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雪秦梵〕〔丑女种田忙:邪王〕〔偃者道途〕〔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剑神在星际〕〔蜜宠365天:校霸,〕〔奇迹的召唤师〕〔我的女仙老婆〕〔陈青阳〕〔假屠〕〔界之柱〕〔总裁难挡霸气小妻〕〔桑旗〕〔重生之再无遗憾〕〔我混烘焙圈的〕〔冠盖簪缨〕〔大佬我真的只想报〕〔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极品妖孽至尊〕〔第一萌宝:总裁爹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两世杀手 第358章 遗漏
    看到头顶上开裂的树枝纷繁落下,匆忙向一侧窜去,满面都是惊骇之色。

    飞轮及体的一会儿,一股冷冽的寒意随之侵入体内,想要使出护体真气和金刚盾神通都是不能,若非体内的天罡煞气本便是至阴至寒之物,现在只怕是血脉冻住,现已变成了一具冰人。

    再看自己身上,衣冠楚楚,就连衣衫之内罩着的青雷甲,肚腹方位都被飞轮击出了一道深深的白色划痕,几将穿透甲衣。

    心中一阵后怕,背面盗汗津津,若不是先用手中寒冰剑挡了一下,若不是身着青雷甲,此刻早已被飞轮斩为两断,丢了性命。

    “顶阶法宝!”脑海中不由闪过这四个字来,强自压制住体内气血翻腾,催动神念招回寒冰剑。

    炙热的火云中,冲出一道刺目银光,吼叫着远远逃开,银光敛尽,现出锦袍男人的身影。

    神态难堪,身上的锦袍早已消失不见,却多出了一件银光灿灿的连体战甲,战甲从头到脚把男人整个裹在正中,就连手足都被银甲掩盖,好像这件战甲自身就和男人融为一体,化为其肌肤一般。

    男人面庞乌青,愤恨的双目中好像要喷出火来。

    兽车、美人、飞虎,悉数不见踪迹,想必是现已直接毁亡在烈焰、剑影和巨石之中。

    未等北冥天元伏龙敦促,待在烈焰邻近的赤火蛟晃动身躯,四爪腾空向银甲男人扑去,尚在半途,蛟口一张,一股赤赤色烈焰喷涌而出。

    银颈猿双手用力捶胸,身形xiangxia轻轻一蹲,随后高高跃起,跟在赤火蛟死后向银甲男人扑去。

    银甲男人神识扫过邻近,看到北冥天元伏龙被银轮击落在脚下的密林之中,满面慌张,神态难堪,身上衣甲破碎,好像连腾空而起的liliang都现已消失,目光中登时闪过一丝振奋和轻视之色,看来,北冥天元伏龙决不是幻想中的元婴修士,心中登时不再惧怕,心神所动,银轮法宝从远处旋转着飞回,再次向地上上的北冥天元伏龙击去。

    看到两只凶兽从远处先后扑来,不光没有一丝惧色,嘴角反而显露一丝嘲笑,右手一抛,几只灵兽袋落在空中,嗡鸣声中,灵兽袋中各自飞出一道道光辉,光辉中传出声声兽吼,眨眼间,空中已多出五只妖兽:三头铁背苍狼,一只灰色大雕和一头身高丈许的巨大黑熊。

    五只凶兽中,铁背苍狼是三级妖兽,灰色大雕是四级妖兽。那头胸口有一大撮银毛的巨熊居然是一只五级妖兽。

    与此一起,男人双手一伸。手中银光闪耀,多出两件长相奇怪的奇形法宝。两件法宝各有七尺来长,前端生有尺长的矛状六棱尖刺,左右两边各有一枚雪亮的斧头,好像俗人将军所用的宣花大斧一般。

    银甲男人对赤火蛟喷来的烈焰仿如未见,双手挥动间,一道道凌厉的斧影斩向赤火蛟。

    赤火蛟喷出的烈焰一接近男人的银甲之上,纷繁平息,雪亮的斧影却一次又一次落在赤火蛟身上。

    目睹银轮法宝再次从空中飞过来,北冥天元伏龙哪里敢再与其硬拼。摸出那张银网法宝,聚起全身仅存的真气,飞快祭出,刺目银光之中,银轮被牢牢困在软绵绵的丝网之中,带着丝网飞翔,无论怎么左冲右突,却浑不受力,无法冲出。

    这张银网相同是冰封谷弟子运用的中阶法宝。相同融有银晶,适当坚韧,银轮尽管锋锐,一时半刻之间。也无法击破浑不受力的软软银网,只得拖着银网向远处飞去。

    北冥天元伏龙身形一动,向不远处的溪畔扑去。刚刚落在溪畔,体内遽然爆出一团刺目白光。小溪中的溪流好像受其招引一般,欢腾着向北冥天元伏龙扑来。眨眼间。数十丈规模之内悉数被一团浓浓的白雾掩盖,北冥天元伏龙的身影却在浓雾中消失不见。

    “戋戋的幻雾术?也敢在本令郎面前现眼,想逃?作梦去吧!等本令郎先剐了你这两只妖兽,再来泡制于你!”

