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剑长安〕〔身为法师的我只想〕〔重生崛起于腾飞时〕〔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穿越远古携千亿物〕〔开局大秦之主:签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52章 第52章“靳一的一”
    第52章

    栾钟海是教务处不明缘由的老师们中最先反应过来的:“原来是靳一学的母亲, ”接过江兰诗递来的名片,“肖主任, 是我联系江女士过来的……不过盛喃,你是怎么回事?”

    接到栾钟海的目光,盛喃从呆滞回神。

    她茫然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什么,羞愧得低头:“我,我好像接错了。”

    栾钟海皱眉:“这是靳一学的事情,你怎么也掺和来了?”

    “不只是的事情, 也是我……”盛喃话声刚起就靳一抬眸望住。

    几乎时,江兰诗淡声截断:“栾老师, 我日程安排上比较匆忙, 请您和几位老师见谅。如果可以, 那我们尽快处理靳一的事情?”

    “哦,哦好, ”老栾极少对这样优雅强势的学生家长, 不由带走了节奏,讪讪点头:“那盛喃你先出吧。”

    “…嗯。”

    盛喃刚想转身。

    “盛喃。”江兰诗喊住她。

    “?”盛喃茫然回眸。

    时旁边的靳一也抬头了, 微微皱眉, 烟眸一瞬不瞬地望着江兰诗。

    江兰诗从手包再次取出一张名片:“你还接你委托的那位律师是吗?”

    盛喃有点尴尬:“既然阿姨您也是律师,我会跟道歉然后说明情况的。”只希望对方大有大量, 不因为白跑一趟而什么火气吧。

    “你把这个给,”江兰诗将名片递给盛喃, “说明情况, 会理解的。”

    盛喃茫然接过,但还是点头:“谢谢阿姨。”

    “嗯。”

    拿了名片,盛喃从教务处一出来就朝着学校门口跑。

    等她气喘吁吁到了那边, 还换岗的保安看见她都愣了下:“学,你不是把接走了吗?怎么回来了?”

    盛喃原本就跑得脸红,这话更问得她想找条地缝钻了:“我,我接错了。”

    “啊?”

    盛喃绝望地低头看向手白底烟纹的名片。

    “江兰诗”三字居中。

    她接那会哪能想到,此“江律师”非彼“姜律师”呢。

    还好真正的姜律师还到,让家再在校门口等她,不然她真是脸见了。

    盛笙是道了,估计能拿这事笑她半年吧……

    盛喃底的小白菜以头抢地了十分钟,那位姜律师的座驾终于在校门外姗姗来迟。

    盛喃这边已经和保安说明情况了,所以这次她是直接出校门迎对方的。有了前车之鉴,这次盛喃询问身份时都格外谨慎细致。

    在确定这位就是盛笙介绍来的“姜律师”后,盛喃尴尬地把前发生的乌龙情况给对方大致说了一下。

    “关系,关系,”姜律师是个三十左右、笑起来随和的年轻男,“你不用跟我道歉,我本来就听说安城这边风景不错,就当是过来散散,不然今天下午也是在酒店虚度。”

    想到对方态度这么好,盛喃有点感:“那,那我请您喝咖啡吧?我们学校对就有咖啡厅!”

    姜律师笑道:“你还是个高中生呢,上课紧,我哪好耽误你们准考生的时间?”

    “可是麻烦您过来一趟……”

    “关系,我和肖一炀也算认识几年的老朋友了。这咖啡啊,回头我让补上。”

    盛喃恍然:“原来是一炀哥找您过来的。”

    “对,”姜律师思索了下,问,“你那位学的家长也是职业律师?”

    “啊,我差点忘了。”盛喃连忙把手拿着的名片递给对方,“这是那位江阿姨让我转交给您……”

    姜律师习惯『性』接手,低头扫了一眼就愣在那儿:“江兰诗?”

    盛喃话声截断,她茫然仰头。

    姜律师再抬头时,表情不像方才随和,已经变得有点激:“这张名片是你学家长给你的?”

    “额,是?”

    “想到她的儿子竟然在这儿读书。”姜律师抬头,环顾校园大门四周,像是准备重新认识一下这。

    盛喃更茫然了:“您和江阿姨认识?”

