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雪秦梵〕〔丑女种田忙:邪王〕〔偃者道途〕〔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剑神在星际〕〔蜜宠365天:校霸,〕〔奇迹的召唤师〕〔我的女仙老婆〕〔陈青阳〕〔假屠〕〔界之柱〕〔总裁难挡霸气小妻〕〔桑旗〕〔重生之再无遗憾〕〔我混烘焙圈的〕〔冠盖簪缨〕〔大佬我真的只想报〕〔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极品妖孽至尊〕〔第一萌宝:总裁爹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两世杀手 第433章 病情
    与此同时,乌藏身周是金光一闪,浮出一套金灿灿的战甲,伸手向着虚空一抓,掌心之中多出了一杆金光闪闪的长矛。

    “轰”的一声闷响。

    魔婴的身躯居然被飞轮斩得割裂,化作一团团黑焰冲着周飞而去。

    把翠绿色弯刀登时落了个空,吼叫着飞远。

    忽然,一团团黑焰在空中歪曲变幻着化作一道道黑袍男人的身影,转眼间,道如出一辙的身影已是生出,脚步各自一晃,头也不回地冲着个不同的方向飞遁而去。

    神识扫过。道身影体内好像是没有一点点灵压透出,不过。遁速却是奇快无比。

    “还想逃,本君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乌藏狞笑着说道。心神一动,飞轮破空而起,爆鸣声中,冲着其间的一道人影斩了曩昔,

    翠衫女子口中念念有词,把弯刀分成了组,分冲别的道人影斩去。

    就在此刻,背面却是忽然间空间动摇一同,随便浮出了两只生满了乌黑鳞片的大手。右侧的大手闪电般抓在了女子的脖颈之间,指用力一捏,“喀嚓”一声,女子的脖颈居然被大手给硬生生折断,脖颈歪到了一边。

    另一只大手却是冲着乌藏的后心方位一拳击去。

    乌藏面色突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反响,拳影现已重重击在了身上。

    一声闷响之后,乌藏巨大的身躯不受控zhi地飞出了飞舟,正要转过身来。那只大手却是一扬,祭出了一只七色灵光流通的手镯状宝藏,冲其头顶之上砸了过来。

    顾不得体内气血欢腾,乌藏怒喝一声。忽然间转过身来,手中长矛一挺,就要一矛刺出。

    一声响雷。一团水缸般巨细的七色雷光从手镯之中冲出,先一步撞在了乌藏的头颅之上。

    乌藏眼前一花。脑中一阵晕眩,体内法力是被雷光瞬间击退。

    那只七色手镯却是一个翻转。涨大了数倍,轻轻松松地套在了乌藏的腰身之间,随后,飞速缩紧,一波波七色雷光,一团团紫色烈焰从手镯之中绵绵不断冲出。

    方圆百里之内的虚空一阵阵剧烈哆嗦,六合原气瞬间被引爆,星星点点的色灵光会聚成一片片色光霞从面八方蜂涌着扑向手镯。

    顷刻之间,乌藏的身影已被几十亩般巨细的一团紫焰罩在正中,紫焰熊熊,雷光轰鸣,乌藏除了惨叫连连,底子无法凝集出一点点法力。

    忽然,“砰”的一声闷响,天灵盖大开,一团墨绿色光影飞出,瞬移般冲着远处而去。

    飞舟之上,魔婴的身影在翠衫女子死后一浮而出,手一扬,一只赤赤色小鼎飞出,滴溜溜旋转着冲天而起,直奔乌藏的神魂而去,另一只手中化血魔刀一扬,插在了翠衫女子的后背……

    不多时,女子的身躯已是变成了肉干,魔婴身周却是浮起了一团血光。

    另一侧,跟着乌藏神魂离体而去,雷火镯中也不再喷出雷火,即便如此,乌藏的身躯也是被烧成了焦炭一般。

    魔婴一脚踢飞女子的尸身,伸手冲着悬浮在头顶不远处的鬼王鼎一招,小鼎登时滴溜溜旋转着落在了掌心之中。

    “姓周的,你不得好死!”

    乌藏惊惧交集的声响从小鼎之中传出。

    “是吗,这话本尊现已听过很多遍了,只可惜他们都死在了本尊前面!”

    魔婴面无表情地冷声说道。

    铺开神识向着周察探了一番,大步向舟中的一间静室中走去。

    “怪不得你能一贯活到现在,原来是躲起来冲击瓶颈了,像你这样又贪又蠢的家伙,进阶失利下跌境地也不稀罕!”

    一番搜魂之后,魔婴喃喃自语般说道。

    “那又怎样,你不也是在东躲西藏吗,现在这秘境之中想要杀你之人不计其数,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和本君相同的下场!”

    乌藏衰弱沙哑的声响从鼎中传出,充满了恨意。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

    魔婴说罢,顺手收起了小鼎,一站而起,眉头紧锁,倒背双手,在室内慢慢踱起步来。

    “不可,松晶老儿虽然和那人欠好,却也不能让他就此脱离,不然的话,行迹一旦走漏,费事可就大了!”

