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极品老太太后〕〔女配在年代文里做〕〔重生80下乡肥妻要〕〔替嫁后,发现老公〕〔偏宠狂妻:大佬是〕〔我在木叶的躺平模〕〔都市修真邪帝〕〔反派家的团宠崽崽〕〔重生之江北水乡〕〔人在三国,朝九晚〕〔洛洛历险记之天狮〕〔重生后,摄政王他〕〔全民领主,我的领〕〔陆云萝寂无绝〕〔快穿女配专抢女主〕〔我的神话体系和你〕〔重生后,我娇养了〕〔领主:我的兵种能〕〔大宁第一衙内〕〔山野花香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75章 第75章我都知道的,喃喃。……
    第75章

    靳一跟来送茶水的服务员后面, 走进包间。

    此时寝室里老二和他女朋友也经到,五人包间圆桌旁坐一圈, 只留盛喃身旁那一个空位。

    靳一从红着脸的小服务员旁边走去,拉开椅子。

    他还未坐下,圆桌斜对面的徐放彬喊一嗓子:“哟,这是谁啊,怎么这么自觉就往我们一嫂旁边坐?”

    靳一没停,似笑非笑地瞥他眼。

    老二正跟女朋友说悄悄话,这会儿抬:“老三今天怎么胆子见长, 这是准备翻身农奴歌唱,连他爸爸都敢招惹?”

    “滚滚滚啊, 你骂谁儿子呢。”徐放彬笑骂。

    “爸爸不是你喊的?那天我们可都听见。”

    “我可以喊, 你们不可以讲。就是这么双标。”

    尚浪正和小服务员客气, 接茶壶回到桌旁,他一边给靳一的杯子添水, 一边给徐放彬补刀:“老三最能顺杆爬, 还不是发现今天的食物链顶端换人嘛。”

    记住m.qi.

    徐放彬就坐他旁边,抬脚要踹:“数你最小最底端你还埋汰我!”

    “什么话, 寿星最大听没听?”

    “有这话吗?”徐放彬立刻话茬接往对面一抛, “一哥,真不是我挑事儿, 你说老四不你放眼里也就算,他竟然都不一嫂放眼里, 这属实是不能忍啊?”

    “你大爷的, ”尚浪笑着茶壶一撂,“我对一哥那拳拳之心岂容尔等宵小挑拨,再瞎说我可要滚茶泼你。”

    徐放彬往旁边一躲:“满屋就咱俩特殊, 单身狗不伤害单身狗,未来两年我们还要互相爱护啊老四。”

    “滚吧,我脱单肯定比你快!”

    “嗯?兄弟归兄弟,但这是原则问题——我老三你老四你懂不懂尊老爱幼怎么能我之前脱单!”

    “等你?我怕我等到八十还是母单。”

    “靠!”

    对面像两个活宝似的,逗得原本情绪不的盛喃都微微弯眼角。

    靳一从坐下后就望她,此间突然俯身靠近些,问:“他们欺负你?”

    盛喃笑意微滞,仰脸看他。

    恰这一秒赶着那两人话后空隙,靳一并没有刻意压到多低的声音被听到。

    徐放彬憋出个大苦脸:“冤枉啊爸爸!我们对一嫂那是恭敬而不冷淡,热情而不狎近,时刻保持社交距离坚守宾至如归!”

    靳一侧回椅子里,微微皱眉:“送上来前还的。”

    “这会儿不也的吗??”

    “不。”

    “哪儿不??”

    靳一顿住,凌厉的眉峰微微褶起,又回去看盛喃几秒,他转回,轻眯起眼:“你是不是又说什么不该说的?”

    盛喃桌下拉靳一衣角一下:“没有,我们只是闲聊。”

    可惜徐放彬没察觉盛喃避开话题的意图,接话:“对啊,我们就是聊聊你日之类的。”

    “……”

    靳一眼角一跳,神『色』蓦地冷淡下来。

    就像他熟悉她细微的情绪变,盛喃对靳一的反应也最解,听到徐放彬开口她就知道不,第一时间伸手直接按住靳一的手腕,用力握握。

    靳一僵停须臾,长眸微敛。

    房间里一瞬的气压变,其余几人也都察觉。

    尚浪无语地撑起额,借着手掌遮蔽,又给徐放彬一个眼神示意。

    徐放彬欲哭无泪:“我又说什么不该说的吗?”

