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师姐,我不想努力〕〔地气宗师〕〔39667林阳苏颜〕〔阴阳诡婿〕〔重生末世:开局中〕〔快穿:疯批女主她〕〔穿越农女要回家〕〔新时代警察之特殊〕〔我和外星人一起创〕〔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穿越远古携千亿物〕〔开局大秦之主:签〕〔女主角是怎样练成〕〔心动热吻〕〔逃荒,我靠千亿物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6、第 6 章(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6章

    </p>

    出乎意料。

    </p>

    高三a栋的情况和盛喃想象里的水深火热完全不同——早读声,朗诵声,在甫一迈进教学楼的那刻起就充斥在她的耳边——比起方才去过的b栋,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p>

    盛喃脸上写满了迷茫。

    </p>

    要不是大拽比还插着口袋走在她前面,她都要怀疑自己刚刚经历的是一场幻觉了。

    </p>

    一秒记住.42zw.cc

    “那楼是普通班,”像是察觉,大拽比隔着口罩的懒散嗓音飘回来,“这楼是实验班。”

    </p>

    盛喃:“区别是什么?”

    </p>

    “成绩,”靳一轻嗤,眼神在某一秒冷得厉害,“以及b栋不适合你出现。”

    </p>

    盛喃心虚得当没听到后半句:“你也是安乔的学生吗?”

    </p>

    靳一:“我不上课。”

    </p>

    盛喃沉思几秒,脑海内自动把这句翻译成了“悲惨的失学少年”。

    首发

    </p>

    她望向靳一的眼神顿时充满同情。

    </p>

    “所以你来安乔中学,是为了躲在教室外偷偷旁听吗?”

    </p>

    靳一:“?”

    </p>

    对视数秒,靳一决定不深究这个奇怪小姑娘的奇怪脑回路:“我只是来给裴朔送东西。”

    </p>

    “送东西?”盛喃愣了下,跟着就恍然,“啊,是来找裴朔拜码头的?”

    </p>

    靳一长腿一停,回眸:“…拜,码,头?”

    </p>

    “就是求大哥保护,这样以后有人罩着你,不会挨打。”

    </p>

    盛喃说完,不确定地打了个顿。

    </p>

    这样直白的措辞……

    </p>

    会不会伤到大拽比的自尊心?

    </p>

    盛喃都在思考要说点什么挽回一下了,就听见头顶那个声音很淡定地转回去了:“行,裴朔,我大哥。”

    </p>

    ——是裴朔在场能吓出心梗的程度。

    </p>

    盛喃听完以后若有所思了好一会儿,等快上到三楼了,她才小跑了两步往靳一身旁凑了凑:“你们大哥一般收什么礼物?”

    </p>

    大拽比沉默两秒,从口罩上面很嘲讽地瞥下来:“你也想拜码头?”

    </p>

    盛喃心虚:“我不打架,我问问。”

    </p>

    “不用问,”靳一说,“以后离b栋远点,你遇不上这种麻烦事。”

    </p>

    盛喃眼睛都亮了:“真的吗?”

    </p>

    “……”

    </p>

    靳一懒得回这种无价值的对话,只是收回目光时他无意在女孩身上一瞥——蔫怂状态剥掉,那种明亮灵动的劲儿又回来了。

    </p>

    这模样如果被b栋某些男生看见,那跟胖橘在豺狼洞口一边跳小天鹅一边“来追我呀”有什么区别。

    </p>

    靳一冷淡地抽回视线:“假的。”

    </p>

    “…”盛喃翘起的嘴角僵住,“?”

    </p>

    大拽比没理她,已经往前走了。

    </p>

    站在高三a栋四楼班主任办公室门前的那一秒,看着上面挂着的锁,盛喃就确定了——

    </p>

    今天的黄历上一定写着,“盛小白菜不宜出门”。

    </p>

    “同学,你来找老师吗?”

    </p>

    “……?”

    </p>

    盛喃循着声音回头。

    </p>

    高三教学楼里是l型长廊设计,班主任办公室都在短横里,而此时开口的人就站在短横尽头的窗户旁。那边有好几个学生,手里抱着几摞作业本样子的东西,和刚才在b栋的那几个不一样,这里学生身上的校服都穿得整整齐齐。

    </p>

    整齐得让盛喃很有安全感。

    </p>

    她第一次觉得看见这么丑的校服竟然会这么亲切。

    </p>

    盛喃感动得很:“嗯,我来找栾钟海老师。”

    </p>

    “你找栾班啊?”又有个人接话,“这会儿班主任们结队视察自习早课呢,得过几分钟才能回来。”

