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54章 第54章你小心以后被人骗色骗身……
    第54章

    房间里陷入令人亡的寂静。

    小白菜的大脑用了足足五秒, 才反应过来己刚刚脱口出了个什么东西。

    盛喃:“……”

    还好人的一生很短,熬一熬很快就过了。

    寂里, 被“反制”在床的某人仰在小姑娘柔软的床上,遮住视线的昏暗里,他终于没忍住,喉结滚出声低哑的闷笑。

    薄毯拉开,靳一顶着被盛喃弄得凌『乱』的烟发,支着手臂撑起身,顺便淡定地把身上企图开启装模式的小白菜“端”下, 放到一旁。

    “抱歉,阿姨, 盛喃刚刚是在跟我开玩笑。”他床前站起身, “我过来给盛喃送东西, 这么晚还冒昧打扰,实在抱歉。我现在就离开。”

    赵阿姨也回神, 难得尴尬地送也不是拦也不是, 最后只好点头:“外面还下着雪呢,你, 你路上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 谢谢阿姨。”

    “……”

    https://m.qi.

    靳一最后离开前,在门旁回身。

    还坐在床上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己拿『毛』毯围起来了, 一副要原地埋了己的架势。雪白的『毛』毯尖尖上,只『露』出通红的脸儿, 像白生生的红泥山『药』似的, 乌漆睛蓄着浅水犹豫地看着他的方向。

    一他回眸,她又立刻低开视线了。大约还在懊恼己片刻前的口不择言。

    靳一垂了眸子,低声莞尔:“晚安。”

    “……”

    小姑娘耳尖也红透了, 把脑袋悄悄埋回,像没听一样。

    靳一并不介意,把门关上,便径直离开了盛喃的住处。

    进了电梯下楼以后,他拉紧外套,正低头要迈进楼外街浩『荡』的夜雪里,口袋里的手机就轻震了下。

    靳一拿出手机,垂眸一扫。

    :晚安,一一同学。|?w?`)

    最后那个鬼灵精怪的称呼和表情看得靳一微怔。

    停了几秒,他轻声一笑,指腹在屏幕上轻轻擦过,手机收回口袋。

    靳一抬腿,迈进呼啸的风雪与夜『色』里。

    ·

    今年这边的艺考定在周末,也是安乔在12月份的最后一个小休。盛喃提前几天就跟栾师请好假,到周五这天她已情绪飞扬,一颗心都快摁不住,要窗口先一步飞省会那边了。

    可惜旁边坐了个无情的“大魔头”,每节课她稍微走一会儿神,不知道怎么就会被那人察觉,然后出窍到九霄云外的心魂就被残忍地镇压回来了。

    这样历了一天折磨,盛喃终于在下午最后一节课前忍无可忍——

    “你难道一点都不期待吗?”盛喃木着脸严肃地盯着那人,“复读以来我们已历了四个月的无情摧残,明天终于就要刑满释放了哎。”

    靳一在批改她昨天晚习写的作业卷,头都没抬:“扔监狱里你这最多算放风,不用两天还是要回来的。”

    盛喃:“…………”

    你听听这说的还是人话吗.jpg

    “放…放风也是放!”盛喃被打击得半蔫,但势不能输,于是底不足地怼回,“反正下节课班会,你不能管我干什么,我要画练习册!”

    “班会?”靳一越往下批越皱眉,这会儿终于纡尊降贵地抬了抬他的头颅,扫了一烟板上的当日课程表,然后又压回,“别惦记了,应该是上生物。”

    “?”盛喃一僵,“栾没说,我不信。”

    靳一轻哂,懒得表达她残存幻想的悲悯与嘲弄。

    半分钟后,果然,在全班绝望的注视下,生物师提着书本洋洋得意地进来了。

    “同学们,意外喜啊,这节课上生物哈!”

    “啊……”

    室里用哀鸿遍野表达了他们的“惊喜”。

    显然像盛喃一样抱有美好的错觉与幻想的远不止一个两个。

    这些哀嚎声里,盛喃已麻木地扭头,看向靳一:“你到底怎么知道的,你已变态到可以未卜先知了吗?”

