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极品老太太后〕〔女配在年代文里做〕〔重生80下乡肥妻要〕〔替嫁后,发现老公〕〔偏宠狂妻:大佬是〕〔我在木叶的躺平模〕〔都市修真邪帝〕〔反派家的团宠崽崽〕〔重生之江北水乡〕〔人在三国,朝九晚〕〔洛洛历险记之天狮〕〔重生后,摄政王他〕〔全民领主,我的领〕〔陆云萝寂无绝〕〔快穿女配专抢女主〕〔我的神话体系和你〕〔重生后,我娇养了〕〔领主:我的兵种能〕〔大宁第一衙内〕〔山野花香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四生 2、第 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2章

    </p>

    那两个小姑娘气得跑出去的时候,谈梨的电话正好打了进来。

    </p>

    盛喃还在这个超拽的大拽比震人的气场里发呆,手机震动了好几秒她才回过神,把耳机重新挂上脑袋,盛喃接通电话:“梨哥。”

    </p>

    声音闷得厉害,把盛喃自己吓了一跳。

    </p>

    谈梨也意外:“哭了?”

    </p>

    记住m.42zw.cc

    “谁哭了,”盛喃反驳,“我盛女侠顶天立地威震古今,怎么会哭。”

    </p>

    “那声音怎么跟能掐出雨来一样。”

    </p>

    “想你想得吧。”

    </p>

    对面静了两秒笑起来:“可以啊盛喃,怂归怂,嘴炮功力又见长不少。”

    </p>

    盛喃把腰一板,试图给自己找到底气:“谁怂。”

    </p>

    “你啊。”

    一秒记住.

    </p>

    “我哪里怂了!”

    </p>

    “你要是不怂,怎么叔叔一个电话,你就乖乖回去复读了?”

    </p>

    “…哼。”

    </p>

    被戳到死穴的盛喃闷哼了声。

    </p>

    死穴大概是被戳破了,于是努力撑起的底气全漏了出去。理发店落地镜里,坐在躺椅上的小姑娘慢吞吞弯了挺直的腰,蔫了回去。

    </p>

    过去好几秒,盛喃才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能说服自己的理由,她闷着鼻音开口:“我爸说了,我要是不复读,他就断我生活费。仙女可以没有脸,但仙女不能没有钱。”

    </p>

    “那找笙哥要呗。毕竟亲妹妹,他总不能看你露宿街头。”

    </p>

    “…呵,”提起盛笙,盛喃就想起那句可恨的“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吧”,她记仇地磨了磨牙,“我跟那个狗登西的兄妹缘分已经尽了,从今天开始江湖路远恩断义绝。”

    </p>

    谈梨忍俊不禁。

    </p>

    理发店里侧。

    </p>

    店长从远目状态收回视线,扭头,踢了踢靳一坐着的转凳:“你们长得帅的,都这么不懂得珍惜美好的青春期萌动的机会吗?”

    </p>

    “机会送你,你去珍惜吧。”靳一头也没抬,懒声道。

    </p>

    “我当然想……你到底玩什么呢,这么上心。”店长凑过去,“2048?这游戏不是都过时了吗?”

    </p>

    “嗯。”靳一敷衍地应了声,屏幕上的手指没停。

    </p>

    店长习惯性地往右上角计分处瞄了一眼,然后就噎住了:“…你变态吧?”

    </p>

    靳一懒得理他:“好好说话,别人身攻击。”

    </p>

    店长:“不是——你看你这分数,还不变态啊?正常人能玩这么高分吗??”

    </p>

    靳一垂着眼皮:“能。”

    </p>

    “放屁,”店长气笑,“我就说你这脑子就该用在为国家做贡献上,不去上学,整天混学校外面干嘛?就喜欢糟践我们这些正常人拥有不了的机会是吧?”

    </p>

    “哦,那你就当我,”靳一指腹一划,随口接上,“体察民情吧。”

    </p>

    店长:“……”

    </p>

    这种把又拽又欠的话说得毫无起伏,偏偏还特招小姑娘喜欢的,就应该划为男性公敌。

    </p>

    不过店长也知道,靳一最难劝。没人改得动他定的主意。

    </p>

    所以店长也就没多嘴,直起腰看向前面不远处的洗发躺椅。那个怪好玩的小姑娘跟朋打完电话了,好像是心情好了点,正坐在皮椅上,脚抬半截,小白鞋晃晃。

    </p>

    ……离地好远。

    </p>

    店长差点又没憋住笑,他走过去:“想好染什么色了吗?”

    </p>

    盛喃被耳边的话叫回神,她掰着耳机犹豫:“你们这边的高中,让染发吗?”

    </p>

    “啊?”店长愣了下,“你是来上学的?”

    </p>

    “嗯。”

    </p>

    店长打量她:“高一?”

    </p>

    盛喃:“……”

    </p>

    耻辱。

    </p>

    绝对是耻辱。

    </p>

    盛喃压下怨念,低头踢了踢鞋子的蝴蝶结:“高四。”

    </p>

    “哎?这不巧了吗?我们这边也有个——”店长说话的时候正转回去,然后就看见最里面的转凳上,半垂着眼的某人依旧眼也没抬,从头发丝里透着三个字。

    </p>

    没兴趣。

    </p>

    盛喃正抬头:“巧什么?”

