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九幽剑帝〕〔穿越后,我被竹马〕〔在异界开医院没有〕〔让法兰西再次伟大〕〔光之猎魔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全球震惊!你管这〕〔夺荆钗〕〔我开兰博基尼送外〕〔提刑大人使不得〕〔妖孽小村医〕〔宋玉章〕〔原来我早就宠冠六〕〔娘娘是个娇气包,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一百四十七章凶险万分
    慕景睿没有回来,郑知行也没有回来。

    上官婉凝还是在其他士兵口中得知了那一晚的诡异景象和惊心动魄,更重要的是,她得知郑知行受了重伤。

    她怎么也按捺不住焦虑担忧的心,偷偷离开了府衙,策马来到慕景睿驻扎的地方。

    上官婉凝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日暮西山,她牵着马走过去,被看守的士兵拦住了。

    “我想将慕将军。”

    “姑娘请回,慕将军有要事在办,谁也不见。”

    “麻烦你去通传一声,上官婉凝求见。”上官婉凝掏出银子准备打点,却被士兵拒绝了。

    士兵去为她通传,她在等待期间,听到营地内隐约传来了凄厉的惨叫,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

    不多时,慕景睿走了出来,上官婉凝一看到他就想要奔赴过去,却还是被士兵拦住了。

    “凝儿,别再往前走了。”慕景睿也停下了脚步,他将受伤的手放在了身后,深情的看着上官婉凝。

    “为什么?”上官婉凝不明白,质问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傻瓜,你别胡思乱想,我不是好好的吗?”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过去?还有,为什么……好像有很多人在惨叫?”

    “凝儿,这里确实发生了一些事,不过你放心,我可以应付。你乖乖的听我的话回城去,等我办完了事马上回去。”

    “可是……”

    上官婉凝根本不屑相信慕景睿的话,但是士兵的阻拦让她无法上前。

    她知道,这也是慕景睿的意思。

    越是如此,她想心头就越是不安。

    “凝儿,听话。”

    慕景睿的声音很温柔,却让上官婉凝心如刀割。

    “那……知行怎么样了?”

    “他吃了药睡着了。凝儿,你信我,我会和知行一起平安回去的。”

    慕景睿竭力隐忍着疼痛,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可他还是看着上官婉凝微笑。

    “景睿,你让我过去看看你好不好?”

    换做是以前,慕景睿早就心软了,他也很想靠近上官婉凝,抱抱她。

    但是,两人距离太近就会被上官婉凝看出破绽。若是让她知道他的伤势严重,她怎么还肯回去?

    “凝儿,这里都是男人,你一个姑娘家在此停留不方便,更何况,快要天黑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在我没有回去之前,不要出城来了。”

    慕景睿对着士兵使了个眼色,士兵上前去做了个请的手势,态度十分强硬。

    上官婉凝的心渐渐的往下沉,她觉得慕景睿越是坚决,就说明问题越严重。

    她看向慕景睿,他身后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的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淡黄色的光晕。

    “那……你要保重。”

    上官婉凝无可奈何,只好翻身上马。

    他还没有扬名立万,他还没有功成名就,应该……不会有事吧?

    上官婉凝在士兵的强行护送下策马离去,看着她的身影逐渐隐没在道路尽头,慕景睿再也忍不住了,单膝一软跪在地上。

    剧烈的疼痛,让他满头大汗。

    “慕将军,您怎么样?”

    芈司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蹲下身子搀扶着慕景睿,说道:“您让我找的人,已经到了。”

    慕景睿暗暗运功,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自己的军帐走去。

    芈司找来了族内另外几个懂得巫术的老人,他们对于圣子在打仗期间临阵脱逃的行为也感到极为不满。

    再加上如今的局势,万一慕景睿有什么事,蛮夷族将面临灭族之灾。

    他们也希望可以找到圣子了结这件事。

    “你们有没有把办法找到那只鹰?”

    其中一个老人站了起来,行了个礼说道:“我们可以试一试。”

    “你们最好是能找到。”慕景睿犀利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我要是死了,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

    几个老人相互看了看,立刻就来到空地上摆出了祭坛。

    慕景睿看不懂他们的动作,也听不懂他们口中的念念有词。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祭坛上飞起了几只萤火虫。

    “慕将军,跟着它们。”

    慕景睿略微迟疑,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带着几个精神尚可的士兵便跟了上去。

    芈司和几个老人也一起随行。

    一行人在夜幕之中穿行,连夜翻过了一座山,直到晨曦来临,萤火虫彻底没了光,掉落在地上死了。

    慕景睿愣了愣。“现在怎么办?”

    “应该就在附近。”芈司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们看?”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众人随着他手指的视线看过去,不远处的峭壁上,隐约有个黑影。

    “啊?是圣子?”

    芈司轻轻喊了一声,他和几个老人都走了过去,抬起头来仰望着。

    慕景睿定睛一看,果然是圣子。他的胸口,还插着他的佩剑。

    可是他的视线,却停在了圣子头顶的那一团黑色羽毛上。

    就是那只鹰。

    他目不转睛的观察了一会儿,他确定圣子已经死了。

    只是这只鹰似乎很忠心,还在死守着它的主人。

    “慕将军,现在怎么办?”

    慕景睿没有回答芈司的话,他觉得自己的运气还不错,因为他现在的状态很好,完全没有疼痛和不适。

    他尝试着运功,也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他纵身跃起,施展轻功跳上了峭壁,他的出现吵醒了那只沉睡的鹰。

    鹰锐利的目光看向慕景睿,扑闪翅膀就冲了过去。

    慕景睿凌空侧闪,从圣子的胸口拔回了长剑。圣子的身体倒了下去。

    鹰急忙放弃了对慕景睿的攻击,想要接住主人的身体。

    慕景睿看准时机,长剑舞动,一剑刺伤了鹰,趁机制服将它绑了起来。

    他吩咐士兵将鹰抬回了营地。

    他遣退了芈司等人,召来了几个心腹手下。

    “如今鹰已经找回来了,但是鹰血是否真的能够解我们身上的毒,却是未知数。”

    慕景睿对芈司并非完全信任,毕竟,他们才刚刚打过仗。

    “慕将军,那就让属下先试一试吧。就算死了……属下也毫无怨言。”

    反正不试一试,也活不过十天。

    慕景睿略微沉吟,摆了摆手。“此时因我而起,应该让我来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