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九幽剑帝〕〔穿越后,我被竹马〕〔在异界开医院没有〕〔让法兰西再次伟大〕〔光之猎魔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全球震惊!你管这〕〔夺荆钗〕〔我开兰博基尼送外〕〔提刑大人使不得〕〔妖孽小村医〕〔宋玉章〕〔原来我早就宠冠六〕〔娘娘是个娇气包,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六十一章父子缘分已尽
    阴暗潮湿的天牢里,孙太傅躺在冰凉的地面上。

    他迷迷糊糊的想要睁开眼睛,结痂的血块却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的耳边仿佛还能听到狱卒们传来的吆喝和嬉笑。

    几只蟑螂从他的脸颊爬过,他连抬手驱赶的力气都没有。

    “呐,看在你以前给过我打赏的份上,我让你进去看一眼。可要快一点儿啊,要是被人发现了,你给我的银子,可养不了我一辈子。”

    狱卒把牢房的门打开,转头吐了一口口水便走了。

    孙晋尧站在牢房的门口,看着曾经他崇拜的父亲如今如此落魄,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在心间蔓延。

    喉间仿佛卡了巨石,疼得让他几乎窒息。

    孙晋尧呆呆的站着,既没有上前,也没有说话。

    孙太傅模糊的视线看到了儿子挺拔修长的身影,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努力展露出了笑颜。

    “你没事……就好……”

    干涩的喉咙里说出了五个字,让孙晋尧只能深吸一口气,才能将眼中的泪水强忍回去。

    “在你心里,还在乎我有事没事吗?”

    对于围场狩猎时,父亲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发配千里之外而没有求情,孙晋尧始终耿耿于怀。

    “从小到大,你都拿我跟二皇子比,你让我处处向他学习,又让我处处忍让他。你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了他的身上。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他比我还像你的儿子。”

    孙晋尧的语气很平静,经过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把他所有怨气的棱角都磨平了。

    “直到……”孙晋尧的眸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光,“皇上下旨抄家,我才从娘的口中知道你和刘贵妃的关系。如果滴血认亲查出他是你的儿子也就罢了,可偏偏他不是。”

    孙晋尧的情绪变得压抑隐忍,眼眸之中隐约闪烁着泪光。

    “可我的你的儿子啊。这么多年来,你让我像一条狗一样去讨好他迁就他,甚至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你宁愿牺牲我也要保全他。到底是为什么?”

    孙太傅没有说话,只是痛苦的哼了一声。他闭了闭眼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就因为他是你心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吗?”孙晋尧的声音哽咽。

    他满怀着最后的期待看着父亲。

    孙太傅沉默不语,嘴巴微微张了张,却只是无声的呻吟。

    孙晋尧等了许久,他幽幽的问道:“爹,娘嫁给你二十几年,为你操持家务,生儿育女,你有没有真心爱过她?哪怕,只是一天……一个时辰……甚至,是一个瞬间?”

    孙太傅的脑海之中浮现出很多让他觉得珍贵和温馨的画面。

    但是每一幅画面里,都没有他的结发妻子。他只是忘不掉,年少意气风发时住进他心里的那个女子。

    孙晋尧的心一点一点变凉。

    他后退一步,冷冷一哼,眼中泪光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凌冽的冰凉。

    “你不用回答了,我已经有答案了。”

    孙晋尧没有踏进牢房,只是在牢房外跪了下来,对着父亲磕了三个头。

    “我的命是你给的,但是养育我的人,是我的娘亲。我现在唯一还能为你做的事,就是给你收尸。你配不上我娘,也不配我叫你一声爹。”

    孙晋尧说完,站起来毅然转身离去。

    孙太傅的心忽然很痛,他用尽全力抬起手想要抓住儿子,可是却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他眼睁睁的看着孙晋尧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这一次离别,父子缘分已尽了。

    孙太傅被斩首的那一天,菜市口挤满了围观的百姓。

    刑部对外宣布的罪名是贪赃枉法,但是很多人都不明白,身居太傅要职,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垮台了。

    孙晋尧挤在人群之中,冷漠的看着刽子手一刀砍在父亲的脖子上。

    鲜血喷涌而出,身首异处。

    这个画面,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待到围观人群散去,孙晋尧才慢慢的走到了父亲的尸体旁边。

    看着滴着血的大刀的刽子手坐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喝着酒,轻蔑的打量了孙晋尧一番。

    “来收尸啊?知道规矩吧?”

    孙晋尧面无表情的掏出三两银子扔过去。

    “就这么点儿?”刽子手显然很不满意,朝着孙晋尧走了过去,推搡了他一把,嘲笑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们孙家以前不是很威风的吗?怎么了?到了我这儿就来哭穷?”

    “只有这么多,爱要不要。”孙晋尧看着父亲,心如止水。

    “都什么时候了还给我装大爷。”刽子手将大刀插在地上,抡起拳头就要揍孙晋尧。

    孙晋尧脸色一沉,一把就抓住了刽子手的手腕。

    他紧紧掐住了对方的脉门,刽子手疼得大叫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那些刑场守卫全部涌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盯着孙晋尧。

    “臭小子,你以为自己还是威风八面的太傅公子?今天要么拿银子出来,要么……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否则,别想带走你爹的尸体。”

    孙晋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他双拳紧握,视线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住手。”

    呵斥声传来,刽子手看到一个家丁打扮的人走了过来。

    他掏出十两银子递过去,说道:“拿着吧,别欺人太甚了。死人钱都赚,小心有报应。”

    刽子手瞪了家丁一眼,但是他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也不敢抬放肆,重重的哼了一声就走了。

    家丁转身对着孙晋尧行了个礼,从袖中掏出了三十两银子和三百两的银票。

    “孙公子,这是我家主人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

    “你家主人是谁?”孙晋尧很意外,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敢帮他。

    家丁知道浅浅一笑,说道:“请孙公子恕罪,小人只是奉命办事,我家主人没有叮嘱要透露姓名。总之,我家主人没有害人知心。您多保重。”

    家丁鞠躬之后便离开了。

    孙晋尧看着手里的银子和银票半晌,隐隐约约中,他闻到了装银子的袋子上,有一股似曾相识的香味。

    他怔了怔,拿出了藏在怀里的手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