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雪秦梵〕〔丑女种田忙:邪王〕〔偃者道途〕〔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剑神在星际〕〔蜜宠365天:校霸,〕〔奇迹的召唤师〕〔我的女仙老婆〕〔陈青阳〕〔假屠〕〔界之柱〕〔总裁难挡霸气小妻〕〔桑旗〕〔重生之再无遗憾〕〔我混烘焙圈的〕〔冠盖簪缨〕〔大佬我真的只想报〕〔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极品妖孽至尊〕〔第一萌宝:总裁爹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两世杀手 第362章 嫌恶
    一团浓浓的黑云登时掩盖方圆十数亩。黑云之内处处都是“嗤嗤”的响声,一根根数寸长的黑色细针四处飘动,冲鼻的难闻恶臭远远传开。

    北冥天元伏龙却在金光中好像流星一般向地上冲去。尽管有上百根黑色细针先后刺在金色光罩之外,荡起一团团金黑两色雾团,却没有一根可以击破北冥天元伏龙体外的两层护罩。

    蓝袍文士无瑕顾及北冥天元伏龙,见到银颈猿一时片刻之间无法挣脱银链法宝,心中松了一口气,右脚用力一踩,脚下踩着的长剑疾飞而出,吼叫着向银颈猿脖颈处斩去。

    正在此刻,本来向着地上上冲去的寒冰剑。却在空中划出一个怪异弧度,从蓝袍文士的脚下不远处斜着xiangshang斩了过来,其速如电。

    蓝袍文士嘴巴一张,一枚黑色小盾从口中飞出。迎向寒冰剑,身形却向一侧遁去,目的避开。没意料,小盾刚刚化为三尺宽窄。寒冰剑已提早掠过小盾,撞在了身上。一股寒冽的气味往后,紧跟着血光迸射!

    蓝袍文士眼睁睁看着自己身躯裂成了两半,眼睁睁看着寒冰剑一击得手之后吼叫着向持叉大汉地址的方向飞去。至死都不理解,这枚看起来像失控一般向地上上冲去的飞剑,会在空中忽然拐了个弯,以如此怪异的视点由下xiangshang斩来,并且速度还会忽然增快。

    银颈猿见到蓝袍文士的长剑刺来,握在手中的银链用力一扯,挡在身前,“当”的一声巨响,长剑撞向银链,倒飞而起。银颈猿大吼一声,身躯忽然涨大数倍,拼命挣脱银链捆绑,三次之后,失掉主人的银链像死蛇一般逐渐松脱开来。

    银颈猿也不抛去法宝,反而紧握银链一头,身形一动,向另一侧和赤火蛟战成一团的持叉大汉扑去,抡起手中长长的银链,从背面向持叉大汉狠狠砸去。

    持叉大汉被烈焰罩在正中,护体真气难敌赤火蛟口中喷出的本命烈焰,一时刻须发焦糊,衣衫尽毁,赤裸的躯体好像刚从焚烧的炭窑里爬出来一般,全身热辣辣作痛,不光如此,就连五脏六腑都好像要爆裂开来,全身法力再也无法满足工作。

    手中挥舞的黑叉法宝无力反抗赤火蛟的爪影攻势,被逼得手忙脚乱,尽管手中还有几件法宝,却无力祭出。拼命击出几叉,挡住蛟爪的进犯,催动飞梭想要逃脱,没想到银颈猿却从背面杀到,避无可避。狠决然,一把掷出手中黑叉,刺向赤火蛟,身形xiangyou侧快速冲去,目的避开银颈猿手中砸来的银链。

    白光一闪,寒冰剑从天边斜斜飞来,持叉大汉焦黑的躯体登时从腰间被斩为两断。

    赤火蛟巨尾一扫,击飞黑色钢叉,身形腾空而起,扑向持叉大汉的半截尸身,一口把其咬在嘴中。银颈猿手中银链一卷,卷起另半截尸身。

    这两名想要杀人夺宝的金丹期修士,万万没有料到,北冥天元伏龙神识远远强于二人,之所以扮成练气期修士放走那名冰封谷弟子,正是要诱杀更多的冰封谷弟子,特别是金丹期弟子来自动寻觅自己,没想到,却一会儿引来了两名金丹期修士,二人贪心之下,公然双双丢了性命。

    北冥天元伏龙飞快地收起寒冰剑和空中的几件无主法宝,唆使灵云梭向前方二十多里外的一处密林上空飞去,在一处溪流之畔,找到一块平整的大石,飞身而上。神识扫过左右,满足地址允许,从储物袋中取出两仪六合阵阵旗,施法布好禁制,这才取出一粒雪参丹抛入口中,盘膝打坐起来。

    片刻间,溪流之中充分的水灵力以及五湖四海的六合灵气开端向两仪六合阵中扑来,不多时,北冥天元伏龙已被一团浓浓白雾包裹在内。

    刚才的一番追逐厮杀,特别是连续催动灵云梭和寒冰剑两件法宝,让北冥天元伏龙法力损耗颇大。

    天心宗的两名金丹初期修士原来是想要为门中弟子报仇,后来看到北冥天元伏龙法力“浅陋”,居然还有飞翔法宝傍身,贪财粗心,这才会被北冥天元伏龙和两只凶兽联手诛杀。

    半个时辰后,北冥天元伏龙慢慢张开双眼,身周的白雾“轰”的一声四散而开。赤火蛟和银颈猿早已乖乖地跑了过来,守在法阵之外。至于那两名金丹期修士的尸身,想必现已被二兽吞入腹中。

