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是末世尸王〕〔一剑长安〕〔身为法师的我只想〕〔重生崛起于腾飞时〕〔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8、第 8 章(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8章

    </p>

    盛喃忘记那天怎么过去了。

    </p>

    一个词概括她上课全天的状态就是:梦游。

    </p>

    周,原本又该是一个被荒废的日子。

    </p>

    然而,所有的清静悠闲和放空在傍晚盛喃收到她的美术私教老师的信息那一秒,戛然而止。

    </p>

    记住m.42zw.cc

    </p>

    盛喃当时就:???

    </p>

    怎么人都被甩到边疆复读了,还会有美术作业这种东西吗??

    </p>

    事实证明,有。

    </p>

    盛喃的美术私教老师是业内小有名气的一位画家了,盛喃能成为他的学生,还要凭仗盛天刚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关系。

    </p>

    总的概括:是个大佬,不能得罪。

    一秒记住.

    </p>

    因此盛喃淌着宽面条泪,除了发出去一句斟酌再三的“好的”和一个反复挑选的表情包以外,没敢提出半个字的异议。

    </p>

    不过因为走之前完全没想到这茬,所以她的美术工具包全撂在遥远的家中的画室里,除了习惯随身的速写笔本什么都没带。

    </p>

    只能打电话回家,让爸爸寄过来了。

    </p>

    盛喃一边在心底默念“我才没有主动求和原谅他我只是迫不得已”,一边拨出盛天刚的手机号码。

    </p>

    不过在刚打出去还没有接通的那一两秒里,盛喃突然后悔了,迅速挂断电话。她看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傍晚18:39。

    </p>

    这个点,盛天刚应该已经回到家里了。

    </p>

    盛喃憋着自己的小心思,把拨出去的号码换成家里的座机号。

    </p>

    然后她清了清嗓子,抱着手机站到卧室窗前。

    </p>

    盛天刚应该会很意外她主动给他打电话吧。

    </p>

    这个时间问的第一句肯定是吃饭了没,不过也有可能是学校生活怎么样。

    </p>

    她要说自己没吃饭,没胃口,让他担心一点,说不定就能回去了……虽然多半是没可能。如果问的是学校,那就说挺适应的吧,老师讲课一点都不走神,同学们一点都不排外,她一点都不孤单。

    </p>

    “嗡。”

    </p>

    电话接通了。

    </p>

    盛喃故意把声音绷得很平静很若无其事:“爸,我的美术工具包是不是落在家——”

    </p>

    “小喃?”

    </p>

    手机对面,一个近乎陌生的女声打断了她。

    </p>

    盛喃愣住。

    </p>

    时间过去好几秒,她慢慢眨了下眼,把手机从耳旁拿下来。

    </p>

    屏幕上的电话号码确认过一遍,然后第二遍。

    </p>

    是家里的座机号码。

    </p>

    家里的,座机。

    </p>

    那为什么接电话的人会是殷娟。

    </p>

    盛喃问:“你在我家?”

    </p>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好像突然就哑下来,闷闷的,一点应该有的质问的底气都没有。

    </p>

    “是啊小喃,我今晚过来陪你爸爸吃晚饭。他现在在厨房,你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让他过来接电话。”

    </p>

    “…不用了,”盛喃说,“我什么事都没。再见。”