    “是我问的,又不是你提的,”盛喃仰回脸儿,弯眼笑笑,“可能是我选礼物的眼光太可怕,所以他一直不乐意告诉我他日是哪天,我就瞒着他偷偷来问你们。”

    话尾,女孩俏皮地眨下眼。

    “神兽”经被压制住,房间里这才缓和。

    其他人虽然明白靳一情绪变背后的原因不会这么简单,但没一个人会再这时候问。

    尚浪顺着盛喃的话玩笑:“一嫂送的礼物肯定不会差,倒是一哥对礼物的审美,值得怀疑。”

    “我也这么觉着,”盛喃假装叹气,“但某人的爱实太少,选礼物都困难。”

    “这题我会,”老二『插』话,“一哥最大的爱就是智商碾压和成绩吊打。刚进大那会儿我们专业里都豪气万丈啊,谁还不是个市级省级的状元?不到一期就发现,状元和状元之间也是可以有天堑的。”

    另外两个闻言立刻肃穆,痛心疾首地。

    盛喃轻声笑:“那不叫爱,明明是天赋技能。”

    寝室里的单身狗两兄弟立刻表情夸张地扭:“噫……”

    “空气里是什么味道?”

    “狗粮味儿。”

    “这么护男朋友的女朋友,我酸啊。”

    “谁不是呢。”

    靳一眼尾最后一凉意被盛喃的话『揉』碎,他半低回眼,忍不住勾女孩想落回去的手,托掌心里轻轻玩。

    盛喃想抽回来,但幅度又不敢太大,怕被他们发现。只趁着转的工夫偷偷睖他。

    靳一烟眸噙笑,长睫垂着,并不说话。

    “不一嫂,你之前给一哥送什么礼物,也让我们参考参考?”尚浪问。

    盛喃抬回:“送一本书,还送一本单词本。然后就没——啊。”她突然轻呼声,懊恼地扭去看靳一。

    靳一松开轻捏她掌心的手,难得神『色』微愕:“弄疼你?”

    看那人做错事似的反应,盛喃不知道怎么有想笑:“还行,没有。”

    靳一这才松缓眉眼,靠回椅子里:“明明还有书签。”

    “啊,对哦,”盛喃这才想起来,“差忘。”

    靳一“记仇”地看她一眼。

    “等等,书?”尚浪第一个反应,他扭去看宿舍里另外两人,“难道是那本?”

    “噢噢噢,就那本卡什么兄弟来着?”老二跟着恍然。

    徐放彬想都没想:“卡拉ok兄弟?”

    老二无语:“卡拉ok你个。”

    靳一听得忍俊不禁,低声补句:“《卡拉马佐夫兄弟》。”

    “对对,就这本。”老二郑其事地。

    刚说完就被他女朋友无情拆穿:“就算人家说的是错的,以你的文盲程度估计也听不出。”

    老二小声:“你给我留面子,不要拆穿。”

    “我们三个都看几遍也记不住,”尚浪笑,“理科上来的,一哥这才是异类。”

    老二立刻:“没错。”

    徐放彬感慨地看着靳一和盛喃那边:“难怪被一哥当传家宝似的,谁碰一下就剁掉谁的架势,原来是一嫂送的礼物?”

    盛喃听得莞尔,回问:“真的吗?”

    靳一淡定:“听他夸张。”

    “什么叫我夸张?”徐放彬冤得不行,想都没想就脱口,“美院那个超级漂亮的姐不就是因为拿起那本书翻一下,才被你直接凶哭?人家可是一路哭着回宿舍的,全校都听这件事吧?”

    “。”靳一凉冰冰地抬眸瞥他。

    徐放彬反应来,迅速低。

    老二老四忍不住咳嗽着压笑:“有人今天怎么总是雷区蹦迪?”

    徐放彬小声:“滚滚滚。”

    被徐放彬这两句话提醒,盛喃经想起自从经雨霏那儿听的版本,她慢吞吞:“我们美院那个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靳一皱眉:“谁跟你提?”

    “不要你管,”盛喃哼他,“也不能怪别人,谁叫你开时只给她联系方式?一定是她以为你对她感情特殊,所以才误会。”

    靳一停几秒,唇角轻勾下,低声问:“吃醋?”