    看到银颈猿丢过来的两只储物袋和银链法宝,北冥天元伏龙大为满足,通过这段时刻的特意调教,灵智颇高的银颈猿,总算学会了从死尸身上收取储物袋。

    北冥天元伏龙收起二兽,驾御灵云梭从头回到刚才交兵之处,用神识细细扫过邻近,确认没有遗失下任何物品,这才脱离。

    半个月后,一处空阔的荒漠之上,六名练气期修士手足无措地四散而逃,在其死后,赤火蛟和银颈猿狂追不舍,看这六名练气期修士的衣衫装扮,正是冰封谷修士。而在这些修士死后不远处,净空在几具尸身上仔细搜索。

    待净空喜滋滋地把几只储物袋收好,坐在一旁歇息的北冥天元伏龙轻轻一笑,说道:“好了,你可以远远躲起来了,该我上场了。”

    手一扬,一枚白色圆筒状法器闪耀着飞向高空,随后,好像狼啸一般的尖利笛音在高空中鸣响。一个时辰后,此处开端响起凶兽的怒吼声和剧烈的打斗声,天空中灵光闪耀,火焰冲天,爆鸣不断,又是半个时辰曩昔,一切的声响总算彻底停歇下来。

    望着狼籍一片的地上和正在放出一颗颗大火球毁尸来迹的净空,北冥天元伏龙咧嘴一笑,大声说道:“好了,现已杀得够本了,咱们也该去阆苑城看看了!”

    净空收起一件北冥天元伏龙看不上眼的低阶法宝,大步走来,听闻此言,心中登时大松一口气,陪着笑脸说道:“师祖您说得太对了,天心宗和冰封谷修士杀了我祁隆灵脉火石鼎门那么多师兄弟,人人该死,不过,却不能让这些该死的家伙阻了咱们办正事!”

    二个多月来,净空胆战心惊,日子过得是触目惊心,即便三派攻击祁隆灵脉火石鼎门之时,也没有这么忧虑。

    本来认为陪这位出手大方的“小师祖”到阆苑城逛逛,是一件天大的美事,没想到,这位“小师祖”过分不省心,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胆大包天。狙击、设伏、诱杀,什么把戏都能想得出来,一会儿假充冰封谷修士,一会儿又假充天心宗修士。

    好在,北冥天元伏龙的神识强壮,可以提早发现方针,预备对金丹期修士下手时,一般让净空远远躲开。即便如此,也让净空大为吃不消,神经每一刻都绷得紧紧的,就连夜晚躲在山林里睡觉都抱着法器,全没有要去参与易宝大会的高兴和神往。

    二个月来,在净空的“助纣为虐”下,北冥天元伏龙守在冰封谷、天心宗修士前往阆苑城或许通过的路途上,屡次杀人夺宝。先后有六拨,三十多名修士陨落在北冥天元伏龙和两只凶兽的手中,其间金丹期修士就有三名。

    就在刚才,北冥天元伏龙和两只凶兽在此设伏,杀死了十几名冰封谷练气期修士后,意犹未尽,居然斗胆地祭出一枚天狼笛,诱来了不远处其他两名冰封谷金丹期修士,费了好大一番曲折,才把二人击杀。

    胆战心惊之余,净空天然也落了不少廉价,手中一会儿多出了十几只练气期修士的储物袋和三件法宝,其间还有一件是中阶法宝。振奋之余却越来越忧虑,若是北冥天元伏龙这样一味屠戮下去,迟早会引来大费事。

    这五名惨死的金丹期修士中,只需一名是金丹中期修为,其它四名都是金丹初期修士。

    银颈猿和赤火蛟当然凶暴,北冥天元伏龙和净空二人却跑不快。若是有法力深邃的金丹后期修士或许是元婴老怪发现北冥天元伏龙的所作所为,岂不是风险之极?

    易宝大会期间,天昊、地烈、太真三宗,驻守在阆苑城中的金丹期修士足有三十多人,而阆苑城中相同有天纵商盟供奉的三十多名金丹期散修担任法律卫兵。

    与此一起,三宗中的元婴长老和一些交haode元婴修士也会坐镇阆苑城,以防有人在阆苑城或许天昊山脉邻近杀人夺宝。若是北冥天元伏龙的行为引起阆苑城看护卫兵的留意,相同会有不小的费事。

    此次设伏杀人之地,离天昊山脉只需一千多里的间隔,对全力逃命的金丹期修士来说,这段间隔也便是二三个时辰的时刻,若是有金丹期修士走运从北冥天元伏龙手中逃脱,二人去阆苑城参与易宝大会必定会有风险。

    就在刚才,若不是赤火蛟鳞甲坚固,可以挡住那名冰封谷金丹中期修士的子母飞剑,重生之两世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追爱:傲娇夫〕〔京门女侯爷〕〔结局改写系统〕〔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火影之古代纪元〕〔毒战八荒〕〔抗战之垃圾系统〕〔萌娃有令:爹地,〕〔我们的天国〕〔超强至尊神帝〕〔盛世帝武〕〔名门闪婚:总裁的〕〔盛宠天嫡〕〔医妃来袭,王爷快〕〔旅法师的学霸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