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是末世尸王〕〔一剑长安〕〔身为法师的我只想〕〔重生崛起于腾飞时〕〔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第30章 第 3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0章

    “砰。”

    “砰…”

    “砰……”

    明媚灿烂的操场上, 学生们像抛洒进草丛里的豆子似的遍地蹦跳散落;只在篮球场最边角,一个小姑娘正蹲在角落,抱着篮球架的底座慢吞吞地把自己往上撞。

    她身旁不远处。

    郭禹彤和文梦佳正表情复杂地望着。

    文梦佳:“小喃同学这是怎么的?失恋了还是失心疯了?”

    郭禹彤:“不知道,反正上课以后就这样了。”

    文梦佳:“难道是我们走了以后, 靳一对她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

    郭禹彤琢磨了下, 摇头:“也不像。”

    首发

    “怎么说?”

    “刚刚我听她自己在那儿叨叨, 什么‘让你犯二’‘让你心软’‘让你冲动’之类的,”郭禹彤得出结论,“更像是在自怨自艾。”

    文梦佳联想了一下,肃然:“也有可能是冲动告白被拒,然后自怨自艾。”

    郭禹彤哭笑不得:“不能吧,喃喃哪像有那个胆子的?”

    “你没听说过一个词,叫色胆包天吗?”

    “这个词用在你身上,我会比较相信。”

    “呵, 你文姐我还用得着色胆吗?什么样的男生我不敢上?”文梦佳一甩头, “算了, 先去拯救一下小喃同学的小脑瓜,别让她再撞坏——”

    话声戛然而止。

    郭禹彤听得奇怪,顺着文梦佳视线一望。

    隔着半个阳光灿烂的操场, 某人一身松散休闲的卫衣长裤, 单手拎着瓶矿泉水, 带着满操场女生们或明或暗的目光朝这个角落走近。

    大约是腿长优势,明明那人半低着头插着袋, 懒洋洋地走得散漫,但还是转眼就到面前了。

    近处看,剪短的黑发下露出漂亮的额头,五官线条更衬得清隽冷淡。

    郭禹彤回神, 戳了戳还在看的文梦佳:“文姐,咱不是什么样的男生都敢上吗?”她忍笑问,“这个也敢吗?”

    文梦佳回神,板起脸:“朋妻不可欺,做人还是要有底线的。”

    “我看你这个脸皮厚度不像是有底线的啊?”

    “滚滚。”

    全操场还是有个例外。

    比如墙根角落刚种下的,正在以头抢篮球架的,某颗小白菜。

    盛喃确实看不到,因为她正低着头闭着眼窝在篮球场被太阳烤出焦皮味的地面上,一边撞柱子一边咕哝。

    “你一定是疯了,一定一定是疯了对吧?你怎么会说出那句话的,你身为橘猫……呸!你身为人的尊严都不要了吗?盛小白菜你不能这样,人可以堕落,但不能没有底线地堕落……”

    撞到某一下的时候,盛喃突然察觉了什么。

    这个触感……怎么不太一样了?

    盛喃抬起额头。

    出现在她眼睛前方十几公分位置的,是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掌。

    “啊!”

    盛喃一吓,下意识往后一躲。

    扑通,蹲着的小白菜一屁股坐到后面的地上。

    于是视角拉广。

    手掌的主人也出现在她视野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靳一正坐到她方才蹲着的旁边地上。他蜷着一条长腿贴地,另一条屈起,胳膊搭在膝上,手就挡在她刚刚撞额头的篮球架前。

    也不知道放了多久。

    到此时,那人才垂回手腕,似笑非笑地撩回眼望她:“撞完了?”

    盛喃还不自在地绷着:“你怎么在这儿。”

    “我听人说这边有个小傻子在撞墙,过来看热闹。”靳一说。

    盛喃直了直腰,试图找到并不存在的底气:“我只是…在让自己清醒一点。”

    “哦,”靳一屈指,叩了叩篮球架,在邦邦的清脆声里他勾回视线,“你确定不是想让自己彻底昏过去?”

    盛喃:“……”

    见小姑娘脸红扑扑地扭开,也不知道是太阳晒得还是情绪使怪,靳一垂眸笑了笑,手里拎着的矿泉水朝她抬起来。

    盛喃转回来,望着水瓶迟疑了下:“给我的?”

