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是末世尸王〕〔一剑长安〕〔身为法师的我只想〕〔重生崛起于腾飞时〕〔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61章 第61章“卖身契”
    第61章

    把一只醉猫送回家, 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尤其当这只醉猫还卯着劲张牙舞爪,胡作非为, 左一句“你水『性』杨花”右一句“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的候。

    方毅华是除了靳一外,唯一一个成年有驾照且没喝醉的,靳一要做锁猫的“笼”,驾车的担自然而然只能落他的肩上。

    靳一抱着八爪鱼似的挂在他身上的盛喃已经上车了。透过车灯拓在车窗上的残影,方毅华看了两秒,哭丧着脸转回来:“朔哥,要不我还是给你们找代驾司机吧?”

    裴朔不满:“仗义不仗义?”

    “不是, ”方毅华卑微道,“我是怕小嫂子待儿在车上对一哥做什么非礼勿视的事, 还得麻烦一哥明专程去职高杀我灭口, 这多劳驾他老家?”

    裴朔挑眉:“行, 我现在就去把你这原话告诉我哥,估计直接就地解决, 省得他明再跑去找你一趟了。”

    “, 我错了朔哥,”方毅华连忙拉住他, “我开, 我这就上车还不成吗?”

    “……”

    方毅华溜溜绕去了驾驶座边,裴朔没急着上车, 而是转过身,对上在墅院外等车来接的安乔和职高的两拨学生。

    记住m.qi.

    职高边站得最前的就是乔娜娜, 裴朔一步没挪, 站在原地斜视着她冷嘲:“不是当我哥女朋友吗?不一块上车?”

    乔娜娜眼神变了变,但面上只娇滴滴地一笑:“我倒是上呀,只是一哥恐怕不同意。”

    “你就多虑了, 他这儿一丁余光都不分给你。”裴朔朝车一抬下巴,示意,“不信你过去试试?”

    乔娜娜眼神一黯,不甘心地看向停在墅院外侧前方的车。

    边暗『色』的车窗刚降下来,一只细白的爪牢牢攥住窗玻璃边,只是没坚持几秒,就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包住,从窗玻璃边慢慢扒下来,拉了回去。

    窗玻璃又在昏烟升起,将车内遮蔽。

    “咳咳……”

    男生堆也都看见这令遐思的一幕了,他们纷纷欲盖弥彰地咳嗽起来,目光和话题满满地『乱』飘。

    裴朔都老脸一红,假装无事发生地转回来,倒是没忘记挑衅乔娜娜:“算了,虽然我哥顾不上你,但有些场面不适合让外看见。而且我们小嫂子脸皮薄,她要是不开心了我哥肯定生气,我哥生气了,倒霉的还是我们。”

    职高有个男生不知道是不是替乔娜娜打抱不平,半玩笑的语气:“你们安乔的食物链还挺分明。”

    裴朔歪过身,皮笑肉不笑地横了对方一眼:“不然你来安乔试试,看你能混食物链哪一层?”

    男生被裴朔凶狠的眼神一扎,缩回脖子去了。

    裴朔懒得和怂货计较,他嘱咐安乔的几把安乔的女同学们送回家,就转身上了车的副驾驶座。

    开门的缝隙,跨过一场冬年的夜风把车细碎的声音吹落院外,像雪无声地融尘土。

    “你都不给我准备礼物,我咬你……”

    “准备了,”有闷哼之后,哑着声纵容地笑,“只是没好要怎么给你。”

    “我才不信……,你说,礼物是什么?”

    “是只发夹,”轻停,“也是颗星星。”

    “咦,星,星星……”

    车门关合。

    猩红的尾灯载着温柔的话声,没入无边的夜『色』中去。

    乔娜娜面上的笑容凝住,半晌都只是失魂落魄似的站在原地。和她一同来的几个职高的女生没有上前安慰的意思,反倒是站在后面,交流的眼神间带着幸灾乐祸或快意。

    来接安乔几的车已经了,黎雪晴原本就要上车,只是些女生的神『色』像是细密的针,扎痛了她某些不回忆的痛,她冷着眉眼走乔娜娜面前:“你还真喜欢他?”