    </p>

    盛喃挂断了电话。

    </p>

    然后呆呆地看向窗外。

    </p>

    她记得盛天刚不会下厨。他工作很忙,很少顾家,公司的事情特别多。所以小时候她画的厨房里是盛笙,后来变成了各种保姆和家政阿姨。

    </p>

    原来他是会的,他会邀请那个不是妈妈的女人进入他们的家里,他会陪她买菜,下厨,共进晚餐。他们会在一起温柔低语,亲密依偎的影儿被温暖的烛火映在窗上。

    </p>

    那场面一定温馨又美好。

    </p>

    就像一个完整的、不缺任何陪衬品的家一样。

    </p>

    像每一个她没拥有过的家一样。

    </p>

    盛喃站在窗前,然后慢慢趴下去。

    </p>

    她感觉自己现在变成了一只被扔掉的玩偶娃娃,慢慢漏掉了气,然后一点点干瘪下去。

    </p>

    盛喃歪了歪头,枕在自己胳膊上。

    </p>

    她还以为自己会哭呢,但是没有。好像没什么想哭的感觉。果然过了18岁,成年以后,人就可以突然坚强起来。像个魔法。

    </p>

    盛喃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看着窗外。

    </p>

    夏天的夜色来得很晚。

    </p>

    此时天边刚渐染上绚烂的霞绯。半座城市晚归,穿窗的风里谱着遥远的笑声,哭声,和人间万户的烟火气。

    </p>

    总有一刻会像此刻。

    </p>

    你觉得世界那么灿烂,宏大,无垠,可唯独对你,一切陌生又疏离。所有想要都触不可及。

    </p>

    你趴下去小声说我也没那么特殊吧。

    </p>

    怎么就被全世界抛弃了,啊。

    </p>

    ·

    </p>

    比被抛弃的小白菜更惨的,就是被抛弃了还要支棱起来出去买自己绘画工具的小白菜。

    </p>

    人都要为自己的嘴硬付出代价,小白菜也不能幸免。

    </p>

    不过小白菜没想到的是,她不但要付出代价,还得两倍。

    </p>

    “这里能买到绘画工具?”盛喃对着车窗外呆了数秒,不敢置信地转回车里看司机,“这里不是菜市场吗?”

    </p>

    “哎呀小姑娘你肯定来我们安城没多久吧?这个可是我们安城最大的贸易市场。这段是菜市场,再往里走一段,那就是百货市场了嘛。”

    </p>

    盛喃呆滞:“安城就没有专门的美术用品店吗?”

    </p>

    “有啊。”

    </p>

    “那您带我去——”

    </p>

    “就在这个百货市场里面嘛。”

    </p>

    盛喃:“……”

    </p>

    喧嚣的尘土在身后扬长而去。

    </p>

    盛喃再一次站在那个她几天前刚对着发誓“这辈子都再不会回来了”的大铁牌前。

    </p>

    叹气两声以哀悼自己死去的誓言后,盛喃就扣上大耳机,进去了。

    </p>

    她没想到,菜市场里面确实是深藏不露,五花门的杂货摊和种类繁多的小店铺,甚至还有各种金鱼乌龟之类的小宠物,一路上看得盛喃眼花缭乱。

    </p>

    心情逐渐放开,走路姿势都轻快了的小姑娘,在人群里也变得格外显眼。

    </p>

    她皮肤白,脑袋上扣了只大耳机,又是一身时尚风的蓝白衫搭白色小短裙,剪裁质地一流的版型设计更托衬得女孩胸脯微隆,腰肢纤细——身上满是那种大城市小姑娘特有的灵动勾人的气儿。

    </p>

    像是走过都能开出芬芳的花来。

    </p>

    而作为代价,善意或恶意的目光也就都无法分辨地黏了上去。

    </p>

    盛喃没有察觉,扣着耳机往前溜达。

    </p>

    贸易街一角。

    </p>

    一行几人从巷子里拐出来。

    </p>

    走在前面几个男生看起来十七岁,吊儿郎当的,个个都是一身破洞裤铆钉夹克斜刘海的不良少年模板。

    </p>

    为首那个在巷口停住了,嘴里还叼着根香烟,皱着眉往旁边转,吐字被烟头磕碰得模糊不清:“这半晚不晚的,你们要去哪啊。”

    </p>

    “朔哥,东边街角上新开了家烧烤店,味道不错,撸串儿去不?”

    </p>

    “撸你个头,”裴朔咬着烟,笑踢了那个出馊主意的屁股一脚,“这才几点,你不嫌热我还嫌撑呢。”

    </p>

    “那要不,网吧?”

    </p>

    “整天就知道去网吧,网瘾少年啊?”

    </p>

    “这不今晚有三w战队的比赛嘛。”

    </p>

    七嘴舌的意见里,不知道谁说了句:“台球室怎么样?”

