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穿越远古携千亿物〕〔开局大秦之主:签〕〔女主角是怎样练成〕〔心动热吻〕〔逃荒,我靠千亿物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67章 第67章“S大第一斩”
    第67章

    这声“靳一”出口后, 几步外,那人一动未动。

    就那样望着她, 连神情都没来得及变,漆烟眸子里慵懒未散,情绪却好像瞬间就抽干成了一片空白。

    还是盛喃先回神的。

    这场重逢来得突然,震惊之后,不可抑止的欣悦和无地自容的尴尬一涌上她心头来。但也只那片刻间。

    [你是我第一个说出这件事的人……是我错了。我不该信你,也不该说。]

    [我或许就不该认识你。]

    片刻之后,那日比冬雪还凉得彻骨的眼神和声音都一回溯进脑海里, 盛喃僵了下,在再次看见那样的眼神前, 她慌『乱』地挪走了和靳一对视的视线。

    随着理智回归, 夏末的聒噪蝉鸣和人声鼎沸又洒回她的界。

    抱着书路过的两个女聚头, 目光扫来。

    “我去,对靳一拦路表白, 真勇啊。”

    记住m.qi.

    “估计是今年新, 还没领教过s第一斩的厉害。”

    “也是,老谁敢……”

    盛喃难堪地微红了脸, 这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此这阵仗确很容易让人误解。

    而那个人, 应该也不想和她再“认识”了吧。

    “我,我点饿了, ”盛喃拉住旁边不知所措的经雨霏,“能麻烦你带我去食堂吗?”

    “啊?哦哦不麻烦, 我也去, 走吧。”

    “谢谢。”

    盛喃拉着经雨霏,落荒而逃。

    宣传栏前又静寂数秒。

    烟t男震惊扭头:“这个盛喃,不会就是你那个——”

    “…现在几点。”

    “啥?”

    “间, 几点。”

    “噢,我看看哈。”

    “……”

    靳一仍是死死望着那个背影,一眼都不敢眨。

    怕眨一次眼,女孩的身影就会像这两年间里的无数次梦里那样,顷刻泡沫消散。

    绝情到一丝痕迹都不会给留下。

    “12:22。”徐放彬,也就是穿烟t恤的男说道。

    靳一从裤袋里『摸』出手机,按亮屏幕,低眸确认过一遍,语气恍惚:“……竟然不是梦啊。”

    “?”徐放彬不爽,“当然不是梦!我这么一个活人——哎一哥你上哪儿去!”

    徐放彬话没说完,身旁那人眼角轻抽了下,像是费压抑着某种亟待爆的情绪,这一秒里那张清隽俊美的面孔因为痛苦或者的什么竟几乎接近狰狞。

    头也不回地跑出去,几米外就撞开了一个横向经过的学。

    被撞的男差点摔倒,回神气急败坏:“你神经病吗长没长眼——”

    眼前已经没人了。

    “我靠这是疯了吧?”徐放彬吓了一跳,连忙追上去。

    中午第二节课下课,是教学区人最多的候。

    靳一就算拿出跑100m的速度,障碍物太多,也还是没能在第一间追上女孩。

    托在前“开路”的福,徐放彬倒是气喘吁吁跟上来了,一把拉住靳一:“一哥,一哥,你冷静、冷静点……哎哟累死我了这是跑50m体测啊……”

    “放开!”靳一攥拳,声音哑得厉害。

    徐放彬幸见过这人的“动手能”,求欲强得很,立刻就松手了,但不忘在那人又要跑出去前提声:“哥!你这样过去非得吓着她,真的!”

    “……”

    已在几米外的挺拔身影一滞,然后缓冲几步,那人慢慢停了下来。

    徐放彬长松了口气,连忙跟过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不是,反就那个思——她在美院今年三的国际交流名单里,蒸不了的。你先缓缓。”

    靳一克制地慢慢敛眸,理智还在,徐放彬说的话刚刚第一间就想到了,但理智控制不了身体。

    觉得自己要疯了。

    可她胆子那么小,这样是会吓到她。

    万一她又跑了怎么办?