    乔娜娜意外黎雪晴的突然搭话,但没迟疑,她眨眨眼就笑得好像一也不难过了:“怎么,你不喜欢啊?”

    “喜欢?”黎雪晴冷冰冰地笑了下,“比起他,我更喜欢他的头脑和年级第一,他要是能让给我就好了。”

    乔娜娜神奇地看她:“我听说过你,但你好像跟我听说的不太一样。”乔娜娜说完就兴致阑珊地转回去,目光又落辆车消失的夜『色』深,她轻笑着叹了口气,“但我真的很喜欢他,而且明明是我先来的哎。”

    “虽然我不信感情,”黎雪晴不屑地一哼,“但我猜感情讲的规则也不叫顺序,叫命定。”

    乔娜娜沉默过后,笑着转回:“你还是个命运论者?”

    “信不信随便你。”黎雪晴自觉同病怜也仁至义尽了,她冷淡地扭头往安乔的车旁走。

    坐车,些讨好的言笑过耳,像拂过突溪流的圆石的浮萍,不留半痕迹。

    黎雪晴望着漆烟的车窗外。

    说没动心过,她自己也不信。

    只是她很理智,理智得功利。

    所以她早看来了。

    像靳一种,打上了烙印就一辈子都抹不掉。就算以后他身边的位置空了、变成了,他心的位置也永远只属一个影子。

    任你千军万马,这辈子也挤上去。

    投资回报率太低的事情,她从来不做。

    这样的,她也不让自己喜欢。

    ·

    方毅华的车在盛喃家楼下停了很久。

    瑟瑟寒冬,方毅华和裴朔孤苦伶仃地站在路灯下,一边揣着兜一边跺着脚,不交流两句受冻心得。

    这一切自然要归功某只酒后更加窝横的醉猫。

    车内,后排。

    “我不管,我也要,要礼物。”醉得『迷』『迷』糊糊的小姑娘抱着安全带,坚决地撑着乌烟但困醉的眼睛,不下车。

    靳一屈膝坐在她身旁,笑:“真的放在家了。”

    “你肯定,骗我。”盛喃瘪嘴,一副下一秒就要哭给他看的模样,“根本没给我准备礼物……水『性』杨花!”

    靳一靠在车椅,忍不住望着她失笑:“你就跟这个词过不去了是么。”

    “哼!”女孩扭开脸。

    靳一往前排看了眼车载平板的显示间。

    电话他答应赵阿姨0前把送回去,现在俨然还剩十几分钟就要食言了——好像自从盛喃走他的生活,他的信誉指数就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断崖式下跌。

    靳一不由地笑,叹着气转回来:“个礼物确实没带在身边,也没好要不要给你、什么间给你。不过……”

    他放慢的尾音,小姑娘好奇地偷偷转回来。

    等了几秒,不见他说话。

    小姑娘有急了,催促:“不过什么,你快说呀。”

    靳一莞尔:“你可以再提一件你要的礼物,大年之前,我一定补给你。好不好?”

    盛喃陷入纠结,几秒后她通什么,亮着眼睛问:“所以我有两件礼物吗?”

    “嗯。”

    “好!”她一口咬定,眉开眼笑的,“当然要两件!”

    靳一伸手过去撸猫,黯着漆烟眼眸望着她笑:“怎么这么好哄。”

    不知道是看在两件礼物的份上,还是酒醉以后反应迟钝,小姑娘不但没躲开他手掌,反而还月牙似的半眯着眼,真像只小橘猫一样在他掌心下蹭了蹭。

    靳一一怔。

    僵停后,他难得慌张收手,压回身旁握紧。女孩清浅曜烟的眼瞳茫然地睁开望着他,是他每一情绪都无法伪藏,在她的眼神曝『露』无遗。

    对视几秒,靳一无奈又狼狈地垂眼,笑着认输:“…服了你了。”

    “嗯?”

