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极品老太太后〕〔女配在年代文里做〕〔重生80下乡肥妻要〕〔替嫁后,发现老公〕〔偏宠狂妻:大佬是〕〔我在木叶的躺平模〕〔都市修真邪帝〕〔反派家的团宠崽崽〕〔重生之江北水乡〕〔人在三国,朝九晚〕〔洛洛历险记之天狮〕〔重生后,摄政王他〕〔全民领主,我的领〕〔陆云萝寂无绝〕〔快穿女配专抢女主〕〔我的神话体系和你〕〔重生后,我娇养了〕〔领主:我的兵种能〕〔大宁第一衙内〕〔山野花香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51章 第51章你还挺主动
    第51章

    盛喃愁思郁结地沿着楼梯下。

    教务处在a栋二楼的中间, 两间独立教室小的空间被连通,里面教务处主任和行政老师们办公的地方, 这门则高三a栋的学生们路过都会自噤声的“禁区”。

    盛喃没敢直接下去,就在三楼盘桓许久,直到接到盛笙回过的电。

    “我让朋友联系到z所的一位姜律师,他今天刚好在隔壁泉市办,下午三点左右会开车到你们学校,你记得去接他进校。”

    “三点吗?好,”盛喃连忙拿下手机看一眼时间, 然后谨慎问,“这个姜律师厉害吗?”

    “他z所的高级律师, 你呢。”

    “我记得高级律师好像没有合伙人厉害, ”盛喃有点担忧, “会会出状况啊?”

    “z所全国『性』的规模所,就算排进前十的顶级律所, 也差远, ”盛笙叹气,“它的高级律师至少也国内顶尖法律院校出身, 你质疑他的业务能?”

    盛喃心虚:“我就担心嘛, 对他们一单业务的情,对靳…对我同学就人生。”

    “一单业务?”盛笙笑, “好,就用业务算, 顶级所的一级合伙人, 年创收都千万以上的标准,按这种身价找人,你想把你未十年的零花钱押给我?”

    https://m.qi.

    盛喃鼓气:“我学毕业就可以自己赚钱, 怎么可能领十年零花钱?而且,就按这个标准给你,只要你能找到足够完全影响他学业前途的律师——”

    “放心吧,喃喃。”盛笙温和截住,“他会有。”

    “……”

    盛喃蓦地安静。

    几秒后微微低头,轻声咕哝:“别突然叫这么肉麻,钱我会还你的。”

    “到这一步还需要钱,别人的人情。但这些都和你无关的情,你要想么多,也用担心。过去的位姜律师足够抹平这件,至于后续。”

    电对面语气沉顿,听得盛喃心里咯噔一下。以盛笙的笑面狐狸的脾气,极少发火,每次都能叫惊心魄的。

    过几秒后,边语气又恢复如初,仿佛只盛喃错觉:“后续的情也会有专门的律师团队过去接手处理,你用管,安心学习和备考。”

    盛喃听得『迷』『惑』:“后续会有什么情?”

    盛笙:“各种。”

    盛喃抿唇,纠结几秒,突然一惊:“你你你会把这件告诉爸吧!”

    盛笙还在笑,但语气已经加:“发生过『性』质这么恶劣的情,你还想瞒过他?”

    盛喃语噎。

    “他公司到年底情正多,然这个时间可能已经直接飞过去,”盛笙声音温柔得可怕,“如果我这边还有明星赛赛程,我现在也已经在你面前。”

    盛喃心虚:“我时候就只当他们小地方的地痞无赖嘛,没想到还会有后面的情……然我肯定最早就告诉你们,真的!”

    盛笙沉默之后,叹气:“你还想回吗?”

    “啊?”

    “你之前想复读,也想过去?”盛笙,“如果你现在还这样的想法,爸边的工作我做,最迟月底就能安排你转回——”

    “多好!”

    盛喃吓得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打断得斩钉截铁,完全没给盛笙完的机会。

    盛笙一顿,问:“哪里好?”

    “这,做要有始有终,小学就学过的道理,”盛喃辩解,“怎么可以读到一半又转学?”