    </p>

    “没什么,”店长转回来,“我们这边正巧能给学生打折。不过你是要去安乔中学吧?”

    </p>

    盛喃警觉:“你怎么知道?”

    </p>

    “我们这边普高不多,也就安乔能接收复读生了。”店长说,“安乔不让学生染发,你的叛逆大计可能要受阻了。”

    </p>

    盛喃:“……”

    </p>

    没想到那句也听见了。

    </p>

    盛喃憋了两秒:“那我只剪发,可以吗?”

    </p>

    店长笑:“没事啊,不用不好意思,你要是不想剪,最多我收你个洗头的钱就行。”

    </p>

    来到这座小城以后第一次体会到这边的“淳朴”民风,盛喃有点感动。不过低着头想了两秒她还是坚定摇头:“不,我剪。”

    </p>

    “……”

    </p>

    把剪发说得这么悲壮的,店长也是第一次见。他忍住笑:“那你想剪什么价位的?”

    </p>

    “价位?”盛喃茫然了。

    </p>

    也不能怪她,她以前剪发都是去固定的设计室,账都记在盛天刚名下,确实没人跟她聊聊发型的那些定价。

    </p>

    店长耐心解释:“我们店里洗剪吹一共三种档位。店长剪发,总监剪发,还有设计师剪发。档位不同,发型师的工作年份不同,价格也就不同。”

    </p>

    盛喃不懂,但盛喃感受到了套路。

    </p>

    如果是在以前,她好像很少考虑过钱的问题,但在零花钱和生活费已经被盛天刚残忍无情地挂钩了她的复读日常成绩的现在。

    </p>

    想起自己干瘪的可怜巴巴的小金库,盛喃心里的泪淌成了汪洋大海。

    </p>

    然后在眼泪汪洋的滋润下,那点坚强的颜狗本性跟着活了过来。

    </p>

    她的眼神落向最里面的洗发躺椅……

    </p>

    旁边的转凳……

    </p>

    上的大拽比。

    </p>

    不知道他是多少年的发型师资历,是总监还是设计师的价钱。

    </p>

    店长正问:“价格上你有什么不懂的,需要了解一下吗?”

    </p>

    “有,”沉思状态的盛喃想都没想,抬手,“他多少钱?”

    </p>

    “…………?”

    </p>

    静默。

    </p>

    长久的静默。

    </p>

    惊回神的盛喃还没来得及拍掉自己完全没经过大脑同意就偷偷指过去的手指,就看见指尖朝着的方向——

    </p>

    大拽比停了几秒,终于,缓慢抬起他昂贵的头颅。

    </p>

    之前半藏在碎发下的五官露了出来,明晰凌厉,轮廓完美,鼻梁也挺拔漂亮,几乎能看到薄薄的灯光在他鼻翼旁拓下的阴影。

    </p>

    不过最勾盛喃的还是那双眼睛——他瞳仁似乎比普通人要黑一些,眼角有颗泪痣,缀在白得冷淡的眼尾下,颜色浅浅的,平常不显,但在这种情绪时,眼角一扬,就从冷淡里透出点睥睨又似笑非笑的色气。

    </p>

    ……确实长得很贵。

    </p>

    完完全全消费不起的样子。

    </p>

    盛喃怂得慢慢弯起手指,试图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地转开脸。

    </p>

    可惜店长没给她机会,在旁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他不卖的。”

    </p>

    盛喃:“……”

    </p>

    她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p>

    感受到大拽比那边投来的目光里凉意好像更重了,盛喃绷住脸,努力表现得英勇但事实上很小声的:“没事,我不买,我就问问。”

    </p>

    结果店长笑得更厉害了,坚持着扭回头:“哎,听见没,人家就问问,都没打算买你。”

    </p>

    靳一轻眯起眼。

    </p>

    那颗泪痣好像都跟着他微绷的眼睑轻跳了下,勾人得厉害,杀气更厉害。

    </p>

    盛喃:“……”

    </p>

    她这颗小白菜今天是不是要葬送在这里了。

    </p>

    盛喃都做好跳椅逃生的准备了。没想到僵持几秒后,那边眼神一扫,竟然就那么垂走了。

    </p>

    无事发生的安静里,盛喃受惊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

    </p>

    回过神她还有点懵。

    </p>

    难道,这竟然是个,信佛慈悲不杀生的大拽比?

    </p>

    这,刚刚看着也不像啊。

    </p>

    “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店长转回来,对上盛喃时他愣了下,然后笑,“我说呢,瞧小姑娘吓得……没事啊,他不打人。”

    </p>

    盛喃慢吞吞松开攥出细汗的手指:“我没吓到。”

    </p>

    店长笑:“行,没吓着。来这边吧,我给你剪,按最低档的收费。”

    </p>

    “好…谢谢。”盛喃松了口气,从躺椅上下来。

    </p>

    店长走过去的时候往地上一瞥:“小赵,洗发区这边洒水了。等你空闲时候擦一擦,这块地板太滑了,别摔着人。”

    </p>

    “哎。”

    </p>

    盛喃坐进剪发椅里。

    </p>

    被那条理发围布缠上来时,她莫名有种被扣上绞刑木枷的悲壮感。

    </p>

    店长在身后问:“想好剪什么发型了吗?”