    盛喃还茫然着,眼前就暗下来。

    光透过她面前遮住的修长指节,冷白被照『射』成浅红。

    轻遮了她眼眸,在昏暗靠得很近:“另一件礼物,你要什么?”说话,他俯身过来,另一只手绕过她,去解被她“绑架”的安全带。

    在他指节没有合上来的缝隙,盛喃偷瞥见他俯身乌烟的碎发,线条优越的下颌,还有冷白耳垂上亮银『色』的耳骨钉。

    盛喃抬手,指尖悄悄触上去。

    “啪嗒。”

    安全带的带扣解开。

    而盛喃的手指也在同一秒轻轻『摸』过靳一的耳垂。

    靳一陡然僵在她身旁。

    等回神,他像是被她气得笑了,声音却不知原因地哑得厉害:“你怎么就这么不安分。”

    盛喃被握住了手,但完全没听他的,指间又在他耳廓边轻戳了戳:“我要,这个。”

    靳一意外地松开遮住她眼睛的手。

    盛喃眼瞳亮晶晶的,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笑得傻兮兮的,但明亮又灿烂:“喜欢!”

    靳一轻叹:“确定就要这个了?”

    “嗯!”

    “跟我上楼,家才能给你。”

    “好!”

    折腾是真折腾,好骗也是真好骗。

    一只耳骨钉就成功把张牙舞爪拒不配合的小橘猫哄上了楼。

    把交赵阿姨手,离着食言也就剩最后一两分钟的间。

    “哎哟怎么喝成这样了?”来的赵阿姨吓了一跳。

    “抱歉阿姨,饮料错拿成了甜酒,我没注意。”靳一把在路边『药』店买了的塑料袋递上前,“这是解酒『药』,麻烦您了。”

    “哎,你们……”阿姨说又不好多说,最后只能接过去,“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啊。”

    “好,阿姨再见。”

    砰。

    房门合上。

    片刻的安静后,感应灯熄灭,楼道陷入漆烟。

    只有电梯间漏下一片月『色』的浅影。

    靳一靠在门外的墙边。

    隔着防盗门,隐约的柔软的撒娇的声音一钻来,顺着『毛』孔浸入四肢百骸,『揉』得他满心都是一种柔软得泥泞、又躁动得口干舌燥的复杂。

    不知道过去多久,房门终安静下来。

    窗外很远处的边,有礼花怦然升空,绽开。

    漆烟的楼道,仰头,靠墙壁上。

    他轻阖眼。

    “年快乐,盛喃。”

    “……”

    半分钟后。

    靳一从楼道来,望向路灯下的影,“走了。”

    “我靠,哥你可终下来了。”裴朔冻得连蹦带跳地跑过来,“我还以为你要在上面过夜呢。”

    靳一瞥了他眼,似乎是笑,眼尾情绪又凉得厉害:“我帮你热热身?”

    裴朔吓得一激灵:“不用,不用不用!”

    靳一轻嗤,拉开后排车门,弯腰钻车。

    裴朔则站在路旁,疑『惑』地皱了皱眉:他刚刚看他哥,怎么感觉哪不对劲?

    驾驶座车窗降下,方毅华『露』头:“朔哥,咱要思考生也先上车呗,再冻儿我怕我明得带着冰雕锤来接你啊?”

    “滚,”裴朔回神,连忙搓着手钻副驾,“我血气方刚好少年,抗冻你懂不懂?”

    “是是,朔哥说的对。”

    “……”

    车开去很远,路上,裴朔一直从中间后视镜偷眼往回观察靳一,越看越觉得哪不对。

    直车快开家了,靳一侧眸望向窗外。

    而裴朔就在这一秒如遭雷击:“『操』!”

    车安静,方毅华被吓了一跳:“朔哥,你干吗?我可还开着车呢,一车三命啊。”

    靳一也微蹙起眉,转回来,正对上裴朔惊望着他的眼神。

    “我背上趴着鬼么。”靳一冷淡地问。

    方毅华抽了口凉气:“一哥,这这这大半夜的,阴气着呢,咱开这种玩笑……”

    “不是,”裴朔回神,急道,“哥你个耳骨环丢了!是不是掉方毅华家了,现在回去还找得吗?”

