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司机闯都市〕〔大师兄是个凡人却〕〔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我有一个熟练度面〕〔那个大佬回来了〕〔陋俗之婚闹〕〔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抗战韩疯子〕〔魔偶天成〕〔自然秘语〕〔生而为王〕〔最强高手在花都〕〔无敌神婿〕〔神级狂婿〕〔邪性总裁太难缠!〕〔神都猛虎〕〔旷世神胥〕〔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巫师不朽 第489章 血脉秘典
    “你的先祖想让我做什么?

    安静宽敞的大厅之中,阿帝尔的声音在这里回荡着。

    站在大厅的上首,阿帝尔静静看着希拉塔,那种眸光深邃,似是看透了未来的演变,带着一种安然的平静。

    被如此的眸光注视着,希拉塔却显得很平静,一点都没有最初面对阿帝尔时的彷徨,反而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

    冥冥中,在他的身上,有一点潜移默化的变化开始产生,那是血脉层次的深层改变,极难被察觉。

    “我想让你出手一次。”

    沙哑的声音在原地响起,渐渐扩散到周围的空间,令周围的空间自发震荡,像是承受不住这种威严。

    不知何时,希拉塔的身上起了些变化,虽然仍然站在那里,但浑身上下的气息与气质却完全不同了,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一股深邃,仿佛深渊一般不可注视,不可测量的庞大本源气息浮现,在下方的台阶之下,希拉塔脸色冷漠,浑身笼罩着最纯粹的阴影与死亡之力,只是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祗降临人世,高高在上,不可测量。

    这种气度与本质,与之前相比虽然同出一源,但却不可同日而语。

    “你是···”

    注视着下方脸色冷漠,挺拔站着的“希拉塔”,感受着对方身上产生的变化,阿帝尔微微皱眉:“这种深沉中带着死寂的本源,沙漠之王凯多泽?”

    “是我。”

    希拉塔昂起自己的头颅,一张英俊的脸上浮现除了许多黑色的纹理,其眉心中央更是多了一枚独眼印记,看上去美丽而又诡异,带着一种莫名的神秘感。

    “你想怎么做?”

    深深看了对方一眼,感受着对方身上那深不可测的气息,阿帝尔瞳孔微微一缩。

    眼前的凯多泽,实力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那股代表着死亡与阴暗的本源,令他都能感到一丝压力与窒息感。

    仅仅只是一道分身而已,便能带给阿帝尔这种感觉,可见其实力之强大,绝对凌驾于寻常四级之上,达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准。

    一股阴冷霸道的意志扫过周围,带着本源的脉动,在瞬间镇压了周围的天地,令这一片形成了一个小型结界。

    在结界之中,除非能够击破这道意志,否则哪怕是一条蚊虫,也休想爬到这里来。

    做完这些,“希拉塔”才抬起头,一双紫宝石一般的眼眸再次看向前方的阿帝尔:“五年以来,对这世界的变化,阁下应该也了解不少了吧。”

    “世界融合,沉寂的世界再次复苏,庞大的世界源力,吸引了不少外来的王者前来,想要夺取世界复苏之后诞生的最大果实。”

    “这五年的时间,便是一个缓冲,也是各个王者复苏,开始努力恢复自身的时候。”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一双紫宝石般的双眸注视着阿帝尔,见他没有反应后,才继续开口:“我这一次来,便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出手对付一位王者。”

    “一位王者···”听着这个,阿帝尔顿时皱起了眉。

    凯多泽口中的王者,毫无疑问,是一位上古之王,也即是四级层次的存在。

    甚至,能够让凯多泽特地来找他帮助,联合针对,这位王者的力量,恐怕不会比眼前的凯多泽弱上多少。

    毕竟,如果双方强弱悬殊,眼前的凯多泽大可以直接出手,没有必要再来寻找他的帮助。

    “不够。”

    深深看了一眼身前的凯多泽,阿帝尔眼眸深邃,静静吐出这两个字。

    当初,为了解决艾尔卡州内的麻烦,他的确是欠下了对方一个人情。

    但为了这一份人情,冒着得罪一位四级存在的代价,去让他对另一位上古之王出手,这就有些不值了。

    站在下方,听着阿帝尔的回答,凯多泽脸上表情不变,对此没有丝毫意外。

    对四级存在来说,区区一些粮食与财物,本就算不上什么。

    凭借着这点人情,让对方做些其他事倒也算了。但是让对方冒着出局的危险,向一个同级存在出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对阿帝尔眼下的表情,他根本没有意外。

    不过,在知道对方不会答应的情况下,他仍然敢过来邀请,自然也有自己的底气。

    “一份界主留下的秘典,虽然残缺了最重要的一部分,但仅仅剩下的部分,也足够让人突破王者的界限,晋升成为皇者。”

    他举起两根手指:“两次,只要帮我出手一次,这份秘典,就是你的。”

    “秘典?界主?”