    “总不会是让你帮我开瓶盖。”靳一声音被太阳烤得越发懒散,他靠到身后的操场围墙根,半眯着眼望过来,那模样好像随时准备睡过去了。

    “…谢谢。”盛喃伸手接过,忍住怼他的冲动。

    水凉冰冰的,在这样燥热的暑夏尾巴的正中午,拿在手里就感觉有一种舒服的沁凉感通透地窜进掌心。

    盛喃握了一会儿,感觉脸上的热度稍减。

    小姑娘轻轻咳了声。

    靳一原本漫无目的地在操场上飘着目光,听见她声音,眸子焦点就拉回来了,拿眼神无声望她。

    盛喃:“那个,上节课间的事情,你能不能当没发生过?”

    “哪件,”靳一撩眸,停了两秒,“主动邀请我撸猫的那件事?”

    “……”

    盛喃羞耻地抱紧水瓶,低着头,刚降下去的热度又要上脸了。

    这世上最耻辱的事莫过于主动当猫。

    比主动当猫更耻辱的事情,就是主动当猫还被拒绝了!

    一想起当时头顶安静许久后那一声哑然的笑,随即是她被那人拿手指点着额头轻轻推后一点的动作,盛喃就感觉自己能用羞耻当燃料原地把自己发射到外太空了。

    偏偏那人还没放过她:“原来你撞篮球架,就是为这件事?”

    盛喃木着通红的脸。

    靳一转开脸,嗓子里轻压出声闷闷的笑。

    盛喃接近奓毛边缘:“你还笑。”

    “没被揉毛,伤害这么大么?”靳一转回来,漆黑眸子里晃着斑驳的笑意。

    “你才被揉毛!你狗咬吕洞宾!你忘恩负义!我明明是怕你被骂心情不好所以才——”

    盛小白菜成功被气奓毛了,把人怼到一半她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嘴巴一闭又气鼓鼓窝回去了。

    靳一始终撑着膝盖靠在墙前,垂眸望着她。

    他嘴角始终牵着一点很不明显的弧度,长眸半阖,不知道是不是身侧的阳光太暖太倦,睫睑间漏出的眼神竟像是温柔带笑的模样。

    可惜盛喃气得脸朝一旁,完全没有看到。

    而等她转回来时,靳一已经将视线垂回去了。他从篮球架旁起身,似乎有点燥热,就伸手把袖口挽起,露出在太阳下白得像能反光似的皮肤,还有凌厉的腕骨线条。

    盛喃完全出于颜狗本能,下意识地瞄上去。

    然后被那人漆黑的眸子逮了个正着。他居高临下,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不生气了?”

    “哼。”盛喃用拉平的语气回答了他。

    靳一也不说话。

    盛喃绷了好一会儿,终于绷不住,她微微磨牙仰头看他:“你一直盯着我干嘛。”

    靳一想了想,在她面前屈膝蹲下来。

    那人被光影打磨得极好看的面孔突然靠近,盛喃愣了下,机警地缩起肩膀想要后挪:“你……”

    “那天去台球室接你的人,你的那位,‘朋’,”靳一语气淡淡的,“不是你男朋吧。”

    “……?”

    盛喃傻了两秒才想起他说的是哪天。

    期间片刻无声过去,小姑娘表情变得异常古怪,且嫌弃:“怎么可能。”

    靳一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意外:“想你也没这个胆子。”

    “什么胆子?”盛喃茫然。

    “一边有男朋,一边当着老栾的面说要泡我的胆子?”靳一语气平静极了。

    “…!”盛喃憋得脸蛋瞬红,“那你还问!”

    “为了不用下次急刹,确定一下。”

    “什么急刹?”盛喃木着脸,“听不懂,说人话。”

    “……”

    靳一却没解释,他站起身,拿出口袋里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

    盛喃被他明目张胆的动作惊到:“你知道体育老师就在那边吧?”

    “嗯。”靳一懒洋洋应了。

    “那你还敢玩手机?”

    “可能,”靳一挂断电话,把手机塞回口袋,他随口道,“我胆子比较大。”

    盛喃:“……”

    虽然是实话但听起来真的很拽很欠。

    大拽比显然自己并不觉得,他瞥了眼女孩怀里抱着的瓶子:“记得喝水。”

    “哦。”

    “下午见。”

    “哦…啊?”盛喃抬头。

    靳一平静道:“我先下课了。”

    “……你真的要把逃课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吗?”盛喃木住脸。

    靳一嘴角轻勾起来。

    想打的招呼已经打完了,他抬起长腿往操场树荫角落走。

    盛喃侧回头:“出口在另一边。”

    “我不走那个。”

    “…翻墙?”盛喃终于逮到嘲讽机会了,“你看你胆子明明也很小。”

    “因为要迟到了,这边更近。”

    “鬼才信呢。”小姑娘撇嘴。

    靳一垂眸,莞尔。

    那人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后操场的林荫小道里。

    躲在旁边的郭禹彤和文梦佳终于可以放心地走过来了,一左一右把一脸无辜的盛小白菜夹在中间。

    文梦佳打趣:“哟,我们大校草专程过来给你送水的?”

