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公主在上:反派〕〔逍遥小渔夫〕〔带三只废柴崽崽,〕〔相声贵公子〕〔华娱:从古偶顶流〕〔大秦人皇〕〔从亮剑开始的特种〕〔神印:我只是一个〕〔都市兵王换脸归来〕〔洪荒:开局夺舍了〕〔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功夫萌崽四岁半,〕〔重生年代:炮灰长〕〔诸天问道:从永生〕〔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三界闯关记〕〔问鼎武道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第七十五章贵客
    慕景睿征募壮丁之后三天便带兵出发,一路上不断的有灾民加入。

    他一边走一边给众人训练,逐渐壮大自己的队伍。

    上官婉凝为了不让慕景睿担心,在他带兵出发的那一天,也乖乖的上了马车,表示愿意回京。

    萧玉珏接受了上官婉凝的建议,带着几个随从赶去给章老夫人贺寿。

    果然如上官婉凝所预料的一样,章毅德已经提前几天回到了家为母亲筹备六十大寿。

    虽然眼下雪灾严重,但是在这些巨贾富商的生活里,依旧能够歌舞升平。

    一行人远远的就看到章府门前张灯结彩,热闹非常。

    那一盏盏大红灯笼,在银装素裹的雪地上看起来格外惹眼。

    “公子,看来这章家名不虚传,果然是有些家底的。”侍卫感慨道。

    萧玉珏没有说话,带着慕景言和侍卫走了过去,站在门口迎来送往的管家见几个人面生,便马上迎了过来,面带着笑意,拱手问道:“几位贵客从何而来啊?”

    管家是章毅德一直带在身边的人,这些年跟随主人走南闯北,也见识过不少世面。

    他打量着眼前这几个人,尤其是为首的年轻男子,器宇轩昂,气度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我们是京城来的,跟章家曾经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久闻章老爷的良善声名,一直无缘拜会。最近正好在附近一带办事,听说章老夫人六十大寿,特意上门贺寿。”

    萧玉珏说着,手腕轻轻一挥,身旁的侍卫拿出一个盒子打开。

    里面是一尊晶莹剔透的玉观音,做工精细,价值连城。即使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

    即使是见过许多好东西的章府管家,也是眼前一亮,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公子贵姓?也好让小人进去禀报一声。”

    “我家公子姓萧。”

    管家又是一怔。

    “萧”可是国姓,看来这位公子的身份非富即贵了。

    管家没有禀报,而是直接将萧玉珏等人指引着走进了府中,找了一间屋子让他们暂时取暖休息,并吩咐家丁和丫鬟奉上了茶水和糕点果品。

    慕景言拿起糕点尝了一口,笑道:“外面灾情如此严重,百姓饿得饮雪充饥,可是在这章府之中,却丝毫看不出任何的颓废迹象。这银子……果然是好东西。”

    萧玉珏看着慕景言有感而发,笑而不语。

    不多时,管家带着以为身形高大,目光深邃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萧玉珏与他的目光交接,两人都在探视着对方。

    “章老爷,久仰大名。”

    “萧公子客气了。”章毅德看着萧玉珏的气质和谈吐,不由得暗暗皱眉。

    这大概不是一个容易打发的家伙。

    “我与萧公子素未谋面,我母亲寿辰你送如此厚礼,实在是愧不敢当啊。只是……”章毅德话锋一转,试探着问道,“无功不受禄,萧公子的厚礼,我恐怕受之有愧。”

    萧玉珏觉得,能够在商场叱咤风云,章毅德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他不想浪费时间,拐弯抹角。

    “章老爷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萧玉珏起身走到了章毅德的面前,“我想跟章老爷买粮食买棉衣,用来赈济灾民。”

    “哦?”

    这倒是出乎章毅德的预料之外。

    他略微沉吟,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想要赈济灾民,还是打算从我手中买了粮食棉衣后再高价卖出?萧公子,我可是要提醒你一句,这个时候若抬高粮食价格,不但朝廷不会放过你,你自己的良心恐怕也会不安吧?”

    萧玉珏很满意章毅德的这番话,至少证明他没有想要抬高粮食价格的心思。

    “章老爷请放心,我就是用来赈灾,绝对不会借此发财。”

    “那就更奇怪了。”章毅德有些难以置信,“萧公子可知道如今西北地区灾民有多少?别说是以你个人之力,就算是朝廷派发下来的粮食,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我明白,所以我才……”

    “萧公子,今天是我母亲六十寿辰,我只想为她高高兴兴的过个生日,其它的……我不想谈。”

    章毅德的态度让人恼火,毕竟,外面灾民遍野,多耽误一天,就多饿死一些人。

    “姓章的,我家公子好声好气的跟你商量,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侍卫性格冲动,根本看不起章毅德这种民间商人。

    章毅德也不是欺善怕恶的人,面对侍卫只是冷笑了一声。

    “各位若是想留下来吃顿便饭,我非常欢迎,可如果想要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

    章毅德的话音刚落,管家便招手叫进来十几个护院。

    侍卫和慕景言立刻上前,将萧玉珏护在了身后。

    “老爷,老夫人让奴婢来传话,有位贵客到了,她想引荐您认识,请您过去。”

    丫鬟走过来,察觉到气氛的异常,说话都有些结巴。

    章毅德对于母亲的话不敢怠慢,立刻就让护院们收敛。

    “萧公子,在下失陪了。”

    侍卫想要追过去,被萧玉珏拦了下来。

    “公子,难道就这么算了?”慕景言也替萧玉珏不值。

    堂堂太子殿下纡尊降贵来到民间为一个老太太贺寿,结果人家还不领情,事情也没有办成。

    “我们跟章毅德硬碰硬没什么好处,总不能动用官府的力量强行欺压吧。这么做,事情倒是也能办成,可毕竟是下下之策。”

    萧玉珏向前走了几步,看着院子里的积雪,轻笑着说道:“我倒是更加好奇,让章老夫人都重视的贵客,究竟是谁。”

    或许,这是另外一条路子。

    萧玉珏的内心其实并不好受,赈灾这件事是皇上对他的考验,也是他积累民心的好机会,若是办得不好,恐怕连多年的苦心经营,都会毁掉一大半。

    “娘,您找我。”

    章毅德收敛起了刚才的戾气,走进章老夫人的房间,搀扶着母亲站了起来。

    “是啊,你瞧瞧。”章老夫人指着桌子上的几十卷经文和一幅观音像,“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满意的礼物。我把送我礼物的人引荐你认识。”

    章老夫人的话音刚落,章毅德便看到一名身穿嫩黄色衣裙,以轻纱遮面的少女从屏风后面缓缓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重生回到刚就业时〕〔顶级绿茶穿到恋综〕〔想你的时候我会关〕〔移明皇帝〕〔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四合院之都是黑科〕〔小纨绔他有点乖[穿〕〔完美人生,从自律〕〔诸天从全民领主开〕〔摄政王是病娇,得〕〔从零开始的LPL代练〕〔空降热搜!退圈后〕〔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离婚后继承了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