    </p>

    “这样,”盛喃心里稍松,“谢谢。”

    </p>

    “不用客气。”

    </p>

    盛喃没注意那个男生还想说什么,转身溜达回l型长廊的拐角。

    </p>

    就在几步外,临墙站着道清瘦修长的侧影。穿窗的光落在他脚前,隔着咫尺,盛喃好像都听到光下那些飞舞的颗粒高喊着“大帅逼快贴贴”前仆后继地往上扑。

    </p>

    而那人就站在阴影里,冷漠,孑然,疏离。

    </p>

    好像这世界都跟他没什么关系,下一秒末日了他也不会在意。

    </p>

    这一刻,盛喃突然就很心疼他…排在前面的100个替补女朋。

    </p>

    这哪是凡人要得起的。

    </p>

    绝对折寿。

    </p>

    盛喃走上前,然后瞥见那人身旁大白墙上挂着的两个大框框。

    </p>

    “这是什么?”盛喃被勾走了注意力。

    </p>

    靳一回眸。

    </p>

    盛喃已经站到那两个大框框下。

    </p>

    “校内警示栏。”靳一说。

    </p>

    盛喃从下往上看,一边看一边嘀咕:“啊,那就是全校通缉榜嘛。”

    </p>

    靳一没反驳。

    </p>

    “打架……辱骂老师……破坏校园设施……”盛喃一件一件念上去,边读边小声感慨,“贵校还真是卧虎藏龙呀——噫?”

    </p>

    靳一被她弄出的动静勾去视线。

    </p>

    见小姑娘只是盯着榜单,他皱眉:“你被踩尾巴了?”

    </p>

    “我踩你尾——”对上身旁巍峨的身影,盛喃绷了两秒,“弱”无其事地转回去,“你看通缉榜榜首。”

    </p>

    靳一视线略抬。

    </p>

    </p>

    </p>

    盛喃:“这个人的名字——”

    </p>

    靳一冷淡落眸。

    </p>

    盛喃一脸严肃:“真好写,考试的时候都能比别人多一分钟的解题时间。”

    </p>

    靳一:“……”

    </p>

    虽然没说话,但大拽比眼神明显缓和了些。

    </p>

    盛喃没察觉他情绪变化,还在疑惑:“不过怎么别人都贴着两寸照片,只有他照片那儿是空白的?”

    </p>

    靳一:“被撕走了。”

    </p>

    盛喃:“嗯?为什么?”

    </p>

    靳一:“长得帅吧。”

    </p>

    盛喃:“?”

    </p>

    盛喃扭头,看见大拽比敷衍完就很平静地转开了。

    </p>

    这么离谱的话,被这张脸一说……

    </p>

    竟然还真有了那么一点可能性?

    </p>

    盛喃略过这个节点,转回头去继续盯着榜单。等看清通缉榜榜首“长得帅”同学的光辉记录,她赞叹开口:“旷课17天,这人是开学起就没来过呀,厉害。”

    </p>

    靳一停住,过了两秒才缓缓落下视线:“…厉害?”

    </p>

    “对啊,多么英勇的可以载入校史的壮举!”

    </p>

    “你是不是对英勇有误解。”

    </p>

    “好像是,”盛喃也没不好意思承认,不知道想到什么,她叹了一口气就蔫回来,“我就是觉得这样好厉害。在没有伤害到别人的范围里,想做什么就有勇气去做,不担心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p>

    盛喃的声音小下去。

    </p>

    临结尾的最后一点动静,被身旁呼地一下刮过去的“龙卷风”卷跑了。

    </p>

    盛喃被吹懵了,抬眸往长廊短横里面看。

    </p>

    刚过去那阵“龙卷风”怀里也抱着作业本,就奔着方才给盛喃提供了情援助的几人去的。背影张牙舞爪,声音隔着安静的走廊也能清晰地传回来。

    </p>

    “哎我刚刚听说,b楼又打起来了!”

    </p>

    “……”

    </p>

    哦。这段我熟啊。

    </p>

    盛喃竖起耳朵。

    </p>

    “哇,谁和谁,打得厉害吗?”

    </p>

    “普五班和普班的,不厉害,裴朔调停了。”

    </p>

    “又是裴朔,他们还真听他的。”

    </p>

    “谁敢不听啊,他上学期一转过来,半个月就成老大了。”

    </p>

    “朔哥牛逼……”

    </p>

    盛喃听完半场,转回来瞄大拽比。

    </p>

    大拽比完全置身事外,长眸懒垂着,口罩外的面孔上也没什么情绪,看起来听没听进耳朵里都不一定。

    </p>

    盛喃:“他们在夸你大哥哎。”

    </p>

    靳一:“哦。”

    </p>

    盛喃:“他真的那么厉害吗?”

