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公主在上:反派〕〔逍遥小渔夫〕〔带三只废柴崽崽,〕〔相声贵公子〕〔华娱:从古偶顶流〕〔大秦人皇〕〔从亮剑开始的特种〕〔神印:我只是一个〕〔都市兵王换脸归来〕〔洪荒:开局夺舍了〕〔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校园文里的渣A 第53章 第 53 章
    莫愉心看到众人的表情很是受用, 自己去照了照镜子,这个化妆师还真没吹牛,手艺比自己还要好, 莫愉心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回过头看着愣神儿的周昊, 莫愉心都被逗笑了, “周哥你那是什么表情,又不是没见过我。”

    “不是, 主要是习惯了你在机器前面土哄哄的样子,一下这么精致还真没想到。”周昊笑了笑接着说:“不过也挺好,估计我今晚不会有烂桃花了, 就你这颜值放在那儿,oga都不好意思过来搭话了, 挺好挺好,单身快乐。”

    “我平时也很精致的好吗?别脏我。”莫愉心不服气的说, 她弄机器的时候是土了点儿, 可是妆容还是很精致的好吗?

    “行行行,西宁第一精致alha行了吧?”周昊笑了笑说。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莫愉心和周昊开车到了公馆那边,莫愉心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不少人的目光都在看莫愉心和周昊,人们议论纷纷。

    “哎你们看周昊带来的伴居然是个alha?”

    “还是个绝美的alha, 我去真好看, 比明星都不差了。”

    “周昊什么意思啊?怎么带了个alha过来?”

    “不知道啊,而且也没见过这个女的,这是哪家的千金吗?家世怎么样?”

    众人讨论了一圈也都不清楚莫愉心的身份, 莫愉心倒是举止从容的和周昊进了公馆里, 这会儿拍卖厅里已经坐了不少的人, 周昊给莫愉心专门安排了座位, 就在台下拍卖座位的第二排。

    第一排一般都会安排家世、或着名气很大的企业或着个人,因此周昊就在第二排的左侧给莫愉心留了个位置。

    莫愉心上一世可是经常到这种场合,因此坐在那里气定神闲的,不少的人都猜测莫愉心是西宁市的什么新贵,要不就是哪家的千金,毕竟周昊的家世也算是不错的,和周昊关系不错,那莫愉心的家世也错不了。

    可谁又知道现在的莫愉心连拿出十万块钱都费劲儿,哪儿是什么富二代啊。

    很快的,所有人落座完毕。

    莫愉心身边坐着的是一个长相甜美的oga,她视线时不时的瞟向了莫愉心这边,想和莫愉心搭话,毕竟她还没见过这种类型的alha呢。

    柳晴雪鼓起勇气还是对莫愉心开口了:“小姐你好,你也来参加拍卖会呀?”

    莫愉心脸上没什么表情,随口答道:“不然呢?”

    她可不像原身喜欢和那么多oga周旋。

    柳晴雪没想到莫愉心回了这么一句,有些尴尬的不说话了,要知道她们家在西宁市虽然排不进前十,但也算得上是数得着号的人家,没想到这alha居然这么傲慢的跟她说话,一时间有些生气了,也不再跟莫愉心说话了。

    第一排坐着的男alha听到了两人间的对话,总觉得声音有点儿耳熟,转过了头来想看看是谁,然后就对上了莫愉心冷冷的目光。

    魏士奇现在就是后悔、想哭加胃疼,早知道莫愉心这杀神要过来,他爸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来,上次的记忆还历历在目呢,现在想想他胳膊都还觉得疼,胃里都还觉得火辣辣呢。

    可是想起莫愉心的那些骚操作来,魏士奇只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和莫愉心打招呼,“姐,您也在啊,我是真没想到在这儿能碰到您,咱就是说上次的事儿我都还没来得及谢谢您呢,真是巧了、巧了。”

    王海波就坐在魏士奇的身边呢,心想着他魏哥都是这伙二代里的顶级混混了,还能冲着谁叫姐啊?回过头去就看到了莫愉心。

    王海波立马就明白了魏士奇为啥叫姐,他也赶忙跟着叫道:“姐,您也在啊,咱这就是缘分啊,我和魏哥还说着想请您吃饭呢,后来才想起来没您联系方式,这次这不巧了吗?咱们姐弟这不是又碰见了吗?”