    “啊?”方毅华懵着,“丢什么了,很贵吗?”

    “一个定制的铂金耳骨环,五位数呢,虽然看着跟路边摊似的,”裴朔示意他靠边,“钱还好说,关键玩意我哥都戴半年了——先废话,赶紧回去看看!”

    “哦哦。”方毅华连忙慢刹车,就要把车停路边。

    “没丢,继续开吧。”靳一平静说完,抬手『摸』了『摸』空『荡』的耳垂。

    确实有不习惯。

    “没丢?”裴朔转回来,“可是真没了啊!”

    落回手臂,靳一懒洋洋地靠座椅:“盛喃说喜欢,就给她了。”

    “?”裴朔一脸噎住的表情,欲言又止。

    靳一掀了掀眼皮,淡淡问:“你有意见?”

    “我哪敢啊,”裴朔嘟囔,“不过,小嫂子都喝得醉成这样了,哪分得清喜欢不喜欢,你就给她路边捡个螺丝帽她说不定都觉得好看呢。万一再随手扔哪儿,毕竟玩意长得真的很便宜的样子。”

    靳一哑然笑了:“已经给她了,就随她吧。”

    裴朔:“……”

    今晚太晚,裴朔就借宿在靳一『奶』『奶』家。

    老太太边靳一提前请过假,压根没等他们,『摸』着烟回来,轻着声洗漱过后,靳一来就看见了阳台神『色』纠结的裴朔。

    靳一走向冰箱旁:“还不睡?”

    “哥,我问你个问题。”裴朔转回来,满面深沉。

    靳一回眸,懒扫了他眼:“问。”

    “你明明对盛喃都喜欢这种程度上了,为什么——”

    “停一下,”靳一似笑非笑地打断,“我哪种程度了。”

    裴朔沉默了下:“就是只要不瞎就能看、不对,是就算瞎了,光听也能听来你有多喜欢她的程度。”

    “……”

    冰箱门一开一合,靳一拿来两罐苏打水。

    他走过去,随手丢了一罐给裴朔,自己一边垂着左手屈指开罐,一边懒洋洋嗯了声:“继续说。”

    裴朔手忙脚『乱』地接了:“还说什么,我站这儿了半都没明白,你为什么跟她表白还要在她喝醉的候啊?她明起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办?”

    靳一停在阳台窗前,“我希望她不记得。今晚原本就是我的失误,该怪我没忍住。”

    “??”裴朔表情都拧巴了,“你不是坚定高中生不能早恋一套吧?”

    “我成年了,她也是,”靳一喝了口苏打水,“不属早恋。”

    “为什么啊??”

    安静几秒后,靳一望着窗外无边的夜,还有比夜『色』更遥远更无边的灯火。

    灯火映瞳,他垂眸,很淡地笑了笑。

    “她的生有很多选择,我只是其中一个。主动权应该在她,不该在我。”

    裴朔听什么,不由地苦了脸:“明年,哦,现在说应该是今年高考了,哥你还是不打算参加啊?”

    “嗯。”

    “还是为了你之前说的个原因?”

    “嗯。”

    “行吧,”裴朔扭过头,叹气,“我就是觉得,也太可惜了。”

    靳一沉默过后,突然低声说:“再等两年吧。”

    “?”

    裴朔呆了两秒才惊喜地抬头:“哥你的意思是——”

    “等靳凯岚彻底放弃赡养权后,我报名高考的。”

    裴朔的惊喜连咧开的嘴角都快盛不下了:“你什么候在哪儿改的主意啊?以前你还说大学无聊,说些课程都可以自修呢!”

