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亮剑开始的特种〕〔神印:我只是一个〕〔都市兵王换脸归来〕〔洪荒:开局夺舍了〕〔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九幽剑帝〕〔穿越后,我被竹马〕〔在异界开医院没有〕〔让法兰西再次伟大〕〔光之猎魔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一百十八章石室
    上官婉凝吓得浑身僵硬。

    这时,一只强壮的手臂挽住了她的腰,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凝儿,别怕,是我。”

    “景睿?”上官婉凝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朝着慕景睿的怀里依偎过去,直到感受到他的气息,她悸动不安的心才勉强镇定下来。“景睿,真的是你?”

    “我来了,别怕。”慕景睿抱着上官婉凝,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傻丫头,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上官婉凝使劲摇头,有了慕景睿在身边,她顿时就安心多了。

    “你……你怎么会来的?”

    “你还说呢,给家里留下一封信就走了。你娘为了你的事急得吃不下睡不好。我向皇上告假,谎称回乡祭祖,这才能出京来找你。”

    上官婉凝平静下来,欲言又止。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慕景睿表达此时她的心情。

    “什么都别说了,既然来了,咱们就闯一闯。”慕景睿握紧了上官婉凝的手,察觉到她依旧在发抖,心疼不已。

    刚才,对于上官婉凝来说,肯定是一场难以煎熬的噩梦。

    “真的……会很危险……”上官婉凝的声音很轻,“我不想你为了我冒险……”

    “上官婉凝,你再这样说,我可真走了。”慕景睿嘴上这么说,却加重了力道牵住她的手。“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些蜘蛛蜈蚣。蛛丝有毒,蜘蛛靠光感应我们的存在。所以,火把不能点了。”

    蛛丝有毒?

    上官婉凝其实也猜到了,但是她不知道毒到什么程度。

    刚才红肿的地方,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但是不点火把……我们看不见路啊。”

    “我背你。”

    对于慕景睿来说,精湛深厚的内力,足以让他在黑暗之中视物。

    上官婉凝跳了上去,趴在慕景睿的背上,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往怎么办?”

    “刚才那个岔路口,那边的山洞我已经探过了,往前走不远又是岔路。我估计,这个山洞的岔路一定很多,不过最终目的地一定在某个位置,不管从哪里走都能到,只是不确定那条路陷阱少一些,要碰碰运气了。”

    慕景睿一直往前走,凭感觉,他已经踩死了不下五条蛇了。

    幸亏他来了,如果只有上官婉凝一个人,估计吓都要吓死了。

    一直到他听不到头顶有东西,他才敢点燃火折子,将上官婉凝放了下来。

    “啊!”

    上官婉凝惊呼了一声,慕景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旁边躺着两具白骨,身上分别插着几支生锈的箭。

    “看来,鹿神医不是在吓唬我,真的有进来闯关的人没有出去。”上官婉凝暗暗感慨。

    本来只是求医,结果把自己的命都留在了这里。等他们回去的家人,该有多伤心。

    上官婉凝有些于心不忍,上前去想要替白骨盖上手帕,一脚踩下去。

    “咔嚓!”

    “小心!”

    慕景睿脸色微变,扑过去抱着上官婉凝就地一滚,几支利箭从墙壁中射出,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门扫过。

    他拉着上官婉凝站起来,以阴柔的掌力将她送到了安全的地方,抽出缠绕在腰间的软剑,干脆迎了上去。

    慕景睿的身形灵活,闪躲利箭的同时还破坏了机关。

    许久,四周终于恢复了平静。

    上官婉凝跑过去抓着慕景睿的手,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话音刚落,两边的墙壁上悬挂的油灯突然自动亮了起来。

    刹那间,光线充足。

    慕景睿和上官婉凝放眼眺望,前方似乎就是有一个石室,散发出幽兰的光芒。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牵着手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石室不大,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石桌。石桌上,放着十个用牛皮制成的盒子。

    石室之中也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具白骨。

    看他们的样子,死亡时间各不相同。

    “那些就是鹿神医所说的医书了?”上官婉凝面露喜色,情不自禁的就要冲过去。

    “别动。”

    慕景睿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腕,冷静的说道:“你看看这些人。他们也已经到了这里,却还是死了。说明……这个石室,没有你看到的这么简单。”

    上官婉凝按捺住激动的心环顾了一圈。

    “站在这里等我。”慕景睿叮咛过后,一步一步往前走。

    当他走到石桌旁,依旧什么也没发生。他更加警惕起来。他目不转睛的观察着石桌上的牛皮盒子。

    上官婉凝也四处张望,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视线定格在那几具尸体上就再也挪不开了,眼前浮现出了一幕幕伤心欲绝的画面。

    她看到全家都被萧震霆下令杀害悬挂于城门之上;她看到慕景睿攻破城门将她掳走为妾;她看到她日日夜夜被他豢养在身边折磨,分不清那究竟是独一无二的宠爱,还是不容置疑的占有。

    上官婉凝心如刀割,她握紧双拳,指甲嵌入掌心,渗出了鲜红的血。

    “慕景睿,我要杀了你。”

    上官婉凝忽然扑过去,掐住了慕景睿的脖子。

    慕景睿猝不及防,他想要推开上官婉凝很容易,可是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把她推开势必会伤害到她。

    “凝儿……”

    慕景睿无奈之下只能扣住上官婉凝的脉门,她在疼痛之下果然松了松手。

    “凝儿,你怎么了?”

    “慕景睿,我恨死你了。是你害死我爹娘,是你毁掉我的清白。你把我留在你身边三年却始终不给我名分,让我受尽了欺凌和羞辱……”

    “你在说什么?”慕景睿看到上官婉凝的双目猩红,完全看不到往日里的光芒。“凝儿,你听我说……”

    上官婉凝再次扑过来,慕景睿无奈之下只好后退了几步。

    突然,上官婉凝脚下的石板翻转,她整个人掉了下去。

    慕景睿几乎是不假思索就跳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臂。

    他发现上官婉凝的整条手臂都呈现出了紫兰色。

    “凝儿,你中毒了?”

    慕景睿话音刚落,耳边听到了机关启动的声音。

    无数支利箭朝着他射过来,他若是想要自保,就必须放开上官婉凝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