    盛喃绷脸:“这明明是歉礼。”

    “他欠你什么了?”

    盛喃心虚:“那不能讲。”

    “啧啧,我们小喃同学开始和大校草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了。”文梦佳故作感慨。

    “不要胡说,”盛喃认真纠正,“我们是纯洁的革命谊。”

    文梦佳笑得歪过来撞她肩膀:“得了吧你。”

    “……”

    夏天的体育课基本也是聊天课。盛喃三个在篮球架下面的阴影里坐了大半节课,一通胡天侃地,到快下课才回到现实。

    “喃喃,靳一跟你走得近,好说话,”郭禹彤突然说,“有机会的话可以提醒他一下。”

    盛喃茫然回头:“提醒他什么?”

    “他在班里有点……太独了。”郭禹彤斟酌着用词。

    盛喃了然,弯眼笑道:“你不如说他拽。”

    郭禹彤点头:“他这样在男生里,容易被排挤。实话讲,我怀疑靳一成绩那件事,就是班里哪个或者哪几个男生看他不爽,所以才做的。”

    盛喃一愣。

    文梦佳歪过身来插话:“不用怀疑,肯定就是。”

    “嗯?”盛喃又扭回头看她。

    文梦佳扬起手臂:“就靳一那张脸,只要不伤天害理违法犯罪,再拽我都能原谅他。班里女生护着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举报他嘛。”

    盛喃失笑。

    “不过靳一这个人还是很低调的。”郭禹彤说。

    盛喃趴膝,闻言忍不住笑:“他都快拽上天了好吗?”

    “哎呀不是说性格,”郭禹彤也忍不住笑,“我不是听我b栋的姐妹说过吗,他和裴朔那群人走得很近?”

    盛喃点头:“嗯。”

    “可班里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自己也完全不提,”郭禹彤说,“但凡他这两天透露一点,班里男生估计就不敢招惹他了,更不可能有人敢在论坛里发那种帖子。”

    文梦佳赞同:“这倒是,裴朔在学校里还是没几个学生敢得罪的。”

    “…对哦,”盛喃反应过来,“裴朔明明知道这件事。”

    “咦?那朔哥没反应?”

    盛喃回忆了下:“好像没有,靳一没说过。”

    “啊?不应该啊?”文梦佳都意外了,“裴朔完全不是那种能放任自己小弟被欺负的人吧,怎么会不管?”

    盛喃叹气,趴回膝上:“一定是大拽比太拽了,不懂要怎么讨大哥欢心。”

    “……”

    她话声刚落,藏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下。

    盛喃左右看看。临近下课,体育老师们似乎都走去角落了。没人注意,她把手机拿出来。

    一条新信息。

    :走之前忘记问了

    盛喃打字:“嗯?”

    :撸猫特权,可以顺延到下次吗

    “……”盛喃,“??”

    操场上的杨树叶子被吹得沙沙作响,像绿色的海面上粼粼的阳光。

    风掠过半座城市,停靠在垂着悬铃木的窗旁。

    两颗褐色的球果在玻璃外轻轻一撞。

    “嗡。”

    靳一低头,看见咖啡杯边上,手机亮起的屏幕。

    :你!做!梦!吧!

    靳一无声笑了。

    看来记仇也是小橘猫深刻骨子里的天性。

    他放下刀叉,垂手过去要拿起手机。

    “迟到也就算了,”桌对面响起清冷的女声,“和长辈进餐的时候,不动手机是基本礼仪,这点你奶奶没教过你吗?”

    “……”

    靳一的手搭在手机上,停住。

    几秒后,他像没听见似的,在对面女人皱眉的神情前把手机拿起,调出键盘。

    “没有,”他一边回复,一边不抬眼地冷淡轻讽,“父母都没教过的孩子,怎么还能指望别人。”

    “靳一。”女人警告地沉声。

    “回完了。”靳一放回手机,眼尾微垂。他重新拿起泛着冰冷银光的刀叉,听见它们在开着凉风的寂静餐厅里撞出锋利的轻鸣,“您可以继续训话了。”

    “……”

    炽热的阳光下,蝉鸣躁动。

    盛喃走进操场外拥挤的放学人流里,拿出震动的手机。

    :好。

    :那就梦里见。别迷路了,小橘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