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九幽剑帝〕〔穿越后,我被竹马〕〔在异界开医院没有〕〔让法兰西再次伟大〕〔光之猎魔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全球震惊!你管这〕〔夺荆钗〕〔我开兰博基尼送外〕〔提刑大人使不得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二百二十二章尸体堆积的荣光
    _: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二百二十二章尸体堆积的荣光

    朝廷的远征大军班师回朝,郑国勋提前几天就回到了京城。

    这次带兵的将领面圣时将详情叙述,就连镇守边关的大将,也在奏折之中将功劳归功于郑国勋。

    皇上不管是处于什么原因的考虑,都不能视而不见。

    于是,便下旨重新恢复了郑国勋义勇侯的封号,将郑家所有的一切全部归还。

    郑家又回到了鼎盛时的荣光,上门道贺的人络绎不绝。

    “凝儿,怎么还没有换好衣服?”上官夫人来到女儿的房间,见她衣裳没换,头发没梳,有些不高兴了。

    “今天是你外公和三舅舅大喜的好日子,咱们不能失了礼数,怎么都要去道贺的。”

    在上官婉凝的心里,外公和三舅舅的形象已经崩塌了。

    她的眼前浮现出战场上尸横遍野的惨状。

    如今义勇侯府的荣光,是慕景睿和十万将士的尸体堆积起来的。

    “娘,我刚刚才吃了药,身体不适,想要休息一会儿。您和爹先过去。我稍候再来。”

    上官夫人见女儿的脸色的确不好,便也不再勉强。

    “你要是真的不舒服,就留在家里吧。你外公和三舅舅也不会怪你的。”

    “嗯。”上官婉凝心酸的点了点头。

    母亲走后,上官婉凝遣退了身边所有的侍婢,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衣服。

    她的手指轻轻划过,沉沉的深吸了一口气。

    义勇侯府中,郑国勋坐在上方位置,接受着来来往往宾客的恭贺,笑容让每一条沧桑的皱纹,都洋溢着喜悦。

    “老爷,表小姐来了……”管家走进来禀报,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郑秉泓顿了顿,有些莫名其妙。

    “凝儿来了就让她进来呀。难不成回家了还要禀报?”

    “不是……”管家欲言又止。

    这时,上官婉凝在绿桐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上官婉凝的身上。

    只见她一袭白衣,发间没有任何首饰装饰,只绑了一条白色的发带。

    这样的装扮,不像是给人庆贺,倒像是……参加葬礼,就差在鬓角戴一朵白花了。

    郑国勋的笑容凝固,郑秉荣的脸色骤变。

    “凝儿,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上官岳也觉得不妥,急忙上前低声呵斥道,“赶快进房间把衣服换下来。”

    上官婉凝低头轻咬嘴唇,她无视父亲的话,走到郑国勋的面前,倒了一杯酒递给他。

    “外公,这一杯酒凝儿敬你,感谢你替战死沙场的十万将士报仇雪恨了。”

    说罢,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郑秉泓察觉到了异常,走过去将上官婉凝手中的酒杯拿了下来,责备之中带着几分宠溺。

    “姑娘家家的,怎么能喝酒呢?何况你身体还不好。”

    “就是。凝儿,来,跟大舅妈回房去。”长公主也走了过来,牵着上官婉凝就往内堂走。

    上官婉凝挣扎了几下,长公主加重了手掌的力道,低声说道:“傻丫头,不管你有什么话想说,都不要在这样的场合。否则传到皇上那里……”

    长公主比谁都清楚,她的兄长其实并不乐意让郑家东山再起。

    只是,现在郑家风头正盛,再加上没有了慕景睿,他不得不暂时妥协。

    上官婉凝很想揭穿外公的虚伪面具,可是……事关重大,她又知道承担不起后果。

    矛盾纠结的情绪时刻都在折磨着她。

    她跟着长公主回到内堂,上官夫人便跟了进来。她第一次看到母亲的脸上有了怒气。

    “娘……”

    “凝儿,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上官婉凝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这时,管家走了过来,弯腰禀报道:“表小姐,老爷请您去一趟他的书房。”

    “去给外公道个歉。以后,不准这么任性了。”

    上官婉凝顿时感到一阵绝望。

    她浑浑噩噩的来到郑国勋的书房,一走进去,郑国勋便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剧烈的疼痛,让她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她踉跄了几步,一直到身体抵住了墙才站稳身形。

    脸上,清晰的多了五个手指印。

    上官婉凝抬眸看到了郑国勋愤怒的双眼。

    “你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郑国勋隐忍着怒斥道,“你今天来,就是来拆我的台吗?”

    上官婉凝放下了捂着脸的手,迎上了郑国勋的目光。

    “我有本事拆你的台吗?我只是替那十万枉死的将士们来问问你,你午夜梦回的时候,究竟有没有后悔,有没有内疚?”

    “我后悔什么?我内疚什么?”郑国勋衣袖一挥,依旧大义凛然。“一将功成万骨枯,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要做大事,就不能有妇人之仁。我替我的孙子报仇有什么错?”

    上官婉凝没想到,自己尊敬的外公,草菅人命之后竟然没有丝毫愧疚之心。

    “外公,你疼爱知行,你有没有想过,被你出卖害死的那些将士,他们也有家人啊。”

    郑国勋无动于衷。

    “上了战场就料到了会死。”

    “若是真的为国战死,当然无话可说。可他们原本是可以不用死的。是你擅自修改了景睿的排兵布阵图才会导致全军覆没。难道你不怕十万冤魂找你算账吗?”

    上官婉凝话未说完,郑国勋扬起手又朝着上官婉凝打了过去。

    但是这一次,他的手别人拦在了半空。

    “爹,凝儿说的……是不是真的?”郑秉泓正好走进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出这种事。

    “这件事你别管,出去。”郑国勋不想连累了大儿子。

    “我问你是不是真的?”郑秉泓厉声质问道。

    “是真的又怎么样?”

    郑国勋怒气冲冲,表情都扭曲了起来。

    “你和这个丫头联合起来把我抓了吧,送到皇上面前将我治罪。哼,十万大军覆灭,足够株连九族了。不但我会死,你……你……还有你们的父母妻子,都要死。”

    上官婉凝和郑秉泓相互看了看,同时有种颓废无力的感觉。

    这件事若是传扬了出去,满门抄斩啊。

    “去不去,你们自己想清楚。”郑国勋拂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