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侠客行〕〔快穿之大佬又疯了〕〔书中自有颜如聿〕〔减肥后,前夫找我〕〔不败军王〕〔都市至尊神医〕〔重生之财源滚滚〕〔残王邪爱:医妃火〕〔上门佳婿〕〔商路局中局〕〔快穿步步成神〕〔修真医圣在都市〕〔三国之无敌召唤〕〔极品妖孽至尊〕〔重生的我不需要女〕〔小司机闯都市〕〔茅山鬼王〕〔玄门妖王〕〔重生都市之天下无〕〔我在女权世界的那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巫师不朽 第190章 结束
    宽敞的过道上,清澈的金色光华正在闪烁,像一团金色的火焰,在此不断燃烧。

    面对前方的三条道路,阿帝尔咬咬牙,大步走上前,直接走到那一条银色的道路之上。

    一步迈出,在刹那间,一颗银色的树正轻轻摇曳,上面银色的光辉闪烁,轻轻照耀在阿帝尔的身上。

    “我来到···我降临···”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一种亲切。

    一种神奇的力量正在降临,令阿帝尔精神恍惚,似乎隐隐听见了什么声音。

    身体随着惯性继续向前走去,下一刻,第二株银色的树开始摇曳,其上有一道微弱的银光亮起,继续照耀在阿帝尔的身上。

    “我来到世界,我降临大地···”耳边的声音似乎变得更清楚了些。

    在一种强大力量的影响下,阿帝尔的意识开始迷失,从原本的地方消失,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一个庞大的世界中,神奇的力量笼罩在大地之上。

    这里是原始而蛮荒的世界,智慧的生命刚刚诞生,一颗古老的树伫立在整个世界之中。

    那树高大而又古老,一眼望去看不见尽头,仿佛支撑了青天白云,将一个世界撑起。

    “那是···”

    恍然间,阿帝尔的意识来到了这个世界,看见了位于世界中心的那颗古老之树。

    一股亲切感由心而生,令他有些愣神。

    下一刻,周围的场景突变。

    苍穹上,紫色的雷霆滋生,道道闪电带着毁灭的气息,一齐劈在树身上。

    这闪电强大,每一道单独落下恐怕都能劈死正式巫师,而此时成千上万道闪电一齐酝酿爆发,几乎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紫色。

    大地开始震荡,苍穹的闪电不断爆发,整整持续了七天时间。

    七天时间之后,随着一声响彻世界的震鸣,古树终于倒下,大半个身躯都变成焦黑,其上有缕缕生机挥发,自古树的躯体逸散出去。

    一股悲伤的感觉从灵魂深处用来,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不知何时,阿帝尔再次抬起,看见了一幕奇景。

    大雨正在疯狂的下着,大地不时震荡,天空的雷电在闪烁,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疯狂场景。

    这幕场景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在某一天夜里,古树的残骸正在发光,其上最精华的力量渐渐流淌。

    太阳与月亮开始出现,自古树的残骸上冲出,在新生的世界焕发出新的生机,延续出新的生命。

    “鉴定结束···低等月精灵血脉,灵魂资质四等···血脉鉴定通过,资质鉴定通过···”不知何时,耳边机械的声音传来,不带任何情感。

    阿帝尔这才回过神,看向四周。

    在周围,银色的树已经全部亮起,上面的银色光辉照耀在阿帝尔的身上,令阿帝尔感觉有些温暖。

    “看来鉴定是通过了。”

    仔细回想起方才的场景,还有之前耳边响起的机械声音,阿帝尔若有所思,而后看向前方。

    走过之前的那条长道,这里是另一片宽泛的空间。

    微微的金色光辉在闪烁,将周围的场景照耀。

    借着这微弱的光辉,阿帝尔看清了前面的场景。

    那是几道大门,与之前的道路相对应,同样是不同的颜色。

    不过与之前的三条道路不同的是,这里仅仅只有金色与银色两道大门存在,并不存在第三道大门。

    而在几具大门前,有好几具尸体存在,此时都已经变成了白骨,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

    阿帝尔走上前,大概检测了一下这几具尸体。

    这几具尸体死亡的时间都不短了,哪怕是最近的那个,距离现在也有几百年的时间。

    从尸体上那淡淡的辐射来看,这几具尸体生前至少也是正式巫师那一级的人物。

    “虽然有信物,但是全都不是精灵。”