    幻雾术催动之时,北冥天元伏龙从银甲男人的神识探视中消失不见,令银甲男人一阵不快。

    腹中刺痛,浑身乏力,北冥天元伏龙哪里还有力气逃走,生死关头,爽性豁出去了,心中一横,取出从赫连轻尘手中得来的“雪参丹”,往嘴里一会儿倒了十几粒。盘膝端坐在浓雾之中。一边依照乌蓬莱大鸟黑空前所授的无名剑决,开端炼化丹药调集体内的真气,一边控制“控灵术”自行工作。

    “控灵术”进入第二层之后,吸收到起灵力来,比第一层要快上数倍,一丝丝精纯的水灵力从五湖四海向北冥天元伏龙飞扑过来,钻入体内,不多时,手中的寒冰剑现已开端嗡嗡作响。

    不知道是北冥天元伏龙精力高度集中的原因,仍是生死关头激起了无限潜力,本来沉降在四肢八骸、五脏六腑中的真气纷繁冲出,汇入经络和丹田之中,一道道黑、白、金三色光丝在北冥天元伏龙体内体外飘动回旋扭转,,悉数没入寒冰剑中。

    北冥天元伏龙也没想到这么快的时刻可以集合起如此多的真气,心中一喜,在浓雾中打开双目,一声暴喝:“寒冰,斩!”

    右手一松,剧烈哆嗦的寒冰剑脱手飞出,白光一闪,眨眼间飞出数十丈去,在空中化为一道纤细的白色光丝,随便隐去剑影,再一闪,就连白色光丝都没入了虚空之中。整个长剑彻底在空中消失不见。

    北冥天元伏龙却好像被抽去了体内悉数精血真气一般,浑身发软,四肢乏力,再次感到真气不继,匆忙从储物袋中摸出两块中阶水特点灵石,双手紧握,施法抽取灵石中的浓郁灵力。

    银颈猿被五只凶兽围在正中,左冲右突,捉襟见肘,护体金光早已溃散无踪,两边肩头、胸腹之间,被那只从空中不断爬升下来的灰色大雕抓出好几道创伤,血花飞溅,危如累卵。

    面临五只凶兽的联手进犯,甭说法力只康复到了全盛时的六成,便是法力全复,银颈猿也不是对手。

    察觉到两只灵兽悉数处于下风,北冥天元伏龙暗自着急,若是银颈猿和赤火蛟被击杀,自己就失掉了翻盘的时机,再无击杀这名银袍男人的本钱,到了那时,恐怕就连逃跑都难。

    不敢有一丝慢待,加快催动法力吸收两块灵石中的灵力,“控灵术”催动之下,片刻间,两块灵石在手中化为粉尘,再次飞快地取出几粒雪参丹抛入口中,一咬牙,摸出四张白色符篆,一边一张,随手贴在两边大腿之上,别的两张则拍在腰间,运起刚刚聚集起来的一丝残存法力,催动符篆,口中念念有词,不多时,所站方位遽然爆出一团刺目白光,白光散失之后,北冥天元伏龙已是石沉大海。

    银甲男人身上的甲衣也不知道是什么极寒资料所铸,正好可以抑制赤火蛟口中喷出的烈焰,烈焰落在甲衣之上,纷繁化为一股股白烟,消弥无形,底子无法对银甲男人形成任何损伤。四只蛟爪中飞出的赤赤色爪影相同无法击破男人的银甲。

    一人一蛟连番争斗,赤火蛟除了用长尾击飞过银甲男人一次,再也没有占到一丝廉价,反而被银甲男人手中双斧轮流击出的斧影在身上斩出一道道伤痕,剥脱一片片蛟鳞,若不是银甲男人刚才在北冥天元伏龙抛出的十几张符篆中法力严峻受损,若不是赤火蛟护体鳞甲紧硬反常,早已被两柄银斧斩成数段。

    看到银甲男人越战越勇,赤火蛟双目中逐渐生出惧怕之意,喷出一大口烈焰之后,身形腾空而起,远远飞走。另一侧的银颈猿更是哀嚎连连,尽管用手中拳头砸碎了一只铁背苍狼的脊椎,却被那只黑色大熊蒲扇般的巨掌重重击在后背上,身形飞出十数丈开外。

    银甲男人神识扫过邻近,不见北冥天元伏龙踪迹,认为北冥天元伏龙不敌之下现已逃远,不由,手中一对银斧相互交击,当当作响,说道:“一只小小火蛇也敢和本令郎叫板,看我捉了你来看守洞府。”

    说罢,嘴巴一张,口中喷出一道夺目金光,眨眼就到了赤火蛟死后数丈,“霹雷”一声巨响,空间震动,一座数丈高的金色浮屠呈现在赤火蛟头顶之上,重重xiangxia方压去,周围数十丈空间遽然一凝,赤火蛟逃遁的身形登时慢了几分。天性地感受到金色浮屠的要挟,赤火蛟转过身来,长长的蛟尾用力一甩,撞向浮屠。

    一声闷响往后,浮屠在空中止住下落之势,赤火蛟却xiangxia方跌出十数丈之远,绿莹莹的蛟目中现出一丝慌张之色,不敢再战,四爪挥动,身形腾空,掉头xiangxia方山峦间飞遁而去。

    银甲男人右手遥遥一指,金色浮屠吼叫着向赤火蛟追去。正在此刻,重生之两世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追爱:傲娇夫〕〔京门女侯爷〕〔结局改写系统〕〔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火影之古代纪元〕〔毒战八荒〕〔抗战之垃圾系统〕〔萌娃有令:爹地,〕〔我们的天国〕〔超强至尊神帝〕〔盛世帝武〕〔名门闪婚:总裁的〕〔盛宠天嫡〕〔医妃来袭,王爷快〕〔旅法师的学霸系统
  sitemap