    “你喜欢——”

    “而且我已经适应这边,月底就要参加这个省的艺考,临时转肯定及。”

    “你确定——”

    “啊,老师找我,我跟你聊,等到三点我就直接去校门接姜律师!恩!”

    “?”

    盛笙完全没有再第二句整的机会,电就已经被匆匆忙忙地挂断。

    盛笙没急着放下手机,而托在掌心,对着烟下去的屏幕若有所思。

    “和咱妹妹聊完?”肖一炀知道从战队基地的哪个旮旯里冒出,坐进沙发,手里牛『奶』递过去,“没出什么状况吧。”

    盛笙没接,扶扶眼镜,隔着薄镜片瞄牛『奶』:“热的?”

    “嗯。”

    “喝。”

    “哎笙哥你都多人?而且你胃病,冰牛『奶』真能喝!”肖一炀见盛笙直接起身往冰箱走,连忙追过去。

    “……”

    盛笙到战队基地一楼的冰箱前,拉开冷藏区的柜门。

    原本他放牛『奶』的格子里空空如也。

    盛笙挑眉,回头:“你拿走的?”

    “,我,肯定其他人干的。”肖一炀坚决否认,趁机把温牛『奶』搪塞过去,然后熟练地转移题:“既然没出状况,你挂电时候的表情怎么么,嗯,核善?”

    “有么。”

    “特别有,”肖一炀比量,“你每次拿辅助血洗峡谷的时候都这个表情。”

    盛笙一晃神,把牛『奶』接到手里,反应过他对着温热的牛『奶』盒皱下眉头,过很快就抹平。

    拧开瓶盖,盛笙面带微笑地喝一:“家里进贼。”

    “啊?”肖一炀愣下,随即警惕回头,“哪?哪有贼?”

    “我家。”

    肖一炀茫然地转回:“你在你家『插』眼吗,在这儿都能知道。”

    “嗯。”

    “,贼偷什么?”

    盛笙:“白菜。”

    “?”

    与此同时。

    高三a栋教务处门。

    盛喃刚从楼梯上下,就见到在教务处门外靠墙站着的某道熟悉身影。

    呆两秒,连忙跑过去:“你怎么在外面?”

    靳一闻声抬眸,原本懒散松着的眉微微蹙起:“你上课,跑下干什么。”

    盛喃挺直腰身:“当然给你作证。”

    “这件和你没有关系。好好上课,别牵扯进。”

    “当然跟我有关系,”盛喃坚持,“我天就过这件因我而起的,我一定会负责到底。”

    “你要怎么负责?”

    “我可以给你做证,他们先——”

    “我惹的,架我打的,”靳一终于还没忍住,抬手把踮着脚也要撑起气势的小姑娘摁回去,“这些和你没关系。”

    “怎么会没有!”盛喃终于恼,“我会跟老师们明前两次的冲突就因为我发生的,而且我这里有上周六的录音,能证明我的,丁九先对我——”

    “盛喃。”

    靳一蓦地沉声打断。

    盛喃一懵。

    从没有见靳一这样的语气跟,就算最严的,之前陪栾钟海去他家次,他样生气时候最多也嘲讽,而这样凶沉的声。

    靳一回过神,低眉轻叹,他很想抬手『揉』一『揉』面前被他吓住的小橘猫,最好再抱进怀里亲一下额头,可理智又知道这在学校,左右两边各有两只监控摄像头对着他们。

    他什么也能做,只能克制地哑着嗓音,朝微微俯身,低声:“你怎么就什么都敢?”

    盛喃眨眨眼:“我只要实。”

    “实,”靳一叹声,“你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么?”

    “人言怎么,我又没做错。错的明明丁九!”

    “但丁九在这所学校,你在。种阴沟里的蛆虫,和他们挂钩对你会有任何好处。”

    “只要能证明你无辜的,我又需要好处。”盛喃挺直纤细的颈。

    靳一烟眸沉沉地凝几秒:“我的够明白。如果你按你的想法把些情告诉他们,一旦传出去,你想过其他人会怎么聊这件里关于你的部分吗?”