    站在原地,大致检测了一番后,阿帝尔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个遗迹的历史十分漫长,恐怕已经有数万年时间了。

    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有其他巫师发现一些线索,最后找到这里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惜,这里并不是普通的遗迹,而是一位至少五级的上古巫师陵墓。

    以这等存在的伟力,如果不是允许进入,那么除非是同等级的强者过来,要不然谁来谁死。

    眼前这些倒霉蛋,很显然就用生命验证了这个结论。

    将已经变成白骨的尸体放到一边,阿帝尔看向一边。

    在这处宽敞的空间内,也有一块石碑存在,上面用上古巫师通用的古兰语书写着文字。

    “通过鉴定者,可进入相应的大门,每人仅能进入一次,从中取走一件礼物···”

    站在原地,阿帝尔将石碑上书写的东西轻轻念出来,而后眼中闪过一丝恍然,不由看向一边的几具白骨,眼中带着怜悯。

    眼下这座遗迹,现在看来分明是曾经的精灵皇为自己的族人准备的,里面根本没有为外人准备的东西。

    这些过去闯进来的外来者既然身上没有精灵血脉,那么之所以能够进入这里,必然是通过献祭灵魂的方式走了那条黑路,就如之前迈尔多准备做的那样。

    付出这么多的精力才进入这里,但是最后却不能获得任何东西,唤作阿帝尔也不会甘心。

    眼下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心中不甘,不顾石碑上的劝阻,打开了大门导致的。

    轻轻摇头,阿帝尔不想那么多,直接走到银色的大门前,手上用力一推。

    银色的光辉从中闪过,照耀在阿帝尔的身上。

    眼前是一片宽敞的空间,周围有一个个架子,每一个架子上都摆着一些东西,看上去都是这里的收藏。

    阿帝尔一眼望去,至少就看见了上千件东西,不由嘴角一抽,感觉有些无语。

    “这么多东西,只能拿一件,还真是···”

    看见周围摆设的收藏品,饶是以阿帝尔的定力,都不由有些失态。

    周围摆着的东西分成了好几个区域,其中既有武器,也有书籍,还有一些极为珍惜的材料。

    毫无疑问,这些应该都是精灵皇生前的收藏,在死后被搬在这里。

    而以精灵皇的实力与地位,能够看上去眼当来但陪葬品的,肯定都是些好东西,每一件拿出去都能让正式巫师疯狂。

    “铓锣花,摩拉根草,水晶藤····”

    走在材料区,凭借着芯片带来的强大知识量,阿帝尔勉强认出了几种材料。无一例外都属于极为珍惜的那种,在现今的巫师界早已经失传。

    在材料区转了一会,阿帝尔转身走向其他区域。

    “材料和魔器暂时可以排除···不论是再珍贵的材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作用都不大。”

    走在路上,阿帝尔心中思考:“那些魔器也是一样,虽然珍贵,但对于巫师的晋升却没什么帮助,在这个地方选择未免太过浪费。”

    “对我来说,现在最合适的东西,莫过于一些高级法术模板,甚至完整的冥想法。”思考了一会,阿帝尔心中想道。

    在之前的道路上,阿帝尔虽然从那位精灵大祭司的身上获得了一份高级冥想法的资料,但那份冥想法本身就是残缺,不但仅仅只能让人修习到两级,其中更是没有二级法术的模板。

    在巫师的道路上,从三等学徒晋升正式巫师需要在精神海中固化法术,而同样的,在晋升二级巫师时,同样也需要固化一个法术,以此作为自己的天赋法术。

    能够被固化在精神海中的法术,本身的价值就极为珍贵,而且几乎完全被那些巫师组织所垄断。

    作为上古精灵皇留下的收藏,这里不缺少高级的法术模板,若是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法术,可以为阿帝尔将来晋升省下许多力气。

    想到这里,阿帝尔走到另一边。

    走到另一片区域,周围是一个个书架子,上面笼罩有一层淡淡的蓝色薄膜,看上去应该是起到保护作用。

    除了这些外,在每一个架子上,都有一些简略的介绍存在。

    在这片区域摆设的,除了一些法术模板外,还有一些珍贵的高等知识。

    简单搜寻了一下,阿帝尔这才发现,自己之前有些想当然了。

    眼前的地方的确有一些法术模板存在,但以精灵皇的眼光,又怎么可能会把一些一级二级的法术模板放进来?