    </p>

    靳一:“嗯。”

    </p>

    盛喃:“身为他的小弟你一定与有荣焉吧!”

    </p>

    靳一这次没说话了,冷淡又拽地瞥了她一眼。

    </p>

    盛喃心里偷偷翻他一个大白眼,把头顶的雷达扭回去。

    </p>

    那边还在聊,不过转了风向。

    </p>

    “但我觉得,更牛逼的还是裴朔说的那个人吧?”

    </p>

    “啊?哪个?”

    </p>

    “就隔壁泉市的省重点,九中一哥啊。我听说就因为那个人,上届高三的老大才不敢招惹裴朔。”

    </p>

    “我靠,裴朔的靠山?有这么牛吗?”

    </p>

    “我也听朔哥身边的人说过的,那人不止打架牛逼,成绩还是泉市九中的全校第一,所以才说他是九中一哥吧?”

    </p>

    “全校第一?至少不得是上届的市高考状元?”

    </p>

    “最牛逼的来了,那个人高考好像交了白卷。”

    </p>

    “——?”

    </p>

    靳一和盛喃站在拐角。

    </p>

    那边话声传回来,一清二楚的。

    </p>

    盛喃惊呆了好几秒:“高考交白卷,天秀啊。”

    </p>

    靳一在旁边听得犯困:“还行吧。”

    </p>

    盛喃扭头:“……?”

    </p>

    这个人已经拽得不讲基本法了。

    </p>

    盛喃正想跟他理论一下做人可以谦虚但不可以替别人谦虚的问题——

    </p>

    靳一余光瞥过长廊来路:“栾钟海来了。”

    </p>

    “啊?”盛喃没反应过来。

    </p>

    大拽比却已经转身了,只在背影里很敷衍地抬了下手,算是告别。

    </p>

    他没回头地进了东楼梯。

    </p>

    “你就是盛喃同学吧?”

    </p>

    “哎…啊,我是,”盛喃转回视线,撞见迎面走上前的男老师,瞬间乖巧,“栾老师好。”

    </p>

    “好,先回办公室。”

    </p>

    栾钟海习惯性望了一眼盛喃刚刚看的方向——楼梯间内,只余见半身扣着黑色连衣帽的清瘦背影,也很快就下出了视线。

    </p>

    栾钟海愣了一下。

    </p>

    这个背影怎么有点像……

    </p>

    “栾老师?”

    </p>

    “嗯?”栾钟海回神,对上小姑娘迷茫的神情,“刚刚走的那个人是谁?”

    </p>

    “啊…”

    </p>

    在怎么给对方定义身份的问题上,盛喃犹豫了。

    </p>

    大拽比?

    </p>

    裴朔的小弟?

    </p>

    一个信仰爱与和平的悲惨的失学少年?

    </p>

    盛喃拽了拽耳机麦,心虚转眼:“是…我朋,他送我过来的。”

    </p>

    “这样啊。”

    </p>

    “有什么问题吗栾老师?”

    </p>

    “没什么,我认错人了。”

    </p>

    “喔。”

    </p>

    栾钟海摇着头往办公室走。

    </p>

    他就说,怎么可能是靳一那个混小子。

    </p>

    开学第一天就被父亲当着办公室所有老师面狠狠甩了一巴掌,不但没火,还拿舌头抵着颊侧笑了的——栾钟海教职生涯里带了20届学生,也就遇上这么一个。

    </p>

    还有后面那句,那小子一边笑一边怎么说的来着。

    </p>

    哦,想起来了。

    </p>

    [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迈进教室一步。]

    </p>

    [不信你尽可以试试。]

    </p>

    栾钟海记得,当时西装革履的靳一父亲的脸色,恐怖得让半个办公室的老师都想冲上去拦了。

    </p>

    那架势眼神,确实像一不小心就得出人命的节奏。

    </p>

    也难怪动怒。

    </p>

    毕竟是高考交白卷的……准状元啊。

    </p>

    夭寿玩意儿。

    </p>

    栾老班头疼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转头:“盛喃,进来吧。”

    </p>

    “好,谢谢老师。”小姑娘声音又轻又乖。

    </p>

    栾钟海的心情顿时好多了。

    </p>

    看看,还得是女生们。

    </p>

    听话又懂事,没坏心眼,而且这一看,就是连恋爱都不敢谈的那种乖巧小姑娘。

    </p>

    嗯。

    </p>

    以后肯定很省心。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