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豪婿〕〔神级高手陆轩〕〔此刻,举国随我攻〕〔剑域神王〕〔蜜婚难求:顾少花〕〔超级人生 万亿资产〕〔苟个富贵盈门〕〔叶清心启〕〔林凡白伊〕〔离婚再爱你慕羽晴〕〔林凡〕〔暗黑神尊〕〔离婚再爱你古斯彦〕〔叶无道徐灵儿〕〔夫人总想气我〕〔家有小傻妻〕〔护国神帅〕〔陆铭霍玉凤〕〔第1章忘忧杂货铺〕〔少年吞下整条龙陆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张峰穿越唐朝继承一个酒馆 正文卷 第939章:败类。www.pinShu.cc 品 书 网
    !

    悦来酒家。

    此时早已被围堵的水泄不通。

    门外全都是看热闹的人,以及一脸懵逼的马周等人围堵在没有门的酒馆门口,堵着众人,不让他们出现。

    而酒馆内,却传出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以及程咬金愤怒的吼叫声。

    “小子,老子让你跟峰子学好的,你他娘的好的不学,就他娘的学人家打架,老子要你何用?”

    “爹,你讲一点良心,这事儿他不怪我啊!”

    “嗷呜——!”

    “程伯伯,这事儿不怪铁牛,您听我说啊!”

    酒馆大厅内,李承乾有些焦急的劝说,但是却被大刺刺的坐在那里欣赏着这一出闹剧,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的尉迟恭一把拉住,按在了椅子上。

    尉迟恭给李承乾递上个竹筒啤酒道:“这都是小场面,你稳稳的坐着就是了,老黑心里有数呢,不过这次你们干的事情,的确是有些过分了,要是我的话,你们这群小家伙都丢进军营里去磨练一番不可1”

    一听到去军营磨练,李承乾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立马不说话了。

    军营的事情,他倒是一直在关注着,当初听峰子说的好听,那些个玩意儿似乎很简单,但是当上次去了一趟军营之后,李承乾还是被张峰说的那种训练法吓的牙齿都在打颤。

    那简直就不是人干出来的事儿。

    背着几十斤石头,玩命一般的围着篑山跑,甚至连巡逻都要背着石头,双腿都要绑着石头,这他娘的谁受得了?

    就算是那牛高马大的,而且还一直都号称是他们这群人中,最后潜力成为军神的牛见虎与尉迟宝林两人,一见李承乾他们,顺便崩溃大哭了起来。

    甚至这两个铁塔一般的汉子,早已廋了一大圈啊!

    这还是他们只去了不到十日的成果,这要是在军营里带上个一个月,那

    还不得成了人干不成?

    一想到此,李承乾的腿肚子都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这下,看着优哉游哉的尉迟恭,再看看哀嚎连连的程处默,李承乾也只能叹息一声,在心中默默的为这个兄弟默哀一声。

    “好兄弟,等峰子来,你就解脱了啊!”

    而撅着屁股趴在桌上的程处默此时见一直站在旁边的李承乾收坐了下去,瞬间叫声更加凄惨了。

    程咬金挥舞着马鞭,抽打在程处默的屁股上也更加用力了。

    “小子,你他娘的在给老子叫,信不信老子废了你?”

    “辱没家风,简直就是辱没家风啊!这一下,老陈家的门风,全他娘的给你败光了,你娘”

    正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妇人的声音:“老黑,你个王八蛋,你敢打我儿,老娘今儿晚上直接搧了你!”

    程处默听见这个声音,瞬间凄厉的哭喊了起来:“娘啊,您咋才来啊!您再不来,就见不到孩儿了啊!”

    而程咬金以及尉迟恭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瞬间脸色大变。、

    甚至程咬金手中一哆嗦,马鞭狠狠的缠绕在了头顶的房梁上。

    正此时,那门外堵着门口的马周郝处俊等人,被一群五大三粗的人,蛮横的撞开了,瞬间,一个穿着雍容华贵,虽然此时看上去脸上煞气连连,但是依旧难以掩饰她曾经年轻时美貌的一个贵妇,正提着裙摆,匆匆进入了酒馆。

    妇人很美,就算是此时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但是却依不是那些围在门口的那些小女子等人能够比肩的。

    妇人一进门,就看到程咬金脑袋上晃悠着的马鞭,再看看躺在桌子上凄厉惨叫的程处默,瞬间眼睛都红了。

    “好哇,陈老黑,你他娘的谁给你的权利,你是不是还想把吾儿吊死?”

    “好啊,那今儿刚好老尉迟也在,咱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跟俺都吊死,免得我们娘俩遭你嫌弃!”

    程咬金早已经的冷汗连连,但是却苦于不敢把那马鞭抽回来,关键是马鞭缠在房梁上,缠的太紧,这一抽,那房梁都得给拽下来。

    此时,程咬金的一个头两个大。

    尉迟恭也坐不住了,因为在刚刚愤怒的时候,崔氏居然说出了尉迟的名字,急忙上前一抱拳道:“嫂夫人,您消消气,这事儿咱得慢慢说儿,铁牛”

    没等他说完,崔氏狠狠的瞪了一眼尉迟恭道:“好你个老不修,亏得当初在瓦岗的时候”

    “姑奶奶,您就嘴下留个情好不好?”

    此时,程咬金急忙一把捂住了崔氏的嘴巴。

    崔大脚惹急眼了。

    这下是真的急眼了。

    程咬金使了个眼神,示意李承乾去把门,这才一把拉住崔氏的手,把她按在了椅子上道:“说不得,这些事情说不得啊!老俺之前在家里都跟你怎么说的?二爷有过严令,您发发慈悲,不行咱回去说可行?”

    崔大脚看着桌上的程处默,哇的一声就哭了。

    “我可怜的铁牛哇!咱母子的命咋就这么苦啊!你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爹啊!”

    “不行,等等咱娘儿俩,就去告御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在秦朝当神棍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