    “上个月5号学校临时组织卫生检查,栾抽掉一节生物课做大扫除,后来说要补偿,一直没找到机会。生物师今天上午那节课讲卷速度比平常还慢,进度大概是正常程度的三分二,所以一定是提前知道有这节课了。”靳一一边说着,一边皱眉拿红笔在卷子上圈了一个圈,拉到盛喃面前,“这个例题不就是昨晚我刚给你讲的那三种类型题中的第二种么,你怎么又做错了?”

    “……”

    靳一半晌没听到回应,抬眸。

    面前小姑娘正空白着表情沉重地凝视他。

    靳一:“你这是在反省的表情么。”

    盛喃:“上个月五号的一节课鬼还记得?生物师平常讲题就快,班里都说容易听不懂,今天上午讲题的速度哪里能算得上‘比平常还慢’了??”

    靳一单指点卷:“忘了吧,先看题。”

    盛喃:“不行,这事关我己是否还具备正常人类智商的认知判断!”

    靳一叹,笑:“行,我不正常,我变态。现在可以看题了?”

    “…我就知道。”

    盛喃这才认命地趴下听靳一给她纠错。

    11班生物师的学习惯里,作为给讲题太快这一弊病找到的查漏补缺方式,就是很喜欢在任班级里组织学生做短暂的小组讨论。

    且和别的师不同,他的小组讨论由度很高,是允许离桌向分布不均的学霸们讨的。

    “我就知道,一提遗传基题你们就头疼,我也头疼好不好?以往带的哪届学生也不像你们这么差啊,你们的问题简直比出题人的问题还多,这能怪我讲得快吗?”生物师摆摆手,“最后这道就讲这么多了,你们还有问题就小组讨论,十分钟啊,实在不会再来问我。”

    “……”

    一听这话,上进心强的学渣们迅速出动,试图抢占有力位置——也即班内稀缺学霸的身旁。

    不过这次『骚』动刚起,生物师就想起什么,敲了敲讲桌:“上次我就想说说了,你们班怎么放着资源不会利用呢?年级第一不就在你们班吗?期中考试他生物可也拿了满分,你们撂着他不问,跑那几个位置挤什么啊?”

    “师,我们靳校草讲解那是御用,我们不敢。”不知道谁趁『乱』来了一句。

    生物师一愣:“御用?一个人用啊?谁那么厉害啊?”

    “噢喔……”

    班里有人带头,起哄声顿时连成了片。

    嬉笑看热闹的目光纷纷落向后排,连生物师都跟着看过来。

    万万没想到的盛喃僵在桌后,然后第一时间把脑袋埋下,藏到立起的书堆后面。

    靳一倒是淡定,懒洋洋地问:“你藏什么。”

    盛喃心虚:“我、我哪藏了?”

    靳一唇角轻勾,没戳穿她。

    盛喃底不足地趴进书里。

    其实11班的学生本来都挺怕靳一的,尤其是九中一哥那事儿在学校里不声不响地传开后,连来班里给靳一送情书告白信的女生都少了一大半。

    不过大约是处下来,班里发现靳一和以前那副懒散『性』子完全没有任何差别,所以他们现在胆子都大了,后排的男生们也敢喊他打篮球了,虽然还是总惨遭拒绝……

    不,这哪止胆子大了,起哄都敢捎上靳一,这分明算胆大包天了!

    “我看你们就是瞎闹腾,靳一这不也没拒绝吗?该问的赶紧问啊。”

    生物师发话,然有人忍不住了。

    很快,文梦佳打头阵,班里好几个胆大外向的学生都围了最后一张桌。

    巧在这道遗传基题原本也是靳一要讲给盛喃的,其余人旁听,偶尔『插』话问几句,很快就把几个疑点逐次释清了。

    讲完时候离着生物师的十分钟还有将近一半的时间,文梦佳几人没回座位,她还抢着了丁小君旁边的空位,就坐着感慨:“果然,我当初就该不惜一切代价踹掉我同桌,坚持换,谁能想到校草还是个学神潜力股啊?”

    文梦佳同桌还站在旁边,闻言哼哼地冷笑:“行,那你就坐这儿吧,待会儿别回了。”

    “哎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嘛!”