    </p>

    插着兜的裴朔一顿:“台球室……”

    </p>

    少年们见裴朔有意,纷纷起声附和。

    </p>

    裴朔被吵吵烦了,拨开他们转向后面。

    </p>

    巷口夕阳正斜,几抹落到青砖前。有人站在墙后半明半昧的光影间,低着头摆弄手机。连衣帽罩着的黑色卫衣遮了他全部的模样和上身,只见得到卫衣下修长的腿一直一弯,斜撑了个漂亮有力的三角形。

    </p>

    裴朔拿下香烟:“哥,台球室那边,我们还去吗?”

    </p>

    “无所谓,”那人没抬头,指节在屏幕上跳跃,漫不经心道,“我都行。”

    </p>

    裴朔见他专注,好奇凑过去:“你玩什么呢?还那个204……咦,换《节奏大师》了啊。”

    </p>

    话没说完。

    </p>

    咔。

    </p>

    “死”了。

    </p>

    裴朔尴尬抬头。

    </p>

    靳一却毫无反应,很平静就把手机揣回兜里。再撩起眼时,他声线也低低淡淡全不在意:“去哪,走吧。”

    </p>

    裴朔在旁边心情复杂。

    </p>

    就算这两三年接触下来已经很清楚靳一这个表哥的性格了,裴朔有时候还是会觉得不适应。他见过靳一玩各种各样的单机游戏,游戏对他这个表哥来说不是有胜负的兴趣爱好,更像某种打发时间的解题活动——就像刚刚,裴朔敢说,不管是破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还是在低能局第一步就输,靳一绝对都是相同的表情。

    </p>

    上来就赢的,玩到通关或者最高,扔掉。

    </p>

    上来就输的,反复尝试,玩到通关或者最高,还是扔掉。

    </p>

    输了不沮丧,赢了不开心。这不是在玩游戏,这简直是在玩弄游戏。

    </p>

    偏偏在这人“别人家的孩子”顶级配置模板一样的人生里,被“玩弄”的事情又岂止游戏这一件……

    </p>

    想起被爹妈念叨过n遍的“督促你哥早日返校”重任,裴朔深深叹了口气。

    </p>

    还不如让他原地从良拯救世界呢。

    </p>

    “走吧,”裴朔叹着气一甩外套,“去台球室。”

    </p>

    ·

    </p>

    台球室就在这条街最北边的一个巷子里。

    </p>

    沿着傍晚准备夜市开摊的商铺,少年们从中穿行,插科打诨。

    </p>

    “哎你们见过张辉那个新女朋吗?”

    </p>

    “知道,上回穿着抹胸超短裙就上台球桌了的那个呗。”

    </p>

    “什么叫那个,人叫乔娜娜,安城职高的校花呢。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对美女尊重一下好不好?”

    </p>

    “可以啊,才见几回,就这么舔上了?”

    </p>

    “滚,你难道不喜欢?”

    </p>

    “喜欢有什么用,人家看上的又不是咱们。”

    </p>

    “嗯?她移情别恋了?谁啊?”

    </p>

    “你瞎啊?没见她那次穿超短裙上桌的时候,谁在那儿打球吗?”

    </p>

    “噢……”

    </p>

    几个男生嬉笑嫉妒的眼神转过来。

    </p>

    裴朔抬脚作势要踢:“看屁看,没见过长得帅的啊?”

    </p>

    “哎朔哥我们没看你!”

    </p>

    “看谁都不行。”

    </p>

    裴朔一人一脚给他们把眼神踹开了,然后他才转回来:“哥,乔娜娜那事儿你准备怎么处理?”

    </p>

    靳一被连衣帽罩着,看不清脸,就一撮烟灰色碎发翘出来:“乔娜娜。”

    </p>

    裴朔:“是啊。张辉舔这小女舔得跟什么似的,哥你没来多久,他们又不知道你以前在九中有多横——”

    </p>

    靳一瞥他:“横什么?”