    </p>

    “想好了。”

    </p>

    “嗯?”

    </p>

    “您看过《杀死比尔》吗?”镜子里的小姑娘严肃地绷着脸,比划,“就里面那个特别酷特别帅特别叛逆的,萝莉杀手。”

    </p>

    店长品了两秒,一竖拇指:“ok。包在我身上。”

    </p>

    半小时后。

    </p>

    盛喃看着镜子里那个乖巧、可爱、邻家少女式的齐肩发,目光陷入呆滞。

    </p>

    店长露出满意表情:“怎么样,《杀死比尔》,酷吧?”

    </p>

    盛喃:“…………”

    </p>

    酷个头。

    </p>

    你不如干脆杀了我吧!

    </p>

    人类历史上无数次的惨烈翻车证明:托尼老师的嘴,骗人的鬼,永远不要相信他们的任何一句“包在我身上”。

    </p>

    祸从口出,一地惨死的秀发也接不回去了。

    </p>

    盛喃只能沉痛地学会接受。

    </p>

    在镜子前站了好久,盛喃还是有点不适应,伸手去摸了摸短发尾。她发质很好,是那种柔柔软软的触感,这会儿头发还没完全干,发尾微微翘起来,配上短发就显得俏皮了点。

    </p>

    好像还,挺好看的。

    </p>

    虽然这个发型跟“叛逆”显然没什么关系,但颜狗盛喃的心情好了不少。

    </p>

    店长:“小赵,你再给这小姑娘洗一遍。”

    </p>

    “好嘞。”

    </p>

    盛喃的真香心情,在到达洗发区的第一秒就被冻住了。

    </p>

    她剪发的时间里店里进了新客人,刚好有两位,刚好都在洗发,刚好占掉了除了最外面的两个位置。

    </p>

    也就是说,唯一剩下的可供她洗发的地方,就是……

    </p>

    “靳哥,您往这边挪挪,我给客人洗头发。”

    </p>

    “嗯。”

    </p>

    大拽比还在低头玩手机,坐着的转凳挪开几十公分,让出了洗发的工作位。

    </p>

    离盛喃,更近了。

    </p>

    盛喃:“……”

    </p>

    希望这还是个不记仇的大拽比。

    </p>

    放轻脚步,屏住呼吸,盛喃竭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她轻手轻脚的,一边偷偷观察着那人低垂着的侧颜,一边争取在这狭窄过道不碰他一丝衣角、不发生半点交集地走过去。

    </p>

    然而下一秒,盛喃就领略到了墨菲定律的可怕性。

    </p>

    鞋底一滑,盛喃心里警铃骤响。

    </p>

    可她的小脑反应显然不及大脑,所以瞬间重心失控,她没有选择地摔向看起来就很脏的湿着泡沫和水的地板。

    </p>

    ……行吧。

    </p>

    反正“听话”的小白菜已经被灰头土脸地扔到这么一个小破城市,反正这个陌生得名字她都要想两秒才能记起来的小城里也没一个认识她在乎她的人。

    </p>

    再惨也就这样了,脏水里再摔一跤又能怎样呢。

    </p>

    盛喃自暴自弃地闭眼,准备迎接泡沫和脏水的“亲吻”。

    </p>

    只是那一瞬黑暗之后,身旁多了一丝被抬起的袖角拂起的细微的风。风里混着某种陌生的、很清冽的木质淡香。

    </p>

    “砰。”

    </p>

    闻声受惊的店员们纷纷回头。

    </p>

    洗发区最里角,转凳上勾腿坐着的少年被他抬手接了一下的女孩扑了半怀。凳轮后滑,他单手格挡,漂亮的下颌骨微仰起来,侧肩撞抵在背后坚硬的墙棱上。

    </p>

    风声与香归止。

    </p>

    盛喃惶然地睁开眼。

    </p>

    最先入目的是轮廓好看的左耳。

    </p>

    以及左耳上面,那只亮银色的、象征此人有主了的耳骨钉。

    </p>

    这次很近,盛喃把耳骨钉上的“拼音名字”看得清清楚楚:

    </p>

    love and peace。

    </p>

    盛喃:…………?

    </p>

    所以大拽比的女朋,叫,爱与和平?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清穿之四福晋不爱〕〔继母不慈〕〔被迫成为全星际的〕〔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绿茶六皇子他软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沙雕师尊每天担心〕〔金牌教练(电竞)〕〔穿到乱世搞基建(〕〔穿成校园文里的渣〕〔在无限逃生里直播〕〔超高校级黑幕模拟〕〔有够李谱的穿越,〕〔重生后,贵妃被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