    “当然,江前辈也算是我们业内的传奇之一了,我怎么会不认识她?”姜律师语气略微激昂地说完,稍稍平复下来,“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用再过问这项委托的事情了,可不敢班门弄斧。”

    “……”

    盛喃情复杂地把送走,自己戳着校服口袋往回晃。

    听姜律师的意思,靳一妈妈应该是律师界厉害的角『色』,不过也对,顶级所的一级合伙,已经是盛笙口中能给律所带来千万以上年创收的大牛了。那靳一这次的事情估计就不需担了。

    只是不道她清不清楚靳一关于学业的打算。

    应该是道的吧?既然靳一今年放弃了高考,那作为母亲,就算再不关,至少应该道这个的。

    但是不道这件事的内幕,是另一个问题了。

    从靳一『奶』『奶』和靳一那儿听到的关于家庭关系的情况来看,们的母子关系和父子关系显然都生疏,以靳一的『性』格,可能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江兰诗。

    不过江兰诗似乎也不是对靳一完全不关的,那她不……

    盛喃就这样一边纠结着,一边回到a栋内。

    这会儿刚过三点半,正是安乔中学下午第节课临近下课的时间,教学楼的主楼梯上,只隐约能听见不道哪个教室传回来的混杂的背诵声。

    盛喃攀着主楼梯,一阶一阶往上,刚上到一楼转楼的休息平台,突然听见半句压低的清冷女声。

    “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不肯学习,想到在惹是生非这方也毫无节制、不轻重。打完架以后甚至还躲到女孩子身后,让她出头给你担那些流言蜚语?靳一,你有有半点责任和羞耻?”

    盛喃愣在休息平台上,朝楼抬头。

    她想象不到这么重的话是从刚刚那个清冷优雅的女口中说出,呆了两秒才回过神,连忙沿楼梯上。

    这边盛喃上到一半,楼已经传回她最熟悉的,那懒散轻慢的嗓音:“您和我爸教得好,大约是有。”

    “我说过,”江兰诗声音冷下,“不再在我前提靳凯岚。”

    “论责任,您和半斤八两,提还辱您了?”

    “靳一!”江兰诗罕有地提了声量。

    “我听得到,您继续训。”

    像在气极沉默良久,女声终于挤出冰冷的话声:“早道你是这样无『药』可救的脾『性』,当初我就不会生下你——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儿子。”

    “……”

    寂。

    愤怒的高跟鞋像落地的冰雹敲打着瓷砖地,越来越远。长廊与楼梯弥漫开空洞的沉默。

    直到风吹散了读书声,穿廊而过。

    盛喃在风轻轻抖了一下,回神。她快步走完最后几级台阶,绕到教务处门外。

    走廊空空,原本的不向。

    盛喃站在窗边。

    伸到楼的树枝落光了叶子,只剩光秃秃孤零零的枝干,细小的白『色』雪粒不道什么时候,从遮蔽了阳光的天空飘下来。

    她想起自己记错了。

    北方的12月,哪还有什么深秋。

    凛冬早就来了。

    只是她一直生活在暖烘烘的家,从有注意罢了。

    ·

    靳一整个下午都出现过。

    最后两节课盛喃上得不在焉,等晚饭时间,郭禹彤三喊她吃饭,她也拒绝了。

    “我什么胃口,”盛喃勉强地挤出个笑,“你们先吧。”

    “那我陪你一起等,等吧,”丁小君提议,“我以前忘带饭,晚上也就不吃了的。”

    盛喃摇头笑笑:“不用,好不容易给你养习惯,可不能停。你们吧,我事,真的。”

    “那好吧。”

    郭禹彤三这才离开了。

    教室的学生快就走干净了。

    自从丁小君加入盛喃她们的约饭队伍,晚上留在教室自己带饭的就只剩下黎雪晴了。她似乎对盛喃的存在警觉,几次假装不经意地回头打量。

    盛喃也理会。

    不道是不是下午神耗得太厉害,她在安静空『荡』的教室等了一会儿,就慢慢生出一点困意来。也不道什么时候趴下,一觉就睡到耳边嘈杂,大半个教室的学生回来了。

    下午那两趟米似的极速折返让盛喃到现在还觉着疲惫,于是她就起来,仍趴在那儿。

    班似乎比平常更吵闹,但大家都默契地把声音压低,呈现出一种聒噪和谐的诡异。

    盛喃意识彻底从梦乡拽出,耳朵也捕捉到离得最近的一缕交谈。

    “怎么可能是那个一哥??”

    “怎么不可能,竞赛组那边有和九中的学生一起上的培训课,照片名字都对上了!”

    “难道九中的管叫一哥,是因为名字?”