    “对对对,上次匆忙,一会儿晚宴必须多谢谢我姐。”魏士奇带入角色带入的很快,说的就像是莫愉心真是他亲姐一样。

    莫愉心只是唇角挑起一个没什么温度的微笑来,将食指竖在唇边对两人说:“安静。”

    魏士奇做了个懊恼的表情,“对对对,这是拍卖会,咱们先安静会儿,别打扰我姐看拍卖的雅兴,待会儿晚宴咱们再和姐姐聊。”

    王海波对莫愉心说:“姐,您要不来第一排坐吧,我怕那边您看不清楚。”

    莫愉心轻笑一声道:“不用了。”

    “那行,咱们一会儿聊。”王海波和魏士奇扭过头去,俩人想着莫愉心在身后,这回可是要多老实多老实了。

    众人也对莫愉心更加的好奇起来,魏士奇和王海波的家世虽然算不上是西宁市的前几名,可前十总是排的进去的,尤其两人是圈子里著名的混混,一般的二代们也没人招惹他们,要不就是臭气相投的,和他们一块儿玩儿的,这些人都以魏士奇作为圈子的头头。

    谁也没想到魏士奇会对这个漂亮的alha这么毕恭毕敬的,因此对莫愉心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柳晴雪右边的一个女oga也很是好奇,悄悄拉了拉柳晴雪衣角,压低声音问道:“她是什么来历啊,他们居然都很恭敬的叫她姐?”

    柳晴雪摇了摇头,小声说:“不知道,我刚才和她说话,她不太想理我。”

    后面也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在小声议论。

    “那alha什么来头?魏士奇多狂一个,怎么跟她说话跟个孙子一样?”

    “对呀,还有王海波也是,就差跪下给人家请安了,我估计这人来头不小。”

    “我也觉得,能让这群混混富二代叫姐,肯定家世很不一般。”

    莫愉心要是知道这些人都在想什么估计得被逗笑了,自己哪儿有弟弟啊?这俩垃圾只不过是上次被她“以理服人”给说服了。

    很快的拍卖会拉开了帷幕,周昊作为负责人也坐到了第一排的空位上观看。

    第一件拍卖品是一副当代画家的画作,画上是早春的一副图景。

    莫愉心会雕刻自然也得会构图、画画,她能看出这幅画作不错,只是这个作者她不知道有没有名气,画作就是这样,作者越有名气价钱就炒的越高。

    拍卖师曝出了画作的起拍价是五万,很快的就有人开始加价了,毕竟有不少富二代都是带着伴儿出来玩儿的。

    “五万一。”一个身着西装的男alha举牌子叫价到。

    “五万一千五。”又有人举牌叫价。

    “五万三。”

    最后,画作的成交价是八万元整,这个价钱也算不上太高,有的富二代就是来玩儿玩儿过瘾的,花点儿小钱图个乐呵。

    莫愉心眉头微拧,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拍到她想要的价钱。

    展品一件一件的展示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已经卖出了六件物品。

    这时工作人员再次拿到台前的正是莫愉心雕刻的那个小一些的翡翠山水花鸟摆件,在灯光的映衬下,整件展品显得更加生动,翡翠摆件上的花鸟更是栩栩如生,不由的使得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男人眼前一楞。

    拍卖师开始介绍起雕刻品来,“这件雕刻品是由完整的翡翠雕刻而成,翡翠的种水大家也都看得出来是上乘,再加上我们雕刻师双面雕刻的手法使得整件物品更加栩栩如生,这件摆件的雕刻师叫莫愉心,是我们雕刻行业里的新星,摆件的起拍价是十五万元。”

    莫愉心面色平静,但心里却平静不下来,没有名气其实是检验自己实力最好的方式之一,前世她有师承、有名气,拍卖出去的玉器就没有便宜的,她倒是想看看没了上一世的那些光环,单单靠自己的一双手,这些摆件能卖到什么样的价钱。

    反正有起拍价保底,亏是不可能亏的。

    底下坐着的人显然对玉器一类物品的比对画作什么的感兴趣,很快就有一个女alha举了牌子,“十七万。”

    第一排的一个女oga举牌报价,“十八万。”

    莫愉心听着那人声音有点儿耳熟,不过中间隔了太远,看不太清那女人的长相。

    “十八万五千。”

    “十九万。”

    “二十一万。”

    没过几分钟报价就到了二十一万,但是这个价位比起莫愉心上一世能卖出去的价位可是少了不少,她只是很淡定的看看还能不能再卖高一些。

    “二十二万。”莫愉心身边的柳晴雪也举了牌子。

    第一排的那个女oga扭过脸看向了柳晴雪,继续报价:“二十三万。”

    这一次,莫愉心看到了那个女oga的样子,是祁念,想想也是,来这场拍卖会的基本上都是西宁市有头有脸的富二代们,祁念在这里莫愉心也并不算惊讶。

    祁念之前被莫愉心拒绝了,虽然心里一直不好受,可看见莫愉心雕刻的摆件还是立马参与了竞价,倒不是为了莫愉心,她从小在玉器堆里长大,对雕刻也有了解,看得出莫愉心的摆件雕刻的不错,五十万以内的价钱她是可以的接受的,因此不停的在参与竞价。

    柳晴雪有些不服气,他们家是比不上祁念家,可花个几十万买个玩儿物也是轻轻松松的,即便她买不到,她也不想祁念能那么便宜买到,于是又举起牌子报价:“二十六万。”

    祁念回头看了看柳晴雪,轻笑着举牌:“三十万。”

    果然,柳晴雪犹豫了一下还要不要举牌,祁念又把价钱涨了四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