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亮剑开始的特种〕〔神印:我只是一个〕〔都市兵王换脸归来〕〔洪荒:开局夺舍了〕〔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九幽剑帝〕〔穿越后,我被竹马〕〔在异界开医院没有〕〔让法兰西再次伟大〕〔光之猎魔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三章错位的英雄救美
    上官婉凝的动作顿了顿,将发簪递给了上官筱筱。

    上官筱筱兴高采烈的接过,立刻就凑到镜子前,想要把发簪戴在自己的发间。

    突然之间,手腕一紧。

    她诧异的看向上官婉凝。“姐姐?”

    上官婉凝的唇角勾起,微微一笑,从上官筱筱手里将发簪拿了回来,意味深长的说道:“妹妹只是说要看看,怎么就往头上戴了?”

    “我……我……”上官筱筱觉得今天的上官婉凝似乎有些不同,却又说不上来,她眼神里,仿佛多了几分凌冽。“对不起,姐姐,我只是觉得……”

    “妹妹,不是我当姐姐的小气不肯给你。只是,这支发簪是礼部尚书的夫人送来的礼物,指明了要给相府嫡出的小姐。所以……”

    上官筱筱低垂眼睑,暗暗捏了捏掌心。

    上官婉凝这话是什么意思?说她不配吗?

    她竭力隐忍着心中的嫉妒和怒火,再次抬眸时,已经是眼含泪光。

    “是我不好,我不该随便动姐姐的东西,姐姐别生气。”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要谨守分寸,不然,被外人看到了,以为我们宰相府里的人,都那么没有规矩。”

    上官婉凝的神色一沉,脸上笼罩了一层寒霜。

    “是。”上官筱筱站起来行了个礼,默默的退了出去。

    看着她的身影远去,上官婉凝露出了一丝冷笑。

    几日后,管家带着慕景睿来见上官婉凝。

    他跟在管家的身后,淡漠的眼眸波澜不惊,仿佛一潭千年冰水。

    这让上官婉凝想起了上一世留在他身边的那三年。

    说不清她究竟是享受了荣华富贵,还是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他……似乎是她的噩梦,又好像是她的守护。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回后院下人房,留在我的院子里做侍卫吧。”

    上官婉凝也不知道上一世他在上官家为奴的时候究竟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欺负,以至于他恨他们全家入骨。

    慕景睿低垂眼眸看着地面,面无表情。

    “好。”

    傍晚,上官筱筱带着糕点前来讨好,像一只温顺的小猫挽住了上官婉凝的胳膊撒娇。

    “姐姐,我听说城西今晚有庙会,可热闹了。咱们一块儿出去走走吧。”

    上官婉凝有些厌恶上官筱筱的亲热,不过也想去庙会为父母祈福,便立刻吩咐管家准备了马车。

    一路上上官筱筱都很兴奋,时不时的掀开帘子向外张望。

    马车经过一条狭小的巷子颠簸了几下,上官婉凝的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

    “啊!”

    几声凄厉的惨叫想起,上官筱筱吓得躲到了上官婉凝的背后。

    上官婉凝一把将她推开,刚要跳下马车,突然之间觉得脖子一阵刺痛。

    她的视线开模糊,双腿发软,意识变得恍恍惚惚。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上一世,明明没有的。

    “瞧瞧,宰相府嫡出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样,这细皮嫩肉的……可比那窑子里的女人强多了。”

    上官婉凝感觉到有手指在她的脸上轻轻划过。

    她仅存的意识让她想要反抗,却完全没力气。她的身体开始发烫,浑身炙热难当。

    她忍不住轻轻哼了几声。

    “喂,把你的爪子拿开。”另外一个声音发出了警告,“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她是天鹅,你连当癞蛤蟆都没资格。走吧,一会儿主子就该来了。”

    主子?

    他们究竟是谁?

    上官婉凝的脑子可以思考,但是却说不出话。

    为什么她会经历上一世没有发生的事?难道,这一世的轨迹因为她的重生而发生了变化?

    上官婉凝越来约难受,她不由自主的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醒醒……醒一醒……”

    上官婉凝感觉到有人在拍她的脸颊,这个声音很熟悉。

    “景睿……”

    慕景睿愣了愣。

    从他拿着信物去上官家提亲开始,上官婉凝就没有拿正眼看过他。现在,居然那么自然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景睿,你不要这样……景睿……”

    上官婉凝感受到了慕景睿熟悉的气息,过往的温存在脑海之中一一浮现。

    她情不自禁的抓紧了慕景睿的衣襟,缩进了他的怀里。

    慕景睿看出了上官婉凝的身体状况有异,急忙抱起她离开了客栈。

    “景睿……求求你,别折磨我了……”

    上官婉凝的双手攀上了慕景睿的脖子,粉嫩的红唇贴了上去,又吸又咬。

    霎那间,慕景睿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俩到底是谁在折磨谁?

    上官婉凝还是没有罢休,扯开了慕景睿胸前的衣服。

    慕景睿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脸颊通红,额间还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上官婉凝,你清醒一点儿。”

    慕景睿带着上官婉凝来到了湖边,看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他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湖水瞬间将两人淹没。

    上官婉凝不会游泳,突如其来的冰凉和窒息让她不知所措。她只能扑腾着去抓身边所有能抓的东西。

    慕景睿估算着时间,把上官婉凝拉了出来。

    上官婉凝被冻得瑟瑟发抖,醒来以后怒视着慕景睿。

    “你要干什么?”

    “是你要干什么?”慕景睿一把抓住上官婉凝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上官婉凝看到了一个红红的印记。

    有了上一世的记忆,她知道那是什么。

    以前都是他在她身上留下来,现在……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上官婉凝无地自容,恨不得再钻回水里去。

    慕景睿当然知道。

    冰冷的湖水不仅让上官婉凝清醒过来,有让他逐渐冷静。

    他朝着四周看了看,眉头微蹙。

    “能上去了吗?”

    上官婉凝点了点头。

    他带着她游回到岸边。

    此时一朵乌云飘过遮住了月光。

    “谢谢你。”上官婉凝低声说道。

    “你既然找我做你的侍卫,我自然要保护你的安全。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上官婉凝定了定神,让自己的思绪平复下来。

    她回忆着事情的每一个细节。

    看守她的人说,主子马上就来。

    他们的主子,会是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