    能够被精灵皇放在眼中的法术,至少都是三级以上,对于现在的阿帝尔来说太过于遥远了。

    三级的法术,以阿帝尔现在的实力,不说精神力足不足够释放,光是其中蕴含的大量高等知识阿帝尔就无法理解,更不用说在脑海中构建法术模板。

    “看来只能选别的了。”

    看着眼前摆着的几个法术模板,阿帝尔有些无奈,不由转身走到另一片区域。

    因为时间并不紧张,再加上只能选择一件东西的缘故,他走得很慢,一路上走走停停,认真观察了很久才停下。

    一阵轻微的悸动感从灵魂深处传来。

    “这种感觉···”

    在某一刻,阿帝尔突然一愣,而后转向后方。

    在身后的一个大架子中,一颗黝黑色的圆形晶体静静躺在那里,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毫不起眼。

    但是看着这块水晶,阿帝尔却是一愣,直接大步走向前。

    随着距离越发接近,在他的心中,那一股莫名的悸动感越发明显。

    “这种感觉,和上次那个音乐盒一模一样。”

    看着眼下的黑色水晶,阿帝尔眼前一亮,仿佛看见了什么稀世珍宝。

    毫不犹豫的,他伸手手臂,想要将眼下的黑色水晶拿起。

    随着阿帝尔的动作,在架子上,那一层起保护作用的淡蓝色屏障像是玻璃一样碎开。

    伸手将黑色水晶球拿起,一股独特的感觉从阿帝尔的灵魂深处浮现。

    一股暖流从眼前的黑色水晶球中涌来,令心中的感觉越发强烈。

    在灵魂深处,在两道世界坐标旁,一点淡淡的世界之光正在浮现,即将构建出一扇新的世界之门。

    “这种感觉···新的世界···”

    感应着灵魂深处的变化,阿帝尔脸色有些激动。

    还没有来得及感叹什么,周围有一道淡淡的光浮现,在瞬间将阿帝尔全身包裹,直接传送出去。

    下一刻,阿帝尔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荒漠无人的野外。

    微弱的风正在轻轻吹拂着。在苍穹上,原本漆黑的夜色渐渐泛白,看上去已经快要天明。

    站在原地,等阿帝尔反应过来后,已经完全感应不到那座遗迹的位置了,似乎已经完全隐蔽。

    伸手将包裹中的令牌拿出来,此时那块令牌已经变成了一片黑色,里面原本具有的小地图已经不见了,看上去已经完全失去效果。

    “已经完全损坏了。”

    大概观察了一下手中的符牌,阿帝尔摇摇头,虽然有些可惜,但也没有多么在意。

    那处遗迹每个人只能拿走一样东西,他既然已经有了收获,这块符牌存不存在,也就不算重要了。

    “是时候该回去休息一下了。”

    抬起头,看着开始泛白色天色,顺着离开的道路,阿帝尔向着远处走去。

    ······················

    第二天,阿帝尔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小镇。

    来到之前住宿的旅馆中,在那里,阿帝尔之前的车夫还在那里等着。

    “老爷,您回来了!”

    看着阿帝尔的身影,车夫脸上顿时露出笑容,看着他问候道。

    对于车夫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确认了安德鲁两人没有回来后,阿帝尔走回自己的房间,开始对这一躺的收获进行整理。

    这一次的遗迹中,阿帝尔收获了很多东西,不论是魔晶,还是一份残缺的高级冥想法,在如今的巫师界都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不过在阿帝尔看来,这一趟最大的收获,还是那一枚黑色的水晶。

    这枚黑色水晶本身是一种独特的材料,具有检测出巫师资质的效果。

    不过对阿帝尔来说,这枚水晶最大的作用,还是通过水晶本身构建出新的世界坐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开局获得荒天帝宝〕〔非凡养殖场〕〔九天修者〕〔大佬不可能吸猫薄〕〔东都剑花西京烟雨〕〔苏挑眉〕〔斗罗之我是教皇比〕〔神赐恶念〕〔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点道为止〕〔伏天氏〕〔三寸人间〕〔穿越从武当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