的,你别看他像个战五渣,虽然我估计他确实是。但他们玩战术的心脏啊,万一在我爸那儿给你穿小鞋……”

    小姑娘还长篇大论地说着,靳一余光里已经瞥见盛笙往客厅回了。盛喃也不知是控诉得太投入,还是今天绪太过紧张,好像完全没察觉顶的乌云逐渐笼罩。

    靳一敛回余光,在盛笙进到客厅前,他低下迅速在小姑娘唇角亲了下。

    盛笙脚步蓦地一止,拿苏打水瓶身的手慢慢捏紧。

    “呜?”被亲断话声的盛喃茫然地看靳一。

    靳一却已起身:“谢谢。”

    “?”盛喃连忙扭,这才发现盛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客厅了。也不知他有没有听见说他坏话,盛喃心虚地直回身来,目不斜视,正襟危坐。

    盛笙凝了靳一秒,温地笑:“不客气。”

    话声未落,盛着苏打水的透明瓶身就被隔空抛了过来。

    靳一抬手截住,直身,抬。

    客厅寂静。

    盛喃察觉这气氛逐渐诡异,不由『迷』『惑』地仰起,她看了看近处这个,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个,然后她迟疑又纠结地站起身。

    “那个,你们是想打一架吗?”盛喃诚恳地问。

    那边剑拔弩张的对视被截断,两人回。

    盛喃被迫承受双倍的杀气未消的视线,神语气都更诚恳了:“我也不好偏心,要不,我帮你们叫两辆救护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