    想到这种可能,靳一顿一步都不敢再往前了。

    在原地僵停许久,曝晒到皮肤刺灼的日光终于把从冰窖里拉了出来,回身看向徐放彬:“你帮我去看,她要去哪个食堂。”

    徐放彬还心余悸,愣了下:“这不太好吧?万一人家以为我是什么变态跟踪犯……”

    “学期内随便一门专业课,我保你期末gpa满绩。”

    徐放彬闻言毫不犹豫地甩掉了节『操』包袱:“三门!”

    靳一皱眉,但一秒都不想耽搁:“确定以后消息给我。”

    “得令!”徐放彬撒欢地冲了出去。

    靳一在原地又僵站几秒,才终于压下不甘,『逼』着自己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确需要冷静一下。

    ·

    “刚刚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冲上去表白呢。”走出去好一段路后,经雨霏还在后怕。

    盛喃心不在焉地一笑:“怎么会。”

    “什么不会的,每年新开学都得碰上这么一批勇士,”经雨霏叹气,“前人的路总是用鲜血铺就的。”

    盛喃想起什么,回眸:“我刚刚听见过路的女聊天,她说的s第一斩是什么思?”

    “噗,你听见人这样说啦?”经雨霏没忍住笑,拐着盛喃胳膊乐弯了腰,“那可是靳一凭被冠封的外号,开始好像是在学校论坛一栋超高的话题楼里人给取的,后来因为太贴切,所以私底下家就这么喊了两年了。”

    盛喃茫然:“就是s第一斩?斩什么?”

    “斩少女心啊,”经雨霏眯眼,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动作,“快准狠,不管什么校花系花级花专业花,在那儿一视同仁,不留一丝情面。”

    盛喃梗了几秒,还是忍不住小声问出口:“学期间,没谈过女朋友吗?”

    “没吧?敢告白的勇士都被眼都不抬地‘斩’了,哪还谈恋爱的机会?反我没见过。”

    “……”

    两人都没打算立刻吃饭,经雨霏干脆就带着盛喃把东区这边的食堂都参观了一圈。

    一路上的话题也基本还是围绕着那人。

    等最后选定食堂,经雨霏已经给盛喃讲完了“s第一斩”的系列故事,最后语重心长地说:“我s双草还个共同外号,叫‘天草’,你知道为什么吗?”

    盛喃摇头。

    经雨霏:“因为人学校的校草都是长在地上的,我学校这俩,长天上,凡人莫近。”

    盛喃会,浅淡一笑。

    经雨霏陪盛喃到食堂窗口,各自打了饭菜,就在已经空『荡』许多的食堂里找位置坐了下来。

    “你尝尝,这食堂里的茶树菇老鸭汤可是咱s一绝,好多外校跑来喝呢。”经雨霏鼓动她。

    盛喃点头,打开那个瓦罐汤盖,她拿勺子舀起一勺,尝了尝,点头:“嗯,很好喝。”

    “那下周还来,这周等我再带你去尝尝其食堂!”

    “好。”

    又聊了会儿,经雨霏看得出盛喃情绪不高,叹气:“你不用沮丧。”

    盛喃顿住,垂眼:“很明显么?”

    “嗯,不就是表白失败吗?没事!”经雨霏摆手。

    盛喃怔了下,回神微窘:“我真的不是上去表白的。”

    “哎呀都说了,跟我不用不好思,”经雨霏给了她一个“我懂”的眼神,“而且你也不用觉得丢人,靳一刚刚那反应已经算很好了。我记得在那儿拥最惨表白体验的就是我美院的一个学姐,也是现在四那批的院花,我不是跟你说靳一刚开学候闹了回事吗?”

    盛喃醒神,忙抬眸:“对,你当没说完,闹什么事情了,严重么?”