    盛喃愣住。

    靳一:“他们会议论,发酵,夸其词,只要能满足他们的八卦和猎奇心理,他们才在乎实真相什么。流言最擅的从惩治邪恶,而加害善良——你应该比很多人都明白这点。”

    “……”

    盛喃眼神微颤,慢慢低头。

    当然明白。

    ,丁小君,还有其他无数的看到过的或者看到的,这个世界上从缺流言的受害者。

    可受害者要怎么做?永远在些恶里躲躲藏藏,低着头佝偻着胸乞得一点呼吸的缝隙,永远在奢求、等待或者接受被保护么?

    要,要永远么懦弱。

    懦弱保护自己,也保护想保护的人。

    “你得很对,我懂。”盛喃低声,“但我会走的。”

    靳一皱眉。

    盛喃:“我可以到最后关头些,但我要陪你一起等结果。如果结果对你好,我还会的。”

    靳一直回身,凉着声问:“你想气死我然后逃避自习。”

    盛喃毫示弱地仰头:“你要被开除确实就再也没人带我上自习!”

    靳一停住,欲言又止。

    盛喃转开脸,绷着表情:“而且你刚刚的里,有一句错的。”

    “哪句。”

    “你这些都和我没关系,”盛喃声音自觉轻下去,“就算这些都和我没关系,你呢。”

    “……”

    寂静的走廊里,只有凉午的秋风穿过窗户。

    盛喃做几次深呼吸,终于鼓足勇气,转回头,乌烟眼瞳无比认真地望着似乎怔在墙前的人:“靳一,你和我,难道也没有关系么?”

    “——”

    靳一眼底情绪蓦地一迸。

    像烟『色』的火轻易撕碎平静的画皮,炙热的火舌把最后一点灰烬都吞噬。

    几息后,人眼睫向下轻阖,却熄灭。

    轻薄的睫睑间,烟眸深黯。

    他向前慢慢俯身。

    呼吸相闻。

    “啦啦啦,我卖报的小行家——”

    突然的歌声『插』入死寂。

    一个低身一个仰脸的两人瞬间僵住。

    下一秒,盛喃几乎捂着袋跳出去的。

    脸『色』一两息间就红得欲滴,手忙脚『乱』地把响着闹铃的手机拿出,连着划两三次才关上。

    等心虚又羞惭地抬头,只看到已经『插』着兜靠回墙前的男生的侧脸。

    人已经回到最熟悉的拽比的风范,眉眼垂得倦懒,神态情绪松散,半点没有之前仿佛要把吞掉一样的漆烟的眼神和炙灼的热烈。

    盛喃在袋里捏紧手机:“个,我,要去校门一趟,很、很快回。”

    “…嗯。”

    少年哑着声应。

    盛喃扭头,逃命似的跑回楼梯间。

    没看到,身后靠墙站着的人终于忍住回过头,漆烟眸里尚残存着几抹浓的情绪。他盯背影许久,又盯空『荡』的楼梯许久,才终于甘又按捺地侧开目光。

    修的颈上,弧线凌厉的喉结轻滚下。

    ·

    盛喃差多一气跑到校门的,体测跑都没这么努过。

    风总算把脸颊上的燥热拂走半。

    盛喃还没得及把呼吸完全平复下,就看到学校高的金属门外,一辆通体漆烟流线漂亮的轿车缓缓驶近,然后停下。

    后座车门打开,一位穿着利落职业装、烫着漂亮的中发卷的女士款款下车,踩着小几公分的高跟鞋绕过车身,走向开着的侧门。

    传达室里显然有值班保安看到,也快步跑出。

    “您好,”女人的声线干净利落,又从优雅里透出一点清冷,“我处理高三11班一位学生的违规违纪件,请问……”

    站在原地的盛喃一下子回过神,小跑过去,探头:“您好,请问您姜律师吗?”

    “……”

    江兰诗有点外地回眸。

    没想到会在这种小城市的中学校园里被人认出,但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到一个还穿着校服的小姑娘。

    江兰诗打量思索,但面上未情绪:“嗯,我。”

    盛喃惊喜:“我就盛喃。您跟我走吧,我带您去教务处!”

    “盛喃,”江兰诗缓声复,微微点头,“谢谢你。”

    “客气,应该的!”