    魔婴忽然喃喃自语地说道,目光中闪过一丝毅然之色。

    随后,大步冲着静室外走去,身周乌光闪耀,体内骨骼一阵爆豆般鸣响,转眼之间,魔婴已是变幻成了乌藏的容貌。

    从舟头之上腾空而起,驾起一道遁光直冲正南方向而去。

    至于这艘圣阶灵宝等阶的飞舟,他竟是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好像废物一般留在了空中。

    千万里之外的一处绵绵山脉之中,一座峻峭的山峰之巅,松晶上人相同是心思重重地踱着方步,时不时地盯着手中的白玉法盘看上两眼。

    就在刚才,法盘之中的个赤赤色光点,忽然间平息了一个。

    一个多时辰后,“乌藏”的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神态慌张。

    “松晶兄,姓周的并没有重伤,这法阵恐怕是困不住他,你我仍是尽kuai脱离此地的好!”

    乌藏的声响远远传来,带着几分慌张。

    “哦,那他现在去了哪里!”

    “你也知道,他藏匿神通超卓,恐怕是就在小弟死后不远处!”

    听闻此语,松晶上人心神一阵狂跳,口中念念有词,袍袖一挥,方圆几十里内的虚空忽然间一阵哆嗦,一道道光影冲天而起,化作一杆杆阵旗阵幡,从面八方冲着松晶上人飞来。

    而“乌藏”相同是冲着松晶上人飞遁而来。

    就在人离着数千丈远近之时,松晶上人却好像发觉到了什么不对一般,忽然望了过来,面色一沉,冷声喝道:“站住,你终究是谁?”

    手一扬,一杆杆正在飞来的阵旗阵幡竟是冲着“乌藏”飞了曩昔,剧烈涨缩着要自爆开来,与此同时,手中光华一闪,多出来了一把寒光射的松纹古剑。

    “现已站不住了!”

    “乌藏”嘴角边浮出一抹冷笑,袍袖一扬,一道七色光华从袖中飞出,化作一团七色雷光冲着松晶上人激射而去。

    一场激战瞬间迸发,却又在一盏茶的时刻内飞快完毕。

    天翻地覆,尘烟飞扬!

    “老东西,没想到进阶失利法力还有如此深沉!”

    头臂的魔婴皮开肉绽,条手臂断了两条,另一只大手之中却紧紧握着一颗暗赤色的妖丹,喃喃低语。

    不远处狼藉一片的地上之上,松晶上人焦炭般的身躯相同是残缺不全,一颗头颅碎成了片片。

    魔婴下审察了一番,收起真魔法相,收起松晶上人的储物镯和几件法宝,回身而去。

    刚刚遁出数千里远,却是忽然间停下了脚步,神色怀疑地扭头望向了正西方向,悄然铺开一缕神识冲着远处扫去。

    “啧啧啧,没想到你居然躲在了如此偏远荒芜之地,难怪本君一贯找你不到!”

    一道消沉的男人声响响起,随后,一只几十亩许般巨细的黑色巨爪随便呈现在了魔婴的头顶上空,“霹雷”一声巨响,虚空碎裂,魔婴身周空间忽然一紧,肩头之上好像忽然压下了几座万均巨山一般。

    “魔罗!”

    魔婴面色顿变,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这声响他记住清清楚楚。

    双拳一挥,冲着爪影忽然轰去。

    响彻云霄般的爆鸣声中,拳影溃散,爪影却仅仅是晃了几晃,一个含糊再次抓了下来。

    不过,魔婴却已趁机瞬移般遁到了数千丈外,随后驾起一道遁光,头也不回地亡命而逃,手中光华一闪,多出一张灵光闪耀的符篆,法力一催,一团刺目银光从符篆之中飞出,把其身影裹在了正中,下一刻,就要传送脱离。

    即便没有在刚才的激战之中受伤,他也不会和一名九天魔君的兼顾硬拼,这些年来,他相同祭炼出了几张“天遁符”来。

    身周空间却是忽然一紧,头顶上空再次浮出了一只乌黑的魔爪,忽然间拍了下来。

    “霹雷”一声巨响,一团刺目银光炸开,一道道强壮的空间灵力向着周飞速分散,魔婴的身影被掌影一击,却是冲着地上之上飞坠而去。

    传送进程居然被生生打断。

    数百里外,一团洁白的云朵之中,魔罗的身影一闪而出,死后还跟出名容颜各异的男女修士。

    七百零一魔动

    一声巨响往后,地上之上呈现一个百丈之深的大坑,魔婴下跌在大坑之中,双目紧锁,一动不动,口角边血渍斑斓,好像已被这一掌之威击晕了一般。

    “咦!这小子什么时分法力变得如此不济?”

    魔罗目光中透出几分惊讶之色,袍袖一挥,光影闪过,连带着死后的人随便消失不见,下一刻,却是瞬移间呈现在了几十里外。

    百里的间隔,关于一名九天魔君的兼顾来说,不过是顷刻间就能抵达。

    不过,还未等他们呈现在魔婴身畔,一团刺目银光却是忽然间把魔婴裹在了正中,随后,魔影的身影瞬间从大坑之中消失不见,大坑之中泥沙飞扬,暴风吼叫!重生之两世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追爱:傲娇夫〕〔京门女侯爷〕〔结局改写系统〕〔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火影之古代纪元〕〔毒战八荒〕〔抗战之垃圾系统〕〔萌娃有令:爹地,〕〔我们的天国〕〔超强至尊神帝〕〔盛世帝武〕〔名门闪婚:总裁的〕〔盛宠天嫡〕〔医妃来袭,王爷快〕〔旅法师的学霸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