    “我靠,原来就是九中老大啊?难怪那天出事,裴朔急得跟让掀了老窝似的。”

    “那传言刚传学校时候,好多还都不信呢,说怎么会有绩好还打架狠的学生,想到,不但绩好打架狠,长得还能兼校草。”

    “好家伙,大佬竟在我身边?”

    盛喃眨了眨眼,仅存的一点困意瞬间就『荡』清了。她猛地从桌前坐直。大概起得急了,眼前烟了一下。

    等慢慢恢复后她看向身旁,桌位自然还是空的。

    “喃喃喃喃!”一张大脸突然出现。

    盛喃吓得差点把对方拍桌上,还好看清是文梦佳,及时收住了:“怎么了?”

    “靳一那事,你听说了吗!晚饭时间这消息突然就在论坛炸了!”

    盛喃失语,微微皱眉。

    “我跟班长聊过了,我俩都觉得真的有可能哎,无论名字绩还是那狠劲儿,靳一这也都太符合了!说是两个,那——”

    文梦佳突然停住。

    盛喃从自己思绪回神,转过:“嗯?”

    文梦佳缓慢眯起眼,压低声:“你给我从实招来,你是不是早就道了?”

    盛喃眼神虚得一飘,随即转移话题:“文姐你们见到靳一了吗?”

    “有啊。今天下午都见过哎,刚刚论坛还有个帖子问靳一现在在哪儿,来瞻仰大佬风范,可惜全校都扒拉出来。”

    盛喃怔了下:“跟裴朔们一起?”

    “,裴朔刚刚还来找来着。”

    “!”

    想起今天下午在走廊最后听见的那番交谈,盛喃脸『色』顿时变了。

    她再坐不住,撑着桌子起身。

    下午相当于刚经历了两遍八百米体测的小腿非常现实地软了一下,盛喃差点跪到地上。

    还好文梦佳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你事吧喃喃?这是怎么了,吃饭虚得?”

    “可能是,或者下午跑得太急了,”盛喃敲了敲发麻的小腿,顾不上和文梦佳多说,“我先竞赛组自习室那边,看看靳一在不在。”

    “哎你自己都站不稳了怎么还——”

    文梦佳话音追在耳后,可惜盛喃已经离开教室了。

    晚饭时间,校园正多。

    下午下了场雪,地有点滑。临近晚自习,大家都是朝教学楼的方向,唯独盛喃一个逆着流的,所以在其中穿行得格外艰难。

    等好不容易到了那栋暂时征用作竞赛组专用自习室的音乐楼,她感觉脑袋都有点晕乎乎的了。

    果然,晚饭还是该吃的。

    盛喃一边在底吐槽自己,一边走音乐楼。顺着教室一间间找过,盛喃把们两个之前来过的来过的教室全都翻遍了,还是找到靳一半点踪影。

    难道是,回家了?

    盛喃这样想着,乏力地靠在一间空教室的墙上,拿出手机给备注j的号码拨出电话。

    接通之后,对是冰冷的机械女声。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盛喃无力垂手,把手机塞回。

    她道靳一的习惯是在学校无事不开机,那现在是,回以后把手机给忘了?

    盛喃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直起身,往楼梯走。路过敞着的走廊窗户,黯下来的天空不道什么时候飘起了细小的雪粒。比下午那会儿更大一些。

    盛喃一抔风雪扑得猝不及防,连着咳嗽了好几声才停下来。

    她仰头,怔怔望着窗外。

    教学楼的影子模糊在夜『色』。雪下得飘摇,从漫漫无垠的宇宙一直向下,落到间时它最先见到的应该是高低起伏的屋顶吧,就像俯空的深壑峰林,孤独得一望无际。

    盛喃在窗前落寞垂眼,正转身,突然僵在原地。

    屋顶……

    屋顶!

