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异常魔兽见闻录〕〔朝仙道〕〔轮回典之六道传说〕〔穿越在两个时空隧〕〔从龙族开始的求死〕〔重生空间小悍女〕〔金丹老祖在星际靠〕〔重回1990〕〔重返1988〕〔重返1989〕〔西周长歌〕〔陆峰江晓燕〕〔海贼世界的原神旅〕〔阳间借命人〕〔永序之鳞〕〔重生1979去种田〕〔一胎双宝:总裁大〕〔与剑飞仙〕〔我在春秋不当王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二百二十一章又是白马寺
    _: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二百二十一章又是白马寺

    上官婉凝在郑秉荣的眼中看到了凌冽的杀气。

    她忽然之间意识到,她一直觉得尊敬和熟悉的亲人,其实早就已经不同了。

    “我跟你走。”上官婉凝拉了拉孙晋尧的袖子,走到了他的面前。“三舅舅不必生气,我跟你回去。”

    “凝儿……”孙晋尧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腕。

    在这一瞬间,他的心头涌上了一阵懊恼。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武功不够强,地位也不够高。否则,谁能在他的面前,强迫上官婉凝呢?

    郑秉荣示意手下全部退下,嘲讽的看了孙晋尧一眼。

    “这就乖了。”

    上官婉凝默默叹息,跟随弓箭手走出了院子,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轿子。

    孙晋尧无奈,只能跟上。

    上官婉凝回到府衙才知道,镇守边关的将领曾经是郑国勋一手提拔起来的门生。

    他让镇守的将领按照他的方法排兵布阵,果然以少数兵力,将西夏大军阻挡在了关外。

    战况虽然惨烈,却也守住了最后的底线,直到朝廷增援大军赶到。

    这一场仗一连打了三四个月,双方皆是死伤无数,不过,最终,朝廷兵马还是将西夏大军赶出了中原的国土,并且收复了被占据的城池。

    大军回城的这一天,城中百姓夹道欢迎,热烈欢呼。

    郑国勋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享受着百姓的赞誉和惊叹,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鼎盛时期。

    他始终觉得,这才是他该有的生活。

    上官婉凝被提前送回了京城,她能够从父母的口中得知战况。

    她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由始至终,外公都没有想过要放弃郑家多年来的荣耀。

    “凝儿。”上官夫人推门进去,看到女儿又坐在镜子前发呆,不禁摇头叹息。“娘给你做了你爱吃的水晶桂花糕,你尝一尝吧。”

    上官婉凝只是轻轻咬了一口,便又放下了。

    “凝儿,娘刚刚收到你外公送来的信,他说很快就能回来了;你爹昨天晚上也在说,皇上对你外公赞不绝口。看来,他这次回来,一定会受到封赏。”

    上官婉凝的心猛烈的颤抖,她的外公,在她心中的形象早就崩塌了。

    她看着母亲,到了嘴边的话,几次都是欲言又止。

    母亲是那么单纯,她信任自己的父亲,如果她把真相说出来,母亲怎么承受得住?

    “凝儿,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不是。”上官婉凝摇摇头,“娘,我想去庙里给景睿做几场法事。”

    上官夫人也为慕景睿感到惋惜。

    “也好。”

    她只希望女儿的心里能舒服一些,便让管家尽快去安排。

    第二天清晨,上官婉凝便启程去了白马寺。

    她掀起轿帘,看着一片片的落叶纷纷扬扬的落下,心头的凄凉更是不断蔓延。

    “景睿,你不在了……还是我害死你的……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上官婉凝虔诚的跪在佛前祈祷着,听着和尚诵经念佛,一直到中午才回厢房稍作休息。

    “大小姐,奴婢去厨房跟您拿斋菜过来。”

    绿桐走了出去,上官婉凝独自一人来到院子里,看着花坛里的花发愣,脑子一片空白。

    “上官姑娘,节哀顺变。”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上官婉凝浑身打了个哆嗦,回头看到萧震霆朝着她走来。

    自从生母死了以后,萧震霆便像是换了

    一个人似的,只会吃喝玩乐。

    上官婉凝也很久没有留意他的动静了。此刻再次见到他,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萧震霆脸上的那一抹笑,不仅虚伪,还带着几分狡黠。

    “参见王爷。”

    “免礼。”萧震霆没有上前搀扶,而是有礼有节。“慕将军的事我也听说了,太可惜了……天妒英才,朝廷少了一员大将。看来你和他……当真是有缘无分。”

    上官婉凝低垂眼睑,眸中掠过一道犀利的光。

    “你别误会,我没有嘲讽的意思,只是觉得遗憾。我今天原本不知道你会来。我已经上完香了,马上就离开,不打扰你了。”

    萧震霆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恰巧这时上官婉凝觉得头晕目眩,身子向前踉跄了几步。

    萧震霆似乎是出于本能的将上官婉凝扶住。

    “你没事吧?要不要传太医瞧瞧?”

    “我没事……”上官婉凝想要离开萧震霆的怀抱,却有气无力。

    “真是不好意思,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慕景言一走过来就看到上官婉凝和萧震霆相互依偎的场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萧震霆急忙后退,走过去抱了抱拳,对慕景言十分客气。

    “嫂嫂误会了,我碰巧遇到上官姑娘,过来打声招呼而已。”

    “是吗?还真是巧。如果我没有记错,上一次……好像也是白马寺。”

    上官婉凝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景言,你真的误会了……”

    萧震霆见情况不妙,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只会给上官婉凝添麻烦,讪讪的离开了。

    “景言……”上官婉凝还是头晕,有些站立不稳,便想要去拉慕景言的手。

    慕景言冷哼一声躲开了。

    “我听说你在白马寺替我哥做法事,我以为是你对我哥的一番心意,没想到……”

    慕景言暗暗握了握拳,熊熊的怒火在心间涌动着。

    她一直以为上官婉凝在为了她哥哥的死感到悲痛,也想找个机会把哥哥没死的消息告诉上官婉凝,谁知道……

    “上官婉凝,你别忘了,你跟我哥哥也是有婚约的。他尸骨未寒你就急着跟旧情人约会,你不怕我哥晚上来找你算账吗?”

    “景言,我没有,我真的只是……”

    “你什么都不用说。上官婉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慕景言狠狠的瞪了上官婉凝一眼,拂袖而去。

    她真想让她的哥哥来看一看,他一直心心念念,痴情一片的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官婉凝连追上去解释的力气都没有,抱着头在花坛边坐了下来。

    “景睿,不是我不想去陪你。只是……父母年事已高,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你再等等我……无论生死,我都是你的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不可能是NPC〕〔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已离婚,勿扰〕〔贵妃娘娘穿回现代〕〔花滑之我不可能是〕〔穿成假少爷后我爆〕〔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娇O离婚后和影帝A〕〔终秦结〕〔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穿书后我发现全家〕〔被NPC过度迷恋的炮〕〔快穿之和反派HE了〕〔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全职法师之我有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