    安乔校园很,从校门到高三a栋的距离实在算得近。

    尤其盛喃注到这位姜律师还穿着高跟鞋的,也好思催促,就刻放慢点脚步——反正这位律师比约定的时间早到将近20分钟,时间上应该完全得及。

    去路漫。

    律师姐姐好像没有询问多的思,盛喃只能自己找题:“这次让您专程从泉市绕路过,实在麻烦您。”

    江兰诗微微停顿,回眸:“嗯?”

    盛喃没察觉女人点很难看出的外,正往下:“主要靳一,啊,就我个同学,他的这件紧急,我怕再拖延学校会给他处分,所以才急急忙忙地让我哥帮我联系您的。”

    江兰诗沉默几秒:“你和靳一什么关系?”

    “啊?”盛喃懵下,回头,“哦您问,我们怎么都牵扯进这件里的吧?”

    对方没否认。

    盛喃只好顺着往下:“其实这三次和些人冲突,因为我……”

    盛喃把概的情况跟对方完,发现对方的神情似乎有点微妙。

    江兰诗:“按你之前的,他应该没有在校就读,你带他回的?”

    盛喃惊讶:“这你都能猜到?律师的思维都这么厉害吗?”

    江兰诗没有接。

    见神『色』,盛喃立刻紧张:“这种情况下他应该需要负什么责任吧律师姐姐?”

    “…律师姐姐?”江兰诗望。

    盛喃一噎,心虚地把自己慎冒头的颜狗本能压回去:“对起,我顺。您要喜欢的,我还喊您姜律师。”

    江兰诗望几秒,淡淡一笑:“没关系。”向前走。

    盛喃呆两秒,连忙红着脸跟上去。

    刚刚一笑清冷漂亮,像深谷里藏起的幽兰一样。就知道,为什么对方笑起会给一种莫名熟悉的觉……

    又聊半路的委托相关,盛喃终于把对方带进高三a栋的教学楼内。

    临近二楼,盛喃突然想起什么,讨好地轻声问:“律师姐姐,能能求你一件啊?”

    “嗯?”

    “就,关于靳一这件的具体情况,你能告诉我哥和我爸吗?”

    “为什么?”女人回头看。

    盛喃迟疑下,还实答:“我怕他们迁怒靳一。”

    “……”

    听对方沉默,盛喃连忙又抬脸解释:“当然,靳一的品『性』完全没有问题的,如果他们能够像我一样解他,他们一定会知道他一个非常优秀、很有责任心的人。”

    女人眼神微:“你担心什么。”

    “但他们还够解他么,”盛喃小声,“我希望他们误会他。”

    “可我觉得。”

    “嗯?”

    盛喃回神,只见女人已经跨上最上面一层台阶,进到教务处所在的二楼走廊里。

    传回的声音清冷:“他如果真一个有责任心的,就该让你站出。”

    “啊?”

    盛喃怔下,等回神想解释,却见女人已经依铭牌上前,叩响教务处的门。

    只得咽下,快步跟进去。

    门内。

    激烈的声被走进的女人身影抹断。

    高跟鞋轻声叩地,然后缓收。

    江兰诗目光淡淡一扫。

    以老栾为近的几个老师被这气场震下,房间里安静片刻,才有教务处的人开:“您?”

    “……”

    江兰诗没有急着开,平静地看向离门最近的靳一。

    靳一却没在看,而正盯着身后紧跟进的盛喃。于栾钟海等人也看到最后面的小姑娘。

    栾钟海皱眉:“盛喃,你干什么?”

    盛喃被从对视的眼神交流里叫回神,恍然,上前几步:“老师好,这位律师姐姐我委托处理靳一这件的。”

    “?”

    靳一缓缓回眸。

    江兰诗依言垂首,从手包里拿出名片夹,打开,取出一张递向栾钟海。

    再抬头时,女人声音平和清冷:“s所一级合伙人,江兰诗。”

    盛喃刚要点头就停住。

    s所?国内顶级所吗?而且姜律师怎么变成一级合伙人?盛笙明明只高级律师……

    在小姑娘逐渐『迷』茫的表情里,靳一似乎明白什么。

    他低叹声,转向江兰诗:

    “妈。”

    盛喃惊呆,跟着扭头:“……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后,贵妃被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