    “前不久,”靳一晃了晃易拉罐,“在下了一场雪的台上。”

    裴朔顿住,表情慢慢微妙:“难道是因为,小嫂子啊。”

    “嗯。”靳一很平静地承认了,他低着眸,轻声说,“主动权在她……但我舍不得。以前我无所谓,现在,我去有她的条路上。”

    有她的条路上。

    就算在夜也没关系。

    星星应该很亮。

    ·

    盛喃生第一次宿醉后的清晨,是从痛苦的“『骚』扰电话”开始的。

    坚持不懈的铃声被『摸』被窝。

    “喂……”盛喃脑袋混沌,眼睛都没睁开。

    “盛小喃年快乐!!”对面女声清亮又活泼。

    盛喃茫然几秒:“梨哥?”

    “你这嗓子,”对面疑『惑』,“怎么跟被日了一整晚似的。”

    “…………?”

    盛喃是趴姿睡的,被这狂悖之言砸得空白了半晌,才又记仇又有气无力地从被窝撑起胳膊,同气若游丝地哼哼:“你等着,我要录下来,发给你男朋友。”

    “没关系,他习惯了,不介意的,要我再说一遍吗?”

    盛喃红透了脸,埋在被子忍无可忍:“…你快滚蛋。”

    谈梨在对面笑得打滚,好不容易才停下:“不过你昨晚真的过得很high啊,我给你打了两次电话你都没接过,最后一次还是你家阿姨接的,说你回来以后打了一套醉猫拳,已经被窝了。”

    “昨晚……”

    被谈梨这一提醒,盛喃才起什么。她努力调动自己混沌的思维,艰难地试图把记忆力往前回拨。

    好像是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什么赶火车,什么被追杀,还有什么……

    [我喜欢你。]

    被窝鼓起并慢慢向外挪动的一团突然僵停。

    然后是一声恼羞成怒的:“…哇靠。”

    谈梨『迷』『惑』:“怎么了?真被日了啊?”

    “…你滚!”盛喃抱着被子和手机,热气腾腾地翻滚抓狂了好几圈才停下,心如灰,又义愤填膺,“我竟然——做!春!梦!了!”

    谈梨:“?”

    一两秒后。

    谈梨以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惊喜语气:“内容方便具体阐述一下吗?”

    “呜呜呜呜我好无耻,”被窝橘猫疯狂挠被,“我竟然梦见他跟我表白了!”

    “……”谈梨,“?”

    许久之后,谈梨慢悠悠喝了口电竞老干部保温杯的水,感慨地仰回电竞椅:“青春真好,这就是高中生嘛,真是纯洁得令羡慕——你怎么不说春梦他辅导你做五三卷呢?”

    盛喃磨牙:“你!不!懂!”

    谈梨:“本大学生确实不懂。”

    “……”

    又一番党互怼后,元旦第一个吵吵闹闹的通话终结束。

    盛喃把自己埋在被子下,忍着热气腾腾的脸蛋,装。

    可惜没能装太久。

    房门被赵阿姨叩响:“小喃,你醒了?”

    “…嗯,”盛喃有不好意思地冒只『露』了眼睛鼻子的半颗脑袋,“阿姨元旦快乐,我昨晚是不是,吵你了?”

    赵阿姨笑:“没事,还好。”

    盛喃更心虚了,干脆把鼻尖也缩回被子。

    “醒了就来吃早饭吧。”

    “好,谢谢阿姨。”

    “不用客气。”赵阿姨说完就要关门去,只是刚侧过身,她就起什么,又转回来了,“对了小喃,你昨晚有件东西,我给你拿来放桌上了啊。”

    “嗯?”

    盛喃抬头,就见赵阿姨手拿了什么来。她茫然伸手:“要不给我吧,是什么呀?”

    “哦,也行。”赵阿姨走床边,把颗东西放盛喃掌心,“就听你说是什么,谁给你的卖身契?”

    “…啊?”

    盛喃听得茫然,然后就感觉凉冰冰的一金属触感落掌心。

    她『揉』了『揉』眼睛,定睛看过去。

    一只银白『色』的,再熟悉不过的,耳骨钉。

    上面还有一串花体英文:

    love and peace。

    盛喃:“…………”

    盛喃:“???”

    她昨晚说这是什么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