    笑声里,混在中间不知道哪个学霸还在认地盯着试卷:“不过你们看,按这个说的,影响智商的基是在x染『色』体上,那如果生了儿子,x染『色』体一定来母亲,不就是母亲的智商决定儿子的智商了吗?”

    “是哎,我前也有看过一本杂志上有这个说。”

    “果然以后找婆一定要找比己聪明的,成绩不好的那些绝不能考虑。”

    “滚滚滚,聪明的谁看得上你啊。”

    “不是,我的意是智商重于其他方面好不好?”

    “……”

    这个话题立刻引起小组讨论的学生们旺盛的求知欲。

    在话题延伸得越来越远的时候,原本坐在位子上懒得参与的靳一突然在某一秒动了动,他合上手里的书,冷淡地支起:“影响智力的基有很多,题目里的只是存在于x染『色』体上的其中一,常染『色』体和y染『色』体上未必没有。”

    大约是没想到靳一会参与这个话题,其余人都愣了下。文梦佳倒是想到什么,打趣的神飘向盛喃。

    靳一没理他们的诧异,继续垂着懒声说:“即便x染『色』体上影响智力的基数量占比更高,但某个基在随机个体的胚胎发育里是否表达、表达程度都难以确定,基表达出来的生物『性』状在单一方面的影响也不是简单粗暴的累加问题,更何况还有母亲的x染『色』体在遗传外祖父母的基表达前已历过复杂的失活与重组的问题——母亲已表达出的智力状态决定儿子将要表达出的智力状态,这完全是无稽谈。”

    “……”

    寂静后,还是寂静。

    文梦佳凝重地问盛喃:“你被你学神同桌耳濡目染了这么久,听懂了吗?”

    盛喃正在改题,没抬头:“他不说人话的时候我来不听。”

    文梦佳沉默地给她竖拇指。

    旁边神『色』有点冷淡的靳一难得垂着笑了笑,再掀起时,烟漆漆的眸里依旧没什么情绪。

    他这一是望前那个说“成绩不好那些绝不能考虑”的男生的:“翻译成人话就是,你如果以后生了没那么聪明的儿子,不要只埋怨婆,也可能是你不行。”

    “哈哈哈哈……”

    过来小组讨论的其他人反应过来,顿时哄笑起来。

    作为代价,他们也迅速引起生物师的注意,被赶回各位置里。

    等人都散了,盛喃停住笔:“你说的是的?”

    “什么。”

    “就刚刚那些不是人话的。”

    靳一淡淡一笑:“不是还会有假么。”

    “我以为你故意说的,”盛喃撑住下颌,“那孩子的智力水平确实是由父母双方决定的咯?”

    “嗯。”

    “这样啊。”

    盛喃一边咕哝着想什么,一边转头,目光朝身旁伏桌书写的那人飘过。

    结果还没落稳呢,她就听那人懒声道:“别看我,我不扶贫。”

    “?”盛喃懵了好几秒才回神,她顿时恼羞成怒,双手拍住桌边,“放……我只是在想你这个不说人话的将来仗着这一点还不知道要占多少便宜!”

    靳一停下,笔在指间转了一圈,他侧过来淡淡挑眉:“你确定,不是我被占便宜?”

    “…………”

    盛喃极。

    转念一想又发现他说的有道理,于是更了。

    “哼!你小心以后被人骗『色』骗身骗心!”

    小姑娘说完就扭回头,不理他了。

    靳一逗完盛喃,批她作业批到阴郁的情绪也算转晴了。

    他随手拿来张白纸,一边默写刚刚批她卷子发现的知识错漏点,一边问:“明天艺考结束以后,你晚上想哪儿玩。”

    “……?”

    橘猫耳朵叮铃一下,竖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花滑之我不可能是〕〔美强惨受对我念念〕〔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我的神话体系和你〕〔美人表里不一[快穿〕〔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快穿:疯批女配她〕〔和前任上恋爱综艺〕〔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三千界(穿越)〕〔漂亮作精和前男友〕〔万人迷她倾倒众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我,被废太子,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