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是末世尸王〕〔一剑长安〕〔身为法师的我只想〕〔重生崛起于腾飞时〕〔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9、第 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9章

    </p>

    进贸易街溜达了半小时,盛喃就发现了小城市的第一个优点:物价低。

    </p>

    原本她还担心自己薄弱的小金库无法支撑这次的绘画工具采买,甚至做好了豁出身为亲妹妹的自尊心向盛笙求援的准备,没想到把几乎所有品类工具买完以后,她的小金库竟然还有很大一部分盈余。

    </p>

    对于下一笔零花钱要等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并“按分分配”的盛喃来说,这绝对是她来到安城遇到的第一个好消息。

    </p>

    不过小城市物价低也是有代价的。

    </p>

    一秒记住.42zw.cc

    盛喃心情痛苦地走出最后一家美术用品店。

    </p>

    绘画用的炭笔常规有硬炭、中炭、软炭三类,但除常规之外,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特软炭笔。

    </p>

    这种炭笔在市面上的需求度不高,不少美术生觉得它不够实用,但盛喃习惯用它来上大色块和重色区,工具包里基本是必备——安城这条贸易街上的美术用品店们显然不这么认为。

    </p>

    “这就是最后一家了么……”盛喃嘀咕完,不死心地踮起脚,往街道两旁张望。

    </p>

    这次的画稿作业的内容盛喃还没想好,其实未必一定用得到,但她还是想把所以工具买齐,免得之后还要再跑一趟。

    </p>

    ……好吧,也可能是强迫症作祟。

    首发

    </p>

    “小姑娘,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p>

    “…噫!”

    </p>

    盛喃正走神呢,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一惊,她吓得差点跳起来。

    </p>

    身后是个温柔和善的女人,见状一笑:“哎哟,对不起,吓到你了?”

    </p>

    盛喃眨了眨眼,却没在看她。

    </p>

    女人身后很远处的街对角,一个陌生又有点熟悉的身影掠过去,消失在人群里。

    </p>

    有点像某个人。

    </p>

    [你被踩尾巴了?]

    </p>

    盛喃耳边突然回响起那天在教学楼里大拽比冷淡又欠的口吻,还有那个自上而下望她的表情——

    </p>

    简直是用最撩的音色最睥睨的眼神说最嘲讽的话。

    </p>

    ……不行!

    </p>

    不能想了!

    </p>

    做人要有尊严盛小白菜!

    </p>

    他都嘲讽你有尾巴!

    </p>

    盛喃摁着心底那颗蹦跶的小白菜在脑海里跑了个累到吐舌头的米后,才算冷静下来。

    </p>

    “您好,我是想买一点美术工具,”盛喃迟疑着看对方,“不过您怎么知道我…?”

    </p>

    “你刚刚没看见我吗?我买宣纸,一直没买到我要的原料种类,在前面几家店问的时候都看见你好几回了,”女人温和道,“你也是买宣纸吗?”

    </p>

    盛喃叹气:“不是,我在找特软款的炭笔,这边好像没有。”

    </p>

    “哦,特软炭笔啊,我知道,”女人往街道前一指,“前面有家店就有。”

    </p>

    盛喃一怔:“可是刚刚老板跟我说,他们是这条街往北方向的最后一家美术用品店了。”

    </p>

    “嗳,买美术用品,也不一定只有美术用品店里有不是?”

    </p>

    “……”

    </p>

    对哦。

    </p>

    前面去的那家美术用品店还在卖书籍文具呢,那说不定,别的店铺也有炭笔?

    </p>

    盛喃眼睛微亮起来。

    </p>

    “走吧,我带你过去,就在前面不远,”女人朝她笑笑,径直往前走了,“正好啊,我得去看看我要买的宣纸,它家要是再没有,那我只能空手回去了。”

    </p>

    “好的,谢谢阿姨。”盛喃回神,连忙跟了上去。

    </p>

    女人带她去的店铺确实离这不远。

    </p>

    走了一两百米,盛喃就看到长街岔出来条巷子。这边小路杂乱,巷道不少,有的通向以前老城区留下的居住院落,有的则是开着零散的店铺。

    </p>

    这处是后者。

    </p>

    盛喃眼神好,看得清离着巷口几十米的深处那家店铺,挂着复古式的木匾,上面挥墨书着三个大字。

    </p>

    “听雪轩”。

    </p>

    名字起得不错。

    </p>

    就是这行草写得……

    </p>

    盛·半个专业人士·喃,由衷叹出了一声气。

    </p>

    “小姑娘,你还等什么呢?”已经转进巷子里的女人似乎是听到身后没动静,停住脚回头。

    </p>

    盛喃抬起的小腿停了下。

    </p>

    大概是艺术生的直觉。

    </p>

    望着面前这条在盛夏傍晚格外清凉的小巷,还有脚前那片被穿巷的风拂得微微晃动的树荫残影,她总有种奇怪的、好像要进入到什么灵异故事开端的感觉。

    </p>

    “哎呀,不要灰心嘛,问过那么多家了,不差这一家,”女人似乎没觉出她的犹豫原因,笑眯眯的,“不然前面浪费的时间不是都白跑了?”