    </p>

    裴朔咽了口唾沫,也把后面的“行霸道”咽回去了:“横横横眉冷对。”

    </p>

    靳一轻嗤,转回去:“放过周树人吧。”

    </p>

    “啊?”裴朔茫然,“周树人是谁?”

    </p>

    靳一:“……”

    </p>

    靳一决定原谅这个文盲弟弟。

    </p>

    “说你的乔娜娜吧,你怎么惹她了。”

    </p>

    “?”裴朔冤得瞪大了眼,“哥,招惹她的是你不是我啊。”

    </p>

    靳一:“我都不认识她。”

    </p>

    “??”

    </p>

    裴朔噎了好几秒:“乔娜娜,你没印象了?”

    </p>

    靳一抬头,懒洋洋望了眼天空:“没有。”

    </p>

    “就,上回你和我们一起去台球室,穿着特别辣的超短裙,在你拿球杆的时候特意跑你对桌趴台面上深下腰的那个?”

    </p>

    这次靳一对着天边烧得绚烂的晚霞回忆了漫长的两秒,声音还是懒懒的:“没见过。”

    </p>

    裴朔:“……”

    </p>

    这就很他妈暴殄天物了。

    </p>

    “哥你那天才技能点,怎么就不能往记人名和记人脸上点一点呢?”裴朔叹声,“张辉要知道他捧心尖上的小女这么想勾搭你,肯定得带人来找你事,偏偏你又答应你奶奶以后不打架——”

    </p>

    靳一落下视线,似笑非笑的:“放尊重点,谁奶奶?”

    </p>

    裴朔一噎:“奶奶,咱奶奶,我在两家都是孙子,好吧?”

    </p>

    “嗯,以后你……”

    </p>

    裴朔还在那儿等着呢,身旁却突然没了声音。他不解回头,就见原本走在他身侧的靳一停在了两步之前。

    </p>

    兜帽下的黑眸凝在长街斜对角。

    </p>

    裴朔跟着扭头。

    </p>

    等认出那个熟悉的戴着大耳机的女孩身影,他愣了下:“咦,这不是哥你那个——”

    </p>

    靳一仍是看着那边:“什么。”

    </p>

    裴朔想了两秒:“小橘猫?”

    </p>

    “…”靳一回眸,“?”

    </p>

    对上那双黑眸里难得明显的不爽情绪,裴朔本能一激灵:“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与我无关。”

    </p>

    靳一微眯起眼:“我说的是胖橘。”

    </p>

    “有区别吗?”

    </p>

    “是我养过的那只。”

    </p>

    “啊,原来你是说被我姨母送人然后死了的那只?”

    </p>

    话声在靳一起了变化的眼神里停住。

    </p>

    裴朔连忙扭头去看街对角:“那也不合适。人家小姑娘长得白白净净、细细瘦瘦的,哪里像胖橘了,分明就是小橘——”

    </p>

    “再说一次,”靳一不耐烦地扯掉兜帽,碎发被暮光染得微冷,他慢吞吞隔着黑色半露指手套捏响指节,“我可要失信于你奶奶了。”

    </p>

    裴朔:“……”

    </p>

    “朔哥,你们在看什么呢?”前面等他们的男生们派了一个代表折回来,“咦,你们在看小九啊?”

    </p>

    “?”裴朔扭头,“小九又是谁?”

    </p>

    “丁九,就张辉那个下手又黑又脏的小弟,”过来的男生朝街对角一指,“那不,明显又盯上‘猎物’了。这人可贼,不见兔子不撒鹰,能让他盯上的,肯定油水很足。”

    </p>

    “……”

    </p>

    丁九所在方圆数十米内,看起来最好下手且“油水很足”的显然就只有……

    </p>

    那一只。

    </p>

    裴朔扭头,带着“终于轮到我扬眉吐气了”的表情挑眉:“哥,帮不帮?”

    </p>

    连衣帽被拽回来,靳一往前走,嗓音在夜色里透着懒散的敷衍:“我长得像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么。”

    </p>

    “哦,那不帮就算了。”

    </p>

    没了戏看,裴朔遗憾耸肩,跟上那道走远的背影。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