    听见这些陌生的词语,阿帝尔表面不动,心中暗自皱眉。

    很明显的,这所谓的秘典,应该是这些上古之王所独有的体系,甚至从眼前凯多泽的表现来看,甚至还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至于界主,皇者这些等级,他并不清楚强弱,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至少是四级巫师以上的层次。

    心中辗转过许多念头,在这一刻,阿帝尔的本源之中,一枚芯片在快速运转,其中大片的数据流在流淌,分析出种种可能,将每一种选择的利弊都列了出来。

    “我想先看看。”

    过了一会后,阿帝尔低下头,假装沉吟了一会,而后才开口道。

    下方,听见阿帝尔这么说,凯多泽愣了愣,随后才点了点头:“这没问题。”

    他挥了挥手,在眼前,一道紫色的光辉照耀,在周围闪烁着阵阵的光辉。

    那是一滴紫色的血液,上面流淌着淡淡的血脉威严,始一出现,便直接飞向阿帝尔的身上。

    对此,感受了一下紫血中蕴含的力量与威胁后,阿帝尔没有动作,任凭这滴融入自己的身躯之中。

    随后,大量的讯息浮现,一齐涌入到精神海中,于下一刻被银色的本源全部捕抓,浮现在脑海中。

    脑海中,一本书的形象凭空凝聚,随着精神的涌动,上面的第一页被翻开,显露出这本书的名字:“古多拉秘典。”

    “这是!”

    随着古多拉秘典不断翻阅,阿帝尔的脸上露出惊色。

    这份秘典,讲述的不是其他,恰好是讲述血脉的运用以及蜕变,其中许多地方的精巧与深奥,连阿帝尔这位精通血脉学的大巫师都感到震动,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触动。

    甚至,在这份秘典之中,阿帝尔看见了一条血脉蜕变的道路。

    以自身血脉为火种,不断引入外来血脉,以生命力为燃料将自身燃烧,以此获得一个殊死一搏,超越血脉的机会。

    哪怕自身仅仅只是一介凡人,体内没有任何上古血脉在流淌,同样可以走上这条道路,由弱开始,渐渐将自身血脉变得强大,最终成长到不逊色于上古血脉的地步。

    这是血脉之路的无上秘典,也是完全扎根于血脉,以血脉为核心延伸的道路。

    眼前,看着阿帝尔脸上露出的景色,凯多泽也没有丝毫意外,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等待着对方回神。

    至于阿帝尔此时所获得的秘典,他也并不在意。

    在还没有达成共识之前,他自然不可能将完整的秘典交给对方,此时给对方翻阅的,仅仅只是王者之前的部分罢了,虽然同样深奥,但对于已经是王者的他们来说,却没有多大用处。

    良久之后,在眼前,阿帝尔回过神来,视线看向眼前的凯多泽。

    “这件事情,我做了。”

    他看着眼前的凯多泽,似乎已经从秘典中回过神来,看着对方沉声说道。

    “好!”

    听见阿帝尔的回复,凯多泽脸上露出笑容,指尖轻轻弹了弹,一滴紫色的光华向着阿帝尔冲去。

    一股庞大的讯息涌上脑海,不过在当前,阿帝尔并没有出口,只是静静看着他。

    “这是王者部分的内容,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正好使用。”

    在台阶下,他抬起头,随后开口出声:“至于最关键的皇者部分,等这一次出手结束后,我再交给你。”

    “很公道。”阿帝尔轻轻点头,对此没有多少意见。

    “关于这一次出手目标的信息,我已经交给你了,一个月后,我会再过来找你。”看着阿帝尔,凯多泽开口道,身上的气息渐渐显得飘忽不定。

    在原地,他身上的气息渐渐消失,那一身深邃的本源也逐渐消散,渐渐露出了这具身体原本的气息。

    而在周围,随着凯多泽意志的消失,周围原本镇压天地的那股霸道意志也慢慢消散,让周围的结界也散开,留出了真实的天地。

    等一切都结束之后,在身前,希拉塔眼眸中的理智逐渐恢复,随后看着身前站着的阿帝尔认真鞠了一躬,便连带恭敬的向外推开了。

    吱啦···

    随着仆人的动作,大厅的大门开开合合,发出吱啦的声响。

    站在高台前,望着希拉塔远去的背影,阿帝尔眸光深邃,似乎想到了什么。

    “始祖世界么···”

    查看着脑海中的血脉秘典,他莫名想到了紫女所在的那个世界。

    如果没有意外,眼前这些复苏的上古之王,很有可能和当初那位紫女所在的是同一个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开局获得荒天帝宝〕〔非凡养殖场〕〔九天修者〕〔大佬不可能吸猫薄〕〔东都剑花西京烟雨〕〔苏挑眉〕〔斗罗之我是教皇比〕〔神赐恶念〕〔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点道为止〕〔伏天氏〕〔三寸人间〕〔超级都市核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