    </p>

    盛喃:“……”

    </p>

    有道理。

    </p>

    盛喃跟着女人走进巷里。

    </p>

    这家店铺很冷清,除了女人和盛喃,柜台外面只有一位顾客。

    </p>

    而店内的装修风格就和外面挂着的木匾一样,无论是环绕的柜面设计还是地砖墙面风格,都透出一种复古的……廉价感。

    </p>

    能把这两个元素结合到一起,也是挺神奇的。

    </p>

    盛喃四处打量,感慨。

    </p>

    “我和这家老板认识,去叫他出来,顺便帮你问问有没有那款笔哈。”

    </p>

    “啊,好,”盛喃回眸,轻点头,“麻烦您了。”

    </p>

    女人似乎顿了下,没说什么,转身绕进柜台后面去了。

    </p>

    盛喃自己在店里绕了半圈,有点疑惑。

    </p>

    这里的展览柜里,摆的好像都是些有点年纪的老物件。比起美术用品店或者文具店,这里更像是个古董铺子。

    </p>

    没等盛喃想完,手机在包里响起来。

    </p>

    看到屏幕上跳跃着的“爸爸”字样,盛喃眼底情绪一滞。她微咬住唇,手指在挂机键上停了两秒,还是没敢。

    </p>

    气馁地耷下肩,盛喃把电话接起来。

    </p>

    “你给家里打电话了?”盛天刚问,“有什么事要说吗?”

    </p>

    盛喃张了张口。

    </p>

    她有一堆想问的事,一堆要说的话。

    </p>

    但是说了就会有用吗。

    </p>

    盛喃低下头,细碎柔软的齐肩发从额前滑下几丝,割破了她眼底的情绪。

    </p>

    她闷声说:“没有。”

    </p>

    “我听你殷阿姨说,你一听到是她,立刻就把电话挂了?”

    </p>

    “我道别了。”盛喃声音低低的。

    </p>

    “挂长辈电话是很没礼貌的行为,以后不能再这样。改天再见到你殷阿姨,要记得向她道歉,知道了吗?”

    </p>

    “……”

    </p>

    “还有,你殷阿姨说你提了什么东西,你那边需要什么?”

    </p>

    “……”

    </p>

    “盛喃,你又开始了,我上次怎么说的?”

    </p>

    “…劳您百忙之中还记挂着,实在是我的荣幸,”盛喃空白着脸,“对不起,没有。”

    </p>

    盛天刚声音微沉:“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好好说话。”

    </p>

    “……”

    </p>

    不能。

    </p>

    盛喃在心里说。

    </p>

    我没妈妈,没人教过我女孩子应该怎么说话。

    </p>

    但是盛喃终究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p>

    她不敢,她怕盛天刚,也怕盛天刚被气得厉害。她从小就很怂的,怂到连真的伤害别人的勇气都没有。

    </p>

    于是,这又是一通在“你太令我失望了”这样的收尾里结束的通话。

    </p>

    收线时盛喃站在门板边,望着被逼仄的小巷切割成长条,又被傍晚染上墨影的树叶画碎的天空。

    </p>

    一只晚归的暮鸦掉了队,孤零零地从夜色里飞来,落到枝上,戚戚叫了两声。

    </p>

    费了一个傍晚才忘记的阴霾重新笼罩回来,沉闷又窒人。

    </p>

    盛喃无声地深吸了口气,转身。

    </p>

    她不能这样,她要快乐起来,她——

    </p>

    “砰。”

    </p>

    “哗——”

    </p>

    “咔啦!”

    </p>

    被撞的闷响,液体泼上裙子和腿的冰凉,以及什么东西摔在地上。

    </p>

    盛喃还没来得及看清,耳膜就被一声惊叫折磨彻底:

    </p>

    “啊!你干什么!?”

    </p>

    盛喃被这声响炸得头昏。

    </p>

    她本能低下头去,看见自己被墨汁泼染的裙子,腥臭的墨汁顺着她白皙光滑的腿滴淌下去,留下丑陋的蜿痕。小白鞋同样没能逃脱厄运,墨水四溅,蝴蝶丝带染得不像样,是狼狈到能叫人崩溃的场景。

    </p>

    她觉着该尖叫的是她。

    </p>

    但是又很累,什么话也不想说,什么表情都不想有。

    </p>

    而在她脚尖不远处,一个砚台摔得四分五裂,一地狼藉。

    </p>

    “怎么回事啊?什么动静?”有人从店里的柜台后冲出来。

    </p>

    售货员打扮的男子赤红着脸:“我刚走到这儿,这女孩突然转身,直接就把我手里这墨玉砚台撞出去了!”

