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公主在上:反派〕〔逍遥小渔夫〕〔带三只废柴崽崽,〕〔相声贵公子〕〔华娱:从古偶顶流〕〔大秦人皇〕〔从亮剑开始的特种〕〔神印:我只是一个〕〔都市兵王换脸归来〕〔洪荒:开局夺舍了〕〔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一百零七章灭口
    夜色寂寥,酷暑仿佛尚未褪去,晚风吹拂,带着闷热的暑气,令人心烦气躁。

    黎大海不停的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他派出去的心腹手下回来复命,上官婉凝被慕景睿和郑秉荣救走了。

    黎大海怎么也没想到,郑秉荣居然会站在他的对立面。毕竟,他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呀。

    看来,他低估了郑秉荣这个丫头的疼爱。

    “谁?”

    窗外似乎有一道人影晃过,黎大海急忙跑到窗前,他朝着寂静的院子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

    难道,是看花了眼?

    黎大海略微沉吟,心事重重的关上了窗子。

    他桌边坐着一个黑衣面门人。他心头一惊,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股凉意从天灵盖直达脚后跟。

    “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闯入我的书房?”

    黎大海身为兵部尚书,也是行军打仗出身,本身武功不弱。在短暂的惊慌过后便镇定了下来。

    “来……”

    黎大海的话音未落,黑衣人手腕轻轻一动,一件东西朝着他射了过来。

    他处于本能闪躲,那件东西贴着他的脸颊而过,插在了旁边的柱子上。

    那是一支发簪。

    入木三分。

    黎大海胆战心惊。

    不仅仅惊叹于对方的精纯内力,还有因为这支发簪是他送给小女儿的及笄礼物。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如果一个时辰之后,我不能把黎大人身亡的消息带出去,那么,被你送走你的妻儿们,就会去黄泉路上等你了。”

    黎大海听闻脸色骤变,情不自禁的向前冲了几步。他握紧了双拳,对着黑衣蒙面人怒目而视。

    “你想怎么样?”

    “我已经说过了。”

    黑衣蒙面人的声音平静,听不出任何的情绪起伏。

    他淡定从容的眼眸之中看不到任何的光芒,仿佛此时此刻他说的并不关于生死。

    可是,他的身上又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锐利和凌冽,那双深邃的眼眸之中,有人让人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怎么知道,我死以后你会不会放过我的家人?”

    “你还有得选择吗?”

    黎大海浑身一颤,这个时候,真正的恐惧才袭涌而来。

    “我们来谈谈条件吧,慕将军!”

    黑衣蒙面人也是怔了怔,随即便撤下了蒙面的黑巾,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

    “你倒是比我想象中要聪明一些。”

    黎大海的掌心全部都是汗,虽然他猜到了慕景睿的身份,却也没有轻松多少。

    “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只要你们肯放过我的妻儿,并且不把我的事告到皇上那里,我……愿意效忠他。”

    黎大海在朝中一直保持中立,他很清楚怎么样对自己最有利。

    他猜测慕景睿应该是太子萧玉珏那边的人,虽然他们平时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晚了。”慕景睿简单的两个字,打碎了黎大海的最后一丝希望。

    “为什么?”黎大海疑惑不解,“凭我在朝中的势力,一定能够成为你们的助力。”

    “黎大人在官场沉浮多年,难道还不明白吗?你的利用价值,是兵部尚书的身份附加上去的。不过,你别忘了,兵部尚书可以是你,也可以是别人。”

    黎大海的心顿时沉落到了谷底。

    慕景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一下一下,仿佛是在敲打黎大海慌乱的心。

    黎大海强迫自己镇定,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没错。兵部尚书可以是任何人,但是你们别忘了,我手底下那拨人……他们只会听命于我。”

    “错了,他们会听命于能够带给他们好处的人。更何况……”慕景睿轻蔑一笑,“难道你忘记了,你们有把柄在我手中吗?听话的,留下;不听话的……就去死。”

    慕景睿真正想要的是黎大海兵部尚书的权利和职位。

    他很清楚,若是不能在兵部建立自己的嫡系,将来他带兵出征打仗,随时都会被人算计。

    他的父亲就是最好的例子。

    黎大海完全心凉了。

    他没想到,慕景睿年纪轻轻却野心勃勃,而且他把人性洞察的十分清澈。

    “哼,那些证据已经被郑秉荣烧毁,如今只不过名单还被上官婉凝记在脑子里而已。根本不可能作为证据递交给皇上。慕景睿,你能奈我何?”

    “你说的也对。所以,我才让你夫人和子女们,到我的地方暂住。”

    “夫人没了可以再娶,孩子没了可以再生。你别以为能用他们来威胁我。”

    黎大海豁出去了。

    妻子孩子的命再珍贵也比不上自己的。

    “慕景睿,我就先替他们报了仇再说。”

    黎大海凝聚真气在掌心,最后一个字刚刚说出口,就朝着慕景睿一掌击了过去。

    慕景睿早有准备,凌空翻身躲过,面前的书桌被黎大海劈成了两半。

    他趁势来到了黎大海的面前,两人在半空中硬接了一掌,浑厚的内力震翻了身边的家具。

    剧烈的打斗并没有引来家丁和侍卫,黎大海的心更凉了。

    两人从书房打到了院子,慕景睿手持长剑,清冷的月光折射在剑锋上,浑身都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黎大海久经沙场,也觉得头皮发麻。

    两人交战了几十个回合,黎大海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几根冰凉的手指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满脸惶恐且不可思议的看着慕景睿。

    慕景睿的手腕一用力,黎大海几乎就要窒息了。

    他将黎大海拉过来靠近自己,眸光之中多了几分阴冷。

    “其实,你本来可以不用死的。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杀你?”

    黎大海也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才错过了最后一线生机。

    “为……为什么?”

    “因为你踩到了我的底线。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伤害过或者企图伤害凝儿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慕景睿知道,从此以后上官婉凝就是黎大海生活里的一根刺。换做是他,肯定会再找机会灭口。

    慕景睿眸光一闪,手指用力一捏,拧断了黎大海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