    “不算严重吧,因为也没什么后果,”经雨霏说,“就是刚开学那天,各院系都开了新报到处嘛,结果靳一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跑美院的新报到处来了。”

    盛喃一怔,勺子抖了一下,清汤半数洒回瓦罐里。

    经雨霏说得兴起,没注她反应:“负责新报到的就是那候的二学长学姐嘛,以为靳一是咱学院的,最离谱的是靳一没否认,然后说不知道自己是哪个专业的。这可把各专业的学姐开心坏了,都巴着是自己专业的学弟,还任翻了一遍各专业各班的新名单。”

    盛喃捏紧了勺子,脸『色』微白:“为什么要…看美院的名单?”

    “天才的脑回路谁能懂?”经雨霏『露』出无语的表情,“最最离谱就是那天看完了也没去自己专业报到,甚至来了我院的迎新晚会现场,后来这事情就闹得半个学校都传开了,连领导都知道——咱院主任到现在还爱开拿这事开玩笑,说金计专业得多谢我的不留之恩,还说什么以后都是兄弟专业之类的,可把金计的烦死了哈哈哈。”

    盛喃听得呆了好久,回神才着急地问:“那没去报到,没关系吗?”

    “没关系,可以补报到嘛。其本来也不是事,就靳一特殊才闹了而已,”经雨霏说,“杵美院那儿待了一整天,我美院这级的新也高兴坏了,都以为是院里学长呢。然后好几个人拍了照片学校论坛问信息,靳一那颜值,你懂的,不到半小就hot了好几个帖子,被金计那批早就拿着资料照片等着的学长学姐认出来了,这才闹开的。”

    “……”

    盛喃心情更复杂了。

    经雨霏的话让她心里冒出一个猜测,但她不敢去想,更不敢去验证。她不想显得自作多情,尤其是……

    尤其是在那个人面前,尤其是在那个人说过那样的话以后。

    “哎我突然想起来,”经雨霏反应过来,“我不是要给你讲闹事这事啊,我是打算给你讲咱学院那学姐来着,怎么跑题了?”

    盛喃苦笑。

    经雨霏:“不过说了这,那事也就简单了。学姐当就是二里负责迎新的,那天还要走了靳一的联系方式哎——她可是我听说过的这么多人里唯一成功的。”

    “靳一……”盛喃微僵,“自己给的么。”

    “应该是吧?然后学姐就觉得自己和靳一关系不一般了嘛,后面经常往金计班跑,开学一个月表白的。”

    盛喃呼吸都屏住,脸上更苍白:“答应了吗。”

    “当然,”经雨霏破功笑了,“没啊。靳一要是能答应,那还叫什么s第一斩?而且你听课不认真啊,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这个学姐是所表白体验里最惨的一个吗?”

    “那她…做什么了?”

    “她没做什么,是靳一,”经雨霏表情和语气都夸张起来,“我听说是了好好的火,场面特吓人,据金计内透『露』,靳一平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也几乎没见过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那可是第一回。学姐一路哭着跑回宿舍的。”

    盛喃听得皱眉。

    经雨霏观察她表情,此问:“害怕了?”

    “不是,”盛喃回神,认真解释,“很原则,也礼貌的,虽然拒绝人的候会比较冷酷或者敷衍……但不会无缘无故火的。”

    经雨霏噎了几秒:“你跟很熟吗,这么维护?清醒点不要再沉沦了啊少女,我说这个就是为了唤醒你——单恋这种人是没好结果的!”

    盛喃憋了几秒,沮丧低头,轻蔫着声:“我知道啦。”

    经雨霏:“可你满脸都写着不死心。”

    盛喃心虚偏眼:“我没。”

    “好,那你怪我出杀手锏了啊。”

    “…嗯?”

    盛喃好奇回头。

    却见经雨霏已经低下头去在手机上找什么了。

    两人餐桌的斜后方。

    徐放彬摁着语音录入话筒:“哥,你什么候过来?再不来人家小姑娘午饭都要吃一半了!”

    几秒后,微信提示音嘟噜一声。

    “两钟内。”

    徐放彬松了口气,扣回手机。

    这会儿是没什么心思吃饭的,倒是蠢蠢欲动地想给那个长白肤的小姑娘拍张照片,然后回去就可以和老二老四炫耀——可是全校第一个知道靳一藏在心里的那个“说不得”到底长什么模样的!