    </p>

    “啥?你把那盏墨玉砚台摔了?你知道那是什么年代的东西吗?!”

    </p>

    “不是我,是这女孩——她撞得我!不信老板你问那个顾客,他刚刚也看见了的!”

    </p>

    “…………”

    </p>

    争执,吵闹,呵斥。

    </p>

    盛喃眼神茫然又空洞地看着那三个壮年男人在自己面前卖力的表演。

    </p>

    对,是表演。

    </p>

    她又不傻,最多被惊吓几秒,再慢也该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那个看起来温柔和善的、和她妈妈年纪应该差不多的女人套进了一个设计好的套子里。

    </p>

    这店里肯定没监控,除了咬定是她撞的那个“旁观者”外,也没其他顾客。而对面三个成年男人五大三粗,随便一个都能收拾她三个了,想跑想逃都没可能。

    </p>

    恐吓一个看起来十七岁的女孩,他们应该得心应手。

    </p>

    就算最好的结果也是她能挣扎到叫来警察,还掰扯不清——地上被墨染透的砚台很难做费用高额的技术鉴定——盛喃也不确定对方是用了假的,还是选了已经碎裂能多次利用的。

    </p>

    而且那样。

    </p>

    她应该又要收到盛天刚最失望的评价了吧。

    </p>

    也是。

    </p>

    那么漂亮的母亲,那么有能力的父亲,那么有天赋的哥哥。

    </p>

    怎么好像全家就她一个没用的。

    </p>

    盛喃想到这儿,没忍住,轻轻勾了下唇。

    </p>

    明明吓得手脚冰凉,她也惊讶自己还能笑出来。

    </p>

    可能真是吓懵了吧。

    </p>

    “你还笑!”那个演得最卖力的男售货员面目狰狞,“这事儿你准备怎么办?!”

    </p>

    盛喃麻木地站了几秒,开口:“多少钱。”

    </p>

    “什、什么?”那人似乎没想到这个回答,傻了一下。

    </p>

    盛喃慢慢摸出钱包,轻声说着:“我没很多钱,都买画画用的了。我爸不要我了,所以他也不会给我出钱的,一共就这么多,你们看够么。”

    </p>

    “……”

    </p>

    大概是头一回看见自己cue流程的受害人,那三个男的都安静了好几秒。

    </p>

    店铺老板低头,看见了女孩拉开的白色条纹钱夹里薄薄一叠粉红钞票,约莫有二十张。他眼睛一瞪,露出贪婪的情绪来。

    </p>

    旁边那个售货员更没出息:“够……”

    </p>

    “够个屁够!”老板猛地转头,吓得售货员一僵,“你的砚台还是我的砚台,你说够就够?”

    </p>

    盛喃的手也吓得往回一缩。

    </p>

    老板转回来,打量盛喃:“你爸不管你了?那你妈呢?”

    </p>

    盛喃安静了几秒,垂下眼睫,声音轻得带一点颤:“死了。”

    </p>

    那老板一愣,眯眼:“你家就再没其他活人了了?”

    </p>

    “没有了,”盛喃说,“就我一个。”

    </p>

    “行,那也简单!”老板打量她的眼神变得肆无忌惮,“这钱是肯定不够的,那你再赔上几天人不就行了?”

    </p>

    “——”

    </p>

    盛喃一窒,醒回神。

    </p>

    确实没料到劫财后面还能有劫色这个选项,她慌忙抬眼。

    </p>

    男人说完就往她面前过来,表情恶心得渗人:“这不是长得挺秀气,干脆就给我当几天马子,说不定我还能倒给你几晚陪睡的——”

    </p>

    “砰!!”

    </p>

    店门突然被踹得猛颤。

    </p>

    盛喃就站在那木门旁,此时惊得一栗,转头。

    </p>

    门外夜色将落。

    </p>

    天空不知何时擦了墨,半条长街也起了灯火。

    </p>

    夜色与灯火前站着的少年身影如削,身后漆黑斑驳,像风景画底色彩浓重的油墨。

    </p>

    那人收腿,掀了兜帽,抬眸。

    </p>

    这是第一次,盛喃在靳一眼尾下那颗冷淡的泪痣上看出这样重的戾气——

    </p>

    “对着一个小姑娘,”他声音被情绪压得厉害,带起一点暴躁的哑,“…放你妈什么屁呢。”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