    盛喃眼睛蓦地亮起来,她快步跑向楼梯,这次不是向下而是向上,一阶一阶一层一层,她一直向上,直到最顶端,半开着的、留下一条缝隙的铁门。

    盛喃深吸了口气,忘记骤停的吃力的眩晕感,她推门出。

    风雪漫漫间,夜『色』如无边广幕,遮天蔽地。

    盛喃顾不得。

    她朝冰凉的飞雪跑。

    在边沿的护栏后,倚栏杆靠着一道模糊的身影。

    离着还剩两三米,盛喃慢下脚步,那似乎也听见声音,慢慢回头。

    两目光对视。

    盛喃小翼翼:“靳一。”

    那眼神像『迷』失在风雪,几秒过才恢复如常:“你怎么跑上来……”那点懒散的掩饰还未完全入眼,就突然皱了眉也消了音——因为看清了前走近的女孩的衣着。

    “这种天气不穿外套,你疯了?”靳一单手撑地,直接从坐势拉起身影,一两步就到盛喃前。

    “……”

    盛喃看见让出的地方,地的雪留下一块空区。

    至少从这雪开始下时,一都过。

    直到她出现在这。

    盛喃的视线完全挡住。

    身影清瘦挺拔的少年停在她身前,像替她挡掉身后扑下来的雪,扯住下颌下烟『色』长棉服的拉链,刺啦一声拉开,跟着就脱下。

    盛喃回神,忙抬手握住的:“不用,我不冷。”

    “——”靳一垂眸,眼神都结冰了,“你道你现在手上什么温度吗?还不冷?”

    盛喃理亏:“我身上这件就是外套,只是不道今天降温还下雪,穿厚的。”

    “松手。”

    “不。”

    “为什么?”

    盛喃憋了两秒,终于找到个蹩脚理由:“你的太丑了,我不穿。”

    “?”靳一气笑了,反手就把小姑娘两只小白爪时握掌,“怕丑不怕?”

    盛喃绷脸:“说你外套丑,你就杀灭口吗?”

    “冻的。”

    “那不至于,”盛喃本能反驳,“我还有火柴可以划呢。”

    “……”

    这话脱口而出,两都愣了下。

    几秒后,靳一眼底情绪化了点:“你确定不穿?”

    “嗯。”

    “那这可是你选的。”

    “?”

    盛喃还来得及思考,就见那把拉开的半边衣襟轻扯开,然后把她抱了。

    寒冷和温暖一瞬交替,盛喃在这个炽热的怀抱结结实实地哆嗦了下。然后她懵抬头,晃了晃脑袋扒拉开挡在眼前的短发,慌『乱』无措地看着俯眸的那。

    靳一眼尾那颗泪痣淡淡勾着,似笑非笑:“你选的。”

    “……”

    盛喃安静下来。

    小姑娘少这么安静。

    而且还是仰头看着的,用这样的姿势和亲近。

    在靳一的原计划,她应该第一时间惊恐地想跑,然后脱下外套罩起来……

    这才对。

    可盛喃只有最初的慌『乱』。

    甚至那慌『乱』都是快就消失不见了的。

    于是“抱橘”难下,该『乱』的轮到靳一了。

    “你——”

    “你别笑啦。”盛喃突然轻声打断。

    靳一微怔:“什么?”

    “你明明一点都不开,还难过,”盛喃低下眼睛,也轻了声音,“你以前笑着的时候,真实的情也可能是这样的吗?”

    靳一眼神晦深,语气却还懒散着,像平常的笑一样:“谁跟你胡说什么了。”

    “跟我说,”盛喃仰头,“我自己听见的。”

    靳一沉默。

    盛喃等了好久,等到,她就主开口了:“你不难过,我觉得阿姨说的是气话,她误解你了,所以才会那样说。我们一起教学楼的路上,她明明还有跟我关过你的事情。”

    “……”

    靳一长眸半垂,闻言无声笑了下。

    盛喃蹙眉。

    当的情绪不再跟她掩饰,她就能看得出,这个笑容和愉悦或欣慰有半点关系,而是近乎冰冷的嘲弄。

    风雪半晌。

    盛喃终于见俯身,像完全抱住她那样,低声问:“你道,我的名字是谁给我取的吗。”

    盛喃微怔,摇头。

    “江兰诗,”靳一无声地笑,“她告诉我,作为她的儿子,我的生只能有第一。无论什么事情,我理应也必须做到最好。所以绩下滑的惩罚,就是送走我的猫,因为她说我玩物丧志。其实她不道,那时候我只是想反抗,闹闹脾气,可能还奢望过这样的下滑能换来们的关注或陪伴,但都有……我换回来的是永远的失。它之前可能还在想,我怎么还不带它回。”

    “靳一。”盛喃声音轻栗,她抬手想抱住。

    靳一低哑着声音,像是哭了,却笑着,的嘲讽听起来那么冷漠:“靳一,第一的一。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是。”

    “不对,不是这样。”盛喃的眼泪涌眼。

    她忍着哭腔,一字一句地纠正:“靳一,唯一的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