    不过这看着,也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常小姑娘啊?怎么就能把那个祸害众的收得这么死心塌地的呢?

    在喝汤的盛喃迟疑了下。

    她觉得好像人在盯着自己看。

    盛喃刚想抬头,假装四处看一圈,就被抱着手机的经雨霏的声音打断:“咦?天草这是犯什么疯?”

    盛喃立刻忘了,眸子望过去:“怎么了?”

    经雨霏把手机屏幕转向她:“学校论坛里个二十钟前的帖子,说看见靳一在b区『操』场,顶着今天这酷暑烈阳,已经跑2000米了。”

    盛喃『露』出茫然又略慌的表情:“你学校,对体测要求这么变态吗?”

    “要求高是真的,但这么变态肯定不至于,也不怕中暑哦。”经雨霏嘟囔,“算了不管了,天才的脑回路我常人是理解不了的……啊,终于找到了!给你看这个。”

    “什么?”

    盛喃从经雨霏那儿接过手机,界面还是s的学校论坛,不过眼前这个帖子是年初的,标题叫《完了,梦碎新年晚会》,主楼什么都没,只附带了一条链接。

    盛喃不解地看向经雨霏:“这是?”

    经雨霏抬了抬下巴:“你点进链接去看,是个视频。今年1月份学校里办新年晚会,天草室友是校学会副会长,结果男主持人中途摔下楼梯了,天草被室友拉去撑场。然后庆功宴上人偷偷录的。”

    “……”

    盛喃已经点开视频。

    看得出确是“非常拍摄”,画面很晃,好在拉得够近,镜头中间那人半靠在椅子里,烟『色』碎下长眸轻垂,白衬衫解开两颗扣子,『露』出了行线凌厉的锁骨和修长的颈。

    整个人的状态都非常……

    盛喃脸不自觉红了,她微微咬牙:“怎么能在喝醉的候拍视频呢?”

    “咦,你怎么看出喝醉了?厉害啊,”经雨霏惊讶道,“楼里刚开始都奇怪天草什么候这么好说话还配合了,后面学会的出来透漏消息,才知道那天是喝得半醉哎。”

    盛喃顾不得回答,紧张地往下看。

    微微摇晃的镜头里传出个画外音:“靳一学长,你谈过恋爱吗?”

    那人低着头,半晌像是颓然地笑了声:“嗯。”

    那把要声控命的嗓音被酒精浸过,更哑得蛊人。

    画外音还在问:“那应该是很久前的事情了吧?学好像都没见过你女朋友哎。”

    “…是,”那人仍是低着头笑,语气轻缓梦语,却又沉沉地向下跌落,一直跌落下去,“好久,好久了……久到我以为,一辈子都要过去了。”

    盛喃拿手机的手蓦地一抖。

    “那靳一学长是怎么忘记初恋的,能不能教教我呀?”

    “忘记?”

    那人沉默过后,突然很轻地笑了声,仰头抬眼,光穿过细碎的乌,漏进醉慵懒的眸里,熠熠星,也少年惊鸿影。

    “可怎么办……我死都忘不掉。”

    “……!”

    那一眼似笑似哭,像跨过间长河,一步至此,攫走了盛喃呼吸的本能。

    她胸口一窒,差点就红了眼圈。

    直到屏幕烟下来。

    跑到她身旁跟着看完的经雨霏没察觉,叹着气拿回手机:“这下你知道了吧?心里是个忘不掉的初恋,所以你就再惦记了。”

    经雨霏说着就绕回盛喃桌对面,盛喃怕她现自己情绪,忙低头,喝了一口汤,她轻声问:“那还说过……关于初恋的事情么?”

    “没,就那一次机会,这人平常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经雨霏说,“不过我论坛里倒是都个猜测。”

    “嗯?”

    “我猜,初恋女友,”经雨霏神秘地靠近,压低声,“多半是死了。”

    “……”盛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