    “胡说!”盛喃咬牙反驳。

    靳一俯身去,笑着『揉』『揉』她顶,靠到她耳旁轻声:“当时我确实给她联系方式,但是是因为你。”

    “?”盛喃明显不信,“我那会儿还国外,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一开的时候,我以为你会来s大,所以去美院的报到处翻遍他们每一个专业每一个班级的新名单,但始终没找到你。”

    盛喃微怔,眼神黯黯。

    “但我不想相信没有你。那时候是那个人负责迎新,告诉我可能有遗漏,如果找到你的名字,就会第一时间联系我。所以我才给她号码,我想万一有一可能……”

    耳边的声音低下去。

    靳一的话没有说完,他语气几乎是带笑的,但盛喃还是听得心里一紧。

    有时候比绝望还要折磨人的,就是那一丝明知是幻想,却还忍不住想要去相信、想要握手里的,虚无的希望。

    如果绝望是死刑,那虚无的希望便是凌迟。

    夜以继日,无休无止。

    “哎哎哎,大庭广众的那俩小情侣干嘛呢,当着我们单身狗的面这样咬耳朵不合适吧?”尚浪拍桌。

    盛喃回神,轻碰碰靳一。

    某人这才懒洋洋地倚回座椅里。

    他眼皮薄掀,似笑非笑,眼尾泪痣跟着轻轻一起:“怎么,你有意见?”

    “……”

    别说尚浪,除盛喃外,圆桌外一圈全都懵。

    一两秒后,老二忽然抬手,一捂住自家女朋友眼睛:“要命!一嫂快你家妖孽收回去!他不守夫道,瞎他妈勾人!”

    “啊姜启文你手拿开!”老二女朋友抓狂。

    尚浪一个哆嗦,慌忙回拉住徐放彬的手:“三哥,让我多看你一眼。”

    “『骚』着我玛德,”徐放彬也扭,随即问,“为什么要看我?”

    尚浪幽幽地:“多看看你的脸,我要弯的『性』取向正回来。”

    徐放彬:“……滚你大爷!!”

    ·

    那天晚上原本说的是不喝酒只喝茶,但不知道怎么就开。最后结果就是宿舍三兄弟怀着被“欺压”两年的怨念,轮番上阵给靳一灌酒。

    所幸除尚浪这个会里跟各校外校内人员打交道的酒量不错以外,另外两人的战斗力都可以忽略不计。不即便如此,靳一还是喝得微醺。

    最后一桌六人,倒下两个半。

    老二姜启文被他女朋友带走,喝得完全卧倒的徐放彬自然只有尚浪抬得动。

    尚浪走之前还对靠椅子里轻轻捏额心的靳一不太放心,问盛喃:“一嫂,你这边没问题吧?要不我找会的人来帮忙接一下?”

    “不用,”盛喃和靳一确定状态,“他可以走,我旁边守一下就。”

    “行,那号码就那个,有事给我打电话哈。”

    “的。”

    尚浪驮着徐放彬离开,门关上后,包间里就彻底安静下来。

    盛喃有不安地趴趴身,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靳一喝醉:“…你没事吧?”

    “嗯,”那人嗓音被酒精醺得哑然,“没醉,有一轻微的眩晕感。”

    “那还。”

    盛喃松口气,起身去旁边给他拿新杯子倒上水,然后跑来,她他膝旁蹲下:“你喝水吗?”

    靳一接杯子缀一口,就放到旁边,他扶着椅子起身:“走吧,我送你回校。”

    “你这样能回校吗?”盛喃担忧,“还是附近找一家酒店住吧?”

    靳一牵起她的手,严格地十指扣合,才往外走:“不行,晚,我不放心你自回校。”

    “我可以陪你住下嘛。”

    “?”

    靳一停下,微微侧身望她。

    盛喃说完才反应来什么,被他挡一晚滴酒未沾,这会儿脸却红得像半醉,眼神也挪移:“我我我没有别的意思。”

    靳一淡淡一笑,俯去她唇角轻亲下,就退回身:“那也不行。”

    “为什么?”盛喃都顾不得脸红,不解地问。

    靳一轻叹:“你才来校多久,现就夜不归宿,就算什么也没发,校里也可能传出不的流言。”

    盛喃被他的话意外到:“你不是从来不乎别人说什么的吗?”

    “那是对我,”靳一确实喝得有轻醉,此时竟是像有情绪似的,他靠近想抱她,又哑着嗓子低低咕哝声,“对你怎么行。”

    盛喃怔,故意凑近惹他:“对我为什么不行啊。”

    靳一靠近的小姑娘抱进怀里,然后埋她发间,满足地叹声:“我不容易找回来的……谁敢说你坏话,男朋友替你教训他们。”

    盛喃明明想笑,眼圈却慢慢红。

    她伸出手,也轻环住他:“你喝醉以后傻啊靳一。”

    那人也不反驳,她耳边哑着声笑,嗓音犯规极。

    盛喃却抱他紧:“…如果知道那天是你日,我一定、一定不会那样做的。”话尾,女孩声音微哽。

    “我知道,”靳一轻轻吻她长发,声音安抚而静谧,“我都知道,喃喃。”

    盛喃趴他怀里,眼泪还是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后,贵妃被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