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九幽剑帝〕〔穿越后,我被竹马〕〔在异界开医院没有〕〔让法兰西再次伟大〕〔光之猎魔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全球震惊!你管这〕〔夺荆钗〕〔我开兰博基尼送外〕〔提刑大人使不得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九十章最嚣张的阶下囚
    慕景睿来到大牢,远远的就听到了吉阔的吆喝声。

    他慢慢走过去,看到看守牢房的两个狱卒,伸长了脖子向里张望着,喉结微微蠕动,不断的吞咽着口水。

    慕景睿往里一看,只见吉阔坐在桌边,一只脚搭在凳子上,大口大口的吃着牛肉,满嘴流油,时不时的朝着狱卒轻蔑的斜视着。

    “你们这两个饿死鬼托生的没用废物。想吃吗?是不是想吃?”吉阔吐了一大口口水在一块酱牛肉上,阴险的笑了笑,将酱牛肉抛了出来。

    两个狱卒的视线顺着牛肉盯着地面,两人面面相觑,尴尬的看着对方。

    “吃啊,捡起来吃啊。能够吃我的口水,是你们的服气。我告诉你们,像你们这种贱民,这辈子都别想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就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一块儿啃。要是让我高兴了,一会儿再赏你们几根骨头。”

    狱卒对于吉阔的这种羞辱,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两人的目光依旧紧盯着地上的酱牛肉。

    仿佛有一股香气在空气里蔓延,让他们的肠胃更加饥饿。

    终于,这份饥饿,战胜了理智,也淹没了尊严。

    两人相互交换了眼神,匍匐着朝着酱牛肉爬过去。

    一只脚踏过来,将酱牛肉踩在了脚底上。

    两个狱卒同时抬头,对上了一双冰冷犀利的目光。他们由愤怒转为害怕,瑟瑟发抖的退到了一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低着头一言不发。

    慕景睿满腔的怒火,却没有发作出来。

    他知道,当人在饥饿的时候,根本就谈不上自尊。

    “哟,慕将军来了?”吉阔看到慕景睿便恨得牙痒痒。

    要不是慕景睿太过于狡猾,他根本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两人四目相对,都对对方充满了鄙夷。

    “怎么?慕将军也想到我这里来要一块肉吃吗?”吉阔抓起一块酱牛肉,放到嘴边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边吃一边看着慕景睿。“等以后你到了我们苍鹰国的大牢,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你觉得会有这么一天吗?”慕景睿的情绪似乎并没有任何的起伏,只是眸光之中的凌冽,让四周气温骤降。

    吉阔站了起来,靠近慕景睿,站在牢房里面,冷笑着说道:“会的。我保证,肯定会的。”

    慕景睿隐约觉得,吉阔对于自己目前的困境似乎并不担心,甚至,他还坚定的认为自己能够安全回去。

    究竟,是谁给了他这样的底气?

    慕景睿在此时时刻反而冷静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吉阔,声音严寒如冰。“好,我拭目以待。”

    说完,慕景睿带着右先锋走出了牢房,并且让右先锋将那两个狱卒也一并带了出来。

    两个狱卒被慕景睿的强大气场压迫着,战战兢兢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吉阔牢房里的酒菜,是谁送来的?”慕景睿停下脚步,淡淡的问道。

    两个狱卒双腿发软跪了下去,低着头慌张的答道:“是……是廖大人派人送来的……他说……吉阔是苍蝇国的王爷,也算是我们的贵宾。就算城内粮食短缺,也不能怠慢了……”

    “贵宾?”慕景睿觉得可笑。

    败军之将,本该战死沙场。吉阔苟且偷生做了俘虏,竟然还能享受贵宾的待遇。

    他凭什么?

    慕景睿的一抹冷笑,杀气腾腾,狱卒吓得连连磕头。

    “慕将军饶命……小人知道丢了天朝大国的脸,可实在是……不怕慕将军笑话,小人已经有半年没有闻到肉味儿了,所以……”

    慕景睿回头看着两个狱卒,默默叹息了一声,语气平缓的说道:“我知道,不怪你们。不过,我希望你们记住,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要坚守底线。更何况,还没有到最坏的那一步。”

    “小人知道……小人知道……”

    慕景睿带着右先锋回到了府衙。

    第二天清晨,风雪停了下来,慕景睿带兵出去巡视。

    下午的时候,上官婉凝和慕景言在院子里堆雪人玩。

    “白茫茫的一片有些单调,给雪人配点儿什么眼色好呢?”慕景言打量着雪人思索着。

    上官婉凝思忖半晌,将自己手中的嫩黄色丝巾绑在了雪人的脖子上。

    “这样是不是看起来好多了?”

    “倒是……”

    慕景言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只见感到一阵强劲的疾风划过。

    她下意识的拉着上官婉凝闪躲,待站稳身形定睛看过,廖大人陪着一个彪形大汉走了过来。

    “中原果然是个美女如云的地方啊。”吉阔纵身跃起,撤下了雪人脖子上的丝巾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啊。”

    上官婉凝气得脸色发青。

    就是刚才的那一阵劲风,雪人半个头都没有了。

    “把丝巾还我。”上官婉凝恶心的肠胃都觉得不适。

    “姑娘,这条丝巾就当作送给我的见面礼吧。”吉阔贪婪的打量着上官婉凝。

    他从未见过如此清丽脱俗,气质高雅的姑娘,一时之间心痒难耐,舍不得移开视线。

    “混账。”慕景言挡在上官婉凝的面前,呵斥道,“你算什么东西?也不打听打听我们的谁。滚开!”

    “不得无礼。”廖大人走了过来,对着慕景言和上官婉凝介绍,“这位是苍蝇国的吉阔王爷……”

    “我还以为是谁呢?不就是个阶下囚吗?”慕景言没那么好的脾气,“你要是再不把丝巾交出来,本姑娘就再教训教训你。”

    吉阔大笑起来。“好好好,够泼辣,我喜欢。那我就陪你玩玩。”

    话音刚落,慕景言率先出手,一掌朝着吉阔打了过去。

    吉阔发现眼前的小姑娘功力比他想象中要强的多。

    廖大人并不知道慕景言和上官婉凝的身份,只当是府衙的普通丫鬟,可眼前的情景,让他意识到情况不妙。

    他正要出言制止,吉阔手臂一圈,将慕景言揽在了怀里。

    慕景言又急又气。“混蛋,放开我……”

    “景言……”上官婉凝心疼不已,冲过去就想要把慕景言拉过来。

    “小姑娘,你们喜欢一起上吗?好得很!我一定满足你们。”吉阔嚣张的大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